上峰水泥安徽违规采矿 石子争夺遭当地企业举报_上市公司股票_证券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个股查询:
 

上峰水泥安徽违规采矿 石子争夺遭当地企业举报

本文来源于中国经济周刊 2016-01-26 09:31:38 我要评论(0
字号:
安徽怀宁上峰水泥有限公司采矿区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崔晓林 摄
安徽怀宁上峰水泥有限公司采矿区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崔晓林 摄

【特别报道】上峰水泥安徽“违规”采矿调查

房间里,前来“反映情况”的当地企业主不断地抽烟,记者不得不打开窗子透气,外面的冷空气吹进来,却并没有让屋里的人冷静下来,人们七嘴八舌地抢着说话,只有刘忠(化名)坐在角落里摆弄着手里的材料,眉头紧锁……

2015年11月2日下午,一次关于安徽省安庆市怀宁上峰水泥有限公司“违规”采矿的采访,最终变成了一场“控诉会”。

怀宁县,一个人口70万左右的县城,拥有“怀宁海螺水泥(600585)有限公司”和“怀宁上峰水泥有限公司”(下称“怀宁上峰”)两家超大型水泥企业。从2011年夏天开始,刘忠、王树林(化名)等十几位怀宁县当地企业主联名向有关部门举报,称怀宁上峰水泥存在“盗采矿产资源、破坏环境,损害怀宁县及周边石子加工企业合法利益”等系列问题。2015年11月至12月,《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数次赶赴安庆市及怀宁县进行调查采访。记者在采访中还发现,当地生态环境也因采矿业而遭到严重破坏,且存在严重安全隐患。
形同虚设的警示牌
形同虚设的警示牌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崔晓林 摄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崔晓林 摄

石子争夺战

被关闭的石子加工企业举报:

上峰水泥“违法”开采建筑用石料,扰乱市场

上峰水泥答复:

经营投资砂石骨料项目有各项备案文件

怀宁地处安徽省西南部,长江下游北岸,大别山南麓前沿,物产丰富、环境优良,但经济发展却相对滞后。由于地处郯—庐大断裂和沿江挤压破碎带之间,怀宁县矿藏丰富,其中非金属矿有水泥石灰岩、大理石、白云石、硅灰石等。在怀宁,矿石开采和加工一度成为当地的支柱型产业。

上个世纪80年代后期,随着怀宁乃至安庆市加快基础设施建设和房地产业快速发展,怀宁的建筑石子石料加工业开始兴起,“那时候,开采矿石,加工建筑用石料成为最赚钱的行业之一,最多的时候,怀宁县拥有大小石子加工厂近百家。”刘忠告诉记者,进入21世纪,政府开始对石子加工行业进行整顿,2008年,大型水泥企业上峰水泥落户怀宁,政府一举关闭了位于月山镇境内扁担山、月形山、龙井山周边的28家石子加工企业。

刘忠告诉记者,当时,他经营的一家石子加工厂也在被关闭的28家企业之内,“尽管心里不乐意,但是,对政府(关闭工厂)的决定还是能够理解的,毕竟,企业要服从经济发展的大局。”刘忠表示,令企业主们感到气愤的是,怀宁上峰却“渔翁得利”地捡了个“大便宜”。

2008年9月,关闭28家石子加工厂后,安庆市国土局以挂牌方式出让扁担山、月形山、龙井山采矿权;当年12月,怀宁上峰中标取得采矿权。

怀宁上峰是上市公司甘肃上峰水泥股份有限公司(000672.SZ,下称“上峰水泥”)旗下企业。

怀宁上峰作为一家水泥生产企业,其主业是普通水泥和白水泥的生产加工,在石灰石(生产水泥主要原料)开采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将不符合用作水泥原料的其他矿石开采下来。这些不能用作水泥原料的其他矿石将如何处置?

按照怀宁上峰编制的开发利用方案表述,上述三座矿山中,煌斑岩可用于建筑石料生产,但数量很少,而且基本都用于基建填场。对此,刘忠等人表示,事实远非如此,在他们递交的举报信中有这样的表述:“2011年以来,怀宁上峰假借综合利用煌斑岩的名义在扁担山矿区,兴建两个石子加工厂,同时还向周边地区大量出售块石,造成月山镇及周边地区建筑石料市场混乱,也严重影响建筑石料资源开发管理秩序。”

2014年3月26日,上峰水泥发布公告称,公司子公司铜陵上峰水泥股份有限公司和怀宁上峰水泥有限公司拟利用自有资金在铜陵和安庆怀宁投资建设砂石骨料项目,项目总投资约5200万元,分期建设。其中怀宁骨料项目投资约2600万元,计划年产砂石骨料200万吨。

王树林向记者表示,怀宁上峰开采建筑用石料根本是“违法”的,他们在未经国土部门批准的情况下,兴建了一条年产800万吨的石子生产线,“这条生产线的设计生产与其自称‘综合利用’石子加工的废石处理量完全不匹配,其性质为开采未出让的国有资源生产石子,已经违法。”刘忠也表示,2014年10月,怀宁上峰开采加工的建筑用石料开始在市场上大量销售。

一方面是被关闭的28家石子加工企业的“失落”,一方面是怀宁上峰大举进军建筑石料行业的“野蛮扩张”,当地的企业主们坐不住了,于是,刘忠、王树林等人开始向各级政府举报怀宁上峰。

“被关闭的28家企业,其中11家企业因具有一定的产能、资产规模,彻底关掉损失巨大,故在政府的协调下,11家企业将工厂转移到了月山镇以外,继续生产。”刘忠向记者表示,“但是,整个怀宁县建筑石子的年需求量才300万吨左右,而怀宁上峰一家,年加工石料就超过200万吨,这还是保守的估算,这样一来,怀宁建筑石子行业就乱套了。”

2015年11月6日,记者来到位于怀宁县月山镇的怀宁上峰办公地,怀宁上峰执行董事肖尚葆否认了“怀宁上峰水泥建设年产能为800万吨石子加工生产线”的说法。“上峰水泥投资兴建的骨料石料生产线为设计年产量100万吨,后来,县政府要求我们年开采加工建筑石子不得超过50万吨,我们已经整改了。”关于“如何整改”,肖尚葆向记者表示,“我们把投料口变窄了,这样,生产线的加工能力就下降了。”记者提出去现场看看生产情况,肖表示目前没有生产。

关于是否存在“违法开采和加工建筑用石料”问题,2015年12月30日,上峰水泥副总裁、董秘瞿辉通过电子邮件向记者表示,“怀宁上峰经营投资砂石骨料项目,履行了向当地部门申报项目备案的程序,取得了各项备案文件。怀宁上峰完全合法拥有石灰石矿山开采权,包括废石利用方案在内的开采方案审批手续系经省国土资源厅等多部门论证批准。”但对于是否过量开采建筑用骨料石料,并未正面答复。

截至记者发稿,这件看似并不复杂的行业利益之争,远没有偃旗息鼓的迹象。

怀宁地处安徽省西南部,长江下游北岸,大别山南麓前沿,物产丰富、环境优良,但经济发展却相对滞后。由于地处郯—庐大断裂和沿江挤压破碎带之间,怀宁县矿藏丰富,其中非金属矿有水泥石灰岩、大理石、白云石、硅灰石等。在怀宁,矿石开采和加工一度成为当地的支柱型产业。

上个世纪80年代后期,随着怀宁乃至安庆市加快基础设施建设和房地产业快速发展,怀宁的建筑石子石料加工业开始兴起,“那时候,开采矿石,加工建筑用石料成为最赚钱的行业之一,最多的时候,怀宁县拥有大小石子加工厂近百家。”刘忠告诉记者,进入21世纪,政府开始对石子加工行业进行整顿,2008年,大型水泥企业上峰水泥落户怀宁,政府一举关闭了位于月山镇境内扁担山、月形山、龙井山周边的28家石子加工企业。

刘忠告诉记者,当时,他经营的一家石子加工厂也在被关闭的28家企业之内,“尽管心里不乐意,但是,对政府(关闭工厂)的决定还是能够理解的,毕竟,企业要服从经济发展的大局。”刘忠表示,令企业主们感到气愤的是,怀宁上峰却“渔翁得利”地捡了个“大便宜”。

2008年9月,关闭28家石子加工厂后,安庆市国土局以挂牌方式出让扁担山、月形山、龙井山采矿权;当年12月,怀宁上峰中标取得采矿权。

怀宁上峰是上市公司甘肃上峰水泥股份有限公司(000672.SZ,下称“上峰水泥”)旗下企业。

怀宁上峰作为一家水泥生产企业,其主业是普通水泥和白水泥的生产加工,在石灰石(生产水泥主要原料)开采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将不符合用作水泥原料的其他矿石开采下来。这些不能用作水泥原料的其他矿石将如何处置?

按照怀宁上峰编制的开发利用方案表述,上述三座矿山中,煌斑岩可用于建筑石料生产,但数量很少,而且基本都用于基建填场。对此,刘忠等人表示,事实远非如此,在他们递交的举报信中有这样的表述:“2011年以来,怀宁上峰假借综合利用煌斑岩的名义在扁担山矿区,兴建两个石子加工厂,同时还向周边地区大量出售块石,造成月山镇及周边地区建筑石料市场混乱,也严重影响建筑石料资源开发管理秩序。”

2014年3月26日,上峰水泥发布公告称,公司子公司铜陵上峰水泥股份有限公司和怀宁上峰水泥有限公司拟利用自有资金在铜陵和安庆怀宁投资建设砂石骨料项目,项目总投资约5200万元,分期建设。其中怀宁骨料项目投资约2600万元,计划年产砂石骨料200万吨。

王树林向记者表示,怀宁上峰开采建筑用石料根本是“违法”的,他们在未经国土部门批准的情况下,兴建了一条年产800万吨的石子生产线,“这条生产线的设计生产与其自称‘综合利用’石子加工的废石处理量完全不匹配,其性质为开采未出让的国有资源生产石子,已经违法。”刘忠也表示,2014年10月,怀宁上峰开采加工的建筑用石料开始在市场上大量销售。

一方面是被关闭的28家石子加工企业的“失落”,一方面是怀宁上峰大举进军建筑石料行业的“野蛮扩张”,当地的企业主们坐不住了,于是,刘忠、王树林等人开始向各级政府举报怀宁上峰。

“被关闭的28家企业,其中11家企业因具有一定的产能、资产规模,彻底关掉损失巨大,故在政府的协调下,11家企业将工厂转移到了月山镇以外,继续生产。”刘忠向记者表示,“但是,整个怀宁县建筑石子的年需求量才300万吨左右,而怀宁上峰一家,年加工石料就超过200万吨,这还是保守的估算,这样一来,怀宁建筑石子行业就乱套了。”

2015年11月6日,记者来到位于怀宁县月山镇的怀宁上峰办公地,怀宁上峰执行董事肖尚葆否认了“怀宁上峰水泥建设年产能为800万吨石子加工生产线”的说法。“上峰水泥投资兴建的骨料石料生产线为设计年产量100万吨,后来,县政府要求我们年开采加工建筑石子不得超过50万吨,我们已经整改了。”关于“如何整改”,肖尚葆向记者表示,“我们把投料口变窄了,这样,生产线的加工能力就下降了。”记者提出去现场看看生产情况,肖表示目前没有生产。

关于是否存在“违法开采和加工建筑用石料”问题,2015年12月30日,上峰水泥副总裁、董秘瞿辉通过电子邮件向记者表示,“怀宁上峰经营投资砂石骨料项目,履行了向当地部门申报项目备案的程序,取得了各项备案文件。怀宁上峰完全合法拥有石灰石矿山开采权,包括废石利用方案在内的开采方案审批手续系经省国土资源厅等多部门论证批准。”但对于是否过量开采建筑用骨料石料,并未正面答复。

截至记者发稿,这件看似并不复杂的行业利益之争,远没有偃旗息鼓的迹象。
如果发生泥石流、山体滑坡等自然灾害,远处山坳里的村落将岌岌可危。《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崔晓林 摄

如果发生泥石流、山体滑坡等自然灾害,远处山坳里的村落将岌岌可危。《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崔晓林 摄

“行政处罚”之后

当地有关部门表态:

怀宁上峰还是应该把生产经营的重点放在水泥生产上

关于怀宁上峰“违规开采、加工、销售废石”这一问题,安庆市国土资源局曾于2015年1月19日对怀宁上峰进行立案调查,并于2015年3月31日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该处罚决定书有如下内容:“1.自2011年4月以来,怀宁上峰水泥有限公司以综合利用煌斑岩名义,违规对月山镇及周边违规销售石块,截至2014年11月外卖废石8家,共计570.536742万吨,共计人民币3763.855964万元……2.2014年4月,怀宁上峰水泥有限公司在未取得矿产资源综合利用批准手续的情况下,擅自建设石子加工厂,生产销售石子6.994698万吨,销售收入为237.193002万元的行为,违反了《矿产资源补偿费征收管理规定》第十五条的规定”。该决定书对怀宁上峰进行“追缴矿产资源补偿费”、“补缴采矿权价款”、“罚款”等行政处罚。

记者在刘忠提供的一份“怀宁县政府办专题会议纪要”复印件中看到如下文字:同意上峰水泥利用废石加工建筑用石子,但原则上年产量控制在50万吨以内,并对现有加工设备进行改造,使之与产能相匹配,禁止外卖块石。

2015年11月5日,安庆市国土资源局副局长丁邦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当时之所以关闭28家石子加工厂,主要是因为这些企业中有生产经营不规范现象,同时,其生产加工技术比较落后,对环境的影响也比较大。对于怀宁上峰为何加工石子,丁邦才表示,国家鼓励矿山资源的综合利用,防止浪费,怀宁上峰获得采矿权的扁担山等矿区,其石灰石的含量不是很高,所以产生的废石比较多,这也是怀宁上峰产生大量废石,并加工和销售的原因。“但是就怀宁县石子市场而言,怀宁上峰大量生产石子,势必对行业产生冲击,进而对一些中小石子加工企业造成生存压力。”

丁邦才告诉记者,怀宁县建筑用石子的年需求量在200万~300万吨,怀宁上峰如果大量开采加工石子,势必会冲击市场,“所以,一些小企业就开始状告怀宁上峰。过去,怀宁县建筑用石子的市场价格大约在五六十元每吨,但是现在大约三四十元每吨,(怀宁上峰造成的)影响还是有的。”

关于如何确定的“怀宁上峰生产石子50万吨上限”,谁又负责监管执行?对此,丁邦才表示,此事由怀宁县政府负责监管,怀宁县经信委对怀宁上峰是否严格执行年产建筑石子不超过50万吨进行监管。“我们管不了,国土部门主要对采矿权、采矿范围、是否有违法行为等方面进行管理。”丁邦才表示。

2015年11月5日,怀宁县经信委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核定怀宁上峰年生产建筑石子不得超过50万吨的职权部门是县发改委,县经信委负责的是矿山的开采,而不是加工产量。”

到底谁对超量开采、加工建筑石子进行监管?哪个部门应该对怀宁上峰年产50万吨建筑石子的上限进行督查核定?

丁邦才表示,他曾经找到举报企业和怀宁上峰负责人,一起探讨,协调怀宁上峰开采废石的处理方法。“尽管目前建筑行业产能过剩是普遍现象,但作为水泥企业,怀宁上峰还是应该把生产经营的重点放在水泥生产上,50万吨的上限,只是给怀宁上峰很小的一部分,其他的大量废石,应由政府出面统一协调处理,比如有需要石料的商家来自行购买,或者政府通过市场拍卖等,这样的话,石子市场就能稳定住。”丁邦才向记者表示,怀宁县政府也是从实际出发,希望能够彻底解决这一矛盾。

而刘忠等举报人则表示,怀宁上峰应将50万吨之外的、过剩的废石原料交还给行业,大家商量一个都能接受的价格,将多余部分卖给其他石子加工厂,在不超过石子行业总销售量的前提下,让那些小石子厂停止开采,而买进怀宁上峰的废石,这样,既保持了市场稳定、又减少了资源的浪费。“我甚至觉得,如果哪家小加工厂的开采资源采完了,其相应的产能可以转移到怀宁上峰,就是说,如果一家年产20万吨的石子加工厂,其法定的开采资源用光了,这家厂就没有了采矿权,那这20万吨可以转移给怀宁上峰。只要保证市场稳定,不出现产能过剩。”
昔日植被茂密的山峦,如今变成了巨大的采石场。《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崔晓林 摄
昔日植被茂密的山峦,如今变成了巨大的采石场。《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崔晓林 摄

“不知不觉之间,大山就不见了”

刘忠等人向记者反映,不仅怀宁上峰存在超量开采、加工建筑石料问题,公司生产水泥所需原料低硅石,其进货来源也十分可疑。“怀宁上峰一期生产线的生产能力为年产150万吨水泥,二期也是150万吨。但是,作为水泥中的主要原料低硅石,怀宁上峰并没有获得国家准许的采矿权,那他们的低硅石从哪里来的?”

2015年1月5日,记者在采访怀宁上峰董事肖尚葆时,问起低硅石的来源,对方给出的答案是“建筑废石、废土,还有自己矿山边缘的残土”。而对于记者“这可以保证年产150万吨水泥所需吗”的追问,肖尚葆没有给出答案。

2015年12月24日下午,记者在怀宁县国土局采访时,有两位工作人员表示,“怀宁上峰的低硅石原料,主要来源于修路、盖楼等工程项目产生的废土,但这部分品质比较差,还有一部分是在山前山后搜集的。此前,的确有个别村民私自盗挖低硅岩卖给上峰水泥厂,我们都对此进行了处罚。现在这种现象已经没有了。”

记者要求查看一下对盗采盗挖人员及收购“黑低硅石”企业进行行政处罚的凭据,县国土局工作人员称时间久了,不太好找。

2015年12月24日,记者来到月山镇黄岭村潘家老屋附近的山里,眼前的情景令人触目惊心。山上光秃秃一片,除了零星的荒草,没有一棵树木;一大半山体被齐刷刷切掉了,黄褐色的山岩裸露着,山脚下堆满了不规则的、大小不等的石块。顺着一条车辙压出来的小路,石块一直散落到远方。

随后,记者来到月山镇祁隆村大山组所在地,这里的景象同样触目惊心,“这几年,炸山的爆炸声此起彼伏,拉石头的大卡车昼夜不停,你们看看,这凤凰山被挖成‘鸡山’了。”一位村民向记者抱怨,“没几年工夫,这大山就不见了。”该村民告诉记者,大山没被破坏之前,山里长满了枫树、板栗、松树,每到春天,山里鸟语花香,植被茂密,村里人经常去山里采蘑菇,“但是现在,一棵树都看不见了,这个大山变成了采石场。”

顺着车辙印慢慢下山,山坳里的村落在夕阳下显得异常宁静、恬淡。但是,山上的植被没有了,山体被挖得残缺不全,一旦发生暴雨、泥石流等自然灾害,山村将面临灭顶之灾。其后果不堪设想。

在月山镇广村村陈家冲,眼前的场景同样令人震惊,方圆几公里的山峦,被削成了足有10个足球场大小的平地。极目远望,满目的乱石、残土,见不到一棵树木。

采访中,有多位村民向记者反映,一些非法黑采挖队砍光树木、炸开山体,动用挖掘机、大卡车将低硅岩运走卖掉,“村里有人参与炸山,据说是卖给了上峰水泥厂。”

但对于坊间的说法,记者没有得到怀宁上峰及相关部门的证实。

记者手记:别走靠资源发展的老路

最早知道安庆,是因为一封信,“我们已经在长江上漂了两天两夜,两岸的景色太美了。再有几个小时,安庆就要到了……”写信的是记者的高中同学,当年,他是名军人,服役的部队就驻扎在安庆。

因为这封信,安庆早早便扎根在记者的记忆中。

作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安庆已有2000多年历史。安庆生态环境优越、文化底蕴深厚,黄梅戏发源于此,徽班进京从这里出发。安庆也盛产名人,邓稼先、陈独秀、海子等均系安庆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国家园林城市、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安庆拥有诸多傲人的荣誉。

在安庆采访期间,关于开采矿山导致环境遭到破坏,怀宁县一位政府部门工作人员的观点令记者印象深刻。该工作人员认为,破坏环境搞发展这件事,属于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水泥是国家建设的必需材料,都想着环保了,那谁来生产?”该人员进一步比喻:比方说农药厂,污染不污染?但是不是也得有人去做?

而当地的普通百姓,对炸山采矿这件事要么显得很无奈,认为胳膊拧不过大腿,要么显得很麻木,“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2016年是我国“十三五”规划的起始之年,在经济新常态的大背景下,各地方政府都在想办法,结合自身优势和特点,走出一条有特色、可持续的发展道路。可以说,近年来安庆市委市政府在提倡绿色经济、生态文明建设方面下了不少功夫,想了不少办法,但是,作为GDP在安徽省排名第三的安庆市,如何实现绿色增长,在转方式、调结构、促发展方面拥有大作为,是摆在政府决策者面前一道难度不小的考题。

一座县城,两个巨无霸水泥厂,满目的乱石,渐渐消失的大山……尽管拥有资源的优势,但靠资源发展的老路,还要走下去吗?

【作者:崔晓林】 (编辑:xunannan)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