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纪鹏:拆分银行股 打破大恐龙、小跳蚤格局_经济政策_证券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证券频道首页 > 经济政策 >
个股查询:
 

刘纪鹏:拆分银行股 打破大恐龙、小跳蚤格局

本文来源于证券市场周刊·红周刊 2016-06-12 15:55:29 我要评论(0
字号:

虽然股灾已经成为了过去时,而且整整过去了一年的时间,但股灾的阴霾仍然挥之不去,股民心中的创伤仍未愈合,股灾赖以存在的制度土壤也仍未彻底改变。回顾历史是为了更好地面向未来,反思股灾是为了避免悲剧再度重演,为了更好地前行。

股灾发生制度建设滞后是本因

对于去年6月15日股灾的发生原因,众说纷纭。杠杆融资的推波助澜、股指期货的大量做空、前期救市的失策,这些因素都在股灾发生过程中起到了一定作用。但笔者认为最深层次的原因是股市制度建设滞后。具体表现如下:

一是大恐龙与小跳蚤两极分化,股市结构不合理。中国股市存在着严重的结构失衡,即“大恐龙”与“小跳蚤”的两极分化:一面是以大盘蓝筹股为代表的“大恐龙,其价值被严重低估,股价不起;另一面是以500多家创业板企业为代表的“小跳蚤”,其股价却被爆炒暴涨。显然,化解中国股市结构不合理的高风险问题,核心就是要抓住创业板这个主要矛盾。创业板之所以成为神创板,原因是其股本结构小,容易被炒作,广受投资者的追捧和青睐。以四大行为代表的大盘蓝筹之所以价格低迷,其原因在于股本太大,投资者对之弃若敝屣。

二是一股独大造就创业板投机之风盛行。创业板过度投机的背后是家族企业一股独大导致的治理结构失衡问题。在这种情况下,独立董事由大股东聘任和摆布,成为大股东利益的代言人,沦落为董事会里面的“花瓶”。在创业板企业中,大股东持股比例在30%以上的就有240多家,占比近50%,而父子关系、夫妻关系、兄弟关系形成的家族控股的平均持股比例竟高达39%。同时由于创业板企业的盘子过小,在平均股本只有9500万的情况下,极易被大股东和庄家联手,在二级市场以市值管理的名义控盘,爆炒股价。无论是连拉35个涨停板,上市后首季度报表却爆出亏损的暴风科技,还是从蓝思科技一上市,持有81%股权的周群飞便成为中国女首富的事例来看,创业板创造了无数家族一夜暴富的奇迹,也从所谓的“创新企业造血器”沦为了“富豪家族制造机”。

三是大股东肆意减持,资本体制失血。在股价暴涨的创业板上,家族企业的大股东和高管在面对着涨到天上去的公司股价,已全然不在乎企业的发展及技术的革新,只一门心思的想着套现造富。故此,一旦股票解禁,大股东便利用自己一股独大的地位与庄家共舞,在二级市场上进行多频次的高抛低吸,肆意减持套现,借以在短时间内牟取暴利,实现“致富”。2015年上半年,主板公司共减持2280亿元,平均减持价格为12元;相比之下,中小板和创业板共减持2448亿元,减持总额超过了主板,且减持价格为21元,是主板平均减持价格的两倍之巨。小盘股的减持情况堪称触目惊心,也可以看出,股市目前的公平效率问题在中小板与创业板等小盘股上体现得更为明显,结构性失衡问题一目了然。

而且监管层对创业板大股东的减持并未进行有效的规制:上交所2014年7月份曾发布征求意见稿,试图要求公司第一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以及持股5%以上股东在套现减持时,应进行提前披露,但后来却不了了之;而深交所对创业板的监管力度明显更是要小于中小板抑或主板。在主板或者中小板上,控股股东与实际控制人减持在以下两种情况时需要提前两天进行披露。而创业板仅要求在第一种情况下提前两天披露,一度引发舆论哗然的乐视网大股东贾跃亭姐弟的减持事件,仅通过两天共减持乐视2%的股权,就一次性获得了25亿元的现金,也成功地规避了监管,只是在事后进行了相应的披露。更何况,目前大股东的减持更是慌不择路,大量企业违规操作,即便达到了披露标准也“牙关紧闭、拒不坦白”。

刮骨疗毒重建股市新生态

股灾已经远去,股民的信心仍待恢复,股市的发展道阻且长。为此,股市应当刮骨疗毒,建立起健康长效的机制,恢复股市的公平正义、建立股市新生态。为此,笔者有以下几点建议:

其一,在一级市场发起创业板上市公司的股权革命,培育现代股份公司。一方面,要将大股东持股比例压缩到30%以内,完善上市公司治理结构,并充分发挥独立董事的作用,避免由大股东直接聘任独立董事,而应从上市公司协会建立的独立董事人才库中选举独立董事;另一方面,对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高管等减持套现给予更严格的限制,应提前一个月发布公告,向投资者进行充分的信息披露,揭示风险,同时监管部门也应密切跟踪减持资金的去向,尤其要避免这些资金成为移民海外的“地下钱庄”。从乐视事件中,贾跃亭姐弟减持消息一经发布即引发股价下跌来看,如果有预披露这一制约机制在,大股东必然不敢肆意减持,损害中小股民的利益。

其二,二级市场鼓励大股东预设减持的可流通底价。可流通底价不应太低,笔者一直主张4000点是沪指的合理点位。因此,可流通底价应当以沪指4000点时22倍市盈率对应的股价为标准,可以高于这个价格但不可过分地低于这个价格。监管机构或行业自律组织应当倡议上市公司自愿作出此类承诺,上市公司的股东会可承诺如下:公司股东和管理层对公司未来发展有坚定信心,并愿意肩负起维护市场稳定的责任。为此,公司大股东和管理层郑重承诺,只要公司股价低于某一价格,公司大股东及管理层不抛售、不减持。证监会对于预设减持价格的行为应当予以鼓励,在增发配股等方面给这类公司开辟绿色通道。同时,这一做法也有助于熨平股市的大幅波动。一来股价过高时,大股东减持的预期有助于遏制股价进一步上涨;二来股价过低时,大股东不减持的承诺有助于避免市场恐慌,防止股价进一步下跌。如此,股市也有可能走出慢牛行情,将股指维持在3500点~4500点。

其三,对上市公司凡是持股超过30%的一股独大的大股东与高管高价变现,出台严格的限制政策,并追踪、分析创业板、中小板等家族企业高价减持变现资金的去向。监管部门要秋后算账,追踪动辄减持几十亿、上百亿的大股东资金到底去哪儿了,股市有没有真正地反哺实体经济?两大交易所必须明确规定,无论国有还是民营企业,一股独大的大股东即便是减持1股也要向市场提前披露。同时停止大股东幕后的大宗交易和转让,严格控制大股东违规减持。

最后,分拆四大银行股,用“旗舰战略”取代“航母战略”。交易学是资本市场发展的理论基础,人们投资股票的第一动机是获得买卖价差。从海外资本市场的经验看,金融领域的花旗、摩根,高科技领域的微软、苹果和实体领域的埃克森美孚、沃尔玛,以上6家企业平均股本仅为47亿股;而中国四大行的平均股本为3064亿股(其中工商银行股本为3564亿股,农业银行3248亿股,中国银行2944亿股,建设银行2500亿股),二者相差竟高达65倍,这是中国大盘蓝筹股不活跃关键所在。因此,应放弃大型央企整体上市的“航母战略”,转而采用分拆上市的“旗舰战略”,将国企的母公司变成国有资本运营公司,从过去的一艘航母,变为兼具航母、指挥舰、驱逐舰、补给舰、潜艇的舰队。在舰队的背景下完善资本的运营,才能激发国企活力的同时改善资本市场的生态,从而改变“大恐龙”、“小跳蚤”两极分化的格局,让上市国企成为价值投资的主力军。

股灾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丧失了正视股灾、反省过去的勇气和能力。股市不是少数人攫取财富的天堂,也不是股民一夜返贫的地狱;股市应当成为中国崛起的主战场。这就需要构建合理的制度来设计公平的规则,恢复股市的公平正义,让股民在股市中致富,让股市为中国梦奠定坚固的基石。■

【作者:刘纪鹏】 (编辑:xunannan)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