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年定增35亿元疑似圈钱 盛屯矿业打得什么算盘?_上市公司股票_证券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个股查询:
 

7年定增35亿元疑似圈钱 盛屯矿业打得什么算盘?

本文来源于证券日报-资本证券网 2017-01-18 08:31:34 我要评论(0
字号:

近年来,上市公司定增往往被机构和投资者视为“捞钱”的最佳途径,多数上市公司在发布定增公告后普遍股价大涨。但是,也有个别上市公司的定增不但没有获得市场的“涨声”,反而“吓跑”一众投资者,股价一落千尺。比如,盛屯矿业在发布定增公告的第二天公司股价一路下滑,至今公司股价更是直接跌破定增价。

为何公司股价会跌破发行价?

《证券日报》记者于1月17日致电盛屯矿业证券部门,但无人接听。不过,有熟识盛屯矿业的市场人士向记者透露,公司自从2009年以来,已经做了第4次定增(不包括未通过的定增预案),但此前定增对经营并没有起到明显作用。

25亿元定增遭冷遇

1月11日,盛屯矿业公布“2017年度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称,公司拟以6.90元/股的价格发行不超过3.62亿股,合计募资不超过25亿元。募集资金投向为:3亿元用于收购云南地矿总公司(集团)等持有的保山恒源鑫茂矿业有限公司80%的股权及债权投资恒源鑫茂偿还股东借款,2亿元用于建设信息化平台项目,20亿元补充公司流动资金。也就是说,公司所募集的资金,大部分补充了流动资金。

对于上述定增预案,有媒体质疑盛屯矿业有“圈钱”嫌疑。报道质疑,盛屯矿业此次募投项目实际需求仅为3.4亿元,却要额外再融资20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大约需“额外”定向增发28986万股,如果以盛屯矿业2016年三季度末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7亿元进行计算,此次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的20亿元融资将直接摊薄公司每股收益0.012元。在公司2016年三季度末每股收益仅为0.08元的情况下,无疑将伤害广大中小股东利益。

事实上,投资者对公司此次披露的定增预案反映冷淡,最直接的反映就是公司的股价自从定增预案公布后就一路下跌,直接从停牌前的每股17元价位跌至了每股16元价位。按照投资者的说法就是“相当于遭遇了跌停板”。

有投资者曾公开表示:“盛屯矿业之前的每次定增都不清不楚,资本市场显然对其已经没了信心。”

对于公司2017年公布的定增预案能否通过,有部分投资者持有悲观态度,认为公司将20亿元募集资金补充现金流的预案通过的可能性不大。

而值得注意的是,公司为了这次定增预案能够通过也曾努力修改定增预案,将原定的约37亿元的募集资金改为现今的25亿元。同时,为了保证资金到位,公司还同时发行了高达15亿元的公司债券。

据2017年1月17日“关于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预案”公告显示:“公司拟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总额不超过人民币15亿元(含15亿元),发行公司债券的募集资金拟用于项目建设、股权投资、调整债务结构及补充公司流动资金等。”

7年定增35亿元疑“圈钱”

盛屯矿业定增遭市场冷遇也与公司近几年来的多次定增有关。有市场人士测算,从2009年至2017年1月份期间,在7年的时间里,公司共进行过4次定增,募集的金额约达35亿元(不包括未通过的定增预案)。

而曾有券商高管对媒体评价盛屯矿业多年来的定增为:“以定向增发、注入矿产的链条向股东输送利益,已经是盛屯矿业借题圈钱的惯用手法。”

回顾盛屯矿业的定增可以追溯至2009年8月份,当时公司因业绩亏损而被“ST”。当时,公司向5名对象定向增发1868.24万股,募资净额1.81亿元用于偿还公司逾期债务及向子公司厦门雄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增资,超过部分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彼时,市场对公司的重组有较高预期,停牌前公司股票从8.73元/股一路上涨至最高13.8元/股,涨幅近六成。

此后第二年,即2010年,公司更是接连提出两次定增预案,筹集资金8.5亿元。当时,有媒体质疑公司两次定增实为一场资本游戏。报道指出,向关联人员定向增发,注入当下炙手可热的项目,换取股价飙升,市值膨胀,此后参与增发的关联人员退出得利,公司也可在市值膨胀中享受到好处,这是资本运作中的常见手法,在这个链条中,各个利益群体均能分到一杯羹,而上市公司始终都只是一个壳。

与此相呼应的是,在公司发布拟定增的公告之后,公司股价也是应声上涨。

更有意思的是,盛屯矿业四处购买矿产,但多数矿产都未被开发。有报道称,公司旗下的云南玉溪鑫盛矿业,虽然从2008年就获得了该矿的大部分权益,且去年又分量从共收购了该矿20%的股权,目前共持有该矿80%的股权,但迄今为止也一直没有进行开采。另外公司曾以“天气较为寒冷,银鑫矿业历史上一季度普遍不生产”为由解释无业绩的原因。又如公司举出“公司控股子公司锡林郭勒盟银鑫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因矿区运输道路不符合有关要求,现予停工整改”的例子解释未开采的因由。

《证券日报》记者发现,截至2016年上半年,锡林郭勒盟银鑫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上半年业绩报亏,净利润为-504.9万元。

此外,2011年5月31日,盛屯矿业再发公告称,公司总计支付1.57亿元(支付原股东1.11亿元补偿放弃认购增资款,支付4540万元增资风驰矿业)收购内蒙古克什克腾旗风驰矿业70%股权。而据2016年中报显示,克什克腾旗风驰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上半年业绩报亏,净利润为-140.13万元。

除上述亏损矿产,公司曾因子公司埃玛矿业2014年业绩未达到重组承诺而收到厦门证监局下发的《关于对盛屯矿业股份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

2012年2月份,盛屯矿业再次宣布的定增预案如同此前一样遭到了市场和媒体的质疑。尤其是二股东在短时间内大笔减持套现2亿元的行为更是被质疑有内幕。

据2012年2月份的定增预案显示,盛屯矿业拟以16.48元/股的价格向控股股东及刘全恕发行8911万股,募集资金14.7亿元收购内蒙埃玛矿业100%股权。

值得注意的是,2011年4月22日,埃玛矿业原股东郑坚文将其持有的埃玛矿业45%股权,以45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上海润鹏全资子公司深圳源兴华。此后数月间,源兴华注册资金增至6800万元,其唯一资产即埃玛矿业45%股权。但短短一个月后上海润鹏将源兴华转卖给深圳盛屯集团时,售价却高达6.59亿元。

埃玛矿业在几经倒手后的价值暴涨引起市场的关注。与此同时,此前持有埃玛矿业55%股权的刘全恕也被市场所关注。

据2014年3月28日盛屯矿业发布的减持公告显示,公司第二大股东刘全恕于3月18日至28日卖出公司股票2286万股。有媒体称,二股东短短10多天,套现将近2亿元。对于一家10年没有分红的上市公司而言,股民显然难以接受。而通过上次收购和这次的解套,刘全恕无疑是大赚了一笔。

对此,中金在线分析师郑凯曾公开向媒体表示,这是一条隐秘复杂无限循环的利益链。盛屯矿业不会自掏腰包,而是通过不断定向增发向市场要钱购买资产。成功后,立刻将股权质押融资,解禁后高位减持,变相的圈钱最终让二级市场为盛屯投资这种带有欺骗性的关联收购买单。

值得注意的是,《证券日报》记者发现,盛屯矿业2017年定增拟收购的保山恒源鑫茂矿业有限公司的评估价格也有被高估的迹象。

公告显示,在评估基准日2016年5月31日,持续经营前提下,经资产基础法评估,保山恒源鑫茂矿业有限公司总资产账面价值为2.27亿元,评估价值为3.8亿元,增值额为1.53亿元,增值率为67.50 %;总负债账面价值为2.04亿元,评估价值为2.04亿元;净资产账面价值为2270.05万元,评估价值为1.76亿元,增值额为1.53亿元,增值率为674.03 %。

(编辑:daisongyang)
关键字: 算盘 矿业 盛屯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