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墨龙业绩业绩变脸谜团:懋隆新材料或为拖累主因_上市公司股票_证券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个股查询:
 

山东墨龙业绩业绩变脸谜团:懋隆新材料或为拖累主因

本文来源于21世纪经济报道 2017-02-10 09:03:44 我要评论(0
字号:

 

 

本报记者 韩迅 山东寿光报道

山东墨龙需计提的“存货、应收账款和商誉减值准备”均与懋隆新材料相关。

山东墨龙(002490.SZ)业绩变脸,以及大股东在业绩修正前的减持事件,正持续发酵。

2月9日,山东墨龙公告,“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控股股东张恩荣及一致行动人张云三进行立案调查”。

而在此前,深交所已于2月6日给山东墨龙发了关注函,要求最迟的回复日期是2月11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2月8日来到山东墨龙的所在地,实地调查了解这家曾经利润超亿元的公司究竟发生了什么?

 业绩“变脸期”的减持

山东墨龙的总部坐落在山东寿光的文圣街与兴安路的交叉口,运货的车辆从公司东门进出,行政办公与来访的车辆则从公司南门进出,在其南门对面是山东潍坊科技学院。

山东墨龙董秘徐洪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们和该学院有着长期的合作,“我们也是他们的实习基地,优秀的学生会被招入企业上班。对于寿光当地人来说,能进入墨龙工作,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在去山东墨龙总部的出租车上,一位的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寿光当地有两家大企业,一个就是晨鸣纸业,一家就是山东墨龙,“我有个亲戚就在墨龙上班,一个月有三千多的工资,这在寿光算是不错了,我们这里房价也就四千多块。但我听说这两年墨龙也开了不少人,企业效益不如几年前了。”

对于减员这一说法,徐洪峰并没有否认,“我们这个行业最好的时候是2008年,从那之后,就一路下滑。企业最多的时候,有2700多人,经过几年的减员增效,还剩下1800多人。”

资料显示,山东墨龙是一家石油钻采专用设备的制造商,产品涵盖抽油杆、抽油泵、抽油机、油套管等主要石油钻采设备,其2004年在香港上市,2010年登陆A股市场。2008年,山东墨龙的净利润达到3.19亿元,但此后至今再也没有达到这个高度。

让投资者和监管层高度关注墨龙的原因,来自其2017年2月3日的一则“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原本在《2016年第三季度报告全文》中“预计2016年净利润同比扭亏为盈,预计净利润金额为600至1200万元”,变更为“预计亏损4.8至6.3亿元”,亏损的原因是“受国内外经济形势影响,公司经营业绩大幅下滑,对存货、应收款项、商誉等相关资产计提了减值准备;以及,2016年市场需求有所复苏,但仍处在低位运行,受油价波动和原材料价格波动影响,虽然产销量较2015年度增长,但是产品销售价格大幅下滑且价格波动频繁,导致公司经营业绩受到重大影响。”

此消息一出,市场一片哗然,质疑的声音并非主要针对业绩变脸,而是在业绩变脸前,山东墨龙董事长张恩荣和总经理、副董事长张云三父子两人进行了大幅减持股票。

公开信息披露,山东墨龙2016年三季报的披露日期是2016年10月27日,而张云三在2016年11月23日通过大宗交易减持750万股,套现逾8000万元,之后张恩荣则在2017年1月13日以大宗交易方式减持30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76%,套现约2.775亿元。

对于市场质疑的内幕交易一说,徐洪峰并不认可,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如果质疑公司为大股东减持而发的预盈公告,“大股东为何不在三季报发布后就减持,而是近一个月之后才减持?为何不在13块多减持,而是按10.97元均价减持?”

按徐洪峰的说法,大股东的减持是因为上市公司当时资金较为紧张,“银行贷款就要到期,股权质押也来不及,只能通过大股东减持的资金来运转一下,否则就会出现银行贷款逾期。如果是银行贷款逾期,那你今天看到的就可能是另外一番景象了,而不是现在还在正常运作的山东墨龙。”

按张云三的减持公告显示,其“减持资金在扣除相关税款、手续费后,将与全资子公司寿光懋隆新材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懋隆新材料)签署借款协议,所借款项将用于该公司技术研发、推广等,借款期限不超过12个月,免收利息。”

2016年12月22日,山东墨龙公告显示,张云三最终借给公司6000万元免息借款,用于全资子公司技术研发和推广等。

不到一个月之后,张恩荣也进行了减持3000万股,套现2.775亿元。很快,山东墨龙也向张恩荣借款1.5亿元,借款利率是“按照银行贷款同期基准利率”,借款用途是“用于上市公司运营发展等”。

在此之后,山东墨龙于2017年2月3日宣布业绩预告修正,扭亏为盈变成巨亏,并且因为连续两年亏损,而将被实施“ST”,其股价在2月3日当日大跌8.89%。

  三次如出一辙的“变脸”

针对市场传言山东墨龙有部分车间停产的传言,徐洪峰坦言这是谣言,“我们所有工厂都在开工。我们这个行业是按订单生产,就是客户给我们下订单之后,我们才开始生产,而不是像快速消费品行业,生产一堆杯子在那里慢慢卖。”

在山东墨龙行政楼背后的一个车间里,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看到工人们正在生产一根根的采油套管,不远处堆积着如山的产品。“这个车间主要是生产油井使用的最外面一层套管,我们得根据不同客户的需求,有抗压的、有抗寒的等,然后生产壁厚与抗压度不同的套管。”徐洪峰指着不远处一辆卡车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辆车是已经装满了等待出发的,那边一辆是正在准备装套管的,停产的传言完全是胡说八道。”

不过,对于业绩下滑,徐洪峰并不隐讳,“原油这个行业这几年一直走下坡路,原油需求不旺盛,采油的设备需求就不高,我们这种生产采油设备的传统制造企业,生存压力更大。”

除此之外,徐洪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中石油等大型国有企业在招投标环节进行了改革,“现在他们都是统一的采购公司进行,我们这种民企在这个模式下和同行业的大型国企就没有什么优势,订单也比以前少了。再加上美国的反倾销,导致利润大幅减少。你想想,大家都是生产同样的产品,只能拼价格,就看谁能熬过这个洗牌期。”

对于缘何在去年四季度发生了业绩变脸,徐洪峰坦言,2016年10月份市场行情回暖,公司对第四季度市场行情估计过高。“公司原来对于存货和应收账款计提方面也较为乐观,但到了年终财务审计,公司根据实际经营情况加大了计提比例。另外,公司原本想处置一些闲置资产,但最终没有完成,导致2016年出现了亏损。”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闲置资产”指的是山东墨龙的一块土地及子公司的股权。

但翻看以往财报,从三季报预盈到业绩预告“变脸”,山东墨龙可不是第一次了。

2013年10月28日,山东墨龙发布2013年三季报,预计2013年净利润为“2685万元至9398万元”,但到了2014年1月30日,山东墨龙突然发布“2013年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净利润变为“亏损1.2亿元至1.8亿元”。

业绩修正的理由是:“1、受国内外经济形势低迷影响,公司根据企业会计准则要求计提了存货跌价准备,金额约为5000万元。2、根据商誉减值测试方法进行测试,2013年度减值金额约为3000-5000万元。另外,公司对无形资产进行了减值测试,2013年度减值金额约为2000-4500万元。”

两年后,2015年10月31日,山东墨龙发布2015年三季报,其中预测2015年净利润为“404.66万元至1416.32万元”,但到了2016年1月30日,山东墨龙同样发布了“2015年业绩预告修正公告”,2015年净利润变为“亏损1.9亿元至2.7亿元”,理由是“2015年受整体经济形势低迷、油价波动等因素影响,产品价格大幅下滑,导致销售收入大幅下降,公司经营业绩受到重大影响。另外,公司Φ180石油专用管厂热轧生产线停产检修”。

再加上今年的业绩预告“变脸”,在过去4个财务年度里,山东墨龙上演了三次如出一辙的“先预盈后亏损”的剧目,难免引起市场的质疑。

市场人士皮海洲认为,山东墨龙业绩“变脸”以及实控人张恩荣的趁机减持,都是对股市规则的严重挑衅。

而这也正是深交所的关注函里的重点,要求山东墨龙说明大股东“减持公司股份的动机和目的,并说明其在减持公司股份前是否知悉公司2016年度预计净利润将出现亏损且大幅下滑”,以及“本次业绩修正的内幕信息知情人名单”。

哪个商誉被减值

按山东墨龙的说法,业绩预告修正主要是源于“对存货、应收账款和商誉等相关资产计提了减值准备”,这也是2013年那次业绩“变脸”的其中一个理由。

山东墨龙2016年三季报显示,其存货为9.80亿元、应收账款为5.04亿元、商誉为6848.34万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山东墨龙2015年年报显示,当年的资产减值达到8077.84万元,原因就是“本年度产品价格大幅下滑,公司计提存货跌价准备所致”,其2015年三季报显示,当时的存货10.67亿元,到了2015年年末时候,这一数据变为9.04亿元。

假设按这个数据推测,山东墨龙2016年存货的减值准备也至少在5000万元以上。

山东墨龙2015年年报显示,其5.23亿元的应收账款,当年计提了2549.39万元坏账准备。按其2016年三季报应收账款5.04亿元预测,坏账准备不会低于2000万元。

那么,山东墨龙的商誉是如何形成的呢?

按其2015年年报显示,“本集团商誉为本集团2007年收购非同一控制下的懋隆新材料公司的股权产生,该收购构成非同一控制下企业合并。”

徐洪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懋隆新材料就是当初的寿光懋隆机械电气有限公司(下称懋隆机械)。山东墨龙2010年招股说明书显示,懋隆机械系由山东墨龙集团总公司和12名自然人(其中包括本公司部分股东)于2000年8月1日共同投资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2001年3月2日,山东墨龙集团总公司将其持有懋隆机械公司之全部股权转让予张云起。

2007年9月25日,山东墨龙以3.05亿元收购懋隆机械的100%股权。同年12月31日,山东墨龙完成收购懋隆机械,形成商誉计14297.34万元。

按当年披露的信息,懋隆机械的业绩真是不错,其2007年至2010年的净利润分别为4833.29万元、5749.62万元、2469.04万元和4133万元。但等到山东墨龙2010年上市之后,懋隆机械的业绩一落千丈,2011年至2016年上半年的净利润分别是29.58万元、27.72万元、13.32万元、-206.81万元、-162.44万元和-130.97万元。

令人奇怪的是,缘何懋隆机械会在山东墨龙2010年A股上市之后出现如此大的业绩“变脸”?徐洪峰给出的理由,依旧是行业不景气带来的影响。

山东墨龙2012年年报显示,“通过对商誉的减值测试,本公司管理层判断,对懋隆机械投资形成的商誉需计提减值准备1025万元”,山东墨龙的商誉降为13272.34万元。

到了2013年,山东墨龙再度计提商誉减值准备4924万元,商誉降至8348.34万元。2015年,山东墨龙的商誉变为6848.34万元。

徐洪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2016年业绩预告修正中提及的“商誉减值准备”,就是懋隆新材料(即懋隆机械)的,“我们每次减值计提都是有合理依据的,至于为何都是放在年末计提,这是我们的会计处理原则。”

山东墨龙2015年年报显示,“对商誉和使用寿命不确定的无形资产,无论是否存在减值迹象,每年末均进行减值测试。”

但值得注意的是,这家懋隆新材料不仅存在商誉减值的风险,其还是山东墨龙的应收账款“大户”。

山东墨龙2016年半年报显示,母公司财务报表主要项目注释中“按欠款方归集的期末余额前五名的应收账款情况”。懋隆新材料位列第一名,所欠账款为2.69亿元,占应收账款总额的30.75%。

由于懋隆新材料一直为山东墨龙提供原材料,因此山东墨龙的存货中也难免存在其产品,这等于说山东墨龙需要计提的“存货、应收账款和商誉减值准备”均与懋隆新材料相关,当年的这笔巨额收购如今看来就是一个“包袱”。

在深交所的问询函中,“存货、应收账款和商誉等相关资产计提了减值准备”也成为关注的重点,“请详细说明你公司对存货、应收账款、商誉等相关资产计提减值准备的依据及合理性、你公司履行的审批程序,以及计提减值准备金额的充分性,列表说明减值资产明细、减值准备金额、计提减值准备的原因、对你公司净利润的具体影响。”

对目前证监会的立案调查,山东墨龙表示“将督促张恩荣和张云三积极配合中国证监会的调查工作”。

对于山东墨龙及懋隆新材料的情况,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将继续跟踪报道。截至2017年2月9日,山东墨龙下跌1.07%报收8.33元。

(编辑:daisongyang)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