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步入常态化:告别堰塞湖 重新定义注册制_业内动态_证券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证券频道首页 > 业内动态 >
个股查询:
 

IPO步入常态化:告别堰塞湖 重新定义注册制

本文来源于21世纪经济报道 2017-02-14 08:22:51 我要评论(0
字号:

本报记者 谷枫 实习生 杨坪 北京报道

刘士余新政

2月10日全天,资本市场的注意力都被一场会议和一个人所吸引。熟悉现任证监会主席刘士余风格的人都在等待承载刘氏新政的2017年期货监管工作会议上其首次系统性施政纲领以其特有风格公布于众。

事实上,这一次整个资本市场再次被刘士余语录“刷屏”,“惊涛骇浪的资本市场一定是弱肉强食者在操纵”,“少几分浪漫,多几分严谨,多几分理智”,这些已经被市场所熟悉的刘氏风格语句,在当日流传甚广。

刘士余在监管工作会议上的数个表态速写也预示着2017年证监会的监管风格仍将延续上一年的风格,用证监系统内部的总结来表述即从严监管,依法监管,全面监管。

除了“稳”,“进”也将是刘氏新政的关键词。以资本市场对外开放为契机也在倒逼着一系列改革推进。

为此,21世纪经济报道推出“刘士余新政”系列专题,我们将从这次信息量极大的监管工作会议中,从各种碎片化穿播中系统梳理各项业务条线上新政的未来方向,比如我们发现IPO常态化中,质与量并重的趋势将会给投行带来的变化,再比如,我们在刘士余着重提及的扶贫政策中,可以发现为上市买通道的套利将会被监管关注。还有,在一线监管中,除了市场熟悉的上市公司监管,会员监管也将成为重要着力点。

IPO是证监会服务实体经济的最主要渠道之一,坚持现有的IPO政策在很大程度上能够恢复股市直接融资功能,提升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2月10日晚间,证监会依照近期发审节奏,核发了农历新年后的首批IPO批文,共12家企业,筹资总额不超过70亿元。而这一轮批文也正是在2017年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后的当晚放出,与会议精神相为呼应。

岁末年初,市场有关IPO发审节奏变化的讨论可谓不绝于耳,作为定调全年证监系统施政纲领的重要会议,此次会议上证监会现任主席刘士余也多次提及IPO相关内容。可以肯定的是,2017年证监会将继续推行IPO常态化。

银河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孙建波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资本市场就是要有融资功能,我们将证监会的行为称为IPO常态化,那就是说这种方式是正确的,没说它是异化。既然认为它是常态化,那么这种行为肯定就是对的,是有利于实体经济的。”

堰塞湖疏解之道

一位参加了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的与会人士告诉记者,在会议上刘士余表示务必理解制度,咬住牙关,保证质量好的公司能够及时上市,用两三年的时间解决IPO堰塞湖。

“务必理解制度”以及“咬住牙关”等字眼反映了时下IPO常态化推进的难度。长久以来,IPO发审提速伴随而来的是二级市场将会被抽血或者股指将被拖累的舆论责问。

重压之下的选择往往是以行政手段重新改变IPO的发行节奏。在以往数年中,IPO因为各种原因数次暂停。这也间接造就了目前IPO堰塞湖庞大的拟IPO排队群体。

值得注意的是,刘士余也在会议上回应了,股指稳定和融资力度的对应关系。他表示,股指稳定和融资力度不能对立,没有IPO数量的提升,资本市场一些丑恶现象难以从根本上解决,数量上来了,壳价格就下来了,就不会炒壳。

一位中金公司的投行部人士对记者表示:“证监会高层在会议上给出了一个相对明晰的时间表,但不能直接理解两三年内IPO堰塞湖的问题就能够得到解决,但从这样一个时间表述上来看,起码证监会这一次希望现有的IPO政策可以得到延续以及稳定。”

除了刘士余在会议上的只言片语外,有关推进IPO常态化的定调,也在今年证监会工作指引的六“稳”六“进”中有所体现。

在六“稳”中,会议提出要市场化的改革方向不偏离,另外市场证明行之有效的监管政策和做法不动摇、不折腾,务求实效。

而前述与会人士也告诉记者,刘士余讲道,稳定的预期是市场证明有效的做法,必须牢牢去做,别折腾,企业IPO的核心是做好上市公司发行公司股票的质量审查。企业IPO的数量不断增加,这是好事儿,如果资本市场要"找米下锅",反而要出大事。

在六“进”中,“服务实体经济和国家战略的能力要提升”等表述也同IPO政策相关。

可以说,IPO是证监会服务实体经济的最主要渠道之一,坚持现有的IPO政策在很大程度上能够恢复股市直接融资功能,提升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野村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赵扬则表示: “IPO作为一种信贷以外的融资方式,对实体经济的发展和转型是有帮助的,通过股市来融资,比如创业板上的企业都是新兴产业,IPO的明显增长对PE、风投、天使投资整个产业链来说是有帮助的,而这些融资渠道主要是帮助小企业、新兴产业的发展。”

再论注册制

在此之前,提及解决IPO堰塞湖问题之时,市场都会将希望寄予注册制改革。上一次刘士余提到注册制相关问题还要追溯到他2016年两会期间博得满堂彩的首次亮相。彼时他提出“注册制是不可以单兵突进的”之后,有关注册制的探讨归于沉寂。

记者了解到,此次监管工作会议上刘士余再次提到注册制。他在会议上表示,注册制是监管方法论的要求,不是监管目标,和行政核准制并不对立。他认为注册制的核心就是把握上市公司质量,企业IPO不管放到哪里去核准,都要符合党、国家和广大人民的利益。

核准制同注册制是否对立,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徐高认为区别在于行政之手是否过度调控。

他表示:“过去实行核准制经常会因为市场的变化,比如股市下跌比较明显时会因市场的变化而时不时中止IPO,从而把IPO当成调节股市的工具,在这种政策调控下,注册制和核准制就不一样了。但是从去年来看,监管层没有主动的用IPO来调控股市,这是一个正确的方向,股市指数有高有低,不能因为指数的高低,而去影响到监管政策的节奏。”

正是去年底以来,证监会顶住压力坚持持续推动IPO常态化发行,让注册制同核准制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对立。

一位北京地区大型上市券商策略分析师讲道:“根据近一年市场运行的情况来看,我觉得注册制、核准制不管叫什么名字,其实运行起来都是类似。所谓注册制实际上就是让具有达到一定标准的企业可以自由上市,核准制就是上市之前需要由机构做审核,审核通过才能发行,这两者的共性在于并不是所有的企业都能够上市。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无论是注册制还是核准制都不意味着监管层对企业的上市完全不管,我觉得二者的核心在于设定标准怎么样,以及企业上市是否比较顺畅,而不是行政性原因导致IPO节奏变慢。”

而回到IPO堰塞湖和注册制疏导功能时,前述中金公司人士讲道:“IPO发行速度很快,一方面给实体经济企业提供了很多融资支持,另一方面也有效分流了股市的流动性,抑制了股市泡沫的产生,这两点其实是之前推进注册制的大目标。在过去一年里面,这两个目标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达到了,我相信今年还会沿着去年的轨道进一步推进,具体应该叫它注册制还是核准制意义不大。”

另一方面,正如此前刘士余所讲,注册制无法单兵突进,推进注册制改革仍需越过《证券法》修改和制度配套两座大山。

记者则从前述与会人士处了解到,刘士余表示要在今年继续推动法制建设,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即是《证券法》的修改。但他强调,《证券法》不是为了注册制才修改的。

(编辑:杨颖桦)

(编辑:xunannan)
关键字: 堰塞湖 常态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