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险资时代 举牌“第二梯队”主打价值挖掘_主力动态_证券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证券频道首页 > 主力动态 >
个股查询:
 

后险资时代 举牌“第二梯队”主打价值挖掘

本文来源于中国证券报 2017-03-08 09:09:59 我要评论(0
字号:

2016年险资举牌上市公司的浪潮渐渐退去,但是资金举牌的接力棒在继续传递。数据显示,2017年以来,两市已有浪莎股份、仰帆控股、新黄浦、阳光股份、东凌国际、天目药业、常山股份等数家上市公司遭遇各路资金在二级市场“叩门”。

今年以来的举牌资金中,陌生面孔居多,可以说是一批“第二梯队”,且一些举牌方急于亮明自己财务投资者的身份。险资大鳄退去之后,江湖逐渐重归平静。价值挖掘型举牌正在出现,值得注意的是,一些资金举牌阳谋的背后仍有强撑市值、掩护资金等“魅影”闪现。

举牌江湖后继有人

日前,监管部门强力监管险资权益投资,释放出强烈的严格监管信号。

保监会主席项俊波表态,绝不能把保险办成富豪俱乐部,更不容许保险被金融大鳄所借道和藏身。2月24日、25日,保监会接连对前海人寿、恒大人寿开出罚单,针对两公司在资金运用方面存在的违规行为,采取暂停开展新业务、暂停申报新产品、暂停股票投资等一系列监管措施。保监会3月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月份,险资权益类投资规模为17838.92亿元,占比12.86%,较去年年末环比减少0.42%。可以说,2016年以来,保险资金在股市权益类投资上的呼风唤雨、横冲直撞,特别是在二级市场举牌上的任性与嚣张暂时熄火。

但“后险资”时代,举牌江湖后继有人。据中国证券报记者统计发现,2017年以来,A股已有浪莎股份、仰帆控股、新黄浦、阳光股份、东凌国际、天目药业、常山股份等数家上市公司遭遇各路资金在二级市场举牌“叩门”,其中不乏紧追不舍和多次交锋者。

3月3日晚间新黄浦公告,上海领资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计划未来3个月内,继续增持股份的金额不低于人民币5亿元,不超过人民币10亿元。截至2月28日,领资投资已持有新黄浦5611.6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以3月3日公司收盘价为基准,上述拟增持金额对应的是新黄浦近2500万-5000万股,占新黄浦公司总股本的5%-10%。另外,西藏巨浪已经“三举”浪莎股份。公告显示,西藏巨浪自1月16日至2月21日通过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买入上市公司股票后,累计共计持有上市公司股份14582675股,占总股本的15.00%。

此外,今年以来,还有仰帆控股被五度举牌、上海永磐3亿元举牌阳光股份、国购产业举牌东凌国际、天目药业获青岛国资举牌、常山股份获万峰嘉晔举牌等案例曝出。险资暂时熄火的举牌江湖,仍是熙熙攘攘。

“第二梯队”低调非主流

见惯了险资在举牌江湖的叱咤风云、大开大合,今年以来A股举牌参与者,多是新面孔也是低调派。“险资举牌,备受关注,也就甚嚣尘上、难以低调,而近期的举牌资金却多是闷声做事的角色,不过也不排除一些举牌者低调背后来头不小。上市公司前门刚拒了险资这只虎,后门又来了低调却不断进取的狼,后者可能还更难对付。”有上市公司董秘如此评价。

事实上,梳理近期的举牌资金背景,相对险资乃至此前活跃的产业资本而言,显得相对“弱小”,甚至有点默默无闻。在近期的举牌资金中,不事张扬的私募投资机构、新晋的产业资本平台等等,不在少数,这些力量此前多是举牌市场的“第二梯队”:低调、非主流。“背景显赫的少,毕竟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显赫与高调很难说是好事。”有私募机构人士如是说。

当然,“第二梯队”中,也不乏低调的奢华和隐藏的“土豪”。资料显示,举牌阳光股份的上海永磐,成立于2014年,系地产商旭辉集团的全资子公司。2014年,旭辉用这家子公司名义买下浦东社区洋泾社区地块;举牌东凌国际的国购产业的控股股东是国购投资,其实际控制人是袁启宏,袁启宏曾一度是*ST中发的实际控制人,退出后又通过受让控股权的方式入主司尔特。

此外,五度追逐仰帆控股的举牌方则是中天控股集团“中天系”的成员,“中天系”的持股比例甚至已经超过公司新的实际控制人;而经历数年资本混局后,天目药业的举牌方青岛汇隆华泽则是青岛市崂山区财政局的全资孙公司。

前述私募机构人士认为,险资举牌刹车,让市场上其它资金蠢蠢欲动,或为财务投资,或是产业逻辑,各路资本在市场上频频出手。

“和此前险资的大举进攻以及直白的投资逻辑不同的是,当前多样化的举牌资金显示了当前市场资金的多样逻辑。我相信,当前多数的举牌资金仍是纯粹的财务投资者,毕竟此前市场大幅下跌之后,部分上市公司已经跌出相对价值;另外,成熟的上市公司资源也成为一些带着产业逻辑而来的资本青睐的对象,特别是在当前资本市场腾笼换鸟之际,二级市场举牌或是实现产业循序渐进、达到替代目的的一个途径。”

价值挖掘成新模式

A股举牌风潮此起彼伏,但是举牌资金的“价值”导向已经出现变化,这些变化突出体现在交易所对举牌的监管问询中。

西藏巨浪在回复交易所问询函时明确表示,增持浪莎股份属于财务投资,公司作为浪莎股份的持股股东,未来12个月内没有涉及对上市公司主营业务、资产购买或出售,以及董事会和高级管理人员组成等事项的调整计划;领资投资则回复交易所称,新黄浦整体资产质量优良,收入稳定增长,盈利能力较强,认为投资新黄浦可以获得长期、稳定的回报,公司明确将继续增持新黄浦的股份,但是“不以获取上市公司控制权为必要目的”。

“举牌时主动亮明身份,举牌多以价值挖掘为导向,成为当前一些举牌资金的新‘套路’。”国金证券分析人士表示,“这样的新变化,是举牌方基于当前市场政策环境、举牌环境等做出的改变。”

的确,当前激进式举牌正在收敛,逐渐回归正常状态。在这种大背景下,市场希望看到的不是举牌概念被打压后“一蹶不振”,而是价值投资下的“去伪存真”,价值发现模式的举牌行为仍会得到市场认可。特别是一些带着产业逻辑而来的举牌资金,在二级市场举牌后的产业协同可能成为市场关注的重点。

以近期年报透底举牌资金攻势的丽江旅游为例,年报显示,去年四季度末,华邦健康及其一致行动人张一卓二者合计持有14.26%股份,华邦健康晋升为公司二股东,持股3915万股。对比此前数据显示,华邦系在不断增持丽江旅游。国信证券研报指出,自2016年8月以来,华邦通过二级市场连续增持公司股份至14.26%,加之华邦原通过大股东间接持有公司股份,目前华邦对公司的实际持股比例已超公司实际控制人玉龙雪山管委会,未来不排除股权博弈甚至“国转民”的预期(华邦系的实际控制人已进驻董事会),且华邦经过多年耕耘也积累了一定的旅游资源,未来不排除双方合作共赢。

“通过举牌,建立资本纽带,进而参与公司决策和确定发展规划,这样的‘资本牵引’型产业协同逻辑,正在改变当前举牌江湖的玩法,相比纯粹的财务投资赚快钱、赚短钱,资本牵引产业或许可以获得资源共享、产业协同之后的长期成长性收益,且从监管部门角度来讲,带着产业逻辑而来的资本,更容易与纯粹的资本玩家区分开来。”一位不愿具名的上海投行人士表示。

当然,泥沙俱下,价值挖掘式举牌的背后,不乏强撑市值、掩护资金等“魅影”闪现。在领资投资举牌新黄浦的案例中,上交所严密关注举牌资金的来源问题,直接要求领资投资说明此前每次增持的资金来源,是否涉及新黄浦股份质押以及领资投资总出资额的实际到位情况等,密切关注“以举牌养举牌”的套利模式。因为新黄浦的二级市场走势显示,领资投资的举牌价格区间与新黄浦近期股价高位“重叠”,存在高位举牌的反常情况。而在国购产业举牌东凌国际的案例中,东凌国际近期正陷于老挝钾肥扩建项目停滞、业绩承诺恐难实现的乱局中,“趁乱举牌与价值挖掘之间好像很难建立起联系来,或许醉翁之意不在酒。”有证券法律人士直言。

(编辑:daisongyang)
关键字: 梯队 价值 时代 第二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