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卖先收款,先导智能收购标的有利润操纵之嫌_上市公司股票_证券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个股查询:
 

未卖先收款,先导智能收购标的有利润操纵之嫌

本文来源于证券市场红周刊 2017-03-17 21:15:01 我要评论(0
字号:

■本刊特约 沈纪

先导智能(300450.SZ)于3月1日发布了《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报告书(草案)》,计划以每股33.98元的价格定向发行2185.11万股股份,外加60750万元现金用于收购泰坦新动力全部股权,由此计算泰坦新动力整体估值高达13.5亿元,相比其账面净资产5495.69万元评估增值率达到23倍左右。对于此次收购,笔者发现,在这个被公司一直认为是非常值得执行的收购方案背后,却有很多耐人寻味之处。

收购方案似为股东大笔减持“托市”

本次收购标的泰坦新动力的主营产品为锂电池专用设备和生产系统,先导智能在收购报告书中披露,该公司“拥有一批资深的电力电子、自动控制、机械装备等技术领域的一流专业人才,近年来一直致力于能量回收技术及自动化控制技术的研究和应用”,加上该标的在2016年1月还获得了广东省高新技术产品证书,并于2016年5月获得了市级重点企业技术中心认定的市级重点企业,怎么看,泰坦新动力都貌似是一家技术领域高精尖的公司。

然而,现实情况恐怕并非如此。根据收购报告书披露的数据,泰坦新动力成立于2014年2月,其在当年向珠海银隆新能源有限公司采购了一条二手锂电池生产线及相关技术,合计4218.76万元,同时泰坦新动力审计报告披露该公司的固定资产原值也不过价值千万元左右,

这也就对应着该公司的主要生产设备和技术都是从珠海银隆手中收购过来的。试问,通过一条二手生产设备以及同行业龙头公司的非核心技术,泰坦新动力是如何维系其产品的先进性并实现可持续盈利的呢?

更加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泰坦新动力通过购买珠海银隆的二手设备所制造出来的产品,竟然能够获得54.12%的平均毛利率;而与此相对照的却是,处置这些二手设备的珠海银隆,在2016年上半年的毛利率也不过仅为33.41%。这样的数据对比合理吗?

耐人寻味的是,与收购报告书同日发布的还有一份《关于股东股份减持计划的公告》,披露了上海祺嘉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天津鹏萱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两家首次公开发行前持股5%以上的股东,不约而同地选择在未来6个月时间内择机减持先导智能股份。在本次重大资产重组利好出现的同时,重要股东却出炉了减持计划,这就不得不令人怀疑先导智能在此时推出重大资产重组的动机,是否有为关键股东大笔减持“托市”?

此外,从先导智能披露的泰坦新动力财务及经营数据来看,其中也潜藏着不少疑点,直指泰坦新动力利润实现过程中的诸多不合理之处。

利润操纵魅影

根据收购报告书披露的信息,泰坦新动力原股东针对该公司的未来业绩表现,给出较高的承诺,补偿期限为本次交易完成日当年及之后两个会计年度,若本次交易完成日不迟于2016年12月31日,则泰坦新动力2016年、2017年及2018年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000万元、10500万元和12500万元;若本次交易完成日在2017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之间,则公司2017年、2018年及2019年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0500万元、12500万元和14500万元。

从这组数据来看,泰坦新动力2016年只需完成不低于5000万元净利润即可达到承诺金额,这与审计报告披露的2016年前10个月已实现净利润4620.25万元相差并不大;虽然2017年之后的年均利润增速不足20%,略显平庸,但真正构成考验的却是在2017年,泰坦新动力需完成净利润不低于10500万元,这同比2016年的5000万元翻了一番有余。

那么泰坦新动力的底气何在呢?根据审计报告披露,该公司截止到2016年10月末的预收账款余额高达2.93亿元,而在2015年末则仅有6941.55万元。参照该公司在2016年前10个月实现的营业收入1.45亿元,这就意味着该公司通过预收账款的形式,“储存”了相当于两年的营业收入,而这也构成了该公司能够在2017年得以顺利完成盈利承诺的保障。

问题在于,泰坦新动力的产品是如此供不应求,产能无法满足客户所需,不得不采取先收款、再组织生产的经营模式吗?根据收购报告书披露,泰坦新动力在2016年前10个月中的产销率仅为三分之二,大量已生产但尚未交付使用的产品被计入到存货-发出商品当中,也即这些设备产品已经发送给客户方但尚未被收到或尚未被验收确认。

这就形成了一个有趣的组合,一方面是客户方迟迟不予收货或验收确认,另一方面却迫不及待地将设备采购款打给了泰坦新动力,这样的经营行为合乎正常逻辑吗?这就非常令人怀疑,泰坦新动力是否操纵了产品销售确认时间,故意延后确认销售收入和利润,助力以后年度的业绩表现。

毕竟在被收购时选择了收益法评估结果,本质上也即是以后年度实现净利润的折现值,以后年度实现净利润金额越高,泰坦新动力的原股东所能够获得收购对价也就更高,这更加令人怀疑泰坦新动力的高预收账款余额伴随着高发出商品存货的组合,实际上是人为利润操纵的结果。

暴增的存货不合理

此外,泰坦新动力的存货数据也非常可疑,根据收购报告书披露的数据显示,该公司的动力电池非全自动生产线产品2016年前10个月的产量为61500个,而同期的销量则仅为36227个,产销差为25273个。在正常的会计核算逻辑下,这部分多生产出来的产品,将会被计入

到产成品存货当中。

与此同时,根据收购报告书披露的数据显示,泰坦新动力在2016年前10个月完成销售的36227个动力电池非全自动生产线产品,共实现销售收入6005.35万元,平均毛利率为54.12%。由此计算这36227个动力电池非全自动生产线产品的生产成本即2755.25万元,折合单位生产成本约为760元。以此数据作为参照,则该公司在2016年前10个月中多生产出来的25273个动力电池非全自动生产线产品,其账面价值应当不足2000万元。

也即在2016年前10个月中,泰坦新动力的动力电池非全自动生产线产品库存余额净增加金额,大致为2000万元左右。

然而事实上,根据泰坦新动力发布的审计报告显示,存货-发出商品科目余额截止到2016年10月末高达16948.19万元,相比2015年末的1247.79万元净增加了15700.4万元。参照这一数据,这也就意味着泰坦新动力在2016年前10个月中多生产出来的25273个动力电池非全自动生产线产品,价值大致为15700.4万元,折合单个产品的生产成本高达6212.32元,相当于同期已完成销售的36227个动力电池非全自动生产线产品单位生产成本的10倍左右。

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泰坦新动力在2015年共生产动力电池非全自动生产线产品66479个,而销量则仅为47043个,产销差为19436个,超过了2016年前10个月的产销差的四分之三。然而当年该公司的存货-发出商品余额仅为1247.79万元,即便假设这些存货-发出商品余额全部为当年新增,也与2016年前10个月的数据明显不相符。

在正常的生产逻辑下,10倍的单位生产成本差异意味着全新的产品类型、全新的生产模式,但是泰坦新动力在收购报告书中并未披露其产品生产类型发生或即将发生重大变化。这就不得不令人怀疑该公司所披露的产品产销及存货数据是否真实?是否人为抬高了库存产成品的单位生产成本,进而降低了当期结转的主营业务成本,最终达到虚增毛利、虚增利润的目的?■ 

(编辑:daisongyang)
关键字: 先导 有利 智能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