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阅科技IPO:BAT挤压生存空间 转型中国版kindle?_新股公司_新股_证券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证券频道首页 > 新股 > 新股公司 >
个股查询:
 

掌阅科技IPO:BAT挤压生存空间 转型中国版kindle?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7-07-17 19:02:07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  聂小停

低调许久的数字阅读市场,近期突然迎来上市潮。

7月3日,阅文集团称将从腾讯内部分拆,于联交所主板独立上市,拟融资6-8亿美元。而同处于数字阅读市场第一梯队的掌阅科技,也于同期更新了自己的招股说明书,拟融资10亿元人民币。

每年几千万盈利,“小富即安”的掌阅科技开始面临来自BAT的压力,包括同步谋求港股上市、背靠腾讯的阅文集团,刚刚得到红杉资本投资的百度文学、甚至是网易云阅读。没有背景的掌阅科技,在版权渠道双挤压、净利润率走低等境遇之下,试图通过上市募资,在硬件设备上杀出一条血路。

版权渠道双挤压 净利率堪忧

既无电信运营商、互联网巨头背景,也没有电商企业京东、当当等强大的资本实力。相比阅文集团,掌阅科技作为一家独立运营的创业型企业,其实更能反映数字阅读服务行业的真实生态。

在版权与渠道高成本的挤压下,掌阅科技的净利率一度跌破5%。

就在2013年,掌阅科技的净利率还是23%。2014-2016年期间,公司净利率开始不断下滑,分别为13.69%、4.62%、6.45%。公司盈利能力在面临不断的挑战。

自2015 年下半年开始,OPPO 、VIVO 手机厂商把渠道推广的收入分成比例由50%提高到了60%。2016年,掌阅科技采购的文学作品版权也增长了140.67%。根据招股书,仅这两项成本就占掌阅科技营业收入的比重达五成。说明掌阅科技对于渠道、作品版权的议价能力在变弱。

目前,整个数字阅读市场趋向于完全竞争市场,优质的网络文学已成为平台的核心竞争力之一,大量优质IP会是未来业绩增长的充分保证。

尽管掌阅科技2016年的版权成本高达2.86亿元,但阅文集团以15.02亿元的“血本”占据网络文学72%的市场份额,行业内遥遥领先。

截止2016年末,阅文集团已有530万名签约作家,占中国网络文学作家总量的88.3%。文学作品储备840万部,其中800万部原创作品。网络作家富豪榜上的榜首唐家三少2016年版税收入1.1亿元,一半来自阅文集团。而根据掌阅科技公布的数据显示,同期公司拥有数字内容仅52.38万册。

未来几年,随着大IP泛娱乐化的探索进入成熟期,优质网络文学版权竞争只会愈演愈烈。作品供不应求、原创作者的议价能力越来越高等现象也将持续,这与BAT纷纷布局数字阅读行业不无关系。

2015年,腾讯正式收购盛大文学,并成立了包括起点中文网、创世中文网等文学网站的阅文集团;百度旗下有纵横文学、熊猫阅读等;中国移动旗下咪咕阅读、中国电信旗下天翼阅读。

BAT、电信运营商等巨头的布局,对于掌阅科技这类独立运营的平台公司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老老实实提供服务,依赖在线阅读业务的盈利空间被挤压。掌阅科技扮演的是电子书出版商的角色,一无渠道,二缺作品,天生优势在于平台的用户流量。用户流量如何变现?这一问题整个数字阅读行业都还在探索阶段。

毛利率下滑倒逼  转型与kindle争高下

“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在竞争对手纷纷探索流量变现的可能性之时,掌阅科技的状态可谓“小富即安”。

如果不是渠道成本的双挤压,毛利率不断下滑倒逼公司转型,掌阅科技很可能继续过自己的“小康”生活。

2014-2016年,公司实现净利润5745.57万元、2956.63万元、7720.96万元。同期,阅文集团2014年、2015年分别亏损2113万元、3.54亿元,2016年盈利3040万元。百度文学也仅在2016年扭亏为盈。在行业第一梯队大部亏损的背景下,掌阅科技的“小康”水平显得格外难得。

但实际对比分析下来,掌阅科技的这份“难得”还需要打个问号。

以2014-2016年的财务数据为例对比分析,掌阅科技实现营收4.2亿元、6.4亿元、11.98亿元,阅文集团营收则为4.66亿元、16.1亿元、25.68亿元。可以看到,二者的营收规模以2014年为同一起点赛跑,两年过去,阅文集团2016年的营收规模是掌阅科技的两倍。

毛利率方面,掌阅科技分别为50.24%、48.45%、32.95%,阅文集团为43.14%、36.1%、41.3%。整体上,掌阅科技的毛利率在不断下降,最终在2016年被阅文集团反超。粗略测算一下,阅文集团至少2016年的毛利超过了掌阅科技。

那么就很好理解,阅文集团主营业务的赚钱能力是没问题的。2016年超低的净利润甚至以前年度的亏损,大部分在于尝试网络文学泛娱乐化的成本及企业体量上的运营效率问题。反观掌阅科技,在保持稳定的毛利基础上,鲜少有其他领域的尝试,“小康”状态略显保守。

掌阅科技自2008年设立伊始,4位创始人的股权结构较为稳定。直到2015年底,也就是掌阅科技首次提交IPO申请前6个月,公司才引外部机构投资者:掌趣科技旗下创投企业国金天吉、奥飞娱乐旗下子公司奥飞文化。

缺乏外部投资人的直接影响就是战略资源的匮乏,表现在业务方面则是,直到2015年,掌阅科技才推出自己在其他业务领域的探索——掌阅iReader Ligh电子书阅读器。

数字阅读行业流量变现的探索从未停止。彼时,阅文集团已在内容—平台—动漫—影视的泛娱乐化上风生水起,已有《择天记》作为成功案例。而掌阅科技毛利率不断下滑实则是警示,打破保守的赚钱思路乃形势所迫。

公司掌舵人成湘均、张凌云均出身于通信技术系统,公司高层大多数有技术工程师经历。与其在自己不占优势的领域尝试,不如做擅长的领域。

但掌阅科技想要做中国版kindle还需要考虑几个问题。这种商业模式是否有盈利的前景?Kindle是否真正打开了中国市场?又或者掌阅是否能够竞争过亚马逊?

一方面,从2013年亚马逊中国正式发布Kindle以来,该产品一度在科技传媒圈很流行。在国内,kindle是电纸书的代名词,但其并没有成为像苹果一样的大众消费品,更遑论替代手机成为移动阅读的首选。

另一方面,在现有的电纸书消费市场上,包括纯电子厂商背景的汉王,互联网电商公司背景的当当网等几乎全部遭遇了“滑铁卢”。

掌阅iReader Ligh目前声称的优势在于,可以转化掌阅iReader近5亿的移动阅读用户来提高销量,以及专门针对中国用户的产品体验。

而就在近日,亚马逊和中国移动咪咕公司推出专为中国市场定制的首款kindle,在46万本Kindle电子书外,新增了40余万本咪咕网络文学。国内电信运营商与kindle联手,给掌阅科技挑战kindle在国内的地位又增加了一定难度。在天猫旗舰店上,掌阅iReader Ligh每月几千的销量与kindle月销上万还是有差距的。

不甚明朗的转型前景,让掌阅科技这次的IPO之路更为不确定。依赖单一主营业务盈利,始终是横在掌阅科技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毕竟转型失败,倒下的只是iReader。在其身后,还有千千万万个像书旗一样的阅读APP在追赶,有什么理由非掌阅不可呢?

(编辑:niexiaoting)
关键字: 挤压 中国 科技 空间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