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致酒行IPO悬念:该如何剪断与“娘家人”的关联交易?_新股公司_新股_证券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证券频道首页 > 新股 > 新股公司 >
个股查询:
 

华致酒行IPO悬念:该如何剪断与“娘家人”的关联交易?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7-11-06 16:39:39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鸿辰

10月25日,华致酒行在证监会网站更新披露了其招股说明书,两天之后,茅台市值突破8000亿大关。当此酒类股引领风骚之时,观察君放眼资本市场,发现尽管新三板已有多家酒类流通企业在列,但在A股市场,这仍是一块黄金处女地。而此番华致酒行卷土重来,正是要对“酒商第一股”再次发起冲击。

如今,距首次冲击IPO已过五年,当初因关联交易与“突击任命”多名董事高管被否,此次华致酒行还会重蹈覆辙吗?据招股书显示,依靠金六福起家的吴向东控制的公司数量庞杂,想摆脱关联交易的阴霾并非易事。同时,过于依赖白酒产品、资金流动性较差等问题,都有可能雪上加霜,导致其重蹈覆辙。

大佬版图之下,关联交易“阴霾难消”

作为华致酒行的实际控制人,吴向东不仅拥有这家公司发行前高达93.28%的股权,其身后更是控制着一个庞大的白酒帝国。招股书显示,这位白酒大佬通过华泽集团、西藏融睿与华泽集团有限公司(BVI)控制着14家三级公司,而其中一些三级子公司又各自控制着数量不等的子公司,商业帝国蔚为壮观。其中仅酒类生产企业就多达12家,诸如金六福酒业、湘窖酒业、今缘春酒业、珍酒酒业、李渡酒业等均在其版图之中。

 股权结构图

但是,实控人的白酒帝国家大业大,品类庞杂,对冲击IPO的华致酒行来说,却未必是好事。原因无他,皆在关联交易。

在2012年首次IPO被否的说明中,证监会就指出,公司2008年至2010年及2011年上半年从14家关联酒类生产企业采购产品的金额逐年上升,占该公司同期采购金额的比例分别为2.27%、3.48%、9.87%、11.00%,一年更比一年高。如此原因被否,确实也不冤。

但是,5年后的华致酒行虽然改变了很多,关联交易却依旧频繁。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该公司其他应付关联方款项账面余额增长明显,分别为6.6万元、2166.58万元和19103.54万元,占比也提升显著,分别为0.04%、15.15%、61.29%。尤其在2016年,华致酒行应付关联方账面余额增长巨大。对此,华致酒行在招股书中表示,这是因为2016年下半年采购需求较大,营运资金临时性短缺,所以向关联方借入了较多款项。

 关联方应付款

从招股书显示可知,金六福与华泽集团都可谓华致酒行的“娘家人”,高额的应付关联款背后,是公司与“娘家人”之间存在频繁的资金拆借活动。另外,华泽集团还曾多次作为债务担保方,担保总金额超过13亿元。

可见,虽然5年过去了,华致酒行对于关联方的依赖症仍很严重,会不会重蹈覆辙还真难说。

存货占比过高,资产流动性远低同行

上文说到,2016年华致酒行曾从“娘家人”那里借入巨款应对资金短缺,难免让人对其资产流动性产生疑问。

据招股书显示,2014年至2016年,公司的流动比率分别为1.92、1.94和1.64。对比在新三板上市的同行业公司,同期的平均值为1.68、2.83、2.34,华致酒行的流动比率与同行相比,差距明显。

 流动比率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随着业务发展,公司应收账款的规模也在不断增加,2014年至2016年,其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1.05亿元、1.26亿元和3.15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9.19%、7.97%和14.42%。

同期公司的预付款项分别为2.24亿元、2.20亿元和5.43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12.73%、12.03%和25.31%。公司2016年期预付款项较2015年末增加了3.24亿元,幅度高达147.38%。而从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量额来看,2016年为-9967万元。这么看来,从“娘家人”拆借应急也就顺理成章了。

 偿债能力

同时,2014年至2016年,公司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11.99亿元、10.25亿元和8.08亿元,而存货周转率仅为0.64、1.05和1.95。虽然有所提升,但相对于行业平均水平1.73、2.53和2.53而言,依然算不得乐观。存货占据该公司大量流动资产,导致资产流动性大受影响,报告期末速动比率仅为0.59、0.84和0.96,相比于行业平均值1.09、1.64、1.19,差距也很明显。

而且,据招股书显示,2014至2016年,公司营业外收入分别为1282.40万元、1385.68万元及1818.68万元,其中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1011.03万元、1256.90万元及1781.75万元。报告期内该公司营业外收入以政府补助为主,营业外收入分别占当年利润总额的-8.95%、34.25%及13.04%。可见,除去政府补助后,公司的盈利能力也将大打折扣。

过度依赖白酒,茅台五粮液成命根子

另外,抛开关联交易与流动性的问题,华致酒行还面临着一大障碍,便是对白酒业务的过度依赖。如同关联交易一样,作为吴向东白酒帝国的重要一环,白酒业务自然是华致酒行的支柱。

招股书显示,2014年至2016年,华致酒行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1.48亿元、15.78亿元和21.84亿元,实现净利润-1.15亿元、2502.32万元和1.24亿元。报告期的三年之内,从亏损1.15亿到盈利1.24亿形如过山车,就在于其深受白酒市场调整的影响。

华致酒行白酒类产品的销售占比较大,报告期各期末销售额分别为10.38亿元、14.61亿元和20.63亿元,占各年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0.47%、92.63%和94.47%,均超过九成且逐年递增。

主营业务构成

而且,公司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的金额为4.75亿元、9.71亿元和13.25亿元,占当期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77.36%、89.06%和81.71%。其中,茅台与五粮液占比均呈现出不同程度的上升。2016年公司对茅台和五粮液的采购已高达七成,依赖度极高。

目前来看,白酒市场环境不错,但如果将来有个风吹草动,特别是茅台或五粮液的经营环境、生产状况、营销策略等发生不利于公司的重大变化,都将对公司的经营产生很大影响。茅台、五粮液作为中国白酒业中的大品牌,市场上自然少不了假冒伪劣产品,如果在流动环节中公司发生掺杂假酒的现象,势必也将导致公司声誉严重受损。而华致酒行并非茅台和五粮液的唯一的酒类营销商,银基集团、商源集团等多家具有强竞争力的知名企业也是茅台、五粮液的营销商之一,其中的竞争也很激烈。未雨绸缪,业务上过度依赖一个市场中的少数家大公司,未来业务发展稳定性与抗风险能力恐受到较大影响。

五年前,华致酒行铩羽而归,倒在关联交易与突击任命董事高管的问题上。后一个问题好解决且已经解决。但关联交易的问题,目前来看仍为得到彻底解决。而作为白酒大佬,吴向东旗下公司众多,华致酒行只是其版图中的一部分。其能否摆脱“娘家人”的背后撑腰而自力更生,从2016年的表现来看,有点儿悬。另外,流动性吃紧、过度依赖白酒业务,都让华致酒行未来的业绩充满了不确定性。五年过去,茅台已不是当年的茅台,更新换代股价大涨,但华致酒行却长进不大。如果此次IPO重蹈失利覆辙,观察君也不意外。微信二维码推广图2

【作者:鸿辰】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