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园集团“虐心”股权战:李嘉诚撤离成引爆“恩怨”导火索_资本观察_证券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证券频道首页 > 资本观察 >
个股查询:
 

长园集团“虐心”股权战:李嘉诚撤离成引爆“恩怨”导火索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7-11-27 17:28:55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鸿辰

1995年周和平离开长园集团的时候,这家公司可能不会想到,十九年后这个人会成为老东家门口的那个 “野蛮人”。这些年中,长园集团与周和平掌控的沃尔核材作为热缩材料领域的竞争对手,恩怨颇多。而在长达三年的股权争夺战中,双方也一度陷入僵持。但进入2017年后,战况开始激化,11月14日,管理层及其一致行动人终于以超过对手968股的极微弱优势,成功上位,成为第一大股东。

“我的公司听我的”,长园集团管理层够任性。但双方如此接近的持股差距,会让股权之战偃旗息鼓吗?日益白热化的争斗,让这家本来颇有前途的企业未来平添了许多变数。

李嘉诚撤离引爆多年恩怨

长园集团陷入股权争夺的旋涡,跟几年前一个人的选择关系重大,那就是李嘉诚。作为A股唯一一家得到“李超人”宠幸的上市公司,长园集团有着深远的李氏烙印。

官方网站显示,长园集团1986年由中科院创立(时称长园化学)。到了1995年,李嘉诚通过旗下的长和投资入主长园集团。现任董事长许晓文就是在那时被派往公司,带领管理层一直走到今天。也就是在1995年,在长园集团工作四年并已担任母料厂厂长的周和平选择离开,之后创办了沃尔核材,成为老东家的竞争对手。

其实,没有李嘉诚的战略性撤离,长园集团不会出现如今这种乱局。按说,长园集团管理层在公司已经做了二十多年掌柜的,东家要撒手了,以“留守掌柜”的身份接手公司,于情于理似乎也属正常。

但是,对周和平来说,对掌控长园集团,却有着更强烈的驱动力。

1991年周和平从中科院硕士毕业后南下深圳,1991年至1995年间任职于长园集团。四年间,从一名普通员工成长为一名厂长,现在想来仍很热血。对于洒下自己青春汗水的地方,总是让人怀念,周和平应该也不会例外。而且,正是在现任管理层入主之时,恰好是周和平离开之日,新人来旧人走,难免引发诸多联想。

在成为老东家竞争对手之后,长园集团与沃尔核材之间也是恩怨不断。

2006年,沃尔核材IPO被暂缓表决,直接原因就是长园集团向证监会发了一封举报信,信上称沃尔核材涉嫌窃取公司的技术秘密。虽然2007年3月28日沃尔核材IPO最终得以通过,但长园集团这一箭之仇,沃尔核材恐怕很难一笑而过。

更重要的还在于,即便抛开前面的恩怨,能将竞争对手置于掌控之下,对沃尔核材也有着巨大的现实利益。

所以,基于上面的各种纠葛,在李嘉诚的长和投资确定撤出之后,这场股权之战便已不可避免。

管理层双管齐下激战“野蛮人”

在李嘉诚撤资的过程中,长园集团管理层便明确表示要接盘长园集团,并于2013年10月30日发布了以管理层MBO(管理层收购)为目的的定增方案。但是,沃尔核材出手更为果断,2014年5月27日突然举牌长园集团,短短几天之后,就通过快速增持登上了第一大股东的宝座。此后,沃尔核材仍然不断买进长园集团,截至本次管理层“上位”前,沃尔核材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为24.21%。

但是,面对来势汹汹的沃尔核材,顽强抵抗的管理层倒也势均力敌。

长园集团管理层首先采用的办法,就是积极买进,同时寻找盟友,增加持股比例。除了一同参与MBO定增计划的创东方股权投资基金,复星集团一度也被列为“援军”。但随着复星集团2015年6月清盘退出,股权争夺的僵持局面并未解除。同时在寻找盟友,长园集团董事长许晓文、总裁鲁尔兵等担任合伙人的藏金壹号也在积极买入股份。

如果说第一个方法是增加自身实力,那第二种则是削弱对手,即大举并购。

这一策略逻辑很简单,长园集团通过不断购买资产,将规模不断做大,股价走高,股权不断稀释分散,沃尔核材想在这种情况下继续增持,成本将会很大。

2014年至2016年,长园集团除新建生产线、购置设备外,每年均以大量现金支付股权投资支出。近三年来接连收购和鹰科技与珠海运泰利,投资累计净流出近32亿元,而日常经营业务带来的累计现金流却仅有12亿元。从长园集团近年来投资活动现金流量表来看,其投资现金流已恶化严重,2017年第三季度已经达到了-30亿元。

 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

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表

那么,现金流并不充裕的长园集团为何执意“买买买”呢?答案只有一个,还是为了争夺股权。

针对对手的这一策略,沃尔核材一方当然不愿坐视不管。进入2017年后,针对长园集团的一宗土地开发估值,以及中锂新材的高溢价收购等事项,沃尔核材开始发难,双方爆发隔空激辩。

5月18日,沃尔核材对上交所的回函中就明确指出,长园集团管理层通过现金收购和鹰科技股权,将上市公司巨额现金转移至和鹰科技实际控制人手中,再由和鹰科技实际控制人将巨额现金可能高达 2 亿多元增资到藏金壹号,涉嫌关联交易,损害中小股东利益。

而面对沃尔核材的指责,管理层也不甘示弱。几天后的5月24日,长园集团披露公告称,为保持公司经营管理和未来发展战略的稳定性,藏金壹号等29方主体签署《一致行动协议》,他们合计持有上市公司22.31%的股份。这一持股比例已逼近沃尔核材一方的24.21%。

此次签署的一致行动协议堪称“集体结盟”,不仅有长园集团董事长许晓文、总裁鲁尔兵等7名董事、高级管理人员,还包括长园集团的人力总监、内控总监及全资子公司、控股子公司的总经理、副总经理等。

“集体结盟”堪称破釜沉舟,吹响了管理层反攻的号角。此后,代表管理层的藏金壹号接连三次增持,最终于11月14日一举超过老对头,登上了第一大股东的宝座。

 藏金壹号

但是,对于投资者来说,更为关心的并不是谁做老大,而是大股东与管理层和平相处,和气生财,这样对投资者才最为有利。

长园集团未来如何是好?

显然,管理层与股东斗得不亦乐乎的局面,肯定是不利的。

但是,作为在电动汽车相关材料、智能工厂装备、智能电网设备等领域发展多年的企业,外界对其发展前景十分看好。如果这样一家公司因股权争斗而步入歧途,观察君以为很可惜。

目前来看,以许晓文为首的管理层已经在公司经营二十多年,且成绩还不错。从1995年亏损近2000万的烂摊子,到年利润超过6亿元,市值超200亿的上市公司,现在的管理层好像更合适一些。

 利润表2

而反观沃尔核材一方,作为一个家族企业,其实控人对企业有极大的控制权和话语权。初创时期或许能产生极高的效率,但在企业要更进一步发展时,就可能成为阻碍。对比沃尔核材近年来的发展也可以发现,其业绩相比老对手要差一些。(下图为沃尔核材利润表)

 利润表w

相比来说,长园集团多年来一直保持职业经理人制度,保持现有管理层的治理,或许是最优选择。而在管理层“集体结盟”的情况下,如果“野蛮人”强硬改变现状,势必两败俱伤。

现在,管理层终于如愿以偿占据上风。但是,对于志在必得的沃尔核材与周和平来说,愿意放下多年恩怨,接受这个结果吗?

悬!

微信二维码推广图2

【作者:鸿辰】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