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默:西方民族主义崛起语境里的中美关系_市场动态_证券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证券频道首页 > 市场动态 >
个股查询:
 

李世默:西方民族主义崛起语境里的中美关系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综合 2018-01-19 11:34:00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讯“美国现在很多人从上到下都在说要遏制中国,可是现在没有办法设计和推行一个完整的所谓的遏制战略,就像冷战的时候对付苏联那样。所以这是中国的一大机遇,中国要在这个环境里面保持定力,更要灵活利用这个机遇期。”1月19日,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理事李世默在“第一届新时代资本论坛”上如此表示。

以下为李世默发言实录:

李世默:大家上午好,感谢董总邀请我今天来发言。

各位领导,各位嘉宾,今天上午我们谈的都是证券、监管、税务,考虑到大家压力比较大,董总让我继续谈美国总统特朗普,给大家调剂一下,放松放松。所以我今天的发言属于娱乐性发言。我发言的题目是《西方民族主义崛起语境里的中美关系》。

冷战以后,美国,西方和整个世界的政治格局发生了两次重大的演变,也许“演变”这个词不对,也可以用“裂变”。

第一次是从传统左右的分裂裂变成全球主义的独大。

传统的左右,整个西方世界也是美国的一个反照,都差不多。传统的左右是美国有民主党和共和党,民主党高福利、高税收,自由主义的文化价值观。共和党是低福利、低税收,这几个传统左右的一个分裂。冷战以后的后冷战时代发生了一个裂变,传统左右的隔离对立已经不存在了。

在1990年以后,发生了全球主义独大的裂变。以前的左右,共和党、民主党成了可口可乐、百事可乐,都差不多,他们都支持的东西大同小异,经济全球化、市场至上、全球资本、自由民主政治制度的普适化和自由主义文化的价值观。从民主党、共和党,欧洲也是一样,欧洲有新工党,新工党跟保守党的区别总的来说都差不多。全球主义独大的对立面就是其他,所以被边缘化的群体和国家,包括右翼民族主义,国家主义,传统的左翼,劳工被边缘化,福利社会、文化保守主义,这些都被全球主义独大的浪潮推到边缘化,这是冷战以后第一次裂变。所有的全球主义者,克林顿、布莱尔、小布什、奥巴马、默克尔,他们所有的政治体系,WTO、IMF全部在一边,不管左右都是一样的,中国在中间。全球主义从1990年到2008年,在全世界所向披靡,没有敌人。全球主义有三个组成部分:一是美国主导的全球经济制度;二是政治普世主义,美国和西方把它的政治制度往全球范围里面推,从颜色革命到阿拉伯之春;三是美国主导的军事同盟和发动的侵略战争,这是全球主义三的大组成部分。

2008年到现在是第二个阶段,迅速衰败。冷战以后这二三十年,贫富差距在西方社会发达国家拉开距离,瓦解了社会契约,文化多元化瓦解了身份认同,所有在西方世界最近这十年出来的政治思潮,从资本论、新资本论,这些都是一些代表作,美国有几个思想家,从左派到右派他们说的都是同样的道理,就是在全球主义下面发达国家的政策社会正在发生裂变,他们之间的社会契约和身份认同正在瓦解。全球主义的斯大林格勒是伊拉克,伊拉克是美国全球主义三大组成部分全盘推出来的,从经济全球化、政治制度、军事侵略,在那里三个全部失败。这是奥巴马2015年美国国家安全策略报告,这里面讲的已经开始否定前二三十年了,他把美国军事介入其他国家的要求提到非常高,就是美国直接受到影响的基础上才会发动军事进攻。

第二次裂变是后冷战时代的终结,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在西方的崛起。

还是用美国做例子,美国的两个政党开始内部发生分化,这两个政党成了四个政党。民主党里面,分化成两派,全球主义者和民粹主义者。共和党里面也分化成两派,全球主义者,高盛资本市场、硅谷,民粹主义者是特朗普这批人代表的力量,两个政党变成了四个政治力量。美国在分化和矛盾中再次对话,经济全球化和贸易保护主义的对立;建制主义和强人政治、民粹政治的对立;多边主义和双边主义的对立;意识形态和利益至上的对立;文化多元和民族传统的对立。

这些政治分化在世界各国体现,德国的左翼和右翼是一回事,全是全球主义建制派,默克尔和SPD他们之间的对立,法国也是马克龙这两种势力的对立。意大利正要发生,今年就要发生。所有这些主要矛盾,全从以前的左右变成了全球主义和民族、民粹主义的对立。

中国的战略是什么样的?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去年这个时候在达沃斯的演讲。所有的西方媒体都在说,中国在支持全球化,中国举起了全球化的大旗。我仔细读了一下,习总书记在讲到全球化Globalization这个词,贯穿了他整个演讲,可是他从来没有不在“全球化”前面放“经济”这两个字,就是“经济全球化”。全球主义三的部分:经济全球化、政治普世和军事同盟。中国是只通过经济全球化这一个突破口,渗入到了整个全球化体系里面,可是中国拒绝全球化主义。

全球格局也发生了裂变,我做的这个PPT。民族、民粹国家在一边,自由主义建制派在一边,民族、民粹是美国、英国、波兰、匈牙利、土耳其、捷克、奥地利,这是民族、民粹国家。自由主义建制国家,德国领头,法国去年大选定了局,到了那边去了,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欧盟。

这是特朗普刚刚发布的美国的安全策略。这个安全策略是在根本性分化后生硬撮合的一个产物,这里面有三重内在矛盾,概念矛盾,美国第一和意识形态的矛盾。可是又用了以前很多的老话,人权、普适价值、意识形态,这两个是对立的。判断的矛盾,对世界局势判断的矛盾,双边主义和多边制度的矛盾。一方面要以美国第一为主,把美国的外交政策变成双边,一对一谈。另外又要维护它的同盟体系和它主导的多边机构。现实的矛盾,比如第一次把中国和俄国列为竞争对手,战略对手。可是里面又谈到很多跟中国合作的关系,共存的关系,内在很多矛盾。

中国面临什么挑战?我这两年经常去美国,我发现中国在美国已经没有朋友了,以前中国在美国有朋友,美国整个精英阶层,从精英到老百姓,绝对把中国列为头号竞争对手,工商企业界以前是中国在美国利益的最大代表,现在他们不喜欢我们了,怨声载道,表示我们贸易保护,工商企业界没有了。政界更不用提了,全部是中国威胁论。媒体本来就是死敌,学术界那些Old China Hands现在全部成了中国的敌人,没有一个说中国好话的。老百姓,民粹主义也是反华的,这是中国面临的中美关系巨大挑战。

可是也是一个机遇,为什么是一个巨大的机遇期?因为美国和西方世界整个内在分裂是根本性的,是持续性的,就是我刚才分析的。因为它是政治社会和文化根本分裂,这个分裂在于三观的根本分裂和利益的分裂,全球主义和民族、民粹的分裂。所以美国现在没有办法设计和执行一个完整的全球战略,你看它的安全战略就知道,奥巴马的安全战略是完整性的,一整套自圆其说的。而特朗普里面到处自相矛盾。所以美国现在是没有办法,虽然很多人从上到下都在说要遏制中国,可是美国现在没有办法设计和推行一个完整的所谓的遏制战略,就像冷战的时候对付苏联那样。所以这是中国的一大机遇,中国怎么样在这个环境里面保持定力,更要灵活利用这个机遇期。

我的介绍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编辑:许楠楠)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