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以阴谋论去理解万科管理层的是啥逻辑?_财经号_证券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证券频道首页 > 财经号 >
个股查询:
 

那些以阴谋论去理解万科管理层的是啥逻辑?

本文来源于朱罗纪 2018-02-06 09:15:00 我要评论(0
字号:

原标题:“先生,这是战争”

我一向反对从阴谋论看问题(当然,世上确有许多事并非阳谋),所以,当我看到关于刘姝威、祝九胜引申出很多云里雾里的演义时,有点如鲠在喉。

写前申明一点,最近流行的观点我既无从赞成也无从反对,因为我不确定真相是什么。只是整体的舆论氛围让我觉得,在这2年多的万科股权大战里,人们在争论的时候有意无意的忘掉了两点。第一点是人性,各方既定选择的背后逻辑是什么?第二点是,这件事的本质是什么,交易还是战争?

人性里有善有恶,有《国富论》里所谓的“自利之心”,亦有《道德情操论》里所谓的“恻隐之心”。王石有,郁亮有,姚振华有,我自然也有,不可能说王石以及支持王石的人都是高尚的,姚振华以及支持姚振华的人都是阴鄙的。每个人会基于自身的认知、信仰、情感、信息、习惯,去做出一种判断。这些判断未必全对但也不会全错,绝大多数情况下,它会是片面的。就是说,我们花大量的时间去讨论宝万之争,最终得出的结论与判断,其实都可能是一种偏见。尤其是对待这种背后故事不知道有多复杂的事件来说,没有个十年八年,根本不可能有所谓的真相浮现。

我不想深陷于细节,去纠缠刘姝威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也许她就是那么一个“愤怒的阿姨”,在未成为独董之前她就在喷宝能,要联系她之前的观点去理解她的发难),去探究祝九胜上台的目的是到底什么(也许他上台有对抗宝能的成分,但不全是,因为他不当CEO也不影响他继续为股权大战出谋划策),去比较万科资管和宝能资管的异同到底是什么(也许没什么本质不同,不同点就在于宝能到期了而万科没到期,以及万科资管没有多层杠杆)。

我想从三个角度,重新理一下我对这件事的理解。

第一点是,知识资本值多少钱?

我们现在的评论基础是万科管理层已经出了的牌,已经选定的动作,但我更关心的是:郁亮有没有别的选择。

回到历史的起点,假定当时有一个选择组合(我想一定有)摆在郁亮的桌子上,那么,他为什么最终选择了留下死磕?

可不可以离开?显然可以。单从职业经理人的角度讲,就是拼年薪拼能力呗,在市场上出售自己的知识与能力。比这个,郁亮不会低于恒大的夏博士,2.7个亿。就是说,郁亮在万科的年薪是太低了。这个他没跳过槽没有成为事实,但你不能说他就值1000万,这是非常不公允的。你要考虑,他的知识与能力在市场上的估值。

也许恰当的解释是:一生事业之所系。回到人性的角度,到了一定阶段,钱不是唯一可以解释个体行为的凭据。挑战一把潜能,干点能够青史留名又能顺带赚钱的事儿,这是很多牛人的考虑。我这么说,想必逻辑上能成立。

已经发生的既往业绩不必再讲,只讲正在推进的事业合伙人。这是郁亮很得意的地方,他也自言“希望在商业史上,万科的事业合伙人能够记上一笔”,其实是很凸显自信的。我自己的理解,这个组织方式的变革,实现了内部人控制和知识资本价值低估之间的平衡。触发的外因是:行业环境的大变革。

知识经济的大环境下,像万科这种架构与薪酬,是留不住人的。推行事业合伙人,既能够给到核心层职业经理人更为体面的收入,又能避免架空大股东。事业合伙人,万科不是第一,但是第一批。如果你觉得这个是阴谋,那么,看看现在的碧桂园、金地,保利、招商蛇口,再看看海尔、美的,无论是本行业还是外行业,无论是央企还是民企,这个制度正在中国遍地开花。再看看这些推行了这种制度的企业,他们的业绩表现,尤其是碧桂园的“同心共享”。

说明了这个制度设计,是符合大潮流的。并且能够更加有效的聚拢人心,提高企业的运营效率。

看看今天的事实,我认为拿事业合伙人来给万科管理层泼脏水,是过于牵强的。这是个好东西,比MBO好多了。而万科能够率先去探索,恰恰说明郁亮这帮人,有敏锐的嗅觉,是能干大事的。

第二点是,管理层有没有坑中小股东?

刘姝威发难之后,引来散户的爆喷,指她制造万科股价下跌。

好吧,我们就来开开眼,看看坑中小股东的公司是什么样的。

万宝之争从2015年7月开始,到现在,万科的股价从最低的10.8元,变成现在的最高42.24元,即便中间波折震荡,你坚定拿着,也是赚了30块以上,涨幅291%。姚老板更是因此赚了大几百亿。

(万科2015.7以来股价走势)

反例呢。恒大2016年4月举牌廊坊发展,让这只股票在7个月时间暴涨到38.84元。至今恒大一共持股7603万股,占比20%,位列第一大股东,持股成本19.93元。今天廊坊发展已经改名为*st坊展,股价是:8.38元,比最高时暴跌超过78%,恒大一共耗资15.15亿元,现在变成了6.37亿,亏了快9个亿。

(*st廊坊2016.4以来股价走势)

这个过程中,*st廊坊三次公告亏损——按理它即将面临退市的风险。我想问的是:*st廊坊的管理层想干什么?在干什么?那些跟随恒大买这家公司股票的中小股东,现在要怎么办?如果廊坊退市,恒大怎么办?

我不知道*st廊坊的管理层为何宁愿退市也不愿意和恒大合作,从目前看,我觉得他们是想退市的——如果他们真的考虑到全体股东尤其是中小股东的利益,那么他们会保这个壳,这并不难。但他们什么都没做,就让公司这么烂下去。

如果你是散户,买了这只股票,那么,除非你能逃顶,否则就一直这么套下去,还有可能血本无归。

但是,跟着姚老板买万科股票的散户,有谁被坑了吗?没有。散户没有被坑,姚老板更是赚了大几百亿,当然万科的管理层也赚了不少钱。

为什么没有被坑?你们千万不要跟我说,是因为姚老板是价值投资的发现者,因为他买了万科的股票,所以万科才涨。如果万科在这几年里,没有持续保持公司业绩的高增长,再厉害的姚老板都没法让万科的股价上涨接近300%。这是很简单的道理,但就是有人装不懂。

这几年里,万科是我所见到的唯一一家在经历巨大震荡(行业外部环境剧变+公司战略转型+股权之争)又能实现高速增长的企业。比较一下同样在经历股权之争的公司,金科股份、廊坊发展、蓝玻、康达尔,哪一家企业持续高增长了?再比较当年同是龙头的招保万金,今天的行业格局,只有万科依然在保持“数一数二”的位置(如果从回款率的角度,万科可能还是2017年房地产行业的第一)。并且,在可见的未来,它所拥有的爆发力,依然有巨大的想象空间。

这些,需要看客们给予公平的对待。

今天回头看,当初那些以维护“全体股东利益”而发难的人,是否需要重新反思?而当初王石誓言要维护全体股东尤其是中小股东利益,又是否兑现?我觉得事实在说明一切。就是这两只股票,同样是中小股东,结局是天壤。

有的中小股东,是自己可以赚钱,但不能看到管理层赚钱。自己赚钱是自己的能力,管理层赚到钱,就是内部人控制。

那么,郁亮有没有别的选择?可不可以选择让万科少增长甚至不增长?我不觉得不可以,也不觉得那很难。耍点财技隐藏点利润,对人事动荡消极一点,对新业务消极一点。把一家公司搞好非常不容易,但是搞成阴跌,不太难吧。

如此,如果你是一个投资者,无论是大机构还是小散户,这两年来,你觉得郁亮这样的管理层,有没有在为你赚钱?如果没有人受损,那么泼脏水的意义在哪里?至少从我来说,我觉得我把钱交给这样的管理层,不会被坑。这不但涉及到能力,还涉及到操守。

第三点,交易还是战争?

好了,回到问题的根本。大家谈万科管理层不守规则,谈刘姝威区别对待。我觉得都不无道理,但本质要扯明白,就宝万之争这事儿,我思考了很久,最近的结论是:它不是交易,而是战争。交易是你情我愿的,战争是你不情我不愿的。交易的本质是合作,不是你赢我输,而是双赢,这里面规则显然很重要。但战争的本质是胜负,是我要赢。这里面的规则是用来破的,没人跟你讲规则。

在宝万之争过程中,王石的一些做法我不认同,同样,姚老板的一些做法我也不认同,但这都是我基于资本市场要讲规则的前提来判定的。但是,到最后,我发现,其实哪一方都没有怎么讲规则。因为,这就不是一个讲规则的事儿。

假定你知道对方就是要来“吃掉”你的,而不是要跟你“合作”的。那么,你是要讲规则,还是要先赢了再说?

王石郁亮的选择是基于判定姚老板是来吃掉他们的而做出的,这是他们的选择之所以和主流逻辑完全背道而驰的根本。今天再回头看,尽管我仍然觉得王石发出那道不欢迎的长文是不妥之举,但说到底,发与不发,结果都一个样,撕破脸是早晚的事儿。也许他们从2015.7-12月间就掌握到了一些信息,判定这最终不会是一场合作,而会是一场战争。

那天在一个群里看大家猛转一篇浮世绘,突然想起了宋襄公的故事。

我们都知道左传里的名篇:《泓水之战》:

楚人伐宋以救郑,宋公将战。大司马固(公孙固,即子鱼)谏曰:“天之弃商久矣,君将兴之,弗可赦也已。”弗听。冬十一月已巳朔,宋公及楚人战于泓。宋人既成列,楚人未既济(还没过何)。司马曰:“彼众我寡,及其未既济也,请击之。”公曰:“不可。”既济而未成列,又以告。公曰:“未可。”既陈而后击之,宋师败绩。公伤股(大腿),门官歼焉。国人皆咎公。公曰:“君子不重(chong)伤(二次伤害),不禽二毛(不捉老人家)。古之为军也,不以阻隘也(不迫敌于险境)。寡人虽亡国之余,不鼓不成列。”子鱼曰:“君未知战。勍(qing)敌(强敌)之人,隘而不列,天赞我也。阻而鼓之,不亦可乎?犹有惧焉!且今之勍者,皆我敌也。虽及胡耇(gou,老人家),获则取之,何有于二毛?明耻教战,求杀敌也。伤未及死,如何勿重?若爱重伤,则如勿伤;爱其二毛,则如服焉。三军以利用也,金鼓以声气也。利而用之,阻隘可也;声盛致志,鼓儳(chan不整)可也。”

大意是说:楚国军队没过河的时候,子鱼说赶紧干他,没准能赢。老宋说:不干,咱是仁义之师。等楚军过了河还没摆好阵的时候,子鱼又说,趁机干他,不然就输了。老宋还是说:不干,咱是仁义之师。结果败了,老宋大腿中了一箭。抬回国后,大家埋怨他,老宋这哥们就说了上面那一段非常经典的话:“不鼓不成列”啥的。被子鱼批了一顿之后,死了。

宋襄公在《孙子兵法》的时代依然遵行《司马法》,从为人尊重到为万人笑。子鱼对宋襄公的教育是:打仗是为了要赢的,哪有那么多的狗屁规则可言。

相当多的人对万科管理层的期待是,做宋襄公式的应对,和姚老板“结日定地,各居一面,鸣鼓而战,不相诈”,玩“偏战”不玩“诈战”。

这个不是不行,但是要有前提,前提就是:大家都玩正面战,都不玩诈战。但至少从目前的事实看,都不是。每一方都为了达到自身的目的而用尽浑身解数,宝能是,万科亦如是。(比如,各方都没有选择法律的手段来解决问题。这一点,我反倒觉得京基起诉康尔尔董事会,做得更好。如果宝能认为万科管理层在搞内部人控制,完全可以起诉。如果万科认为宝能资金违规,也可以起诉。)

这时候,你看到的真相显然不会是真相,只是冰山一角。

郁亮有没有别的选择?当然有。学宋襄公,光明正大的决斗;也可以学董明珠,什么都不做。但如果那样,事情最后走向了悲情。悲情的人就一定值得同情吗?假如万科因此而出现业绩的倒退或者公司的解体,也许有人会指责姚老板,但万科这帮管理层会被视为无辜者吗?有所为而不为,消极应对是不是也会被指责为懦夫?

这种景象没有出现,怎么指责都好讲,但假如真的出现了呢,并没有人去设想这一点。我们都是基于已经发生的事情评头论足,指手画脚,但终归都是隔靴搔痒,站着说话不腰疼。

总结一下,观察了很久,我发现,吃瓜群众对万科管理层的期待,可以总结为这样一句话:既希望他们有情怀讲理想,又希望能赚钱股价不停涨,还希望他们不夺权安于打工的现状

然而,这种既定的经验思维,在股权之争这种极端条件下,是反人性的,也限制了我们对事件的理解和判断。在万科管理层眼中(也许在双方眼中都是),这从一开始就是场战争。战争就是要分输赢,他们都不会按照吃瓜群众的期待而活。因为按照他们的期待而活,如果错了,吃瓜群众照样不觉得是自己的错,但这个苦果却要自己来背。

基于上述,我不掩饰我对万科这样一个管理层的欣赏,这无关利益无关立场,而是我基于一个普通投资者的态度(认为我拿了万科钱的可以取关不送)。刘姝威也好,祝九胜也罢,再好的股票都会涨涨落落,我们不需要因此而指责而阴谋,一家公司的成长会经历无数的波折,我们的判断标准之一是:它的管理层有没有在最难的情况下,继续确保竞争力的强化。

(编辑:许楠楠)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