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让股权获神秘资本输血 汉能悄然重启千亿大跃进_上市公司_证券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证券频道首页 > 上市公司 >
个股查询:
 

出让股权获神秘资本输血 汉能悄然重启千亿大跃进

本文来源于新京报 2018-04-02 08:46:52 我要评论(0
字号:
获华丰源驰援启动多个数百亿级项目,华丰源背后有光伏界隐形大佬;多个项目汉能仅占小股,或为回避关联交易

旗下股票停牌近三年的汉能,随着一家神秘资本的驰援,已悄然启动了千亿级扩张。

3月28日,新京报报道称,总投资约350亿元的山东淄博汉能薄膜太阳能有限公司(简称淄博汉能)的股权悄然变更,一家名为华丰源的神秘资本携手淄博当地国企接盘了汉能创始人李河君手中的股权。

华丰源较为低调。工商资料显示,华丰源的股东为深圳前海集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前海集田)和恒基伟业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恒基伟业),持股比例分别是38%和62%。恒基伟业法定代表人为张征宇。据多家媒体报道,张征宇是“光伏界隐形大佬”。

据报道,早在2009年,一位名叫张征宇的人士就通过东江电力入主汉能,在汉能控股中的实际权益高达73.616%。而与此同时李河君名下的汉能控股的实际权益只有17.106%。据报道,在张征宇入主1年后,多年未得到批复的汉能旗下金安桥水电站建设项目获发改委核准,张征宇也被称为“汉能隐形人”,其后张征宇退出汉能。

3月29日,新京报记者通过工商系统获悉,汉能与华丰源这一神秘资本组建了多家合资企业。新京报记者查阅各地招商信息后发现,相关合资企业的持股项目涉及少则数十亿多则数百亿的项目,如四川绵阳、贵州铜仁、辽宁营口、山东淄博等地的项目。

此前在2015年5·20暴跌前,汉能也有过一轮高调扩张,其总投资额也远超千亿元。相比于之前,汉能此番的重启扩张较为低调。在投资额已经远超千亿后,无论是汉能的官网通稿还是媒体均未对此有过报道。

在引入强援后,汉能在相关项目公司的持股比例大为降低,仅保持小股东角色。而对于汉能旗下上市公司汉能薄膜而言,则通过前述多个项目获得了巨额订单收入。

对于华丰源为何收购、入股,汉能薄膜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这是该公司依据自身主营业务,自主决策的投资行为。

淄博汉能易手引出神秘资本,穿透后隐形大佬浮现

3月27日,汉能薄膜2017年报发布后,新京报记者发现,2017年10月,淄博汉能57.52%股权被转让给淄博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国有资产经营管理公司(简称淄博高新)及华丰源投资(北京)有限公司(简称华丰源)。其中,淄博高新公司占有股权为33.33%,主要负责经营管理公司,而华丰源占有超过50%股权,主导产业园项目公司营运。

在此次股权变更前,李河君为淄博汉能的控制人。2017年上半年,新京报记者查阅工商信息显示,山东淄博汉能薄膜太阳能有限公司(简称淄博汉能)背后的大股东为汉能太阳能光伏科技有限公司,股权穿透后的控制人为李河君。在财报中,汉能薄膜将淄博汉能描述为“汉能控股之联属公司”。

在汉能薄膜及其母公司汉能控股的发展史上,淄博项目地位重要。

公开信息显示,淄博汉能成立于2014年3月,规划总产能为3GW的铜铟镓硒(CIGS)薄膜太阳能及柔性应用产品,总投资约350亿元人民币,是近年来山东省引入的最大招商项目。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淄博高新的股东为淄博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

公开信息中,华丰源则极为低调。据一则公开招聘信息介绍,华丰源投资(北京)有限公司是国内一家专注于高科技新能源实业投资的企业集团,成立于2015年,总部设在北京。截至目前,华丰源已在山西、四川、贵州、湖南、辽宁等地签约投资大型新能源产业园实业项目,总投资额超过300亿人民币。

3月29日,汉能薄膜回应新京报记者称,华丰源北京为一家国内有限公司,注册资金人民币25亿元,主要业务为项目投资、投资管理、企业管理咨询、经济贸易咨询、市场调查、企业策划、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服务、技术推广及技术进出口。

对于华丰源为何入股,汉能薄膜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华丰源北京收购淄博公司股权是该公司依据自身主营业务,自主决策的投资行为。

工商资料显示,华丰源的股东为深圳前海集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前海集田)和恒基伟业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恒基伟业),持股比例分别是38%和62%。

前海集田方面,工商资料显示,其股东包括两个,分别是刘洪辉和黄金林,持股比例分别为55%和45%。公开信息中,新京报记者未看到对该公司及其股东的介绍。

恒基伟业方面,其法定代表人为张征宇。据多家媒体报道,张征宇是隐形大佬,1958年出生,曾创办四达任职总裁,中关村发展初期与联想、四通、方正等齐名。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张征宇曾长期担任北京银行董事。据北京银行公布的简历,张征宇2004年6月加入本行(北京银行)董事会,是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于1992年至2001年兼任中国福利企业总公司副总经理、总经理,2003年3月至今任恒基伟业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据报道,早在2009年,一位名叫张征宇的人士就通过东江电力入主汉能,在汉能控股中的实际权益高达73.616%。而与此同时李河君名下的汉能控股的实际权益只有17.106%。在张征宇入主后的2010年7月,多年未得到批复的汉能旗下金安桥水电站建设项目获发改委核准,张征宇也被称为“汉能隐形人”,其后张征宇退出汉能。

公开信息显示,金安桥水电站是世界上由民营企业投资建设的最大水电站。在媒体报道中,李河君曾表示,“水电站就是印钞机,年年有几十亿现金流”。

携手华丰源和当地国企重启千亿大扩张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淄博项目是李河君在5·20危机前的一系列大规模投资项目之一。当时汉能方面还宣布在江西共青城以及河北曹妃甸建设投资额均为350亿元的超大项目。而在5·20危机之后,汉能一度颇为低调,极少有资本运作,几乎销声匿迹。

新京报记者通过详查大量工商资料发现,华丰源除了携手当地国企收购淄博汉能股权外,还和汉能方面组建了至少11家合资企业,从公司名称看,涉及泸州、保山、宣城、营口、西安、贵阳、青岛、昆明等多个地区。查阅各地招商信息可知,其中不少投资项目都在数百亿元级别。

比如较早的一个合资项目为绵阳金能移动能源有限公司(简称绵阳金能)。据绵阳市政府官网显示,2017年5月,汉能集团绵阳移动能源产业园项目签约,项目总投资超400亿元。

工商资料显示,绵阳金能的股东为绵阳中睿移动能源产业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简称绵阳中睿)、华丰源投资(北京)有限公司以及绵阳富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等。其中,绵阳中睿为绵阳金能的大股东,其背后股东为绵阳富诚投资集团、华丰源以及汉能移动能源等,绵阳富诚投资集团是其大股东。

公开信息显示,绵阳富诚为绵阳市涪城区人民政府管理的国有独资公司。汉能薄膜2017年报显示,在绵阳金能公司内,绵阳富诚及华丰源对项目公司的投资决策及委任董事拥有决定权。

再如宣城金能移动能源有限公司,公开信息显示,其成立于2017年11月,项目计划总投资260亿元。工商资料显示,其股东包括华丰源、汉能移动能源控股有限公司、宣城市工业投资有限公司以及宣城中睿移动能源产业股权投资中心(其股东结构类似于绵阳中睿)。

再如泸州金能移动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其成立于2017年7月,项目总投资400多亿元人民币,项目一期投资68亿元。工商信息显示,其股东包括泸州兴泸中睿移动能源产业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泸州市高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华丰源、汉能移动能源控股有限公司等。

仅以上述绵阳、宣城以及泸州项目为例,汉能在2017年签下的投资额度就超过千亿级别。

此外,公开信息显示,昆明方面,汉能“移动能源产业园”云南项目总投资405亿元;铜仁方面,铜仁汉能移动能源产业项目总投资390亿元;营口方面,营口市金能移动能源有限公司柔性薄膜太阳能电池项目总投资68亿元。

据昆明政府官网,汉能控股集团计划在全国共布局建设10个“移动能源产业园”项目,现已在四川绵阳、泸州,山西太原、大同、孝义,辽宁营口,贵州铜仁,湖南邵阳8个地区落地。

引入战略投资者,或为回避关联交易

新京报记者发现,部分项目如绵阳方面由当地国企绵阳富诚投资集团控股,泸州项目由当地国企泸州市兴泸投资集团控股,淄博项目则由华丰源控股,而汉能则仅占有小额股份,远低于华丰源和当地国企。

汉能薄膜表示,华丰源持有淄博汉能超过50%股权,主导山东淄博公司的营运。汉能控股因山东淄博(汉能)产生的新增贸易应收账及应收合约总额,将由华丰源承担。

汉能薄膜在2017年报中透露,华丰源在收购淄博汉能股权后,已向该公司注资人民币11亿。

而在吸收当地国企入股方面,或有助于汉能取得当地支持。汉能薄膜在2017年报中提及绵阳项目时表示,“此产业园项目受到四川省及绵阳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不仅对项目用地提供保障,并提供税收优惠、财政补贴及争取各级政府专项资金或扶持资金支持,设立项目专项工作领导小组,高效解决项目实施过程中遇到的各种问题”。

对于上市公司汉能薄膜而言,李河君在各地签下众多项目为其贡献了大量收入。

绵阳项目方面,汉能薄膜告诉新京报记者,绵阳金能移动能源将向本集团购买600MW GSE技术铜铟镓硒太阳能电池组件生产线。

淄博项目,2017年4月,淄博汉能与汉能薄膜全资附属公司北京汉能光伏投资有限公司签订300MW Solibro技术之CIGS薄膜太阳能组件自动化集成制造生产线销售合同,总金额为3.9亿美元。

对关联交易较为敏感的汉能而言,在股权划转后,前述多个重大项目带来的收入可能不再计入关联交易。

汉能薄膜在2017年报中称,“当股权成功转让以后,淄博汉能将不会成为关联人士之联系人,销售合约亦不再构成关联交易”。

此前在2015年5·20暴跌前后,外界围绕汉能财务上的一大质疑即是其巨额的关联交易。

截至目前,汉能已停牌近3年。不过,曾受到监管方关注的关联交易收入占总收入比例降至17%,第三方销售收入占总收入达到83%。

新京报记者 赵毅波

(编辑:许楠楠)
关键字: 大跃进 股权 资本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