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标年报背后资金黑洞:利用应收、预付向体外转移巨额资金_上市公司_证券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证券频道首页 > 上市公司 >
个股查询:
 

非标年报背后资金黑洞:利用应收、预付向体外转移巨额资金

本文来源于第一财经 2018-05-08 09:01:00 我要评论(0
字号:

利用一些老掉牙的会计手段,大肆粉饰财务报表和业绩,借此获得巨额融资,继而公司借助预付、保理、拆借种种渠道,将资金向上市公司体外转移,形成巨大的资金黑洞。

拆借、预付等会计手法导致的巨额资金去向不明,成为新近吞噬A股上市公司的最大黑洞。2017年,仅年报被出具无法表示审计意见的上市公司,就已经达到17家。动辄数亿元乃至数十亿元资金不知所踪,是绝大多数年报被非标的上市公司共同存在的最大隐患。

资金黑洞爆出之际,便是业务变脸之时。然而,待到危机暴露,上市公司已经深陷泥潭,徒自留下一地鸡毛,股价“跌跌不休”乃至面临退市,只剩下脱身乏术的一众投资者。

触目惊心的资金黑洞

销售收入确认、交易真实性存疑、资金黑洞和巨额债务,是17家上市公司年报被无法表示意见的三大主要情形。在这三种情况中,资金黑洞又最为严重。除了*ST东凌(000893.SZ)之外,其他16家公司都不同程度地涉及到资金和债务问题。

天龙集团(300063.SZ)年报被无法表示意见,就包括应收账款无法确认。根据公开披露信息,截至2017年底,天龙集团两家子公司账面应收账款余额4.34亿元、3.16亿元。但审计机构表示,由于未能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无法判断其准确性。

宝德股份(300023.SZ)也存在类似情形。今年4月前后,宝德股份子公司庆汇租赁资产证券化违约,被恒泰证券起诉追索5.31亿元款项。审计机构认为,庆汇租赁存在重大未决诉讼,而高达55.9亿元的风险资产,资产减值准备只有8669.15万元,占比仅为1.55%。在此过程中,未能获得确定资产减值准备是否计提充分的审计证据。

不同于宝德股份、天龙集团两家公司,更多上市公司年报被出具非标意见,都出现了资金往来中的流出,导致的资金黑洞和巨额债务。

*ST工新(600701.SZ)2017年审计报告中,中准会计师事务所就指出,该公司合计超过5亿元的款项确认存疑。审计意见显示,2017年3月1日,*ST工新分公司中大植物蛋白分公司支付了2亿元大豆采购款,执行时间为2017年3月1日到12月31日,但截至报告签发,“合同尚未履行,无法判断交易的真实性”;子公司上海哈青贸易有限公司对外的1亿元预付账款,子公司汉柏科技对外预付的2亿元项目工程款,均无法确认真实性。

相对于上述几家公司,*ST龙力(002604.SZ)、*ST天业(600807.SH)涉及的资金金额更大,而且涉及巨额资金流出。*ST龙力4月27日披露的年报,亚太会计所给出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具体理由有四:公司进行财务自查调整,但未能提供完整的财务资料;存在内控失效、审计范围受限、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等情形。内控失效等三项理由,均与该公司财务自查调整产生的巨额营业外支出有关。

年报数据显示,2017年,*ST龙力净利润巨亏34.8亿元,同比下降达3065.21%,扣非净利润亏损11.8亿元,同比下降1285.71%。其中,仅增加的营业外支出就达27.27亿元,接近该公司最近两年营业收入总和。

如此规模的营业支出,究竟去了哪里?*ST龙力并未给出交代。财务报表附注显示,2017年,该公司营业外支合计27.37亿元,仅滞纳金、违约金、财务自查调整损失就高达27.36亿元左右,但财务自查调整损失的具体构成,该公司却未进行任何说明。审计机构认为,在未能获取充分、适当的证据的情况下,无法实施有效审计。

*ST天业的情况,几乎如出一辙。瑞华会计所称,2017年*ST天业保理业务对外借款25.93亿元、天业小贷对外借款8352万元,非金融机构及个人借款余额13.95亿元、对外担保11.67亿元等,以上借款金额合计多达52.4亿元。审计机构称,虽然进行了分析、检查、函证等程序,但未能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

做大利润的突击术

同样涉及应收账款、资产减值准备,以及销售收入确认、交易存疑,而被审计机构出具非标意见的年报,但不同公司的最终目的,却大相径庭。部分公司的行为,与业绩激增存在很大关联。

在天龙集团的审计意见中,中介机构称,对两家子公司合计7.5亿元的账面应收款,无法判断其准确性。截至2017年底,该公司总资产35.5亿元,净资产19.65亿元。若上述全部或部分应收账款的真实性不能确认,对其净资产影响之大可想而知。

宝德股份(300023.SZ)同样如此。2017年,该公司营收7.21亿元,净利润3601万元,扣非后为2353万元。而庆汇租赁风险资产原值高达55.9亿元,计提金额只占1.55%。这意味着,资产减值准备的计提比例只要再提高2%,该公司去年就会陷入巨亏。

这还是建立在不计风险资产可回收性的前提上。截至2017年底,宝德股份总资产70.7亿元,净资产11.45亿元。即便按10%的比例计提资产减值准备,该公司去年底的净资产也将减少一半。根据媒体报道,2017年12月15日,恒泰证券收到告知函,庆汇租赁ABS承租人已停产整改,并被多家金融机构采取法律程序催收欠款。

除了上述情形,部分公司涉及资金流出的同时,又通过合并报表的方式,做大自身资产规模。4月28日,普华永道对*ST天马(002122.SZ)2017年年报的审计报告表示不发表审计,原因是一项采购预付款未提供合理解释及支持资料。

审计报告显示,2017年12月末,*ST天马与深圳东方博裕贸易有限公司(下称“东方博裕”)签订一系列合同采购钢材及机器设备,并在合同签订后的三天内全额支付钢材预付款5.666亿元,机器设备预付1.066亿元,但采购合同没有约定交货时间。此后,管理层提供了双方在2018年2月12日签订的补充协议,约2018年9月30日前交货。

审计意见还称,东方博裕为*ST天马新增供应商,此前没有发生任何交易。该公司以往与其他供货商采购,一般按货物的到货情况分期付款,交货期一般为3个月,与东方博裕的采购合同约定明显不同。对比该公司下属轴承生产厂家及机床生产厂家发现,去年钢材采购金额共计1.99亿元,远低于上述预付的4.6亿元。而截至报告日,上述采购的钢材及机器设备尚未到货。更离奇的是,今年1月2日,*ST天马全资子公司喀什耀灼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又向东方博裕支付了1亿元,并计入预付款中。

慷慨支付预付款的同时,*ST天马还通过合并报表的方式,创造资产规模奇迹。在2017年年报中,*ST天马将一家投资合伙企业“天马诚合”合并报表。原因是天马诚合于2017年5月以现金人民币16.61亿元收购了喀什基石99.99%股份,后者有56家被投企业,其中51家被投企业规定喀什基石有权派驻董事。但该公司管理层称,喀什基石并未对51家被投资企业派驻董事,因此不将这些企业作为长期股权投资核算。

如此一来,并表后的天马诚合及其资产,在*ST天马合并财报中就作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核算。并表后,*ST天马财报中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增加了15.47亿元,其他综合收益的税后净额1.45亿元。审计机构称,在财务报表批准报出日前两天,上市公司管理层要求将天马诚合并表,但未能及时提供相关财务报表的明细账户及会计资料,导致无法执行相关审计工作。值得注意的是,收购前,喀什基石由*ST天马第一大股东徐茂栋控制。

“空心”的上市公司

同样的结果,却各有各的烦恼。一些上市公司利用资产减值计提、应收账款做大利润,有一些上市公司却因巨额资金黑洞,而背上了沉重的负担。

*ST尤夫(002427.SZ)被出具非标审计意见,除了隐瞒关联方外,还涉及大量体外负债。审计报告显示,*ST尤夫收到法院16起案件诉讼材料,其中12件为民间借贷,涉及金额5.4亿元;4起为金融借款纠纷,金额3亿元。

不仅如此,*ST尤夫还存在大额资金划转、商业承兑汇票违约问题。根据审计报告,该公司因与上海祈尊实业有限公司(下称上海祈尊)发生大宗贸易业务,开具给对方商业承兑汇票3.77亿元,后来又以现金支付,形成应收上海祈尊3.77亿元。但截至审计报告签发日,上海祈尊未返还前述商票,其中2.78亿元目前已违约。

此外,*ST尤夫全资子公司还将6亿元活期存款划给上海祈尊及另一家公司;子公司上海尤航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的3亿元定期存款,解活后也立即对外划款。

从自身资金状况来看,*ST尤夫上述举动非常可疑。截至2017年底,该公司账面货币资金仅有15.5亿元,而上述涉及资金总额,就达到12.77亿元,约为同期货币资金的80%。*ST尤夫5月7日公告显示,该公司又涉及4起诉讼,被追索资金2.18亿元。加上上述16起诉讼,目前该公司涉诉债务至少已达10.58亿元。而一季度末,该公司账面资金仅有8.4亿元,资金紧张程度显而易见。

*ST尤夫自查发现,涉及的12起民间借贷,只有5000万元本金进入公司账户,且并未查到用印流程、记录。另外涉及的9起案件,公司未收到法院送达的诉讼材料。而*ST尤夫董事会同一天的说明则显示,涉及的16起案件中,5件为表内借款案件,11件为民间借贷纠纷。

债务留在上市公司,资金却流向别处,并承担巨额亏损。相对于*ST尤夫,*ST天业的形势更为严重。

2017年,*ST天业营业收入20.4亿元,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巨亏2.27亿元、5.77亿元,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同比下降63.45%、12.04%,唯独财务费用大幅增加149.05%,从上年的2.64亿元增加到6.57亿元。

一手承担高昂成本融资,一手向外慷慨输送资金,在*ST天业表现得十分明显。年报数据显示,2017年,该公司融资余额51.11亿元,增长约20%,达到营业收入的两倍有余,融资成本则从7.01%,上升到10.18%。同期,其应收账款却达33.4亿元,其他应收款25.1亿元,但利息收入却只有1988万元,其他业务收入也只有1.07亿元,类金融和金融业务净收入合计不到1.5亿元,与融资成本形成鲜明反差。

*ST龙力的巨额债务,不仅让该公司承担不菲成本,还造成了该公司债务危机。根据年报披露,截至2017年12月底,其短、长期借款分别为12.07亿元、10.33亿元,其他应付款5.82亿元,应付票据4.98亿元,合计33.6亿元。

尽管未披露营业外支出的构成,但从负债结构可以判断,*ST龙力的亏损,主要来自未入账的债务。2017年三季报显示,该公司短、长期借款余额1.44亿元、7.43亿元,其他应付款6384万元,应付票据为0,合计金额不到9.6亿元。据此计算,短短一个季度之内,其负债陡增24亿元以上。

但这些债务,并非全部发生在2017年四季度。去年12月,该公司债务违约后,融资已极度困难。年报数据显示,去年四季度,该公司短期借款共约4.2亿元,长期借款仅有9900万元,且全部发生于债务危机爆发前。据此计算,新增的债务中,至少19亿元并非发生在去年四季度。

这些从天而降的债务,究竟来自何处?答案是借款发生时,该公司没有入账。2017年12月27日,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该公司就承认,在部分金融机构的借款,财务此前并未入账。除此之外,ST龙力还与多家小贷、保理、实体企业存在债务纠纷。4月26日公告显示,此类债务共计约6亿元。

高价借来的资金,却未创造利润,反而带来了沉重负担。2017年,*ST龙力产生的财务费用达4.02亿元,比上年大幅增加3.66亿元,同比猛增了11倍以上,但利息收入却为0。巨额营业外支出的形成,表明这些债务只产生了成本,却没有形成任何利润。

手段并不高明,为何屡屡得逞

五花八门的资金输出,比并非无迹可寻,也并不高明。应收账款、预付款等方式,在上市公司向外输出资金中,是最为常见的手段。2017年年报被无法表示意见的上市公司,基本都存在这一问题。

根据公开披露,*ST工新年报被非标涉及的5亿元资金,就由三笔采购款构成,除了2亿元大豆采购款外,子公司对外支付的1亿元预付账款、2亿元项目工程预付款,真实性均被审计机构质疑真实性。此外,*ST天马预付的5.66亿元采购预付款,也存在类似情形。

而从暴露出来的问题来看,保理业务、对外借款等手段,在部分上市公司资金黑洞中,所起的作用更大。而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则成为财务上掩盖资金真实流向的工具。

在*ST天业的身上,上述种情况体现得尤为明显。年报数据显示,2017年,*ST天业保理业务对外借款余额25.93亿元、天业小贷借余额款8352万元,非金融机构及个人借款余额13.95亿元,对外担保约11.67亿元,合计约为52.4亿元。

财务报表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该公司应收保理款项余额29.25亿元,而上年同期只有6.53亿元,一年时间暴增22.78亿元,增长超过3.7倍,远远超过其营业收入规模。

这些巨额应收对应的资金,去向了哪里?财务报表显示,截至2017年底,该公司应收账款余额高达33.4亿元,其中多数是保理应收款。这意味着,其巨额应收款,主要是由保理业务构成。但在年报中,*ST天业并未详细交代保理业务借款人的信息,资金流向何处成谜。

此外,截至2017年底,该公司还有非金融机构及个人借款余额13.95亿元,但同样没有明确交代资金去向。而财报显示,同期该公司其他应收款账面余额26.49亿元,比期初的13.87元增加12.62亿元,增加接近1倍,大幅增加的非金融机构、个人借款,可能被归到了其他应收款名下。

*ST天业去年增加的其他应收款,主要来自非关联方,金额从期初的2。6亿元,增加到13.2亿元,增加额约10.6亿元,净增加了4倍左右,而关联方资金往来、拆借合计余额12.46亿元,比上年底增加不到1.8亿元。

部分上市公司借款形成的巨额债务,甚至凭空消失。2017年年报显示,*ST龙力的资产负债表中,应收账款、发放贷款等资产,并未出现明显变化,只有负债出现大幅增长。换言之,数十亿元的借款、负债,不仅没有转化为资产,甚至还凭空消失了,其资金流向成为巨大的悬疑。

(编辑:daisongyang)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