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华泽生死实录:沦为“提款机”被掏空,26跌停“闷杀”小散 _资本观察_证券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证券频道首页 > 资本观察 >
个股查询:
 

*ST华泽生死实录:沦为“提款机”被掏空,26跌停“闷杀”小散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8-05-08 16:56:00
字号:

财经网 柳絮

你能想象一家上市公司,账面资金仅剩178元、穷到官网被“404”吗?

作为1997年就在深交所上市的老牌上市公司,以有色金属为主业的*ST华泽如今彻底走向了穷途末路。董事长失信、董监高纷纷离职、业绩扭亏无望、监管问询函接到手软、暂停上市几乎板上钉钉。

从2014年借壳聚友网络上市至今,*ST华泽不仅没有摘帽,反而越陷越深。如今*ST华泽的股价距其2015年的峰值已下跌逾90%。短短三年内,股价暴跌的背后,*ST华泽到底经历了什么?

王氏家族为所欲为,*ST华泽沦为“提款机”

从“穷困潦倒”到濒临退市,*ST华泽如今的窘境,控股股东王氏家族“功不可没”。

2013年,伴随着一份“盈利预测补偿协议”,陕西华泽镍钴金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西华泽”)借壳聚友网络上市,随之股票名称变更为华泽钴镍。但两年后,作为*ST华泽主要利润支柱的陕西华泽开始业绩大变脸,直接导致上市公司当年财报亏损1.55亿元。

同时,审计机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对*ST华泽2015年年报出具了“带强调事项段的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并就公司的内控审计给出了“否定意见”。

纸终究包不住火,这一问题迅速引起了监管部门的注意。2015年11月,因*ST华泽涉嫌信息披露不实、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证监会对其立案调查。

至此,*ST华泽实控人王氏家族利用大股东地位优势,违规占用上市公司巨额资金、违规担保、违规信披,把上市公司几乎当成自家“提款机”的真相浮出了水面。

据证监会调查发现,在2013年9月-2015年6月期间,时任*ST华泽的董事长王涛先后指使陕西华泽,通过天慕灏锦、臻泰融佳、陕西盛华、陕西青润、陕西天港的名义,向关联方星王控股提供资金13.29亿元。 

1

与此同时,2015年,*ST华泽为星王控股融资提供3亿元商业承兑汇票的担保,为实控人王涛向三角洲基金借款3500万元提供担保。截至2017年6月末,*ST华泽对外违规担保余额为3.95亿元。

不过,关联占款只是王氏家族掏空上市公司的冰山一角。在*ST华泽借壳上市不久,王涛和王辉频繁通过股权质押进行融资。按照质押的时间来看,王氏家族俨然无法对2013年和2015年未完成的业绩承诺进行股权补偿。而嘲讽的是,2016年王氏家族还公布了一份盈利预测未实现的道歉公告。

2

变本加厉的是,就在*ST华泽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期间,星王控股还通过债务转移继续侵害上市公司利益,资金侵占故伎重施。2016年4-5月,星王控股子公司陕西华江将6082万元借款债务转移给*ST华泽子公司陕西华泽。

回望当初*ST华泽借壳重组时,王氏家族许下的美好业绩承诺没兑现不说,交易所的问询函、关注函倒是接到手软,视规则于无物。对此,四川证监局、深交所、证监会先后对*ST华泽、王氏家族以及董监高们开具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处罚通知单和行政处罚决定,并要求星王控股偿还巨额占款。

可是,凭本事借的钱为何要还?在经历资金偿还方案数次更换、还款延期议案被否之后,截至目前,星王控股实际上仅偿还了1156.39万元,不足占用资金的1%,还违规占用*ST华泽资金高达17.87亿元。

那么,大股东的违规占款到底去哪儿了?从星王控股实控人王应虎频繁资本布局,我们或许可窥一二。

在*ST华泽频频输血关联方的同时,2015年,星王控股合计布局500多亿元,成立产业并购基金和投资新材料项目。按常理来说,如此大手笔的布局,星王控股资金实力应相当雄厚。但是,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星王控股净资产25.11亿元,净利润仅2.0亿元。

这难免让人生疑,以星王控股的资金实力,恐怕无法实现上述巨额的投资。难道星王控股用于投资的巨额资金是大风刮来的?

更加可疑的是,即便违规占款事件被曝光,星王控股被监管层要求偿还巨额占款时,也并未停下其资本运作的步伐。2017年9月和2018年1月,星王控股先后与中国华电集团等达成逾200亿元的产业项目合作、与西安市鄠邑区政府等就柳泉沟田园综合体项目签署三方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事实上,除了已曝光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以外,天眼查显示,星王控股目前还涉及民间借贷纠纷、合同借款纠纷、银行借款纠纷等57起诉讼事项,[被执行人]信息9条,[失信被执行人]信息3条。

像这样玩关联交易侵占上市公司资金的*ST华泽并不是先例,玩关联交易登峰造极的应该是贾跃亭。不过上市公司的下场似乎都是一样的,乐视网如今巨亏138.778亿元登顶2017年A股亏损榜,而*ST华泽同样也面临着极难收拾的烂摊子。

超级烂摊子

财务一塌糊涂、管理层动荡不安、信用基本破产,*ST华泽现在已是积重难返。

为掩盖关联方长期占用资金的事实,减少往来账款的坏账准备计提,时任*ST华泽的实控人王涛,安排人员搜集票据复印件,用无效应收票据冲减往来款。2013-2015年,王涛分别将13.19亿元、13.62亿元、10.99亿元的无效票据入账,占各年度应收票据的99.54%、99.82%和99.97%。

在监管部门要求*ST华泽对上述无效票据整改的情况下,2014-2015年,公司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极其短缺,分别为-6.46亿元、-1.0亿元。若加上同期经营、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3.17亿元、-7.79亿元,整体计算下来,2014-2015年,*ST华泽现金流净额为-9.63亿元、-8.79亿元,呈现枯竭状态。

现金流紧张引发的多米诺骨牌效应,直接导致*ST华泽即使是在近年镍市场反弹的行情中,也并未实现盈利,反而是陷入巨亏窘境。2016年,*ST华泽巨亏4.04亿元,2017年*ST华泽预计亏损14-19亿元。

3

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ST华泽业绩连年亏损的同时,管理层也陷入动荡不安的局面。

公开资料显示,从2015-2017年,*ST华泽已有18位高管离职,包括5位董秘,7位总经理、副总经理。2018年以来,陆续又有6位高管离职,离职率颇高。

同时,*ST华泽的董监高们也开始翻脸。或许是关联方违规占款迟迟得不到解决,*ST华泽又被监管层多次立案调查和处罚,重重压力之下,公司副董刘腾,董事夏海清、陈建兵,独立董事张莹,监事杨源新,副总经理张文涛,财务总监韩江,董秘及副总经理黎永亮集体自怼,表示无法对2016年年报的真实性和准确性负责。并且,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2017年的半年报,堪称A股奇观。

破鼓万人锤,信用基本破产的*ST华泽已走到无可救药的边缘。

截至2016年5月19日,王涛、王辉所持大部分股份被质押,全部股份已被司法冻结。*ST华泽及王氏家族也因多起利用上市公司违规对外担保被起诉,现任*ST华泽的董事长王应虎及平安鑫海均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在监管层面,观察君简略数了一下,仅从2015年至今关注函约有三十条之多。受其殃及,2018年1月30日,国信证券因在*ST华泽保荐业务及财务顾问业务中,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也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目前,*ST华泽已连续三年亏损,退市警钟已敲响。王氏家族掏空上市公司的行为虽然已经受到了证监会的处罚,但留下的*ST华泽却是一个极难收拾的烂摊子。因无法如期披露2017年年报,*ST华泽再次停牌,市场投资者只能再次关灯吃面。

退市倒计时,小散们出逃无门

停牌两年多,*ST华泽自3月21日复牌后,已经连吃26个跌停板,并于5月2日再次停牌。观察君不得不问,*ST华泽,路在何方?

扭亏无望退市?还是强制被退市?摆在*ST华泽面前的似乎只有一个结局,区别只在于方式。

据2017年业绩预告显示,*ST华泽经营业绩预计亏损3-4亿元,净利润亏损14 -19亿元,或因连续三年亏损而被暂停上市。不过,若*ST华泽在一年“死缓”期内实现盈利、净资产转为正数,或许还有生存希望。

但事实上,*ST华泽子公司陕西华泽已停产拆迁,孙公司平安鑫海“硫酸镍”生产线也已停产,公司已没有正常的现金流维持运转。而且,*ST华泽副董刘腾直接在2017年半年报中指出,公司面临着停产、现金流枯竭、矿权被地方国土部门行政处罚等情况,扭亏就像不可能的任务。

随着亏损的“窟窿”越来越大,其净资产也已经严重到资不抵债的地步。因2017年*ST华泽执行对应收、预付账款大额资产等计提减值15.18亿元,导致其净资产预计在-5.47亿元到-10.47亿元之间。

可以说,目前*ST华泽身陷“四面楚歌”的经营绝境,极有可能会扭亏无望退市。不过,在上述情况发生之前,*ST华泽还随时面临着强制退市的风险。

其一,若*ST华泽在暂停交易的两个月内仍然无法披露2017年年报,则公司股票就将面临被终止上市的可能。

其二,若2017年年报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或否定意见的审计报告,那么深交所将在*ST华泽披露年报之日起,十五个交易日内做出是否暂停公司股票上市的决定。

其三,若*ST华泽复牌后遭遇暴跌压力,倘若成为“仙股”(即股价跌破1元),并连续保持20个交易日,将会被强制退市。目前来看,*ST华泽出现上述情况,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年初,在*ST华泽披露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后,外界对其态度并不乐观。多家公募基金下调公司估值,其中,华商基金与鹏华基金对*ST华泽估值最低,为0.55元/股。若以此为参考,*ST华泽总市值将由停牌前的67.88亿元缩水约95.52%至2.99亿元,相当于该公司股票将遭遇61个跌停。

可想而知,尽管机构调低的*ST华泽估值与实际估值存在一定差异,但这在很大程度上会“感染”市场情绪。即使*ST华泽侥幸复牌,但是投资者到时可能会加快抛售股票,加速其退市风险。

退一步来说,就算2017年*ST华泽出具可审计的年报,再次苟延于A股市场中。但是,大股东违规占款、业绩补偿等问题仍然亟待解决,投资者会一直容忍这样一只“妖股”的存在吗?

复牌至今,*ST华泽股价已由12.5元/股暴跌至3.31元/股,严重损害市场投资者利益。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留在“坑”内的基金持股数为206.92万股,相比2017年三季度末相比,已减持427.43万股。不过,6.57万中小股民还挣扎在“坑”内,无法出逃。若按照停牌前12.50元/股的收盘价计算,人均持股4224股的投资者有5.28万元被套。

目前,*ST华泽离退市仅一步之遥。至于*ST华泽还能在资本市场待多久,观察君将持续关注。

企业价值观察

(编辑:邹续云)
分享到: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