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伙伴实名举报 华大基因全国项目图谱初现_上市公司_证券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证券频道首页 > 上市公司 >
个股查询:
 

合作伙伴实名举报 华大基因全国项目图谱初现

本文来源于国际金融报 2018-07-12 21:39:12 我要评论(0
字号:

(原标题:合作伙伴“以卵击石”实名举报,华大基因全国项目图谱初现)

时间回到6月27日午间。

金陵城热闹板块的一处咖啡厅里,经历了张望、打量与确认后,阴暗角落里伸出了一只挥舞着的手臂,《国际金融报》记者见到了华大基因的实名举报者——王德明

他以“独孤九剑王德明”为名在天涯注册了账号,用一封字里行间充斥着愤怒的举报信将华大基因推至风口浪尖。

在三个小时的采访中,王德明详细阐述了其与华大基因相识、携手,直至反目的全过程。

这场见面只是一个开端,《国际金融报》记者由此展开求证与调查,试图更加全面、客观地呈现出这2000字举报信背后的故事。

“以卵击石”也要实名举报

6月14日傍晚,王德明以“独孤九剑王德明”的注册名在天涯论坛发出了一篇《举报华大基因伪高科技忽悠欺诈涉嫌贿赂官员,大规模套骗国有资产》的文章,以“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之名,向江苏省人民政府举报华大基因。

此时距离他向南京市建邺区人民法院起诉深圳华大基因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华大生命科学研究院被立案登记刚刚过去13天。

合作伙伴实名举报 华大基因全国项目图谱初现

随后,这篇文章被淹没在天涯论坛的海量信息中,并未溅起半点水花。时间的推移一点点吞噬了王德明的期盼, 他一度感到“近乎绝望”。

转折点出现在6月26日晚间。经过10多天的酝酿,文章开始发酵,以几何式的阅读增长辐射开来。

王德明“出名”了,实名举报的他成为媒体和舆论关注的焦点,各路人马争分夺秒与他取得联系,试图一探明星公司——华大基因的“深水区”。

王德明此举犹如将点燃了引信的手榴弹投掷于华大基因。

他称华大基因在江苏省众多城市大范围与地方官员接触,愚弄主政官员,忽悠、欺诈、并涉嫌不正当接待和以赠送基因检测细胞储存服务的方式贿赂相关官员,借官员权力影响和主导合作,以“产业园”、“产业小镇”为名套取上万亩土地、数亿元的财政补贴等国有资产。

这份言辞激烈且附着了强烈感情色彩的举报信将华大基因形容为“伪高科技企业”,而其董事长汪建“是公认的大忽悠、大骗子”,并指责华大基因出手狠辣,抓捕了几个合作伙伴。

6月27日早间,华大基因回应称,未在江苏参与任何房地产项目,也未获得土地资源,声明称华大基因套骗国有资产、对董事长汪建个人的造谣污蔑以及华大基因对过往的合作伙伴进行个人打击和报复一说纯属无稽之谈、恶意诽谤,公司已采取法律行动,追究其法律责任。

就在华大基因发表首次声明的时候,已经有媒体记者联系上了身处南京的王德明。

随着越来越多媒体的涌入,王德明的时间变得紧促起来,接电话、回信息、发图片,他辗转于多家媒体之间,应接不暇却不愿轻易错失。

他深知这场较量双方之间力量上的悬殊,甚至可以说是“以卵击石”,但他决意“即使不能鱼死网破,也要将网弄个小窟窿”

在举报信中,王德明自称代表南京昌健誉嘉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昌健”),原华大基因的合作伙伴之一。

工商资料显示, 南京昌健成立于2015年底,王德明妻子周佳是总经理和大股东,王德明为公司监事,2016年2月29日通过变更登记,在经营范围中增加了“基因检测服务、生物技术服务、医疗技术研发、Ⅰ类Ⅱ类医疗器械、保健品销售、药品销售”等内容。

王德明声称反击的理由在于“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以下简称“江苏运营中心”)的使用权上,因为华大基因单方面解除合同和公开否认,王德明此前开展业务的合法性无疑被打上问号,多家合作医院对其进行约谈。

“公司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这已经严重违背事实,如果不回应,不仅客户、医院那儿没法交代,我在这个行业以后也不用混了。”王德明言辞间难掩愤慨。

媒体是他在这场对抗中可以借助的力量,他希望借力,却也有极强的自我保护意识。他同意见面,但不肯提前告知地址。他倾向于白天的闹市区,人来人往的群体感慰藉了他需要的安全性,他选择在咖啡馆的偏僻一角,背靠墙角视线无盲区让他更加心安,这一明一暗的环境无疑是其当下内心最真实的写照。

合作伙伴反目成仇

这对原本携手同行的合作伙伴为何反目成仇?

据王德明描述,2015年下半年,由于自己的孩子即将出生,生物医学工程专业出身的他想到了保存自己孩子的干细胞。在公司选择方面,他倾向于品牌知名度高、手握国字号项目的华大基因。

接触的过程中,王德明了解到华大基因有计划开展该项业务,需求感让他预判这会是一片商机无限的蓝海,于是他所在的南京昌健向华大基因毛遂自荐提出合作开展,王德明为南京昌健和华大基因的指定联络人。

在代理模式下,华大基因的合作企业并非只有江苏一处,而是分布于北京、内蒙古、广东、江苏、天津、陕西、四川、河北8个省(直辖市),共计11家合作单位。公开资料显示,华大基因的销售模式收入占比中,代理比例仅次于直销,近来增速最为迅猛,2016年时贡献了近三成的总收入。

2016年春节期间,南京昌健与华大基因洽谈共建江苏运营中心,负责华东六省一市的干细胞保存、采集、存储等业务。

《国际金融报》记者与多地代理商求证得知,华大基因的合作主要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部分是 商业样本项目,代理商负责宣传推广,华大基因派驻技术员,在本地完成采集、存储、运输后运至深圳,代理商赚取华大基因定价与客户销售价之间的差价。第二部分是公益项目,接受社会公众捐献的细胞样本,华大基因和区域代理商各获得一半样本。

两个多月后,由华大基因寄出的《国家基因库技术服务合同》终于送到南京,王德明对合同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江苏运营中心”的字样提出异议,彼时华大基因回复称“合同必须采用公司法务部统一规定的模板,为业务尽早落地,先签订这份合同,后再以补充协议的方式补签”。

南京昌健权衡再三后提出让华大基因在其官方网站和微信公众号上发布关于“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成立”的相关信息。

《国际金融报》记者查阅发现,华大基因深圳华大生命科学研究院下属微信公众号“细胞体验馆”确于2016年4月7日发送了一篇《跨越地域的隔阂,架起细胞中心的“直通车”》,文章开门见山地称,“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携手南京昌健誉嘉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共同组建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将生命科学技术与延伸服务从广东带到江苏。”

然而此前在华大基因官网上的《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成立,4月起正式接收样本》一文,目前却已无法搜到。

合作伙伴实名举报 华大基因全国项目图谱初现

据王德明回忆,合作两年间,业务几度起伏

2016年5月,百度魏则西事件爆发,一时间谈生物医疗色变。华大基因要求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暂停所有的业务,包括补充协议、平台的建设、取消全部考核。半年多后,业务逐渐恢复。

2017年初因为华大全力冲刺IPO,为避免细胞业务影响上市,各地运营业务再次被叫停,直到7月成功上市才被“解禁”。

2017年12月,江苏运营中心接到华大基因指定联络人王焕峰 “加大力度推广,业绩提升10倍”的要求,正快马加鞭提振业绩。然而,令人意外的是,一个月后,却又收到了华大基因的解约通知。

2018年1月18日,江苏运营中心以书面形式拒绝单方面解约。

合作伙伴实名举报 华大基因全国项目图谱初现

随后,王德明多次以短信形式试图与华大基因人力总监李治平、华大基因董事长汪建进行沟通,均未得到回复。《国际金融报》记者据此联系李治平,其表示与王德明有过电话联系,具体问题将通过官方途径回复,个人不便作答。

2018年5月18日,华大基因深圳华大生命科学研究院(国家基因库)在其官网上发布声明称,南京昌健违法冒充“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对此,王德明形容知晓此事后仿佛“五雷轰顶,完全懵了”。

不久,王德明据此向南京市建邺区人民法院提出民事起诉,要求国家基因库和华大基因停止侵权及恢复名誉,并公开道歉,在全国范围内消除不良影响,该诉讼案件已于6月1日立案。

在此期间,王德明几经辗转,试图与华大基因当面沟通。

5月20日,他以“不速之客”的身份参加了一场华大基因举办的活动,围堵汪建,汪建表态并不知情,要回去了解一下。

《国际金融报》记者据此多次联系汪建,但其手机一直无人接听。

5月29日,华大基因在《江苏金融时报》发布声明称,华大从未以任何形式授权南京昌健以“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的名义开展市场活动、发表相关言论,亦从未以任何形式授予该公司员工王德明“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主任”之身份。同时,南京昌健与华大基因深圳华大生命科学研究院曾为技术服务合作关系,而并不存在名称的授权使用或实体的授权运营关系。鉴于合作期间该公司根本违约,研究院已解除与其全部合作关系。

6月11日,事件进一步激化,公安机关以“私刻公章”为由传唤了王德明。

一天后,王德明在天涯注册了账号,随后他敲击键盘,写下了这篇2000字的举报信。

谁动了谁的乳酪

和王德明一样选择与华大基因开展合作的企业不在少数,其举报信中提及的另一个华大基因前合作方——北京誉马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誉马”)。其实际控制人梁松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详细还原了与华大基因的“缘分与纠葛”。

据梁松介绍,相较于其他几处运营中心,北京地区成立最早,与华大基因的合作也最深入。

2014年11月21日北京誉马在海淀分局登记成立。智联招聘上关于北京誉马的介绍是一家以生物技术与基因工程为主的创新企业,同时也是国家基因库、北京天津华北细胞存储库的唯一合运营商,承担国家基因库人类细胞存储临床应用的主体。公司下属拥有誉马医疗、誉马农业、誉马细胞、形成了以生物科技为核心的产业布局,公司在北京中关村生命科学园拥有中心平台。

2014年,北京誉马与华大基因开始接触,彼时北京誉马提出干细胞未来发展的临床想法。2015年11月20日和12月19日,双方共同签署了《北京誉马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国家基因库技术服务合同》、《北京誉马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国家基因库技术服务合同补充协议》。

合作伙伴实名举报 华大基因全国项目图谱初现

2016年5月,公共样本库建成之后,北京誉马开始接受公众捐献样本,其与华大基因的合作模式也发生了变化。因为接受越来越多的公众捐献的细胞样,华大基因承诺取走一半细胞样,并付给北京誉马取样、采样业务服务费,外加每个月4万元的房租补贴。这一合作模式取代了此前的差价盈利模式。

然而,令北京誉马始料未及的是,在取走细胞样后,华大基因自2016年8月起不再兑现此前的费用承诺,这也为北京誉马埋下了资金隐患。

同月,因为开始接受公众捐献细胞样,京津地区不再参与业务考核,北京誉马想增加更多地区的细胞存储,于是寻找到了成都地区的合作伙伴,以北京誉马的名义,向国家基因库申请成为成都地区的担保人,经过华大基因法定联络人给予“授权”的邮件回复,2016年6月8日,北京誉马收取其成都合伙人200万元预付款。随后,因为华大基因拒绝执行,成都方面要求北京誉马还款,然而北京誉马因为已经将这笔资金投入到实验室建设中,还款进度缓慢,从而被成都的合作伙伴诉诸法庭。

2017年6月22日,北京誉马负责人梁松与廖均岳因涉及经济诈骗被刑拘,37天后被释放。

2017年8月,华大基因要求与北京誉马解约。资料显示,和南京昌健一样,北京誉马亦以一封态度坚决的回复函表明了对单方面解除协议的抗议。

对于华大基因解除合同的原因,代理商和华大基因方面给出了不同的说法。

华大基因回复《国际金融报》记者称,按照双方签订的技术服务合同,南京昌健誉嘉健康管理有限公司2017年度样本任务目标为300例,其实际完成17例,完成比例仅为5.7%,远未达到考核标准。因此深圳华大生命科学研究院与其解约,属正常管理行为,与其他代理商解约也基于类似的原因。

但王德明和梁松并不认同这一说法。王德明表示,2017年华大基因IPO,而其向证监会申报的材料里并没有细胞业务,为避免细胞业务影响上市,各地运营中心一度被叫停,故业绩完成率不高。王德明强调,江苏区域5.7%的业绩位于全国11家代理商中第二名,仅次于总部广东省。

《国际金融报》记者独家获取的资料显示,北京誉马接受公众捐献的时候恰逢魏泽西事件,2016年5月12日,华大基因指定联络人曾在邮件中称魏泽西事件确实对各类细胞存储市场造成一定的冲击,京津地区受到的影响尤甚,在相关政策出台之前,不对北京誉马独家代理的区域进行考核。

《国际金融报》记者联系一位华大基因内部负责与代理商沟通的员工,其承认该邮件内容确为事实。

王德明和梁松认为华大基因解约的真实意图在于未来干细胞治疗和生物治疗或将形成趋势,市场前景广泛,华大基因希望垄断业务,将代理外包交给更为亲密的北京知因盒子健康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知因盒子”)来开展。

据王德明透露,华大基因曾想把知因盒子包装上市,2017年8月华大基因给11家代理商开会时曾明确提出希望各区域代理商转为知因盒子下属二级代理,遭到一致反对。

工商信息显示,知因盒子成立于2015年5月,董事长徐讯的另一个公开身份是华大基因深圳华大生命科学研究院院长。此外,深圳华大研究发展有限公司持有知因盒子16.12%的股份,为二股东。

知因盒子的一名高管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确实与华大基因有业务往来,对于“华大解除合作是否为了知因盒子”,该高管表示“不好这么说”。

华大基因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已经与北京知因盒子合法解除细胞制备及储存技术服务合作。

采访的过程中,梁松坦承与华大基因存在业务纠纷,但数次强调对于王德明举报信中所提的圈地并不知情,其儿子也没有失踪,他表示这是每个孩童成长阶段都难以避免的叛逆期,但家庭琐事与华大基因之间没有必然关系。

作为一个进入基因行业17年的老兵,投身热爱的事业让梁松“痛并快乐着”,身负巨债、房子被卖、夫妻离异在他看来“都是个人的事,大不了从头再来”。

他苦恼于被华大基因这样的行业领袖掌握了绝对的话语权,并幻想着能有一个更为开放的平台。

市值缩水超六成

王德明并不太擅长金融操作,听闻华大基因股价大跌后,他将手机搜索得到的页面递给记者,请教如何看股价走势图。

5.8英寸的手机屏幕上,华大基因当天的波动信息呈现绿色。王德明没想到他的那封举报信从天涯论坛一路发酵到资本市场,当天华大基因股价跌幅达8.28%,差点失守百元大关。

合作伙伴实名举报 华大基因全国项目图谱初现

即便华大基因回应称,举报信纯属造谣,但这一波动还在继续。

6月28日,华大基因股价再度大跌,下挫8.79%,收盘报92.3元,成交额2.79亿元,换手率7.28%,这也创下了华大基因股价今年以来的新低。

7月中旬,华大基因2亿多股首发限售股将要解禁,以当前股价计算,解禁市值约280亿元。在面临如此大体量的解禁前,却遭遇实名举报,对于华大基因来说,实在不算好消息。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华大基因的净利润为3.98亿元,这与其常年处于100倍的市盈率并不对等。

热潮散去后,初期大举抢购进入的机构是否会依然坚守?

中邮证券研发部副总经理程毅敏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直言,解禁后股价的影响或将进一步放大。程毅敏认为上市公司解禁后通常会出现解禁峰值的变化,抛售时间越早,获益幅度越大,该事件出现后或将加速股价的回落。同时,程毅敏强调如果负面事件不能得以有效澄清,抛售的动力会更大些。

话音刚落,6月29日下午,上市公司荣之联公告称,其持有华大基因股票93.68万股,占华大基因总股份0.23%,该部分股票将于7月16日上市流通,公司拟适时出售。

自上市以来,头顶高科技光环的华大基因一直备受“荣宠”。

上市初便连续收获19个涨停板,股价最高冲至261.69元的高价,总市值一度突破千亿大关,一举与腾讯、华为平起平坐,并称“深圳三宝”。

2017年11月见高点后的华大基因迎来了一路下跌,半年多的时间,股价蒸发逾60%,市场认为真正使得股价跌跌不休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谣言,而是估值虚高。

长江商学院创办副院长薛云奎曾公开发文直指华大基因从报表上看是一家匪夷所思的“小财报大市值”公司。上市至今, “重营销、轻研发、盈利质量不高、业绩平庸”等质疑始终伴随着华大基因。

“圈地”疑云

王德明的举报信中最引人关注的一点在于指责华大基因骗地、骗补贴。

对于“圈地”一事,王德明坦承没有实际证据,只是推测,他觉得有“猫腻”,最大的依据在于:“基因样本的存储、科研只需要1000平方米的实验室就足够了,华大基因在全国圈那么多地意欲何为?”

《国际金融报》记者实地探访举报信中提及的苏州生命健康小镇。

合作伙伴实名举报 华大基因全国项目图谱初现

该项目位于苏州白马涧片区,项目总规划占地约3000亩(与王德明举报信中所述6000亩存在较大差异),总建筑面积约150万平方米。

根据规划,这是一个四方共建项目,苏州高新区将以政府背景,提供政策和资源支持,驱动项目落地;

华大基因作为产业内容合作方,引入基因公司、医药公司等健康产业类企业,打造医疗服务体系;

万科作为产业配套发展商,保障精准医疗产业和配套设施的落地;

苏州高新则作为高新技术产业投资运营商,承担其规划、投资建设以及产业运营的角色。

时值夏季,项目正在施工,因地处郊区人烟稀少,记者观察发现项目已初显规模,现场的万科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项目一期约3万多平方米预计今年9月竣工,何时正式投入运营尚不知晓。

对于华大基因是否参与了项目建设,工作人员表示没听说过,也没见过华大基因的工作人员。或许只有项目外围的遮挡墙上“坚持创新驱动,瞄准高端领域,打造生命健康特色产业体系”的标语,透露着华大基因的加盟。

对于该项目的权益关系,苏南万科方面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解释,目前四方具体合作形式尚在探讨中,后续如有进展,万科将遵循相关规定披露相关信息。

徐讯也公开表示,华大基因不参与房地产项目的建设与开发,更不会凭借房地产营利,只参与小镇健康产业功能项目运营及科研与技术支撑。

像这样带有华大基因标签的产业园放至全国版图来看不在少数。

据《国际金融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14年以来,华大基因先后与20个省共35个城市的政府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其中大本营所在地广东省以及山东省数量最多,广东省共涉及珠海、惠州、河源、佛山、东莞5个城市,山东省涉及菏泽、安泰、临沂、青岛、威海5个城市。

就节奏进程来看,上市前的2016年呈现出井喷式增长,多达17例,2018年上半年也已与6个城市的政府签订合作协议。

上述项目是否存在圈地一说,很难作出绝对判断,毕竟公开信息极少,项目土地信息、华大基因投入均不得而知。有媒体称通过国家土地督察机构的相关人员进行内部查询系统检索了“华大”、“基因”两个关键词,并未检索到有土地供应情况。

“圈地”一说虽难下定论,但遍地开花的合作给华大基因带来的成果显而易见。

华大基因在招股说明书中曾提及政府合作模式的好处在于通过政府渠道,在区域内迅速以低营销费用拓展销售规模,盈利来源于规模经济效应。2014年至2016年,与政府合作取得的销售收入逐年增长,从8622万元上升到1.49亿元。

此外,年报显示,华大基因曾以不同名义获得过不少政府补贴,发放补贴的主体包括天津港保税局财政局、南京新城科技园管委会、深圳市盐田区财政局、武汉市财政局、广州市财政局、重庆市科委等。

2016年和2017年华大基因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分别为3441万元和3204万元。2017年审计报告显示,从现金流量表来看,2016年和2017年华大基因收到政府补助分别为3803万元、3369万元。

这场纷争还没有结束。

7月18日下午,南京市建邺区第25号法庭上,王德明将迎来他作为原告的第一场庭审……

【作者:记者 孙婉秋 见习记者 马云飞】 (编辑:许楠楠)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