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亚迪“广告门”案中案:究竟谁撒了三年的弥天大谎?_上市公司_证券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证券频道首页 > 上市公司 >
个股查询:
 

比亚迪“广告门”案中案:究竟谁撒了三年的弥天大谎?

本文来源于腾讯《棱镜》 2018-07-17 09:13:00 我要评论(0
字号:

腾讯《棱镜》李思谊 发自上海、北京

编辑:刘利平

划重点:

三年来,一位名叫李娟的女士她一边打着“上海比亚迪”的旗号与30多家供应商签订业务合同;另一边,她又以“上海雨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名义,与比亚迪总部进行业务往来。 比亚迪总部相关职员得知雨鸿文化真实控制人汪晓婷的身份时,先是无比惊讶状,随即问及她“是否将身份证原件给到过别人”,她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被李娟冒名顶替了。 这场“局”的关键人物是一位李娟口中名为“陈振宇”的中年男子,李娟在广告商面前将陈称为“老板”,浮出水面的是他作为李娟的“老板”,所延伸出的下游广告商体系及所执行项目;而目前还无法看到的,也许是他渗透在比亚迪总部内部的枝枝蔓蔓。 “事情发生后,比亚迪内部许多同事也一头雾水。”一位不愿具名的比亚迪内部人士告诉腾讯《棱镜》,也曾出于好奇在内部OA系统查阅了陈振宇和宋博的名字,也并未出现在高管名单中。

中国东部城市上海,30多家广告私营企业主,因为一个共同的品牌——“比亚迪”聚集在一起。在过去的三年中,这些公司陆续服务并执行了多场比亚迪品牌的线上线下推广活动,总计金额达11亿元。

不可思议的是,就在2018年年中时,这些供应商们得到了一个难以置信的答案:这些供应商签约的“比亚迪”,并未得到比亚迪的官方授权。

联结这些广告商与比亚迪之间的是一位名为“李娟”的女士。三年来,她一边打着“上海比亚迪”的旗号与30多家供应商签订业务合同;另一边,她又以“上海雨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名义,与比亚迪总部进行业务往来。

但是,31家广告商的11亿元合同执行完毕却迟迟不见回款,直至东窗事发。7月16日下午,在一间不大的办公室,30多位广告商派出四名代表召开了一场情况说明会,他们讲述了如何认识李娟、如何参与到比亚迪的项目中、如何识破其中“破绽”,以及如何捍卫自身权益等。

广告商、李娟和比亚迪,这一场持续持续三年,直至突然爆发的“罗生门”中,究竟谁在说谎?

(李娟租赁的位于国金二期的“上海比亚迪”,是上海市最为繁华地带。)

一场“杀熟”游戏

雨鸿文化的实际控制人汪晓婷,与李娟曾供职于同一家广告公司。李娟在2015年离职后,两人未曾有过任何联系。直到2017年,李娟突然代表“比亚迪”联系到汪晓婷,询问她是否有意向进行合作。

查验了印有“上海比亚迪电动车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复印件,参观了李娟位于时代金融中心的办公室,加上印有的比亚迪logo与办公室内十几位训练有素的员工忙碌的身影,让汪晓婷决定接下比亚迪这单大生意。

虽然“上海比亚迪电动车有限公司”的注册地位于“上海市松江工业区车墩分区香泾路999号”,但李娟“松江只是工厂厂房,市场部门设在陆家嘴的金融中心”的说辞打消了汪晓婷的疑虑。接下比亚迪项目的汪晓婷,开始帮比亚迪进行网上的用户数据搜集。

无独有偶,竞智广告的王先生,2015年时曾与李娟在五河文化共事。当时,即将离职的王先生,与这位从搜易广告跳槽来的新同事,仅一面之缘。2015年年底,在得知了李娟已经从乙方广告公司的身份跳槽到甲方车企后,王先生希望通过这位老同事,可以有机会服务她所在的车企。

2016年8月1日,王先生开始签订首份合同。次月,竞智广告正式进入上海比亚迪的采购库名单。竞智广告提供给腾讯《棱镜》的材料显示,迄今为止他们与上海比亚迪签订并执行了17份合同。

一家广告商的阮尼克告诉腾讯《棱镜》,他的前同事在2016年跳槽到上海比亚迪后称,可以在合适时机进行合作。从小项目接起,逐渐开始接触到同事的上司Daniel,直至上海比亚迪的最高负责人李娟。从商场静态展示、到试乘试驾及品鉴活动,上海比亚迪目前欠款3500万元。

(供应商展示的李娟所提供的“上海比亚迪”的营业执照复印件)

谎言“败露”

早些时日,李娟所掌舵的上海比亚迪还能在账期内将款项打给各位供应商。但好景不长,事情开始向着坏的方面发展。120日的账期后迟迟不见回款,账期拖延愈来愈长。

李娟便以真实存在的“上海比亚迪电动车公司牵涉司法诉讼账户被冻结”为由,通过代收代付公司为广告商们打款。李娟与代收代付公司之间,以上海比亚迪所签订的项目的名义作为担保,由上海比亚迪员工注册的代收代付公司支付给供应商回款。

除此之外,李娟还以比亚迪总部将此部分资金挪用于海外,缺乏资金结算供应商为由,与期望进入到上海比亚迪供应商体系的一些广告商们,签署了垫资协议。一位王姓广告商告诉腾讯《一线》,该公司与上海比亚迪于2018年3月份曾签署一份6830万元的四方垫资协议,截止4月底已执行4930万元,发觉形势不明朗后停止支付其余尾款。

败露的开端是——越来越多供应商发现账期一拖再拖,垫资只能解决眼前问题,同时又让上海比亚迪背上了新的枷锁。雪球越滚越大的结局是,老账未清,新账又添。

多次催促却未收到1.7亿元回款的情况下,汪晓婷极力催促李娟能够带她去深圳比亚迪总部讨个说法。汪晓婷转述李娟当时的说法,比亚迪总部采购科的一位“张工”确认了3000万元的回款,但这笔钱正在流程中,到账需要一定时间。

服务了比亚迪品牌两年之久的汪晓婷,于2018年5月28日来到了深圳比亚迪总部。但这一次,她只是坐在车中,目送李娟进入比亚迪总部大楼去帮她“讨债”。

直到几天后的一次偶然机会,带着汪晓婷对接雨鸿文化作为比亚迪供应商的审查事宜时,李娟以“雨鸿文化”身份向比亚迪总部职员介绍自己。另一个可疑的信号是,当比亚迪总部相关职员得知汪晓婷的真实身份时,先是无比惊讶状,随即问及她“是否将身份证原件给到过别人”,她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被李娟冒名顶替了。

走出比亚迪总部大门,一头雾水的汪晓婷与李娟大吵起来。她质疑了李娟一直以来冒用“雨鸿文化”的可能、质疑了李娟一直以来以“汪晓婷”的身份与比亚迪沟通的可能,以及上海比亚迪的合法性。

(这张合影中,供应商指出,左一身穿白色T恤者为李娟,中间身穿白色T恤者为陈振宇)

“幕后操盘手”浮出水面

对于广告商们的质疑,李娟也曾给出了一个看似合理的理由。这也与众所周知的李娟电脑中还原的部分资料说法如出一辙。

不止一位广告商告诉腾讯《棱镜》,李娟称上海比亚迪存在的理由是,比亚迪的高层洗牌,对总部市场部门并不满意的某高管希望在外另立门户,随后逐渐取代总部的市场部门。

这场“局”的关键人物是一位李娟口中名为“陈振宇”的中年男子。李娟在广告商面前将陈称为“老板”。这位老板被描述为,“比亚迪的隐形股东”、“李珂的白手套”。李珂是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的现任妻子,比亚迪高级副总裁。李珂常年居于美国,主要负责比亚迪海外市场。

李娟的电脑资料中,讲述了她与陈振宇的结识过程。两人因都曾就职于瑞安房地产公司而互加好友,2016年初,二者在“瑞虹生活广场”初次谋面。

在接下来的几年中,在陈振宇的指导下,以李娟为首的上海比亚迪团队,从10人左右规模扩张到40余人,办公地点也从时代金融中心搬至国金中心二期。而他们所接盘的比亚迪业务,也从华东,扩展到了华北、东北、西北和西南地区。

“胜利的曙光”似乎就在眼前。在广告商面前充当甲方,在比亚迪总部充当乙方的“双重身份”,使得长期游走在灰色地带的李娟,太需要来自官方的认同。当有总部人士告知李娟“听说你们很快转正了”后,她迫不及待地向广告商们散播这一消息。

然而,现实并不能尽如人意。在李娟正梦想升级为比亚迪“正规军”时刻,比亚迪对李娟身份的官方否认,纷沓而至的供应商催债,弥天大谎被揭穿后“老板”踪影了无……

位于国金二期的上海比亚迪办公室,也于6月底被业主方清空。负责该项目的钱经理告诉腾讯《棱镜》,该公司拖欠一个月租金,按照正常流程进行四次催缴通知后,通知其搬离。坐落于上海最繁华地带,能远眺东方明珠、俯瞰黄浦江的这间办公室,正等待新租客。

这一切突如其来的变故,李娟不得不“自首”来保障自己的人身安全。因供应商们的合同执行已成既定事实,无法以“诈骗合同”的名义进行自首,李娟给出公安机关的两个理由是:名下价值1200万元的房产资金来源不明和涉及上海市长宁区某供应商的经济纠纷。

(汪晓婷提供的雨鸿文化与比亚迪之间就阿森纳冠名的合作权益合同)

比亚迪:受害者还是受益者?

“陈振宇”所设的局,浮出水面的是他作为李娟的“老板”,所延伸出的下游广告商体系及所执行项目;而目前还无法看到的,也许是他渗透在比亚迪总部内部的枝枝蔓蔓。

广告商们向腾讯《棱镜》提供了足足10厘米厚的纸质材料,试图证明他们与比亚迪的交集。这包括,他们为比亚迪所做的山东青岛和河北保定的线下活动、华北和东北地区的大篷车和小篷车项目、以及最引人瞩目的比亚迪与阿森纳合作项目的沟通往来过程等。同时,还包括比亚迪在职人员的确认签字。

这些项目,或有比亚迪高管出席,或有比亚迪地方经销商配合执行。这种现象,比亚迪高管们的背书,以及地方经销商们的大力支持,也使得广告商们“对上海比亚迪的合法身份深信不疑”。“如果在比亚迪内部没有很好的沟通,高管怎么会出席我们执行的活动?经销商的联系方式怎么能给到我们?我们执行的CD级车展上怎么没有见到第二家比亚迪展台?”一位广告商如此质疑。

阮尼克向腾讯《棱镜》转述了两个看起来违背常理的案例。一个是,陈振宇告知李娟选一家公司进入比亚迪总部的供应商库,李娟报上雨鸿文化的第二天,就有比亚迪总部的人员通知李娟已经进入供应商体系并索要资料;另一件事,从李娟口中得知的有关比亚迪高管任命消息,几乎最终都一一应验。如,陈振宇在2017年年初就曾告知李娟,赵长江将出任比亚迪销售公司总经理。

事发之后的7月12日,比亚迪官方发布声明称,李娟“使用上海雨鸿文化”的名义,“主动与比亚迪联系并开展免费广告宣传”、“推进比亚迪与阿森纳足球俱乐部之间的广告宣传”。

同时,比亚迪还称,“租赁办公室,对外声称是比亚迪派出机构,同时冒用上海比亚迪电动车有限公司市场部总经理的身份,使用与比亚迪邮箱域名@byd.com高度近似的邮箱域名 @sh-byd.com,伪造比亚迪多枚公章,以比亚迪名义,与多家单位及机构展开广告宣传合作”。李娟涉嫌“伪造公章罪及合同诈骗罪。”

7月16日上午,比亚迪也否认了李娟与陈振宇的比亚迪身份。“李娟及网传的‘陈振宇’非比亚迪在职或离职员工,也不是比亚迪董事、监事或高级管理人员,比亚迪从未授权上述人员以比亚迪名义从事经营活动、代表比亚迪签署合同。”

“事情发生后,比亚迪内部许多同事也一头雾水。”一位不愿具名的比亚迪内部人士告诉腾讯《棱镜》,也曾出于好奇在内部OA系统查阅了陈振宇和宋博的名字,也并未出现在高管名单中。

阮尼克向腾讯《棱镜》表示,以李娟的个人能力,相信李娟能够掌控上海比亚迪这样一个40人的团队,但并不能撼动比亚迪内部。言外之意,不言而喻。

16日早些时候,李珂发表微信朋友圈表示,“此事实在让我愤怒,远在美国矜矜业业埋头苦干时,竟然莫名其妙的被骗子陷害了!”“警方一定要把什么陈振宇,宋博,李娟以及背后有猫腻的广告公司一并抓出来,狠狠严惩这样的欺骗行为!否则天理难容!”李珂说。

截止发稿前,比亚迪官方回复腾讯《棱镜》称,一切以警方调查结果为准。

(编辑:许楠楠)
关键字: 广告 比亚迪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