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斯贝尔变脸秀:毛利率显著高于同行,汇率波动成业绩杀手_资本观察_证券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证券频道首页 > 资本观察 >
个股查询:
 

高斯贝尔变脸秀:毛利率显著高于同行,汇率波动成业绩杀手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8-08-01 16:37:00
字号:

财经网 柳絮

机顶盒明星生产商高斯贝尔刚刚上市就遇到了麻烦。

一方面,因材料成本涨价、人民币汇率升值,遭遇上市首年业绩变脸。另一方面,因财务造假、利益输送,收到湖南证监局的一纸责令。

年纪轻轻,高斯贝尔就“套路”不断。而探究其背后,明显高于同业的毛利率、人力成本的非正常状况,更让围绕高斯贝尔的疑云难以打消。

在王宝强主演的《Hello!树先生》电影中,因电视信号不好,树先生在屋外把一顶“大锅”往天空的方向挪了挪。如今,高斯贝尔能把这口“大锅”挪向何方?

毛利率显著高于同行,人力成本数据打架

高斯贝尔今年的亏损是有预兆的。

2017年,依靠政府补助的1162万元,高斯贝尔实现净利润1498万元,躲开了上市首年即陷入亏损的尴尬局面。

但是,进入2018年,高斯贝尔业绩迅速滑向泥潭。2018年一季度,高斯贝尔净利润亏损2476万元。仅仅三个月,就抹平了去年一整年的业绩。与此同时,高斯贝尔还预计2018年上半年亏损2500万元-4000万元。

对此,高斯贝尔年报解释称“受DDR、FLASH和电容等原材料涨价以及美元持续贬值导致汇兑损失增加等因素影响”所致。

根据公告,高斯贝尔主营业务包括数字电视产品、家居智能产品以及其他产品和服务。其中,2017年数字电视产品中的机顶盒业务占其营收比例的75%左右,而机顶盒关键原材料中的存储芯片 DDR3、EMMCFlash占直接材料的比重约30%。

观察君整理了同行上市公司机顶盒毛利率发现,2017年同行上市公司机顶盒毛利率均值由2016年的18.87%降至12.83%。整个机顶盒行业毛利率均出现下滑趋势,这与高斯贝尔年报解释的关键原材料成本上涨因素相吻合。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高斯贝尔机顶盒业务的毛利率要显著高于同行上市公司。

2016-2017年,高斯贝尔机顶盒的毛利率分别为27.87%、21.16%,与同期同行上市公司18.87%、12.83%的毛利率均值相比,高出9个和8.33个百分点。

1

众所周知,机顶盒目前在国内已是红海产业,为何高斯贝尔的毛利率却显著高于同行上市公司?

根据高斯贝尔招股说明书,2016年年中,其机顶盒的单位直接材料成本为57.51元。进入2016年下半年,机顶盒单位直接原材料成本涨价约9%左右。以此推算,2016年下半年,高斯贝尔机顶盒的单位直接材料成本约涨至62.69元。

而相比于同行上市公司来看,高斯贝尔机顶盒的直接材料成本并不高。2016年银河电子和创维数字机顶盒的直接材料成本分别为142.78元/台、115.24元/台。同样是生产机顶盒产品,为何高斯贝尔机顶盒直接材料成本要远低于同行上市公司?这与此前远高于同行业的毛利率又是否相关?

除了高斯贝尔毛利率存疑之外,其人均收入数据似乎也解释不通。

观察君以“支付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这一科目来统计高斯贝尔员工薪酬,包括本期实际支付给职工的工资、奖金、各种津贴和补贴等,以及为职工支付的其他费用。经测算,2017年高斯贝尔当期领取薪酬员工人均收入为7.83万元,同比下降8.29%。

而在同行上市公司人均收入中,同期银河电子、创维数字、四川九洲的人均薪酬分别同比上涨17.79%、20.86%、1.99%。与此同时,高斯贝尔所在地湖南省株洲市,其2017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3.12万元,同比增长8.6%,居全省第二。

2

同行上市公司和高斯贝尔所在地人均薪酬均出现不同幅度的上涨,为何高斯贝尔的人均薪酬却出现下跌?

此外, 值得一提的是,关于2016年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这一科目,高斯贝尔前后出现了截然不同的两个数据。在2016年年报中,这一金额为1.34亿元。而在2017年年报中披露的数据则是1.62亿元。

财经网就上述疑惑向高斯贝尔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时,公司尚未回复。

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汇兑损益“冰火两重天”

由于高斯贝尔境外销售收入占营收比重大头,因此,除了原材料价格上涨因素之外,这里还不得不提下,影响高斯贝尔业绩的另一个因素——人民币汇率。

近几年,随着直播星用户趋于饱和,国内有线市场需求萎缩,高斯贝尔开始开拓国外市场,海外销售占比呈逐年递增态势。从2015到2017年,高斯贝尔境外销售收入占比由55.77%升至70.27%。

海外销售占比如此之大,难怪人民币汇率成为影响上市公司业绩的主要因素。

但是,为何卖得越多,反而越不挣钱?

归根结底,应收外币账款会由于人民币汇率的波动产生汇兑收益或损失。上市公司回款不力的情况下,如果人民币汇率贬值,就会产生汇兑收益。相反的,如果人民币汇率升值,上市公司就要承受一定的汇兑损失。

2017年,高斯贝尔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0.65亿元,同比增长2.61倍。与此同时,2016-2017年,高斯贝尔应收账款额分别为5.87亿元和5.64亿元,一直处于高位。其中,美元和印度卢布等外币占比分别为68.65%、71.43%。

如此看来,高斯贝尔的回款着实不给力,且应收账款中的大部分金额还是外币。

2016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处于贬值趋势,高斯贝尔“躺着也能赚钱”,实现汇兑收益1927.37万元,占当年净利润总额的25%。然而,到了2017年,“蜜糖”变“砒霜”。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升值,直接导致高斯贝尔当期汇兑损失2580.81万元,占净利润总额的-173%。

对一家上市公司来说,动摇业绩的关键因素居然变成人民币汇率变动,这种无法把控的感觉恐怕不太好。

2018年第一季度,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再次持续上升,导致高斯贝尔当期汇兑损失金额为1590万元,占当期净利润亏损总额的64.22%。

值得一提的是,高斯贝尔目前的客户主要集中在第三世界国家和地区。其中客户一是一家印度公司,占2017年营收总额的10.53%。

可如今,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华挥起贸易大棒,一场全球性贸易战的战火已经点燃。上市公司的部分出口业务,难免会被波及到。而中印关系又变幻莫测,这对高斯贝尔业绩来说,也是一个不确定性因素。2018年,高斯贝尔业绩表现估计也会举步维将。

上市公司业绩变脸,关联交易肥了自己人

上市之后,虽然高斯贝尔业绩表现很勉强,但是,其实控人却很快学会了资本老玩家惯常的“套路”。不仅财务造假、利益输送被证监局逮个正着,还改变其IPO募投项目资金用于关联交易。

2017年,高斯贝尔收购关联公司深圳市高斯贝尔家居智能电子有限公司(下称“家居智能”) 100%股权。根据当时的收购协议,2017年6月,家居智能净利润为1452.64万元,净资产账面价值4082.61万元,估值为2.61亿元,增值率高达539.30%。

这样的数据看起来非常突兀,因为此前家居智能股东深圳高视伟业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向现任高斯贝尔高管欧阳健康、杨长义转让家居智能股份时,即2015年7月21日和2016年9月2日,家居智能的估值分别为2993.45万元和2000万元。仅仅一年时间,家居智能的估值翻了13倍。

种种异常让湖南证监局迅速关注到这宗关联交易,于2018年2月下发《关于对高斯贝尔数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指出家居智能存在多计收入确认、少计费用等问题。经调整,2017年6月,家居智能净利润由此前的1452.64万元减少至963.80万元。

而家居智能的法人代表,正是高斯贝尔实控人刘潭爱。高斯贝尔实控人通过虚增家居智能业绩,再高价“卖身”上市公司。这套“左手倒右手”割韭菜的手法,堪称老练。

2017年家居智能实现净利润1389.36万元,与2450万元的业绩承诺相差 1021.20万元。截至目前,收购标的业绩补偿未见踪影,但在这场关联并购的大戏里,被湖南证监局揪出的高斯贝尔董监高们,收获了上市公司支付的部分收购款,留下一众投资者关灯吃面。

而更令投资者糟心的是,高斯贝尔用于并购家居智能的资金,是来自IPO募投项目中的生产基地技术改造及产业化项目,计划投向该项目78.64%资金已被用于收购家居智能。

根据高斯贝尔招股说明书,生产基地技术改造及产业化项目预计完成时间为2018年3月31日,预测年均可实现营业收入4.96亿元,年均实现净利润4138.08万元。然而,实际上,2017年年报披露显示,该项目的投资回收期已变更为5-6年,不可能在今年年内获得收益。

如今,计划投向该项目的近八成IPO募资已被抽走,该项目是否能顺利进行,还是一个未知数。

3

截至8月1日,高斯贝尔股价已从上市之初的最高点39.50元/股,下降至11.97元/股。粗略计算,在净利润同比下降-141.67%的情况下,高斯贝尔股价仅同比下降69.7%。言至于此,观察君脑中不由冒出一句话: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企业价值观察

(编辑:邹续云)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