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弘股份债务逾期50亿,“中年危机”已提前到来?_上市公司_证券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证券频道首页 > 上市公司 >
个股查询:
 

中弘股份债务逾期50亿,“中年危机”已提前到来?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8-08-14 16:57:06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 白夜

8月9日,中弘股份披露公告,中弘股份及下属控股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50.33亿元,全部为各类借款。

净利为负、债务压顶、高管离职、沦为“仙股”,一连串的“噩梦”让中弘股份力不从心,仅上市8年便提前感受到了“中年危机”。昔日的京城地产明星,如今为何捉襟见肘?

激进扩张闪了腰

如果还在老老实实卖房,或许今天的中弘股份不会如此心累。但靠“赌”发家的中弘股份掌门人王永红,注定不会走寻常路。

在京城地产圈里,王永红的“北京像素”单盘创收50亿的辉煌历史,至今还被人津津乐道。2000年,北京常营还种着玉米和高粱,王永红“赌博式”的一口气买下了600亩庄稼地。2008年开放销售后,王永红一夜暴富,借助这次“逆风翻盘”,熟悉资本运作的他将公司送上了A股市场。2010年,中弘股份借壳ST科苑上市。

然而这位地产大亨不喜欢单纯做住宅,偏爱资本运作。十年间,中弘股份在主业地产不温不火的情况下,跨界并购40余起,其中不乏一些手游、影视地产、主题乐园等热点概念。

2015年,公司又试图进军旅游业,提出“A+3”战略,即围绕已上市的中弘部分,布局三家境外上市公司。公司也效率惊人,仅在当年两个月内,就对外公布了三起并购案。2017年报显示,中弘股份分别持有中玺国际、开易控股及亚洲旅游60.09%、70.16%及29.7%的股份。

同时,公司旅游业务的布局也异常激进。2017年,公司旗下全资子公司在开发如意岛项目时未经许可擅自填海,不仅被罚款3733万元,项目还被停工。

贪心不足蛇吞象。如此大规模的激进扩张,或早已为日后资金链断裂埋下隐患。此前就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以中弘股份的收入及现金流情况来看,这些项目需要数百亿的资金支持,短期内开发如此大规模土地并不现实。

据中弘股份2017年报显示,公司总负债为367.12亿元,同比增长59.2%,资产负债率高达81.23%。其中有息债务给公司带来较大财务压力,年报显示,公司新增有息负债本金较大,增加财务费用约13亿。在本次新增逾期负债中,也有中弘股份向至卓飞高借的3.3亿元,利率高达24%。

公司负重前行的同时,盈利能力和偿债能力却不小心“闪了腰”。

2017年中弘股份出现25.11亿元的巨亏。受国家地产调控政策影响,公司此前采用“售后包租”模式的明星项目御马坊被大量退房,2017年和2018年一季度销售额大幅下滑。此前“A+3”战略购买的境外公司表现并不如意。

同期,存货周转率仅为0.05次,远低于地产龙头万科股份0.30次的存货周转率。

图片1

图片2

此外,公司的现金流并不健康。据财报显示,公司的经营性净现金流连续3年为负,2015-2017年分别为-431.29亿元、-29.11亿元、-20.75亿元。公司的资金链已经非常紧张。

一般地产行业资金链紧张可以通过卖房回笼资金,然而中弘股份的资产很难变现。公司此前激进扩张,采用杠杆收购,大量资产被抵押,截至2017年末,中弘股份受限资产264.51亿元,占总资产的58.54%,占净资产的312.33%。

图片3

截至2017年底,公司账面的钱仅剩6.24亿元,面临50亿的巨额的负债,中弘股份显然有些力不从心。

内控失效,高管辞职

本以为中弘股份在财务方面已经惨淡到闻者伤心,见者流泪,再看公司的内部控制,更让人目瞪口呆。

2017年,实控人王永红的独断专行又上升了一个Level。王永红未经董事会和股东大会的审批,预付给海南新佳旅业开发有限公司61.5亿元股权转让款。由于实际控制人凌驾于内部控制之上,审计机构对其2017年年报出具了“非标”。

图片4

但蹊跷的是,拟收购的公司股权迟迟未过户。等上市公司回过神来,花出去的钱就像泼出去的水,早已落地无痕。

公司在回应深交所的关注函中提到,这笔离奇支出由实控人王永红决策,财务总监刘祖明具体执行和操作,董事会对此次交易不予认可。但由于交易对手无偿还能力,公司尚未追回任意资金。

一番查看下,也未发现王永红与三亚鹿回头旅游区开发有限公司、海南新佳旅业开发有限公司存在关联关系。61.5亿的巨款不翼而飞,事也没办成,王永红这波操作着实让人看不太懂。

树倒猢狲散。面对满目疮痍的中弘股份,股东集体撤退。公司前十大股东中,“齐鲁碧辰8号”“增富1号”和“国都景顺1号”纷纷减持清仓。截至6月19日,齐鲁碧辰8号已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中弘8390万股,交易金额1.35亿元。

对于公司的发展前景,公司内部的人也持悲观态度。一位不具姓名的董秘曾公开表示,面对监管机构的质疑、资金被冻结及项目进展不顺,公司高管及董秘承担较大的压力。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在公司资金紧张的背景下,公司高管2017年薪酬平均涨幅高达71.26%,其中董秘吴学军382.04万元年薪同比涨幅最大,为171.95%。

但高额的年薪仍留不住人,6月28日,中弘股份公告称,吴学军因其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董事会秘书职务。公司的员工也在骤减,截至2017年末,中弘股份的员工为987人,同比减少了61.18%。

断臂自保,卖身还债

收问询函收到手软的中弘股份已经风雨飘摇,然而一纸通知又给公司致命一击。

6月28日,大公国际咨询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公”)决定将中弘股份信用评级下调为CCC。CCC级意味着公司基本已经失去在资本市场融资的资格。大公认为,受政策调控及公司资金紧张影响,中弘股份的产品市场竞争力大幅下降,公司在资本市场公信力下降,偿债来源大幅缩减,偿债能力很弱。

如今,中弘股份的股价“一潭死水”,常年徘徊在1元。没钱又融不到资的中弘股份资金链已经非常紧张,绞尽脑汁,想出的办法也只有寻求重组、出售资产以及催收应收账款。

截至2018年一季度,公司的应收账款为4.24亿元,对50亿元的到期债务而言无异于杯水车薪,公司不得不断臂自保。7月12日,中弘股份发布公告,拟将全资子公司海南如意岛旅游度假投资有限公司100%的股权,作价14亿元转让给佳兆业间接控股的海南罗胜特投资有限公司。由于债权债务冲抵,海南罗胜特投资仅需支付7300万元现金,中弘股份也可以减少82亿元的负债,同时增加10.3亿元的投资收益。

然而面对困局,变卖资产只能解一时之急,中弘股份的大股东也两手空空,兜里没钱。因多次股权质押,控股股东中弘卓业公司所持的26.55%股权,有99.70%处于质押状态,全部股份已被司法数次冻结。公司沉疴积弊,回天乏力,只能将希望寄托于资产重组。

6月28日,中弘股份控股股东中弘集团和新疆佳龙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拟将自己持有的26.55%中弘股份转让给新疆佳龙。新疆嘉龙也同意给予中弘股份一定的流动资金支持。转让成功后,中弘股份将易主。

企业价值观察

(编辑:聂小停)
关键字: 债务 危机 股份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