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工智能重组复牌后跌破增发价 实控人市值蒸发14亿_上市公司_证券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证券频道首页 > 上市公司 >
个股查询:
 

哈工智能重组复牌后跌破增发价 实控人市值蒸发14亿

本文来源于长江商报 2018-08-24 07:57:56
字号:

长江商报 本报记者 魏度 实习生 贺梦洁

频频加码智能制造的哈工智能仍未摆脱股价下跌的尴尬。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哈工智能前身是蜀都A,1995年登陆资本市场。在其上市至今23年来,公司先后三次更名二次易主并多次变换主业。2017年初,乔徽、艾迪从双良集团缪双大手中接过控股权。

新主入主后,旋即对公司展开收购智能制造资产、剥离原有传统业务资产的资本运作,更名为哈工智能后的公司智能制造主业特征更为鲜明。

今年2月初,哈工智能筹划重大资产重组,3个重组标的如今全部不见,更换的重组标的作价5.6亿元,增值率达3倍。

复牌后,哈工智能股价接连下跌。截至8月23日,共同实际控制人乔徽、艾迪以32亿元成本接盘,如今市值已经缩水了14.63亿元。

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1倍、净利润增长六成,但这与并购标的业绩贡献及存量房销售密切相关,未来能否持续还存在不确定性。

值得关注的是,去年5月,公司耗资9亿元完成收购的标的,当年业绩达标精准。这笔收购产生5.62亿元商誉,一旦业绩承诺不达标,将面临商誉减值风险。

收购价与股价倒挂或致重组生变

哈工智能筹划5个多月的重大资产重组能否成功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公开资料显示,今年2月5日,哈工智能停牌,称公司初步确认,正在筹划的重大事项为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事项,并可能构成重大资产重组,并宣告停牌一周后复牌。3月29日,公司称经核实及论证,公司确认本次筹划的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事项,可能构成重大资产重组,公司股票再次停牌。

停牌期间,公司曾透露,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的资产分别为硕乐自动化、银田机电、焊研威达各100%股权。

5月21日晚,公司披露,重组标的调整,由于交易双方无法就交易相关条款达成一致,公司决定终止收购焊研威达100%股权。同时,拟将瑞弗机电100%股权增加为本次重组标的,继续推进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变更后,公司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收购硕乐自动化、银田机电、瑞弗机电100%股权,同时募集配套资金。

6月27日,公司的重组标的再次生变,同样因为无法就交易相关条款达成一致,硕乐自动化、银田机电相继被踢出,最终重组标的仅剩下瑞弗机电一家。

7月16日,公司披露了重组预案,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瑞弗机电100%股权,交易作价5.66亿元,公司同时募集配套资金1.92亿元。具体为,70%以发行股份支付,30%以现金支付。此次交易拟发行3012.93万股股份,发行价格为13.15元/股。

交易预案显示,截至今年3月31日,瑞弗机电所有者权益为13884.85万元,相比哈工智能此次的收购价,增值率约300%。

高达3倍的溢价,交易对方同时做出了较为亮丽的业绩承诺,即瑞弗机电在2018年至2021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600万元、4700万元、5750万元、6750万元。

不过,瑞弗机电的经营业绩并不怎么好看。2016年至2018年一季度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为64.4万元、2556.18万元、-4.27万元。

值得重点关注的是,7月16日,重组复牌后,哈工智能股价大幅下跌,已经跌破增发价格。截至昨日收报9.72元,较此次发行股份价格相差3.43元,以发行3012.93万股计算,相差金额已超亿元。

业内人士认为,股价跌幅较大,重组存在生变可能,在其看来,未来或者调整发行价格,或者终止重组。

上市以来三次更换主业

卖壳易主转型、更名频繁上演,上市23年来,哈工智能命运多舛。

哈工智能的前身是蜀都A,其于1995年11月28日在深交所挂牌,主营业务为电子产品、通信设备。彼时,公司属于国资公司,控股股东为成都市国有资产投资经营公司。

不过上市9年,蜀都A并未因享有率先上市优势而快速发展,相反公司经营业绩起伏不定,期间曾巨亏。上市当年,公司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87亿元、0.26亿元,次年营业收入下降19.89%至1.50亿元,净利润更是只有700万元,同比大降72.86%。2009年,公司巨亏1.41亿元。到2002年,营业收入萎缩至0.98亿元,净利润为0.16亿元,不及上市之初的净利水平。

经营难以为继,重组已成必然。公开资料称,当时,蜀都A频繁跟重组对象谈判,仅在2000年至2001年就与60多家公司进行了重组谈判。2002年底,江苏双良集团成为其谈判对象,并最终导致了公司上市9年来的首次易主。

2003年1月,双良集团实现对蜀都A的控股,缪双大成为实控人,公司变更为四川舒卡特种纤维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变更为舒卡股份,主营业务变为生产、销售新型纺织及包装材料。

缪双大入主,舒卡股份依然在困苦中挣扎,从2003年至2009年,其净利润基本上是增长一年下降两年,2016年还陷入亏损。在这种情况下,2009年,舒卡股份迎来调整,公司名称变更为四川友利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舒卡股份也更名为友利控股。

然而,几经沉浮,缪双大并未将友利控股带出困境,其在2013年实现史上最好业绩,净利润达到3.96亿元,但此后持续大幅下滑,2016年巨亏4.09亿元。

在这期间,友利控股也是频繁寻找买家,缪双大则频频减持套现。

2017年初,友利控股与无锡哲方、无锡联创实施“三方交易”重组,无锡哲方、无锡联创合计受让江苏双良1.83亿股,占总股本29.90%,乔徽与艾迪成为公司新的实际控制人,二人付出的成本为32.4亿元。此次转让价为每股17.7元,较转让前11.85元/股溢价了49%。

在受让股权同时,友利控股迅速更名为哈工智能,并以9亿元价格收购天津福臻100%股权,公司主业切换至智能制造。

持续加码智能制造多家子公司亏损

进入智能制造领域后,哈工智能频频加码。不过,这些新公司多是经营亏损。

哈工智能原有主营业务有氨纶和房地产两大块,乔徽、艾迪入主后,逐步对原有资产进行清理,同时在智能制造领域进行重金布局。

今年6月16日,哈工智能公告称,拟作价8亿元向江苏双良科技出售江阴友利投资100%股权,以此剔除氨纶业务。

此外,另一块房地产业务项目都在成都,目前只剩下存量房销售,也将逐步退出主营业务。

而在智能制造领域,仅从2017年年报中披露的情况看,当年收购和新设的重大股权投资为7起,其中6起为智能制造投资,金额为14.42亿元。不过,除了9亿元收购的天津福臻外,其余皆为亏损。

今年上半年,上海我耀机器人等子公司依然在亏损。

值得一提的是,天津福臻承诺2016年至2019年,每年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4323.21万元、6051.55万元、7134.96万元、8178.77万元。2017年,其实际完成6172.50万元,比承诺数仅多出120.95万元,堪称是精准达标。而这笔收购产生了5.62亿元商誉,一旦未来承诺的业绩未实现,将面临商誉减值。

此外,随着股价下跌,两名实控人当初溢价49%收购的1.83亿股,如今缩水至17.78亿元,一年半时间,账面浮亏了14.63亿元。

(编辑:许楠楠)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