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化:“豪赌”之后的“空虚”,综艺业务陷入胶着?_上市公司_证券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证券频道首页 > 上市公司 >
个股查询:
 

北京文化:“豪赌”之后的“空虚”,综艺业务陷入胶着?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8-08-24 16:59:00
字号:

财经网 十玖

近日,因《我不是药神》而再次走向大众视野的北京文化公布了2018半年报,财报显示,公司上半年净利润4351万元,同比增长28.34%。

《我不是药神》点映期间,公司股价就开始急剧拉升,正式上映后,其股价一度攀上17.18元的高峰。

然而,热炒过后却是一地鸡毛。截止8月24日,北京文化报收10.02元,相较最高值几近腰斩,市值跌去40多亿。这一幕与《战狼2》上映后北京文化的股价表现如出一辙,暴涨之后迅速回落,北京文化似乎陷入了“靠爆款带动股价上涨,随后下跌”的怪圈。

押对宝,赢得盆满钵满

1997年,北京文化的前身北京旅游成立,主打地方旅游产业,并于次年在深交所主板上市。2013年,公司以1.5亿元收购摩天轮文化传媒,开始大举进军影视文化产业。

2014年,北京文化出品和制作的《同桌的你》、《心花怒放》两部电影,给公司贡献了2.3亿元的营业收入,占比总收入的54.63%。

1

值得一提的是,在发行《心花怒放》这部电影时,北京文化董事长宋歌提出了保底发行模式,并联合中影5亿保底《心花怒放》,最终该片获得11.67亿元的票房。

依靠上述两部电影,北京文化在影视界崭露头角,同时也开启了内地电影的保底发行之路。

然而,真正让北京文化“一战成名”的影片,当属去年暑期档“爆火”的《战狼2》。

据了解,公司董事长宋歌仅看完剧本,就联合聚合影联喊出了8亿的票房保底,保底费用为1.4亿元,当时还有业内人士评价北京文化这种保底发行模式过于激进。

谁曾料到,北京文化赌赢了,《战狼2》以56.83亿元的票房夺得中国内地票房冠军。在此期间,北京文化的股价涨幅超过50%,从13.99元/股上涨到21.14元/股。

同时,2017年报显示,该片为北京文化带来了3亿元的收入,贡献了1.6亿元的净利润,占公司2017年净利润的一半。北京文化可谓是赢的盆满钵满。

2

而在今年暑期档,北京文化再次押中了宝。

6月30日,由北京文化参与制作并发行的电影《我不是药神》开启点映,点映五天,票房突破1亿元。

7月5日,《我不是药神》正式上映,随后票房一路高歌猛涨。公司半年报显示,该片票房已过30亿元,由于影片仍在上映中,无法得知最终票房。

业内人士预测,如果《我不是药神》闯入总票房前10,总票房达到30亿、40亿甚至50亿,北京文化可分别获得2.38亿、3.18亿、3.97亿的收入。

据了解,《我不是药神》整体制作成本不超过1亿元,加上制作投入和垫付的宣发预算,北京文化总体投入不超7500万元。

由于该片档期处于下半年,因此,其给公司带来的收入尚未体现在半年报中。但根据该片的火爆程度,将给北京文化贡献一笔不菲的收入。

作为两款现象级爆品,《战狼2》和《我不是药神》让北京文化“名利双收”。然而,在“高投资、高风险、高回报”的文娱产业里,若主要依赖爆款大单品,其他业务不能齐头并进,公司的业绩将承担更大的风险。

“爆款”之外综艺业务陷入胶着?

8月18日,北京文化发布半年报,公告显示,上半年,公司实现收入3.04亿元,同比增长82.0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424万元,同比增长14.43%。

报告期内,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于影视经纪业务,为2.53亿元,占总收入的83.22%。

其中,贡献收入最大的当属未拍已售的电视剧《大宋宫词》,为1.02亿元,剩下的《英雄本色2018》、《芳华》也给北京文化带来了较为可观的投资收益。然而,与同期的亏损相比,只是小巫见大巫。

半年报显示,北京文化5亿元保底的《二代妖精之今生有幸》仅仅贡献了3953万元的收入。

3

据了解,北京文化在《二代妖精之今生有幸》上总共投入了2.15亿元,包括1560万元的制作投资,支付给出品方工夫影业7473万元的票房净收益,以及1.25亿元的宣发费用。

结果显示,今年元旦期间上映的《二代妖精之今生有幸》的累计票房只有2.9亿元,导致公司亏损近1.5亿元。北京文化首次“押宝失利”,亏的“血本无归”。

自2013年以来,北京文化逐渐从电影、电视剧网剧、艺人经纪、综艺、新媒体及旅游文化等方面全方位布局。

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北京文化通过非公开发行的方式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33.14亿元,其中25.2亿元用于收购三家文化传媒和经纪公司。

而这三家被收购的公司包括世纪伙伴文化传媒和星河文化经纪,前者实控人为前华谊兄弟影视剧负责人娄晓曦,旗下拥有严歌苓、边晓军等知名编剧和制作人,主要负责电视剧制作;后者实控人为国内金牌经纪人王京花,旗下拥有丰富的艺人资源。

除此之外,北京文化于2015年迎来了前浙江广电集团副总编辑、浙江卫视总监夏陈安,他曾打造出《中国好声音》、《奔跑吧兄弟》等“爆款”综艺。

夏陈安的加入对北京文化的综艺业务来说可谓是“锦上添花”,激起了北京文化的“爆款”综艺梦。 2016年报显示,公司将以“重点聚焦创投综艺作品,探索有产业链的综艺节目,创新综艺新样态”为经营策略,努力打造现象级综艺节目。

然而,除了《跨界歌王》、《高能少年团》之外,《花漾梦工厂》、《加 油!美少女》和《我们战斗吧》均没有溅起多大的水花,《跨界歌王》、《高能少年团》虽然收视率破1,但也不算现象级综艺。

《极限挑战第二季》则是北京文化唯一产出的现象级产品,为公司2016年的营收贡献了5138万元,也是迄今为止唯一在北京文化年报中上榜的综艺节目。

作为综艺板块的负责人,夏陈安对此感触颇深,他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在北京文化任职期间“如履薄冰”,“ 体制外会保守一些,不能都做到现象级,但尽量要不失败不亏损。如果是创业公司就更加没有试错机会,一旦亏损就扳不回来了”。

2017年12月8日,夏陈安从北京文化离职,公司的综艺业务更是“寸步难行”。北京文化董秘陈晨此前曾提及,在夏陈安离职后,公司综艺团队的顶层架构出现了部分空缺。

而公司2017的年报披露,要对综艺项目进行筛选和风险把控。

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公司综艺板块实现营收1091元,营业成本为0,毛利率为100%,综艺业务仿佛陷入“胶着”状态。

4

此前,有分析人士指出,北京文化依赖爆款背后,体现的是公司缺乏内容本质核心。而在二级市场,爆款前后股价的大幅波动也展示了外界对北京文化的观望态度。

因此,如何打破“股价过山车”的“魔咒”,加深资本市场的信心,似乎成了北京文化目前亟待解决的问题。

企业价值观察

(编辑:杜一兰)
关键字: 北京 综艺 业务 文化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