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瑞新材IPO:大客户成重要股东巧送“利益” 实控人竟在对标企业任职14年?_资本观察_证券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证券频道首页 > 资本观察 >
个股查询:
 

扬瑞新材IPO:大客户成重要股东巧送“利益” 实控人竟在对标企业任职14年?

本文来源于企业价值观察 2018-08-29 16:56:00
字号:

作者 沐宇

近日,江苏扬瑞新型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的IPO申请进行了预披露更新。这家背靠奥瑞金、红牛的化工企业离上市又近了一步。

扬瑞新材的主营业务为食品饮料金属包装涂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三片罐涂料、二片罐涂料和易拉盖涂料等。

2015-2017年,扬瑞新材分别实现了营业收入2.15亿元、2.41亿元和2.65亿元,实现了净利润5474万元、6632万元和7355万元。

第一大客户奥瑞金陷入“红牛”诉讼纠纷

作为主营三片罐涂料的厂商,扬瑞新材的下游客户主要是食品饮料金属包装行业,且集中度较高。2015-2017年,扬瑞新材来自前五大客户的营业收入合计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67.09%、70.59%和79.62%。

这其中,上市公司奥瑞金对于扬瑞新材的影响力非常之大。2015-2017年,奥瑞金都是扬瑞新材的第一大客户,但销售占比却有很大差异。2015年,扬瑞新材对奥瑞金实现了5052.81万元销售收入,占比23.50%。2016年,奥瑞金的销售占比上升到28.81%。到了2017年,扬瑞新材对奥瑞金的销售额已经达到了1.19亿元,销售占比同步增加到45.03%。

1

这里简单介绍一下奥瑞金。奥瑞金是一家集金属制罐、底盖生产、易拉盖制造和新产品研发为一体的大型专业化金属包装企业,主要为客户提供各类食品、饮料、罐头、调味品、啤酒、乳制品等产品的包装制品生产。奥瑞金作为国内金属包装行业龙头企业,2017年营业收入达73.42亿元,三片罐和二片罐生产量达92.87亿罐,为该行业生产规模最大的企业。奥瑞金的饮料类客户主要有红牛、加多宝、青岛啤酒、燕京啤酒、旺旺、露露、雪花啤酒、东鹏、健力宝等。

虽然客户众多,但奥瑞金的最重要客户始终是红牛。双方存在着互为重大依赖的关系。1995年,奥瑞金老板周云杰抓住红牛品牌进入中国市场的发展契机,率先在海南开始了与红牛品牌的合作。而后,奥瑞金采取“贴近式生产布局”模式,在红牛的主要产区附近均设立分厂。2012年奥瑞金上市的时候,红牛为奥瑞金贡献了75.49%的销售收入。同时,奥瑞金几乎是红牛唯一的供应商,红牛有94%的饮料罐采购自奥瑞金。到2017年,奥瑞金对中国红牛的销售依然达到总收入的60%以上。

鉴于奥瑞金在扬瑞新材的销售收入中占比接近一半,因此奥瑞金的经营情况将直接影响扬瑞新材的业绩。2017年,奥瑞金的业绩出现了上市五年来的首度下滑。除新客户开拓难度加大、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因素外,泰国红牛和中国红牛的纠纷也是重要原因。

2017年7月,因中国红牛与泰国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关于红牛系列注册商标使用许可纠纷,奥瑞金被泰国天丝起诉。泰国天丝要求奥瑞金立即停止伪造、擅自制造并销售“红牛”、“REDBULL”及图形等注册商标标识,并向奥瑞金索赔3000万元。而后,泰国天丝和中国红牛又开始爆发大规模的互诉事件。奥瑞金觉得它被牵连是因为泰国天丝跟中国红牛的纠纷,需要等到这两家打出个结果后再来说它的事,因此向法院申请了中止诉讼。

尽管奥瑞金暂时没有真正陷入红牛的商标纠纷。但中国红牛是奥瑞金的最大金主。中国红牛陷入商标纠纷直接影响其在中国大陆的销售。这个影响在2017年已经初步显现,奥瑞金营业收入同比下降3.4%,净利润同比下降39%。

尽管2017年奥瑞金向扬瑞新材的采购额创历史新高,但其经营上的问题必将逐渐传导到上游供应商层面,从而对扬瑞新材的销售产生不利影响。

大客户成为重要股东,潜藏利益输送

2016年9月,扬瑞新材老板陈勇将4.9%的股份转让给毫无关联的第三方公司鸿晖新材,转让作价3822万元,可推断出当时公司的整体估值是7.8亿元,对应2016年净利润6631.60万元,当时的PE为12倍。在鸿晖新材成为股东后不久,2016年11月扬瑞新材就进行了股改,正式开启了上市进程。

在距离股改如此近的时刻,陈勇将股份转让给鸿晖新材,背后的原因值得深究。

从公开渠道能够看到,鸿晖新材其实是由奥瑞金的全资子公司北京奥瑞金包装容器有限公司100%持股的。

2

鸿晖新材4.9%的持股比例也值得玩味,通常持股5%以上就被列为主要股东,而主要股东的控股股东将会作为关联方披露,与其发生的交易也会被列为关联交易。如果鸿晖新材持股达到5%,那么扬瑞新材与奥瑞金的大额交易全将变为关联交易,这种交易的公允性、合理性都会引发强烈关注。

现在4.9%的份额是将鸿晖新材的持股比例尽可能降低又尽量保证给其足够的利益。未来扬瑞新材一旦上市,奥瑞金的这部分股份市值将瞬间翻几倍。

让我们再来看一下奥瑞金和扬瑞新材的交易情况。扬瑞新材宣称,2015年和2016年,公司会通过晨继化工/苏州震茂向奥瑞金销售粉末涂料,2017年起终止与晨继化工/苏州震茂合作,直接向奥瑞金销售。如果将晨继化工/苏州震茂的销售额都算做是对奥瑞金的销售,那么扬瑞新材与奥瑞金的销售情况如下:

3

从上表能够看出,扬瑞新材对于奥瑞金的销售额不断攀升,基本保持在每年20%的增速。

奥瑞金入股扬瑞新材,对于双方而言都是利益的深度绑定。但通过这种突击持股,双方私下里有可能存在其他的利益安排,比如奥瑞金给扬瑞新材更多的订单,并通过更高的采购价格以帮助扬瑞新材做高业绩,顺利上市。

扬瑞新材并未披露向奥瑞金的销售价格和其他客户的对比,仅提到了“向奥瑞金销售产品价格在报告期内与竞争对手的价差逐渐收窄”,可见向奥瑞金的售价应该是高于其他客户的。

高管团队来自于行业巨头PPG,曾因竞业禁止被起诉

截至2016年底,虽然扬瑞新材的三片罐内涂产品在国内市场的占比达到33.19%,但是它的产品在整个食品饮料金属包装涂料市场的占比不高,剩余市场份额仍被PPG、Akzo Nobel和Valspar三家外资巨头垄断。其中,PPG始建于1883年,总部设在美国匹兹堡市,是全球性的制造企业,生产及经营涂料、玻璃、玻璃纤维及化学品,在世界上位居行业先导地位。

通过翻看扬瑞新材高管的简历,可以发现这个公司的创始团队基本都脱胎于苏州PPG,这是PPG在中国境内的全资子公司。扬瑞新材的实际控制人陈勇曾在苏州PPG工作了14年,历任销售经理、中国区市场总监;副总经理方雪明曾担任苏州PPG产品经理;销售总监胡逢吉在苏州PPG担任了5年的销售主管;生产总监徐凯在苏州PPG工作了18年;采购总监朱正元在PPG担任了6年的采购主管。

4

这种管理层整体出走的做法也惹怒了PPG。2014年3月,苏州PPG起诉了陈勇和扬瑞新材,理由是违反竞业禁止条款,涉嫌不正当竞争。陈勇从1998年11月起至2012年1月期间一直受雇于苏州PPG(并从2008年起担任中国区市场总监),2007年1月陈勇与苏州PPG签署了有关保密和竞业禁止的相关条款,但陈勇2006年7月作为发起人之一参与设立了扬瑞新材,而扬瑞新材的业务与PPG相似。苏州PPG要求扬瑞有限及陈勇立即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并赔偿50万元。

如果法院支持了苏州PPG的请求,将会对扬瑞新材构成巨大打击。因此,扬瑞新材和陈勇一直努力跟苏州PPG沟通,双方私下到底达成了什么和解条件不得而知。但苏州PPG最终撤回了诉讼。

尽管扬瑞新材的不正当竞争风险解除了。但是扬瑞新材及老板陈勇的白手起家过程还是值得回味。扬瑞新材的整个管理团队,从最高位的董事长到副总、销售负责人、生产负责人、采购负责人,各个环节的高管基本都有在PPG的工作经历。由此可以推断,扬瑞新材的技术、客户、供应商极有可能都与PPG有关。

在大客户奥瑞金面临巨大业务风险的情况下,扬瑞新材与大客户奥瑞金在股权、资金等方面都纠缠不清,这也为扬瑞新材的上市之路蒙上了阴影。

微信图片_20170830134137

【作者:沐宇】 (编辑:胡伟桐)
分享到: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