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益智造流年不利:踩雷金立手机,巨额预付款下落不明_资本观察_证券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证券频道首页 > 资本观察 >
个股查询:
 

领益智造流年不利:踩雷金立手机,巨额预付款下落不明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8-08-31 16:23:00
字号:

财经网 柳絮

近期,借壳江粉磁材的领益智造交出了更名之后的首份中报,巨亏5.8亿元的成绩单,不免让投资者大失所望。自预告半年报业绩变脸至今,领益智造市值蒸发逾166亿元。

从预计盈利4.23-6.87亿元,到实际亏损5.81亿元,领益智造只用了4个月时间。而业绩变脸的根源就在于,原实控人汪南东在任时埋下的“地雷”。此前收购的东方亮彩踩雷金立手机导致业绩对赌不达标,随后逾11亿元的预付款又“下落不明”,双双拖累上市公司半年报业绩。

其实,并购标的亏损有迹可循,还说得过去。不过,巨额预付账款“不声不响”地失踪,且牵扯出的两家供货商与汪南东又有着错综复杂的关联,这就需要上市公司好好解释解释了。

惊雷不断,业绩巨亏

8月26日,今年1月完成借壳更名的领益智造披露了首份中报,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98.17亿元,同比增长236.41%;但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却亏损5.81亿元、3.36亿元。如此看来,公司似乎面临着增收不增利的尴尬处境。

但观察君翻阅公司财报发现,领益智造营收额大增的秘密在于,原上市模块(江粉磁材)去年同期的营收额并未纳入可比范围。

若加上原上市模块去年同期实现的74.43亿元营收,那么,与今年同比的去年营收额应该是103.61亿元。由此测算,今年上半年,领益智造的营收额同比下降5.25%。

1

原本领益科技借壳江粉磁材,就是看中了与后者业务之间的协同效益,实现产业整合。江粉磁材先后于2015年、2016年并购的帝晶光电、东方亮彩,均是领益科技同行业公司。

虽然前景是美好的,但是重组完成后更名仅仅不到4个月,领益智造就踩到了两颗“地雷”。

7月14日,领益智造公告称修正公司半年度业绩预告,从盈利4.23—6.87亿元调整为-1.59亿至1.06亿元。造成这一情况的关键便是,因2017年大客户金立通讯出现财务危机,东方亮彩产品的产销量未达预期,业绩实现率为-50.13%。

按照业绩对赌协议,东方亮彩对应补偿的1.74亿股由上市公司以总价1元的价格进行回购并予以注销,同时补偿责任人以现金补足差额1.74亿元。据领益智造称,以2017年12月31日公司收市价计入公允价值变动损益,2017年末领益智造共计获得业绩补偿款约16.32亿元。

2

然而,这部分业绩补偿款在“装饰”了领益智造2017年净利润的同时,却也加剧了公司今年上半年的业绩变脸。

2017年末,正值上市公司借壳成功,公司股价一度高达11.24元/股,由此给公司带来16.20亿元的非经常性损益,14.05亿元的净利润。但是,借壳之后,上市公司的股价却并不理想,截至6月30日,公司股价与去年年末相比,已腰斩至5.19元/股。

正是这份随着股价波动的业绩补偿股份,才导致公司上半年公允价值损益亏损2.63亿元,占净利润的53.43%。

不巧的是,就在披露东方亮彩业绩不达标两天之后,领益智造再次公告了一颗更大的雷,总额逾11亿元的预付款“不翼而飞”。

据公告解释,供应商广州卓益、江门恒浩突然因经营情况变化,两家公司未将预付货款退回给领益智造,故公司对可能全部无法回收或部分无法回收的11.20亿元预付款,计提坏账准备5.60亿元。

据公司披露,若不计提上述坏账准备,公司净利润为-4750.81万元,这与公司上半年净利润-5.51亿元之间,相差了5.34亿元。

而令人困惑的是,在此次公告发布的20天之前,领益智造回复深交所年报问询函时曾表示,2017年末预付给广州卓益、江门恒浩的预付款,在当时已基本结算完毕。如今原实控人汪南东曝出的预付款无法收回的消息,实在突然。

“中间商”赚差价,不靠谱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此次巨额预付款难以回收的风险,源于公司大宗贸易合作业务商业模式。

在大宗贸易业务中,上市公司主要以预付款方式支付给供应商一定金额的货款;然后供应商利用预付账款采购大宗商品后,以优于市场价格将商品销售给上市公司的5家子公司,最后,子公司再卖给下游客户,从中赚取一定的差价利润。

本来,这是一门省心又赚钱的生意,不曾想却遭受了11.2亿元的预付账款失踪事件。

其实,经营大宗贸易业务的供应链公司,因业务的特殊性,普遍存在较大金额的预付账款。2017年,飞马国际、建发股份的预付款金额占流动资产的比重分别为32.29%、12.41%,还微高于同期领益智造10.71%的占比。

3

然而,不同于飞马国际、建发股份供应商的分散,领益智造的采购过于集中,这或是影响预付款“地雷”的关键因素。

翻阅年报,自公司大宗贸易业务开展以来,广州卓益的预付款金额不仅逐年上升,还稳居领益智造预付款总额首位。2014-2017年,广州卓益的预付款额由1.62亿元升至8.19亿元,占比则由58.56%升至72.04%。

虽然江门恒浩与领益智造开展贸易业务的时间较晚,始于2017年。但是,当年江门恒浩预付款金额为1.75亿元,占到公司预付款总额的15.43%。

不过,让人想不明白的是,领益智造的大宗商品贸易业务模式已持续四年,且供应商还是老客户,为何会偏偏在今年上半年“爆雷”?

4 

虽然公告中并未指明广州卓益、江门恒浩的具体经营变化,但从领益智造与广州卓益、江门恒浩之间发生的主要大宗商品来看,上半年铝锭和锌锭价格走跌,或是影响两家供应商资金压力的关键因素。

据领益智造回复深交所公告显示,今年上半年,领益智造与广州卓益、江门恒浩之间发生的大宗商品主要是铝锭和锌锭,两者采购额分别为4.87亿元、7.14亿元,合计占上半年采购总额的80%。

而与此同时,铝价和锌价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跌。其中,LME铝指数从2265降至2132,LME锌指数从年初的最高点3595.50降至年中的2857。

众所周知,大宗商品采购一般会提前进行。公开资料显示,领益智造的预付款采取循环滚动,结算周期约为3-6个月。换句话来说,领益智造的预付款大概会提前3-6个月支付。

5 

那也就意味着,今年上半年,铝锭、锌锭的价差变化,不仅让广州卓益、江门恒浩赚不到钱,还会赔上一大笔钱。广州卓益、江门恒浩很可能因资金链紧张问题,而占用上市公司预付款。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6月,领益智造与广州卓益、江门恒浩之间的采购额大幅缩减,隐隐为接下来的“预付款失踪案”打了个预告。6月,领益智造与广州卓益、江门恒浩之间的采购额为0.49亿元,远远低于5月3.68亿元、2017年6月7.01亿元的采购额。

祸起实控人,眼花缭乱的利益关联

借壳不足半年,领益智造就曝出了子公司11.2亿元大额预付款可能无法回收的“黑天鹅”事件。而这一连串的“炸雷”,原实控人汪南东似乎也难脱干系。

此次领益智造的大宗贸易业务预付款发现问题,是收到了公司原副董事长汪南东的通知,此前汪南东正是上述业务的主要决策人。

公开资料显示,在领益智造与江门恒浩、广州卓益有合作的5家子公司中,江门江益、江磁线缆、江门恩富由领益智造100%控股,且法定代表人均是汪南东。江海经贸、江门中岸由领益智造旗下子公司广东中岸控股。这5家公司均被上市公司实际控制,汪南东具有主要决策能力。

11

值得注意的是,汪南东与供应商广州卓益、江门恒浩的股权关联更为复杂,三者通过江门市江海区汇通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汇通小贷”)联系起来。

天眼查数据显示,广州卓益于2012年成立,李卓彬担任监事一职。江门恒浩成立于2003年,今年4月更换法人代表后,间接控股的徐文辉让位,李卓彬上任。至此,两家供货商通过李卓彬联系起来。但这也只能说明两家供货商联系紧密,无法说明与上市公司之间有关联关系。

不过,2009年成立的汇通小贷将三者联系了起来。2011年8月,领益智造对汇通小贷增资,股权比例从15%提升到22.73%。同时,徐文辉占汇通小贷20%的股权,李卓彬占汇通小贷19.09%股权。目前,汪南东、徐文辉均在汇通小贷任职,分别担任董事长、总经理职位。

7

简言之,此次采购大宗商品预付11.2亿元的5家子公司决策人,与拖欠产品与货款的2家企业高管,共同投资了汇通小贷。纵观这般千丝万缕的关系,实在难以让人信服领益智造宣称的“无关联和利益关系”。

而就在汪南东与广州卓益、江门恒浩牵扯不清时,其又与江门恒浩的相关方牵涉进一起诉讼案件。

8月18日,因与江门市三七实业有限公司(下称“三七实业”)、江门市恒富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江门恒富”)、徐文辉、徐文杰的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汪南东向法院提起诉讼及诉中财产保全申请。天眼查显示,江门恒富分别持有江门恒浩50%的股权、三七实业97.01%的股份,江门恒富的股东由徐文辉、徐文杰构成。

在预付款失踪之际,汪南东对关联方申请冻结资产,并以其持有的2025.93万股作为诉中财产保全担保物,办理了司法冻结手续。而这一关联方却和汪南东在汇通小贷共同担任高管,这是撕破脸了吗?预付款还能追回来吗?

目前,领益智造已成立追讨小组,对预付款进行追讨。汪南东主动表示,将对前述预付款本息及因追讨而支付的所有费用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并自愿以其持有的公司的3.2亿股股份的处置权和收益权担保给公司处置。

然而,观察君根据上市公司计算公式测算,目前汪南东提供的担保物价值难以覆盖预付款项净值。

据领益智造8月27日公布《关于预付账款计提坏账准备的公告》公式测算,截至8月30日的前30日公司收盘股价平均股价3.45元/股测算,扣除每股需担保的债务金额2.54元/股后的担保价值为0.91元/股,其提供的担保物价值仅为2.91亿元,与5.6亿元的预付款项净值,相差较大。

8 

截至8月27日,汪南东持有公司股票4.3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41%。其中,累计质押股票占公司总股本的6.11%,累计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股票占公司总股本的0.57%。

一旦领益智造股价持续下降,汪南东用于提供担保的股票价值将下降且存在被平仓的风险。按照上市公司的说法,公司股价跌到2.46元/股时,汪南东所持股票的处置权和收益权价值将为0。

企业价值观察

(编辑:邹续云)
分享到: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