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主九有股份未满一年浮亏5亿 春晓资本创始人遭刑拘_上市公司_证券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证券频道首页 > 上市公司 >
个股查询:
 

入主九有股份未满一年浮亏5亿 春晓资本创始人遭刑拘

本文来源于时代周报 2018-09-04 09:07:49
字号:

[摘要] 在减持之后,王艺莼的持股数从3000万股下降到2664万股,占总股本的比例从5.62%下降至4.99%。

8月27日,据上市公司九有股份(600462.SH)公告,该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韩越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奉贤分局刑事拘留。同时发布的另外一份公告显示,公司大股东天津盛鑫元通有限公司(下称“天津盛鑫”)所持股份被冻结,共计1.02亿股,占九有股份总股本的19.06%。

韩越被刑拘之后,其创立的春晓资本,以及在九有股份的资本运作再次为资本市场所关注。

不到一年前,九有股份控股权易主,韩越成为九有股份的实际控制人。韩越的另一身份,是近年来新锐创投春晓资本的创始合伙人。

对于韩越被刑拘可能产生的负面影响,九有股份证券事务代表孙艳萍回应时代周报记者称:“目前公司的经营并未受影响。”

据孙艳萍介绍,韩越入主时确实承诺了一年内不改变公司的经营方向。而在一年期满之际,韩越却出事了。至于公司的经营方向是否会因而发生改变,目前尚不明朗,至于能够对外披露的信息,将会在第一时间公告。

浮亏逼近5亿

实际上,九有股份是一家“迷你”上市公司,截至9月3日收盘,总市值仅为13.77亿元。九有股份原名石岘纸业,曾从事制浆、造纸业务。在2015年易主天津盛鑫后,陆续购入供应链资产及手机摄像头芯片资产,并于2016年更名为九有股份。

天津盛鑫成立于2015年11月,注册资本6亿元。在天津盛鑫入主两年后,九有股份股权结构再次发生重大变化。2017年8月24日,北京春晓金控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简称“春晓金控”)受让三位原股东持有的天津盛鑫100%的股权,间接收购了天津盛鑫持有的九有股份的股份,占九有股份股本比例为19.06%。

韩越与九有股份的关系如下:韩越持有春晓金控86.80%的股权,为春晓金控的实际控制人;春晓金控100%控股的天津盛鑫,则为九有股份的第一大股东。

2017年9月,九有股份控股权易主,董监高迎来大换血。据九有股份2017年9月13日晚间公告,包括公司董事长朱胜英在内的多名董监高集体请辞。对于辞职理由,公司均称因工作原因。同时,公司董事会通过了补选董事、聘任高管的议案,韩越正式成为九有股份的实际控制人。

此次韩越被刑拘后,九有股份发布公告称,因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韩越暂不能履职,暂由副董事长徐莹泱代理行使董事长职责。

公告显示,天津盛鑫此次冻结股份数量为1.02亿股,冻结日期从8月22日开始,一直到2020年8月21日。

值得注意的是,韩越实控九有股份不久,就对其持有股份陆续进行了股权质押。其中2017年10月30日质押3250万股,2017年11月1日质押2850万股,质押期限均为一年。

截至2018年8月14日,天津盛鑫共持有九有股份无限售条件的流通股股份10173.690万股,占该公司总股本 53378万股的 19.06%,本次股权补充质押后累计质押股份10173万股,占其持有公司无限售流通股股份的99.99%。

九有股份公告显示,2018年8月14日的股权补充质押不涉及新增融资安排,天津盛鑫资信状况良好,具备资金偿还能力,其还款来源包括自有或自筹资金、投资收益等,由此产生的质押风险在可控范围之内。

在天津盛鑫所持有的九有股份遭司法冻结后,为天津盛鑫办理股权质押的联储证券是否会面临着风险?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王成律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根据物权法或者担保法,联储证券还是拥有优先受偿权”。

王成律师表示:“这就类似于按揭贷款做了房产抵押,虽然你将房子抵给了银行,产权还是你自己的。”

韩越入主九有股份后,并未让公司的经营有所起色,反而因股价下跌录得巨额浮亏。2017年8月收购天津盛鑫的股权时,春晓金控共耗资7.5亿元。以天津盛鑫持有的1.02亿股计算,春晓金控以每股7.35元的价格入主九有股份,相比当时九有股份股价约6元,有一定的溢价。

在公告韩越被刑拘次日,股价下跌9.09%,收盘价为2.80元。而截至2018年9月3日收盘,对应2.58元的股价,该项交易的浮亏已经逼近5亿元。

二股东减持至5%以下

从季报数据来看,九有股份的经营正每况愈下。

2018年一季度,九有股份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48.05万元,同比减少42.47%。而近日发布的半年报显示,九有股份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6.73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498万元,同比下滑幅度为395.43%。

半年报显示,业绩下滑与手机行业整体经营下滑和人民币贬值有关,而随着控股子公司润泰供应链业务量加大,其人工成本增加,资金回笼较慢以及部分应收账款提取减值准备较多,也是业绩下滑的重要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九有股份二股东在近期亦进行了较大幅度的减持。公告显示,二股东王艺莼于今年8月2日–9日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的方式分批减持公司无限售条件流通股336万股,均价3.30元/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63 %。

在减持之后,王艺莼的持股数从3000万股下降到2664万股,占总股本的比例从5.62%下降至4.99%。

一位资本圈资深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次减持意味深长,这意味着王艺莼的持股已不到5%,不再属于上市公司重要股东,将来减持股票可以不进行公告。

实际上,春晓金控入局九有股份,曾经被视为利好。太平洋证券8月6日发布的一份研报显示,实际控制人变更后,春晓金控承诺5年不减持,12个月内不改变公司经营计划。在经历公司管理层全面更替后,公司还承诺为润泰供应链提供13.2 亿元的信用担保,并出资 7000 万元成立九有供应链公司,以加强公司供应链业务的经营。

该研报认为,春晓金控主攻互联网科技产业,或带来新的管理和业务体系,有望和上市公司产生更多的化学反应,因此给予了“增持”评级。

祸起P2P

时代周报记者尝试联系上海市公安局奉贤分局,鉴于案件正在侦破阶段,并未获得案件的进展情况。

因刑拘的原因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有互金圈人士认为,韩越此次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遭到刑拘,或因聚财猫一案。

7月18日,上海市公安局奉贤分局在官方微博“警民直通车–奉贤”对一起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案件情况进行了通报。通报显示,上海市公安局奉贤分局根据群众报案,对上海裕乾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立案侦查,公司实际控制人薛某已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聚财猫为上海裕乾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的线上平台。7月20日,上海奉贤区市场监管局披露经营异常公告,显示上海裕乾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聚财猫2014年8月上线,注册资本1250万元。2017年3月,聚财猫宣布完成1亿元A轮融资,由春晓天泽投资,而春晓天泽则是春晓资本管理的基金之一。

天眼查信息显示,上海裕乾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股东包括创始人兼CEO薛亮、联合创始人林孝深、高榕资本,但并未见春晓资本或春晓天泽的身影。不过,有消息称,春晓资本或为上海裕乾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大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韩越的身份不仅仅是上市公司高管,同时还是新锐创投机构春晓资本的创始合伙人。公告显示,韩越对春晓金控的全部实缴出资及向春晓金控提供的借款全部来源于家族自有资金,其家族产业涉及传媒、旅游开发、证券投资等领域。

公开信息显示,2015年,韩越和另外两位合伙人吕佳凯、何文共同创办春晓资本,累计基金管理规模20亿元,公开投资案例超过50家,主要方向为产业升级、消费升级、工业科技等,已投项目包括零壹空间、象辑科技、 笨土豆、卖家云、蚂蚁HR、翰都、棉庄、云农场 、会唐网、美业邦、 萌小助、课栈网和找萝卜等。

有法律界人士认为,鉴于韩越为天津盛鑫实际控制人,天津盛鑫所持股票被冻结,应该是对韩越涉嫌刑事犯罪而采取的刑事强制措施。

资本腾挪术

值得注意的是,和上市公司的合作曾经被当成部分互金企业的增信手段。然而,部分上市公司实际并没有想象中值得信赖。8月29日晚,上海经侦通报,在境外执法部门的大力协助下,阜兴集团董事长朱一栋已被押解回国,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除了大连电瓷外,朱一栋还通过多种通道隐蔽成为了华闻传媒的最大股东。然而,阜兴系私募产品兑付逾期金额高达180亿元。而韩越除了入主上市公司外,其旗下的春晓资本参股了多家互金公司。

7月份,牛板金爆出借款项目逾期,多位高管以“牛钱袋”产品挪用出借人资金用于房地产开发,总计31.5亿元。天眼查显示,牛板金的运营主体浙江佐助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春晓资本参股公司深圳春晓天泽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15%,春晓资本亦因此遭到质疑。

而与君融贷的关联,早在一年前就让春晓资本麻烦缠身。

2015年12月,春晓资本参与君融贷A轮融资;2017年1月,君融贷A+轮融资中再次出现春晓资本的身影。天眼查显示,君融贷的运营主体为大连君融贷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连君融贷”),深圳春晓天泽投资合伙企业持股16%,北京春晓致信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持股8.4%。

春晓资本与君融贷的关联,早在2017年8月已被匿名举报至上海证券交易所。2017年8月29 日,上交所对于九有股份下发了《关于对深圳九有股份有限公司有关举报事项的问询函》。

上述举报称,春晓金控的关联企业大连君融贷及其全资子公司君融贷(北京)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为君融贷网站的运营方,君融贷是一家专业从事供应链服务的公司,与公司旗下的九有供应链及润泰供应链存在同业竞争关系。

2017年9月4日,九有股份公告称,春晓金控子公司在君融贷的股权投资系财务性投资,未参与大连君融贷的经营管理。

此外,举报还称,春晓金控在君融贷业务上存在多项违反《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的重大违法违规行为,其中包括自融、自我担保、同一应收款项重复保理以及贷款给在校学生。但九有股份在公告中否认了上述指控。

春晓金控旗下新疆春晓汇商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仅拥有弟傲思时代36%的股权。弟傲思时代旗下运营的课栈网是一家专注于教育培训垂直领域的 B2C 服务平台,一端连接众多教育培训机构,另一端连接广大学员,为培训机构和学员提供课程信息服务及居间撮合融资服务。

九有股份认为,君融贷的借贷撮合业务发生于网络借贷平台上的出借人(即贷款人)与培训机构之间,君融贷未向课栈网提供资金撮合业务。大连君融贷与弟傲思时代既为非同一控制下企业,又未向课栈网提供资金撮合业务。因此,君融贷未违反《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第十条第一项中有关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不得为自身或变相为自身融资的规定。

春晓资本在近期的回应如出一辙。8月20日,春晓资本在其微信公众号发出声明,春晓资本表示自身确实投了P2P平台,但仅占其投资的60多个项目中的小部分,对公司影响有限,不存在筹钱还款问题;其次,春晓资本属于VC基金管理机构,所管理基金和业务仅限财务投资,因而不存在自融情况。

时代周报记者尝试联系春晓资本,但电话的那头,一直无人接听。

除了8月20日的声明和8月22日转发的一则消息,截至9月3日记者发稿前,春晓资本的公众号再无更新。

(编辑:许楠楠)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