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文化激进转型 股价高位质押埋下风险“种子”_上市公司_证券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证券频道首页 > 上市公司 >
个股查询:
 

中南文化激进转型 股价高位质押埋下风险“种子”

本文来源于每日经济新闻 2018-10-08 09:02:02
字号:

每经记者 沈溦 吴凡    每经编辑 胥帅    

控股股东江阴中南重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南集团)一系列的违规担保、占用资金、违规审批等问题,将中南文化(002445,SZ)推向困境。这家地处苏南江阴市的公司从制造业跨界转向文化产业,曾引起市场广泛关注。然而,快速转型背后却是中南集团在股价高位的高比例质押,随着股价下跌,中南集团的平仓“大雷”轰然炸响,资金压力犹如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控股股东因违规担保产生的债务危机进一步发酵,根据公司公告,中南文化再添8起诉讼。高管相继辞职、监管层持续问询,中南文化将何去何从?大股东违规操作所为何事?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前往中南文化所在地江苏省江阴市一探究竟。

政府成立专项小组欲“解局”

中南文化总部位于江阴市高新技术开发园内,周边多为工业制造业企业。在公司注册地,记者看到,中南文化的全称为“中南红文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这13个大字悬挂在其大门旁,因部分字体脱落,整个名称标识显得黯淡无光,这不禁让人联想起中南文化当前的处境。

采访当日,公司办公大楼外行人寥寥,内部停车场倒是难找空位。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公司大门旁小小的保安亭内站着5名保安。当记者表明来意想要进入公司后,保安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请求,表示需要与公司的领导及相关工作人员取得联系后才能进入。此后记者又多次拨打公司公开电话,亦无人接听。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中南文化资金危局源于控股股东占用及违规担保等系列操作。上市公司影视文化资产多位于北京、上海等地,而中南文化控股股东中南重工集团有限公司却与中南文化仅一墙之隔。记者在中南重工的公司门外看到,尽管厂区显得有些萧条,但其内部仍有一些工人与操作车辆来往。

门外的招工启事显示,截止到9月4日,中南重工方面仍在招收操作工人,中南重工处于正常的经营中。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中南集团所涉产业甚多,投资企业多达20家,不过在相关产业中,除了原有金属管业务受大环境影响逐步萎靡,投资的江苏省纺织工业(集团)进出口有限公司已申请破产清算,另外包括房地产、节能、热电等产业情况同样不佳。

近年来,似乎为了加快转型步伐,中南集团更加热衷投资,近一年多以来,其投资了包括无锡市江澄投资中心、江阴中南致尚贸易有限公司、江阴中南重工集团上海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芒果次元(珠海)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江阴澄企企业服务发展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江阴毅达高新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

其中,在已披露的众多诉讼借款纠纷中,涉及江阴当地企业甚多。当地国资背景的江阴滨江科技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滨江创投)于今年5月30日和7月12日先后向中南文化借款共8300万元。而滨江创投的股东为江阴高新技术创业园管理委员会。不过,由于部分贷款到期,中南文化未能还款,滨江创投提起诉讼。

就前述事项,记者来到滨江创投注册地,并且辗转联系到了其法定代表人潘长天,对方表示,正在与公司接触沟通,但相关信息目前不方便对外透露。

此后,记者几经辗转联系到了江阴市政府的相关部门,相关人士回复称,政府对中南文化此次危机事件高度重视,成立了专项工作小组,主要目标是为了全力协助上市公司稳定经营、化解矛盾、维护中小股民利益,积极支持上市公司度过此次危机。

对于造成此次危机的原因,江阴市政府部门相关人士表示,受政策大环境以及外部突发因素等影响,再加上大股东个人对资本市场的形势误判,短债长投、违规操作等,引发了当前危机。

业内人士称公司转型不够谨慎

“事实上,中南集团虽是上市公司,但江阴本地上市公司众多,在所有民营企业中,中南集团和中南文化的规模并不大,资产、税收等并不突出。”江阴当地的相关行业人士对记者表示,尽管因为转型影视文化行业受到一定关注,但集团公司的业务状况并不优质,同时在影视行业也没有亮眼业绩,“集团公司的资金压力一直不小。”

记者查询资料获悉,中南文化的前身为中南重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南重工),是国内第一家工业金属管件行业上市公司,2010年7月在深交所挂牌上市。

2015年1月1日,中南重工宣布斥资10亿元完成对大唐辉煌100%股权的收购。以此为开端,中南重工开始涉足文化传媒产业,公司主营变为影视文化传媒业务和金属制造业务。

此后,中南重工的名称改为中南文化,同时迅速开启资本运作之路,但随之而来的资金问题也逐步加剧。2015年10月,中南文化以8.7亿元完成对值尚互动100%股权的收购,涉足互联网行业;2016年6月,再耗资4.5亿元完成对新华先锋100%股权的收购,加码影视娱乐;2016年9月,又掷6.68亿元收购极光网络90%股权。

同样是从转型开始,中南文化的资金问题开始显现。尽管通过数次收购,公司在资本市场募资金额超过18.6亿元。同时,公司2014年货币资金为3亿元,2015年进一步减少到1.68亿元。2016年,通过融资使得货币资金补充到5亿元,但是2018年半年报显示,减少为2.75亿元。

上述行业人士向记者表示,从目前掌握的信息来看,中南集团的问题主要是转型策略不够谨慎,没有充分考虑风险。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阅相关公告发现,自2014年转型伊始,中南文化大股东中南集团开始大笔股权质押之路,截至目前,中南集团数笔股票数量过亿的质押都发生在2015年前后,而这个阶段,恰好是上市公司股价处于高位阶段。

然而,随之而来的是股价下跌,到2018年初,中南文化公司股价从2015年最高点19元/股左右下跌到7元/股左右(前复权)。从中南文化相关公告来看,2017年底至2018年初,这也是中南集团大举借款的高峰时段,不过短期的借款并没有延缓危机的到来。

截至2018年3月,控股股东中南集团计划把手里所有的股票都质押出去,被质押的股票数量占公司总股本的27%。2018年4月3日,公司转让卓然影业7.5%的股权,以此获得3000万元。在5月15日公司发布的《关于质押全资子公司股权进行融资的公告》中,公司也坦言此举是“为了缓解资金流动性压力”。

6月12日,中南集团不得不向上市公司发出告知函,称其股票质押因股价连续下跌已经触及平仓线,中南文化于是向深交所申请停牌,尔后,中南文化复牌后经历连续多次跌停,股价也处于历史低位。

(编辑:许楠楠)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