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瞳光学携9名实控人冲击IPO:前员工加现任股东参股公司重要供应商_资本观察_证券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证券频道首页 > 资本观察 >
个股查询:
 

宇瞳光学携9名实控人冲击IPO:前员工加现任股东参股公司重要供应商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8-12-29 15:29:00
字号:

作者 沐宇

在光学镜头领域,德国和日本是传统强国,莱卡、卡尔蔡司、佳能、尼康、奥林巴斯等厂商至今仍是世界镜头制造业的代表者。但近几年来光学镜头产业迅速向中国大陆转移。

当前正在IPO排队的东莞市宇瞳光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专业从事光学镜头等产品设计、研发、生产和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产品主要应用于安防监控设备、车载摄像头、机器视觉等高精密光学系统。

实际控制人多达九人,销售经理持股2%小股东也能控制公司

相比于一般公司,宇瞳光学的实际控制人多达九人,分别是张品光、姜先海、张伟、谭家勇、林炎明、谷晶晶、金永红、何敏超、张品章。他们直接和间接合计持有宇瞳光学47.09%的股份。九人股份数加起来还比不上很多公司的老板一人所持。

财经网把这九人的详细信息进行了整理,如下表所示。

1

关于这九人共同控制宇瞳光学的情况,存在着诸多值得探究之处。

其一,宇瞳光学的股权分布极其松散,九人持股比例普遍偏低。在九人中,只有张品光的持股比例为17.08%,其余八人的持股都在10%以下,大部分持股比例都不足5%。这种股比在其他企业,可能都算不上重要股东,然而在宇瞳光学竟然都被列为了实际控制人。

其二,部分实控人入职公司时间很晚。宇瞳光学成立于2011年9月。在九名实际控制人中,有4人是公司成立时的元老员工,但至今职级普遍不够高。而公司真正的高管大多是在后面才陆续加入的。其中,姜先海是2015年12月才入职公司,至今时间不足3年,就已经是实控人。创业板对于实控人的要求是最近两年内没有变更,而主板的要求的期限是三年内。宇瞳光学应该很庆幸申报的是创业板。

其三,部分实控人在公司职级偏低或无任职,能否正常履行对公司的管理职责存疑。在这九人中,有部分是显而易见的公司高管。但林炎明和谷晶晶在公司的职务仅仅是中层领导,他们都是在2015年12月成为公司董事后才勉强称得上对公司有管理的权限。何敏超仅仅是普通员工,无董事头衔。张品章在公司既无职务又不是董事,仅有间接持股的关系。在这种情况下,林炎明和谷晶晶究竟能否起到管理公司的作用,何敏超和张品章凭借什么来履行实控人角色,从目前披露的信息中我们无从判断。

其四,第一大股东硬拉小股东亲戚加入实控人组合。上文提到的何敏超和张品章,虽然在公司并非高管和董事,但与公司老板却有着密切的关系。何敏超是第一大股东张品光配偶的侄子,张品章是张品光的弟弟。这二人在公司持股数量很低,又无职务,缺乏进入实控人范围的理由。

总体来看,宇瞳光学将九个自然人认定为共同控制的情况缺乏足够的依据和合理性。这九人能否真正履行实际控制权也存在较大疑问。此外,九人联盟仅仅凭借一致行动人协议来约束。尽管这是有法律效力的约束,但由于群体过于庞大且彼此关系松散,还是极易发生有人脱离的情况,从而造成实控人变动,进而影响公司股权稳定性。

前员工加现任股东参股公司重要供应商增高交易量

宇瞳光学在2017年度和2018年半年度的第二大供应商都是香港宇泰润发展有限公司。宇泰润向公司供应的是玻璃镜片半成品。2017年,双方交易额达到了8461万元,占总采购额的比例为19.19%。但是2017年之前,这家公司从未出现在公司的主要供应商名单中。

2

来自:招股书

宇泰润是一家成立于2015年11月的香港公司,注册资本为50万港元。它的股东有两位,金俱熙投资有限公司持股98%、刘兴红持股2%。这位刘兴红曾经是宇瞳光学的员工,具体离职时间不详。我们无法确定他的离职时间和宇瞳光学与宇泰润的合作时间究竟哪个在前哪个在后。同时,刘兴红通过一个有限合伙企业间接持有宇瞳光学0.61%的股份,他兄弟刘华也间接持有0.05%的股份,可见刘兴红与宇瞳光学的关系不是很一般。

宇瞳光学采购的原材料主要可分为镜片类和部品类,具体包括玻璃制品、塑胶制品、电子零件、塑胶原料、金属部件等。在其原材料采购结构中,我们可以发现玻璃镜片半成品是从2016年开始出现的,当时采购比例只有2.83%。但2017年度这一比例就提高到了19.44%。这与公司对宇泰润采购额的增加是同步的。可见正是双方的交易提升了玻璃镜片半成品在原材料中的比例。

3

来自:招股书

通过对比可以发现,公司近三年的玻璃镜片半成品几乎全部采购自于宇泰润。

4

来自:招股书

早年宇瞳光学都是采购玻璃镜片毛坯主要用于生产玻璃镜片成品。从2016年起,公司开始采购玻璃镜片半成品进行自主加工或直接采购玻璃镜片成品。然而前文提到宇泰润是一家2015年底成立的公司,注册资本也非常低。如何能够在2016年就开始量产并短期内大幅提高产能并向外供货呢?

对此,宇瞳光学的解释是宇泰润销售的玻璃镜片半成品全部由其控股的一家缅甸子公司生产。缅甸子公司主要从事玻璃镜片前工程的生产和加工,由于当地人力资源丰富且人工成本较低,产品有价格优势,所以宇瞳光学从2016年起开始向宇泰润进行采购。随着宇瞳光学与宇泰润良好合作基础的建立,以及缅甸子公司产能的提升,在公司镜头产品销量显著增长的背景下,2017年及2018年上半年,宇瞳光学进一步扩大了对宇泰润玻璃镜片半成品的采购规模。

对于宇瞳光学如何跟宇泰润建立的合作关系,招股书中并未披露。刘兴红在其中究竟起了多大的作用,这我们暂不得而知。2016年,公司最开始采购玻璃镜片半成品时,主要是从东莞市明锐光学科技有限公司采购的。但因为价格因素后面就转向了宇泰润。由于公司并未分别披露宇泰润和其他家的玻璃镜片半成品价格,无法判断宇泰润给公司的采购价格是否明显偏低。双方的交易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的嫌疑,还需要公司进一步说明。

【作者:沐宇】 (编辑:李璐)
关键字: 宇瞳光学 IPO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