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市低谷储粮过冬 猫眼新年重启IPO“猫步”_上市公司_证券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证券频道首页 > 上市公司 >
个股查询:
 

影市低谷储粮过冬 猫眼新年重启IPO“猫步”

本文来源于  21世纪经济报道 2019-01-04 14:03:45
字号:

冬天来了,跑赢降温速度,成为重要选项。1月3日下午,猫眼聆讯后资料集在港交所官网挂出,猫眼IPO进入加速阶段。新版招股书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猫眼实现营业收

冬天来了,跑赢降温速度,成为重要选项。

1月3日下午,猫眼聆讯后资料集在港交所官网挂出,猫眼IPO进入加速阶段。新版招股书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猫眼实现营业收入30.62亿元,同比增长99.6%,同期猫眼净亏损1.44亿元,2017年同期为1.521亿元。其预计集资3亿至4亿美元,较2018年9月媒体披露的预备募资10亿美元缩水六成。

此外,猫眼营收主要由在线娱乐票务服务、娱乐内容服务、娱乐电商服务、广告服务及其他构成。其中,2018年前9个月来自在线娱乐票务服务营收为18.31亿元,占比59.8%;来自娱乐内容服务营收占比为9.1亿元,占比为29.8%。从股东结构来看,光线及其关联方、腾讯和美团点评持股比例分别为48.8%、16.27%和8.56%。

猫眼新公布的招股书还显示,据艾瑞咨询报告,按截至2018年9月30日止9个月电影票务总交易额计,作为国内最大的在线电影票务服务平台,其市占率为61.3%。中国在线电影票务渗透率从2012年的18.4%增至2018年9月底的85.5%。2017年国内在线票务市场为460亿元,预期2022年将增至1101亿元。

实际上,猫眼在市场处于低谷之际逆势入局,有不得已的苦衷。1月3日,国信证券传媒首席分析师张衡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资本寒冬下一级市场募资难,使得现金流相对紧张的猫眼不得不寻求二级市场资金。此外电影行业增速放缓,从业绩上看也是越早上市越好。“眼下要募资熬过这个冬天,估值可能已不是最重要的了。”张衡说。

一如用脚尖走路的俄罗斯蓝猫,上次IPO中止后4个月,猫眼悄无声息地再次重启上市“猫步”。动物界的猫咪有黑暗视物的能力,作为国内最大在线票务平台的猫眼能否在港股的迷雾中看清前方的路呢?面对拥有巨额现金的淘票票的追赶,猫眼在新的一年显然不会轻松。

入冬

资本荒如约而至。清科旗下私募通数据显示,2018年前11月,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共募集金额接近1.15万亿,同比下降了28.7%。其中人民币基金9108.50亿元,以美元基金为主的外币基表现强势,共募集2370.43亿元,同比上升超130%。人民币基金受“资管新规”等监管政策影响下降较多。

包括投资人在内的多位市场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募资越来越困难,分化加剧。但猫眼面对的,还有文娱市场的冬天。据国家电影局数据,2018年全国电影总票房为609.76亿元,比上年559.11亿元增长9.06%,增速明显放缓。据艺恩数据统计,2018年有2578家(占全部影院的33.13%) 票房低于平均的租金成本,营业压力较大。2017年退出市场的影院数量上升至245家,相对于2016年的倒闭影院数量增加了131%。仅2018年上半年,退出市场的影院数量就达到了167家。

此外,电影制作端亦是多有波折。1月2日,多家电影上市公司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承,行业屡有项目停工现象,在4月份后,将会表现在放映端。“大市场环境不好,融资确实比较困难,同时,各路大咖深陷税务困局,导致新项目开工紧张。”有电影公司中层称。

拟出台的在线电影票务“新政” ,亦对猫眼估值产生着影响。华金证券研报认为,若服务费限制在2元以内,会对在线票务平台的收入规模造成较大影响。同时,结算周期缩短有利于院线及影城回款,而在线票务平台资金流动性可能降低。此外,票补取消、预售减少趋势下,线上发行优势减弱,促使电影发行回归“地网”的传统模式, 看重路演、看片会、点映、区域上映的落地执行,院线排片话语权回升。

值得注意的是,多年亏损导致猫眼本身现金流也显得相对紧张。阿里影业高级副总裁、淘票票总裁李捷就并不讳言,现金流是淘票票优势,淘票票还是要争第一的。“盈利与否对互联网公司不是最焦虑的问题,互联网公司最焦虑的是用户规模和净现金流。很多公司增长很快,但是消耗了现金流、现金流是负的,很快就入不敷出了。”

2018年12月10日,阿里影业发布公告称,阿里巴巴将增持阿里影业股权,由49%提升至50.92%。根据协议,通过这次股票发行筹集总额达12.5亿港元。这为阿里影业再注入资金。

在多重压力下,尽早上市成为猫眼的重要选项。“在寒冬中募集资金,也能在行业中形成相对优势,特别是针对传统影视公司。”张衡道。

出口

猫眼优势在于流量。其通过与腾讯合作,拥有微信钱包、QQ 钱包等几个专用入口,并在电影、现场演出及体育赛事方面具有排他性;通过微信平台的猫眼小程序触达客户。此外,猫眼还拥有美团入口。

新版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9月30日,猫眼在自有程序上的用户为680万,在微信及QQ应用程序上的用户为5560万,在美团及大众点评应用程序的平均月活跃用户为7220万。

猫眼在产业纵伸方面亦具优势。猫眼拥有光线系、腾讯系的股东优势,享有光线传媒、腾讯影业、企鹅影业的影视资源;其次,猫眼拟以 9.53 亿港币认购欢喜传媒 15%股份, 欢喜传媒主营电影投资制作及新媒体播放(欢喜首映),绑定宁浩、徐峥、张艺谋等多位顶尖导演,猫眼此次参股欢喜传媒有利于进一步增强电影出品、发行实力。

据猫眼专业版数据, 2018年1月-2018年10月20日,猫眼微影承担主发行的电影总票房约54亿元,承担主出品的电影总票房约61亿元,与阿里影业相比优势较大。

张衡认为,猫眼与淘票票,各有胜负,短时间内双寡头局面稳定。“猫眼优势在于流量、行业纵深布局与相对灵活自主的体制,阿里影业在现金流与生态上,更占优势。”他说。

从流动资产总值上,两家拉开差距。新版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9月30日,猫眼流动资产总值为35.74亿元,同期,阿里影业为83.37亿元。

猫眼更大的出路在于贯穿行业上下游。中金公司研报认为,在线票务平台通过向制片、发行、放映、影院系统服务、衍生品及综合票务销售等环节输出基础服务的能力,有望在影视产业链整合中扮演关键角色。以宣发为例,在线票务平台成为互联网时代电影宣发体系重要一极。2015-2017年,在线票务平台参与宣发的电影数量从23部增至44部,总票房金额达到179亿。长期来看,在线票务平台凭借海量数据分析能力、强大资金实力以及雄厚股东背景等优势,具备构建起综合性影视娱乐平台的潜力。

张衡亦认同此观点。“猫眼相对淘票票优势有限,但对于传统影视公司,已经建立起壁垒,票务服务稳定的现金流、大数据都是优势,且这是内容端无法越过的,猫眼向上突围相对容易很多。”

业内也有不同看法。有院线上市公司高管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猫眼互联网公司的基因,导致其在制片业务上不一定专业,且数据作用实际有限。“内容行业根本还是在创作者。”此前,多位知名导演亦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达了类似看法。

【作者: 贺泓源 】 (编辑:王焱灼)
关键字: 猫步 猫眼 低谷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