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大洲“至暗”时刻:被立案调查,恐存退市风险_市场动态_证券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证券频道首页 > 市场动态 >
个股查询:
 

ST大洲“至暗”时刻:被立案调查,恐存退市风险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9-04-18 17:47:00
字号:

财经网 流景

4月14日,ST大洲(000571.SZ)发布公告自爆丑闻,称公司大股东占用资金4.77亿元,且预计一个月内不能解决该资金占用问题。此后,公司受到深交所高度关注,收到关注函。

而与此同时,公司目前也正在接受证监会的立案调查。公司表示,若公司受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并被认定构成重大违法行为或涉嫌重大信息披露违法情形,公司股票恐存在退市风险。

4月16日,新大洲A复牌已正式“带帽”,成为ST大洲,复牌后公司股价接连三日一字跌停。

大股东非经营性占款4.77亿元

4月14日,ST大洲发布公告称,经自查发现,公司存在被第一大股东关联企业黑龙江恒阳牛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恒阳牛业”)占用资金共计4.77亿元的情形。

公告显示,公司子公司宁波恒阳2018年共向恒阳牛业销售牛肉(含税)4.43亿元,共收到销售回款3.22亿元,形成销售占款1.20亿元。年末宁波恒阳对恒阳牛业应收账款余额为1.34亿元,大于销售形成的应收账款0.14亿元,后者不具有商业性质,为非经营性占用款。

此外,子公司上海恒阳2018年共预付恒阳牛业牛肉采购款7.41亿元,采购牛肉入库(含税)1.17亿元,扣除预付后又退还及其他调整后,恒阳牛业占用余额为4.63亿元,不具有商业实质,为非经营性占用款。

因公司预计一个月内无法解决非经营性占用资金问题,已构成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第13.1.1条和13.3.1条规定的情形,

故公司向深交所申请,股票于4月15日停牌一天,复牌后实行其他风险警示,“变身”ST大洲。

消息一出,公司立刻受到了深交所的高度关注,并于4月15日火速收到关注函。

深交所要求公司说明,是否存在第一大股东或其实际控制人凌驾于公司内部控制制度之上、是否存在其他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是否存在银行存款或其他等值财产被查封、冻结的情形和是否存在违规对外提供担保的情形,并说明2018年与旗下两家全资子公司宁波恒阳和恒阳牛业销售往来明细。

公开资料显示,ST大洲第一大股东是深圳市尚衡冠通投资企业(有限合伙),持股10.99%,恒阳牛业是公司实控人陈阳友控制下的关联企业,陈阳友间接持有恒阳牛业股权34.8935%,并任其董事。

对于恒阳牛业资金占用问题,公司表示,将要求恒阳牛业自董事会决议之日起五个工作日之内提出可行的解决方案,通过合同履行或归还占用资金的方式消除对上海恒阳和宁波恒阳的影响,并承担给其造成的损失。若双方在十日之内仍未就资金占用达成一致意见,公司将通过法律程序起诉恒阳牛业。

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祸不单行的是,此前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公司于1月11日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同时,按照《证券法》的有关规定,证监会已经对公司上述信披违法违规事项进行立案调查。

据财经网了解,ST大洲涉嫌信披违法违规,主要是由于公司及其子公司天津恒阳、新大洲实业为陈阳友、刘瑞毅、讷河瑞阳二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讷河瑞阳”),出具了未履行相应审批程序的《担保函》所致。

公开资料显示,刘瑞毅为陈阳友配偶,讷河瑞阳的法人代表及单一股东为陈阳友,上述担保事项构成关联担保。

同时,《担保函》上分别盖有ST大洲及子公司天津恒阳、新大洲实业的公司公章,且ST大洲出具的《担保函》上附有董事长王磊与总裁许树茂的签名。该关联担保行为已经达到了股东大会审议标准,但ST大洲并未履行相应审批程序,未及时披露,且未在定期报告中予以披露。

受此影响,海南证监局已经对ST大洲的陈阳友、王磊、许树茂实行行政监管。

祸不单行的是,2月12日,ST大洲发布公告称,因2018年8月一起1000万元的借贷纠纷,ST大洲、陈阳友、前副总裁李志以及恒阳牛业被法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被发出消费限制令。

4月17日,ST大洲再次发布关于尚衡冠通所持公司股份被轮候冻结公告。截至4月17日,此次轮候冻结为尚衡冠通被轮候冻结次数增加1次,尚衡冠通被冻结和轮候冻结共计2次。

公司表示,尚衡冠通持有的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暂不会对公司控制权、治理结构及持续经营产生直接影响。

计提巨额资产减值,净利预亏8亿有余

ST大洲原是一家以摩托车产业经营为主体的大型股份制企业,主营业务有工业、食品、服务业收入及其他业务,现已形成集牛肉食品、煤炭、物流产业为一体的产业格局,产品远销五大洲56个国家和地区。

据2018年度业绩快报显示,ST大洲去年实现营收15.42亿元,同比降低3.84%;实现净利润-8.38亿元,同比降低4017.68%。

对于业绩亏损幅度之大,公司解释称,主要是因为计提的减值准备同比增加和公司处置长期股权所得股权转让收益同比减少的原因所致。

对于资产减值准备,公司预计内蒙古牙克石五九煤炭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五九集团”)白音查干煤矿及内蒙古新大洲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固定资产和在建工程项目,游艇板块存货、模具及长期股权投资,预计产生资产减值3-3.5亿元。

同时,乌拉圭子公司受肉牛采购价格上涨、受资金困扰经营和技改落实不到位,产能未能完全释放商誉减值2.5-3亿元,以上预计资产减值金额合计5.5-6.5亿元。

而对于处置长期股权所得股权转让收益,公司2017年同期发生新大洲本田摩托有限公司、海口嘉跃实业有限公司等股权处置转让收益1.29亿元。而在2018年度,公司发生的股权处置转让收益约为1400万元,大幅减少。

乌云笼罩下,ST大洲复牌后股价接连三日一字跌停。截至4月18日,公司股价报收3.45元/股。ST大洲能否走出至暗时刻,有待观察。

【作者:流景】 (编辑:汪佳蕊)
关键字: 大洲 时刻 风险 调查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