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务数据打架、活跃用户下滑,畅聊拟登港股背水一战?_资本观察_证券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证券频道首页 > 资本观察 >
个股查询:
 

财务数据打架、活跃用户下滑,畅聊拟登港股背水一战?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9-06-13 18:01:04
字号:

财经网 白夜

“种菜”、“偷菜”的玩法风靡一时,派派主打“像偷菜一样偷红包”,邀请大张伟、关晓彤等一众明星为其站台,也在朋友圈中火过一阵子。不过,随着宣传力度减少,“派派”对于普通用户而言已稍显陌生。

4月2日,继辗转新三板、创业板未果后,派派营运商北京畅聊天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畅聊”)再次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不过,在上市之路一波三折下,如今半路改道的畅聊又能否如愿呢?

销售费用表述前后矛盾,信批真实性堪忧

说起来,定位于陌生人语音社交的派派,不算是移动社交软件中的“新秀”,早在2012年便已推出。不过,尽管成立时间早,但却没打出什么名堂。

资料显示,2013-2015年前三季度,畅聊营收分别为2.49万元、192.14万元、2954.30万元;净利润分别为-150.98万元、-463.81万元、1208.05万元。

转折出现在2016年。2016年5月,派派的营运商畅聊获腾讯创业900万元投资后,接连做出一系列改变。

2016年9月,派派上线“偷红包”功能。随后在当年11月,派派引入忠诚度计划,强调邀请“微信好友”,转型切入熟人社交领域。

根据规则,用户在派派平台上使用某些功能模块后将收到红包,在赚取一定金额的红包或满足若干条件后,用户可将红包金额兑换成现金,而若用户使用派派功能或邀请熟人好友加入平台,也可获取相应的红包奖励。

除此之外,畅聊也加大了派派的宣传力度,以线上和线下相结合的方式,采用热门网剧植入、邀请明星代言、线下分众广告等方式,一系列高调动作使公司业绩获得爆发式增长。

“红包”、“赚钱”等元素作饵,用户纷纷“上钩”。现金刺激卓有成效,畅聊过往所有收入来自社交软件平台派派。

2016-2018年,畅聊实现营收分别为1.27亿元、6.93亿元、7.9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812万元、9973万元、3.89亿元。

那么,红包拉新又花了畅聊多少钱呢?

据招股书所述,派派发放的红包分为两种,一种是向用户发放的红包,第二种为奖励老用户拉新的红包。

1

来自:公司招股书

其中,2016-2018年,公司向用户发放的红包金额分别为20万元、1.38亿元、0.78亿元,计入销售成本。同期,公司奖励老客户拉新发放的红包金额分别为2570万元、2.36亿元、3460万元,计入销售和分销费用。

不过,在招股书中,畅聊的销售费用却是另一层含义,主要包括广告及宣传费用。

2016-2018年,畅聊销售和分销费用分别为2570万元、2.36亿元、3460万元。其中,2017年公司销售和分摊费用出现显著增长,主要由于公司当年举行了大型广告活动。

2

来自:公司招股书

经过比对,报告期内,广告及宣传费用与发放红包的销售费用完全吻合。那么,公司用于邀请明星代言、广告植入等费用去了哪里?公司的信息披露是否存在瑕疵?

针对这一问题,财经网曾向畅聊发出采访函,不过,截至发稿前公司尚未回复。

月活用户持续减少,持续盈利能力存疑

派派作为一款半熟人的社交软件,其赢利点与游戏产品一致,主要为用户提供会员特权服务、销售虚拟物品,对活跃用户与付费用户的依赖性较大。

然而,从派派的功能来看,尽管派派聚集了农场种红包、群聊、你猜我画、答题抢红包、个人形象秀等多种娱乐玩法,但答题、群聊等娱乐功能并无重大创新。

畅聊创始人单明也曾公开表示,尽管派派产品已相对成熟,但仍不具备裂变的属性,因此需要推广,扩大市场知名度,触达更多用户。

招股书提到,2018年,公司调整了营销策略,鼓励用户通过使用红包金额购买程序内虚拟物品,而非将红包金额提现,利用用户社交网络作为推广的主要手段。

与之相应地,伴随着推广策略的转变,公司发放红包的费用也有所减少。

2018年,派派向用户发放红包的金额由2017年的1.38亿元降至0.78亿元,同比下滑43.47%。此外,公司销售和分摊费用也从2017年的2.36亿元降至0.35亿元,同比下滑85.17%。

受此直接影响,派派对于用户的吸引也在同步减弱。

2018年,派派平均月活跃用户由2017年的1254.6万名降至910.6万名,同比下滑27.42%;平均月付费用户则由2017年的51.1万名降至45.5万名,同比下滑10.95%。

公司还表示,由于未必能识别设立多于一个账户的人士,计算活跃用户数量时将每个账户视为独立用户,未必能反映平台的真实使用人数。也就是说,派派的真实活跃用户或许更少。

在月活用户与付费用户都在减少的情况下,畅聊的收入增速也随之放缓。2017-2018年,畅聊营收分别同比增长445.67%、15%。

不过,由于压缩销售成本与销售费用,2018年,公司净利润从2017年的0.99亿元猛增至3.89亿元,同比大增292.92%。

对于畅聊而言,通过压缩营销等费用,宁可用户流失也要提高当期利润的行为无异于杀鸡取卵。若用户持续流失,公司营收规模不可避免地将受到波及,难以保证持续盈利的能力。

值得一提的是,畅聊在招股书中表示,将继续实施忠诚度计划,本次募资所得的25%将用于对忠诚度计划的投资。

三度闯关资本市场,股东涉嫌窃取用户信息

娱乐化移动社交网络市场群龙盘踞,2014年,陌陌便已在纳斯达克上市。去年3月,腾讯斥资6.3亿美元独家投资斗鱼、4.6亿美元投资虎牙,同年5月,虎牙赴美上市后,目前市值为49.89亿美元。抖音母公司字节跳动也曾传出赴港上市的消息。

相较之下,畅聊的资本之路走得并不顺畅。早在2016年1月,畅聊曾提交新三板上市申请,同年5月,畅聊与新时代证券签订了IPO辅导协议。不过,畅聊随即变心,2017年1月拟登陆创业板,辅导机构变更为国金证券。

随后,2018年6月,国金证券向证监会提交的关于畅聊上市辅导工作总结报告显示,2018年5月11日,国金证券召开了内核会议审议,经投票表决,畅聊天下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项目获有条件通过。

如今,时隔不到一年,畅聊再次征战港股,或是背水一战。

尽管公司目前一直处于盈利状态,但各路资本对于畅聊的关注度日渐冷却。与同行屡获大额融资相比,畅聊最后一笔融资仍是2016年5月来自腾讯创业的900万元融资。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畅聊自身问题待解,公司股东璧合科技此前还被指出涉嫌窃取用户信息。

据今年315晚会报道,璧合科技旗下产品“招财喵”涉嫌通过“探针盒子”获取用户信息和精准画像等违法违规行为。招股书显示,目前壁合科技持有畅聊1.37%股份。

财经网注意到,在派派的《隐私政策》中提到,“我们可能会将您的个人信息和关联方分享,但是我们只会共享必要的个人信息,并且共享之前将再次征求您的授权同意。”

那么,畅聊又是否会为璧合科技提供用户信息支持,是否也涉嫌窃取用户信息行为呢?

对于上述疑惑,财经网曾致电畅聊询问,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因公司仍处于静默期,不便接受采访。

(编辑:李璐)
关键字: 畅聊 港股 IPO
分享到: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