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宽带被“下架”,千万用户怎么办_上市公司_证券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证券频道首页 > 上市公司 >
个股查询:
 

长城宽带被“下架”,千万用户怎么办

本文来源于北京商报 2019-10-20 19:47:41
字号:

面对巨大的竞争压力,全国最大的民营宽带运营商选择了主动撤退。10月20日,北京商报记者从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获悉,民营宽带品牌长城宽带的运营主体长城宽带网络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宽带”)的经营范围不再包含“第一类增值电信业务中的互联网接入服务业务”。业内人士表示,随着自身业绩持续下滑和母公司的战略调整,长城宽带退出宽带接入业务并不令人意外。未来,如何做好现有的上千万用户的善后工作,将成为长城宽带面临的重要考验。

业务调整

10月20日,北京商报记者从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获悉,长城宽带已变更多项工商信息,公司经营范围不再包含“第一类增值电信业务中的互联网接入服务业务、第二类增值电信业务中的国内多方通信服务业务”,但同时新增“经营电信业务、互联网信息服务”。

关于长城宽带此次为何变更经营范围、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北京商报记者以电话、邮件形式联系采访了长城宽带母公司鹏博士电信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鹏博士”),但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对方回复。

根据天眼查数据,长城宽带成立于2000年4月,注册资本9亿元,鹏博士持有长城宽带100%的股份。除了电信业务,长城宽带的经营范围还包括“销售计算机、软件及辅助设备、通讯设备、家用电器、电子产品、机械设备”。此外,鹏博士董事长杨学平近日也已卸任长城宽带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一职。

不过,北京商报记者登陆长城宽带网上营业厅发现,长城宽带的宽带套餐仍在正常销售。以北京地区为例,用户办理1年期100M宽带套餐的价格为880元,一次性办理5年期100M宽带套餐的促销价为1580元。

长城宽带官方客服人员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近期长城宽带和北京联通有合作,因此用户仍然可以正常购买长城宽带的宽带套餐,而且可以先安装再交费。

“企业开展业务不能超出核准登记的经营范围。”法律专家、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律师邱宝昌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法人登记管理条例施行细则》(2016修订),“超出核准登记的经营范围或者经营方式从事经营活动的,视其情节轻重,予以警告,没收非法所得,处以非法所得额3倍以下的罚款,但最高不超过3万元,没有非法所得的,处以1万元以下的罚款”。

02

发展困境

在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看来,在宽带市场竞争极为激烈的当下,长城宽带已经没有什么机会,放弃互联网接入业务并不令人意外。

作为全国最大的民营宽带运营商,早年凭借“低价”等优势,长城宽带曾有过高速发展的辉煌期。然而,随着宽带市场竞争日益激烈,长城宽带业绩持续下滑,并由盈转亏。

近两年来,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不断推出大量宽带优惠产品,两家宽带费用当年下降幅度达30%,而中国移动更在国内多地推出过“免费赠送宽带”活动。同时,长城宽带还在不断遭遇新对手。2018年6月,工信部发出关于继续深化民营宽带接入网业务试点通告,将在原来基础上,再添加5个省的全部城市以及其他8个城市。

鹏博士相关负责人此前表示,“近几年来,作为民营电信运营企业,长城宽带面临来自中国移动等三大运营商的激烈竞争,营收呈下滑态势,传统带宽业务亟待转型。”

根据鹏博士财报,长城宽带2015年净利润为3.24亿元;2016年净利润为2.84亿元,同比下滑12.31%;2017年净利润为1.6亿元,同比下滑43.43%;2018年,长城宽带净亏损1.86亿元。

由此,长城宽带正变为鹏博士的一大业绩负担。2018年,鹏博士营收68.59亿元,同比下滑16.04%,互联网接入业务仍是鹏博士最重要的业务,营收占比高达77%。

在此背景下,长城宽带在母公司战略中的重要性遭到削弱。2018年下半年,鹏博士宣布,积极谋求战略转型,大力发展云计算、大数据业务,努力做好“企业及家庭互联网服务商”。2019年4月,国信证券通信小组邀请鹏博士高管进行了电话会议交流,会议纪要显示,鹏博士“战略性放弃与运营商在固网宽带领域正面竞争,转为为后者提供装维、代维服务”。

03

亟待善后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选择退出宽带市场的正面竞争,但长城宽带仍需做好存量用户的善后工作。根据官方数据,截至2018年,长城宽带网络覆盖用户数已超过1亿家庭 、3亿人口,为12万社区1400万家庭用户、50万企业用户提供互联网络服务。

邱宝昌表示,经营范围不再包括“互联网接入”,意味着长城宽带不能再去发展新用户,但仍然有责任维护和服务在网的用户,必须保护好这些用户的权益。

对此,鹏博士董秘曾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长城宽带依据自身核心优势分析和对行业未来发展的判断,调整在宽带市场的业务策略,不再投资新增城市,而是在已有网络覆盖212个城市的基础上,服务好现有用户”。

对于长城宽带而言,将现有的用户转让给其他运营商也是一种出路。2018年,中国电信曾发布公告称,由于经营不善资金链断裂,四川艾普宽带网络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将逐步退出成都宽带市场,现有用户将协调转移至中国电信成都分公司网络。

事实上,长城宽带已经在部分省市开展了这样的尝试。今年8月,鹏博士发布公告称,公司与北京联通以书面方式签订《合作协议》,公司拟将在北京地区的家庭宽带用户约125万户、政企宽带及互联网专线用户约2.2万户归属权转让给北京联通,由北京联通承担上述用户的服务及运营。

据了解,转让相关用户、业务后,鹏博士在北京地区将不再单独开展互联网接入业务,不再产生互联网接入业务收入,转而从电信运营商转变为服务商,与基础电信运营商进行合作,成为基础电信运营商的服务提供方及渠道代理方。

然而,长城宽带要想合法且顺利地完成用户转让,也并非易事。邱宝昌表示:“用户跟长城宽带建立合同关系,作为合同中的经营者,长城宽带既享有权利也承担义务。如果只是单纯转让权利,那么通知用户即可;但是如果是将权利(收取费用)和义务(提供服务)一并转让,要经过用户同意。如果用户不同意,这样做是违反合同法的。”

(编辑:王焱灼)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