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动态 | 钟爱个体户供应商的芯源微科创板过会,税收优惠突增与投标存疑云

财经网 2019/11/13
分享到:
导语

“半导体设备专用加工件对加工精度及加工质量要求较高,我国北方地区符合要求的供应商不多,公司又基于多方面因素选定了华业装饰、南峰机械成为合格供应商。”专营精密半导体专用设备的沈阳芯源微电子设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芯源微”,A19402.SH)说明了选择供应商的原因。2016至2018年供应商华业装饰对芯源微的销售额达到了1077.1万、1496.34万元和1257.02万,另一家供应商南峰机械对芯源微的销售额也在2018年超过了千万大关,为1100.98万元。

然而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华业装饰、南峰机械两家企业均为个体工商户。2018年华业装饰资金数额共30万元,从业人数仅3人;南峰机械资金数额更是仅有3万元,从业人数5人。

作为半导体精密加工领域的一员,自称难寻合格供应商的芯源微选择了两家个体工商户大额采购精密器件。

除此之外,芯源微还曾在公开招标活动中转卖供应商产品,并在竞标环节力压该供应商,奇怪的是该供应商作为芯源微的竞标对手,其竞标报价却异常高于以往。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芯源微主营业务为半导体专用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主要用于半导体加工环节。2019年10月21日,芯源微科创板首发获通过。但其供应商资质、软件退税、招标报价等方面仍存疑问。

大供应商名单现个体户,年采购金额超千万

作为半导体领域内企业,芯源微在半导体专用设备领域确有作为。其招股书表示,公司生产的涂胶显影设备产品打破国外厂商垄断,并在特定领域实现了进口替代。

但芯源微作为精细化加工行业的一员,在供应商资质的把控上与其身为半导体企业的严谨作风相比有着天壤之别。

根据招股书披露,沈阳市于洪区华业金属装饰制品厂(以下简称“华业装饰”)与沈阳市南峰精密机械厂(以下简称“南峰机械”)是芯源微的长期大供应商。2016至2018年华业装饰对芯源微的销售额均超千万规模,分别为1077.1万、1496.34万元和1257.02万。南峰机械在2018年对芯源微的销售额也超千万大关为1100.98万元。

然而华业装饰与南峰机械作为销售额超千万的大供应商,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的工商信息均为个体工商户。

与优秀的销售成绩相比,芯源微的两家个体户供应商的资质则略显简陋。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公布的年报信息显示,2018年华业装饰资金数额共30万元,从业人数仅3人;南峰机械资金数额更是仅有3万元,从业人数5人。

2016年至2018年华业装饰对芯源微的销售额占其营业收入总额的65.35%、76.98%、73.26%;同时期南峰机械对芯源微销售额占其营业收入总额的比重也达到了27.22%、46.18%、58.34%。1

华业装饰与南峰机械产销结构(图片来源于芯源微问询回复)

也就是说,华业装饰在报告期内66%-77%的经营业绩都依靠芯源微这个大客户,南峰机械也在2018年从芯源微获取了58.34%的收入,经营业绩对芯源微的依赖可见一斑。

值得注意的是,南峰机械成立于2011年,而芯源微与南峰机械也是从2011年开始合作的,南峰机械在成立当年便以个体户的身份,成为了芯源微在北方地区的合格供应商。

那么华业装饰、南峰机械是如何靠个体工商户的身份拿下如今已成为准上市公司的芯源微呢?

对此芯源微表示,华业装饰与南峰机械主要向芯源微提供塑料、钣金等五金产品,因半导体设备专用加工件对加工精度及加工质量要求较高,我国北方地区符合要求的供应商不多,公司基于地理优势、加工质量、供货效率、合作稳定度等多方面因素综合选定合格供应商,而供应商也将产能优先向芯源微倾斜。

对于南峰机械与华业装饰两家个体户供应商,芯源微并未披露详细资料与相关合作背景。

对此财经网曾以邮件形式向芯源微咨询与供应商的合作背景,但截至到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八成盈利依赖优惠政策,可享增值税优惠的软件产品售价突增

招股书报告期内,芯源微的盈利能力可谓是节节高升,2016年至2018年净利润规模分别达到了492.85万元、2626.81万元、3047.79万元。两年间盈利水平增长超6倍。

但芯源微的税收优惠以及政府补助也是水涨船高,2016年至2018年分别获得政府补助与税收优惠合计1008.23万元、2645.18万元、2724.85万元。分别占当年利润总额的210.75%、88.32%、82.92%。

2.1

芯源微税收优惠与政府补助相关数据(数据整理自芯源微招股书)

根据招股书披露,芯源微享受软件产品增值税退税优惠,销售自行开发生产的软件产品,对其增值税实际税负超过3%的部分实行即征即退政策。

2016年至2018年芯源微收到软件退税金额204.89万元、966.34万元、910.86万元。与此对应的是芯源微软件产品销售额分别为2093.46万元、5983.16万元、8406.42万元。

只要软件产品销售额越高,获取的退税优惠则就越多。

根据芯源微的招股书及回复问询公告显示,软件产品均为嵌入式软件,系随设备一同销售,待设备整体验收后一同确认销售收入。其在享受增值税退税优惠时,仅对整机设备的软件价格部分进行增值税退税。

但是将芯源微主营业务收入与软件销售规模进行对比可发现,其享受退税优惠的软件收入增长速度或许有些太快了。

2016年至2018年芯源微软件产品销售规模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4.59%、32.6%、41.83%。

正常来说,若整机设备的生产工艺与原材料的成本相差不大的话,嵌入式软件设备中的软件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应该相近。但芯源微2016至2018年的两年间,主营业务收入仅增长1.4倍,软件收入增长却达到了惊人的4倍。

在软件收入飙长的另一面,随着营收的增长芯源微硬件收入反而下降了。2016年至2018年芯源微扣除软件部分的硬件收入分别为1.23亿、1.24亿、1.17亿元,连覆盖主营业务成本都略显吃力。

2

芯源微硬件部分收入与主营业务成本对比(数据整理自芯源微公开资料)

由于软件产品的特殊性,其研发费用计入期间费用,芯源微软件产品的增值税进项税额也仅在3万元左右,对主营业务成本的影响微乎其微,这意味着芯源微的主营业务成本几乎全部是硬件产品耗费的。

那么芯源微为何在硬件制造成本飙升的基础上,硬件收入却反向下跌,硬件产品的市场定价真的合理吗?

但可确定的是,在嵌入软件的整机设备销售价格中,软件部分的价格占比越高,享受的增值税优惠力度也就越大。

短短两年间就获得了增长超过4倍的增值税优惠,对于产品的软件及硬件定价是否有税收优惠最大化的考量,财经网曾以邮件形式向芯源微进行沟通确认,但截至发稿前未收到回复。

原价转卖供应商产品,投标价格陷疑问

纵观芯源微的招股书内容,自主研发是其产品布局中的重点。但对研发工作如此重视的芯源微,却也有过“倒卖”的经历。

2016年芯源微曾向供应商沈阳拓荆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拓荆科技”)采购了5个“PECVD(等离子体增强化学气相淀积)系统”,采购单价300万元,采购款共计1500万元。

而相关的公开招标信息又更显示出了芯源微此次转卖行为的不简单。

根据芯源微招股书与天眼查披露的招标公示显示,芯源微2016年从拓荆科技以300万的单价采购了5个PECVE系统,2017年1月又将该产品以300万的报价向河南仕佳光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南仕佳”)投标,并成功取得第一中标候选人的资格,2017年7月芯源微交付给河南仕佳PECVE系统1个,一个月后并将剩余4个原价退还给了拓荆科技。

不同寻常的是,根据天眼查披露的河南仕佳PECVD采购与安装工程中标公示显示,拓荆科技也参与了此次公开投标,奇怪的是拓荆科技对于该产品的投标价格竟然高达340万元,仅位列中标候选人的最后一名。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招标产品的提供商,拓荆科技的报价竟然远高于转卖PEVCE系统的芯源微,而且该产品还是从拓荆科技采购的。

3

河南仕佳公布的中标公示(图片来源于天眼查)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拓荆科技法定代表人与董事长均为外籍人士姜谦,另外姜谦也曾作为芯源微的股权过渡人,受芯源微之托在2006年至2007年的近一年时间里持有过芯源微28.57%的股份。

拓荆科技作为招标产品的供应商,对招标产品的价格定位应比芯源微更加了解,本处于投标主动地位却将投标价格高悬不降。那是否又是拓荆科技有意谦让自己的客户芯源微呢?

对此财经网曾以邮件形式向芯源微沟通相关投标细节,但截至发稿前并未收到回复。

编辑: 刘欣颖
关键字: 雪龙股份 IPO
分享到:

相关新闻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