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夏智慧贫瘠的现金流_市场动态_证券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证券频道首页 > 市场动态 >
 

天夏智慧贫瘠的现金流

本文来源于证券市场周刊 2019-12-02 10:37:00
字号:

2016年,杭州天夏科技借壳濒临退市的索芙特,成为A股上市公司,证券简称变更为天夏智慧(000662.SZ),因此产生了33.47亿元的巨额商誉。

巧合的是,在兑现了三年承诺期后,2018年年报,公司对上述商誉“精准”计提了1.05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

果不其然,公司2019年的业绩一路下滑。最新的三季报显示,营收下滑-34.87%,净利润下滑-48.27%。

从公司名称来看,其应该从事智慧城市相关业务。内容详实的年报、半年报也显示公司的主要营收来自系统集成。同时,公司一而再再而三地在财报中表示,5G业务正在开展和有序推进,然而事实上,这些5G概念不过是因为公司的产品可以在5G网络上应用而已。

2019年半年报显示,公司的两个最大订单分别是贵定县教育基础设施及城市管理配套设施项目(中标金额为9.03亿元)和延津县基础教育提升暨义务教育发展基本均衡县创建建设PPP项目(中标金额为2.4亿元)。从政府采购网站查阅相关文档发现,第一个订单主要是建设学校和搬迁项目,只有一小部分是学校网络平台建设;第二个订单计划完成当地12所现有小学的改造施工,及延津县直第二幼儿园和延津县特殊教育学校的建设工作。

公司将这些施工项目打包并冠以“智慧城市”概念,再加上5G的标签吸引投资者。如果修学校盖食堂也可以算智慧城市的话,各房地产企业都可以改名了。

又一份关注函

2019年11月19日,深交所向公司发了问询函。声称,根据媒体的报道,公司重大项目安顺智慧城市项目未实际落地,堆龙智慧政务项目涉诉停工,公司2015年至2018年期间因上述项目确认的16亿元收入真实性存疑,公司2015年至今主要客户集中度较高且主要客户可能是关联方。

这是公司8月份以来收到的第四份来自深交所的函,是什么原因让公司如此受“青睐”?

需要明确的是,关注函其实不仅仅是发给上市公司的,更是发给投资者的。为了向投资者尤其是中小投资者负责,监管层对于上市公司的各项行为严格监控,一旦发现异常,便会将公司可能存在的问题以关注函的形式公开,提醒投资者注意风险。

媒体对公司的几个大客户做了跟踪调查,认为可能是关联方。公司2019年的半年报显示,应收账款中,欠款金额前五大客户的应收账款占公司应收账款总额92.92%(2018年年底91.50%);其他应收款中,欠款金额前五大公司的其他应收款占公司其他应收款总额的95.71%(2018年年底 78.21%)。

一方面,公司的客户集中度极高;另一方面,通过政府采购网信息发现,公司的大客户以县级政府机关的PPP项目为主,这类项目周期长、风险大,占用资金较大。

营收真相,对收入准则的不同理解

2017年7月,财政部下发了新的收入准则。根据要求,同时在A股和海外上市的公司,2018年1月1日起施行;其他境内上市企业,自2020年1月1日起施行;执行企业会计准则的非上市企业,自2021年1月1日起施行。

如果天夏智慧执行新收入准则,财务报表可能会大相径庭。因为新准则强调所销售商品的控制权转移,而非仅仅依赖单据。

剥去天夏智慧的高科技外衣,公司本质上是一家从事PPP的施工企业。在旧收入准则下,这类企业最大的特点,就是收入的“可控性”。

根据公司年报中披露的核算依据,对于施工类项目(系统集成),有两种核算方式。

一种是系统集成建设项目的结果能够可靠地估计、与交易相关的经济利益能够流入、项目的完成程度能够可靠确定的前提下,采用完工百分比法确认收入。

另一种是系统集成建设项目的结果不能可靠估计的,合同成本能够收回的,合同收入根据能够收回的实际合同成本予以确认,合同成本在其发生的当期确认为合同费用。合同成本不可能收回的,在发生时立即确认为合同费用,不确认合同收入。如果合同总成本很可能超过合同总收入,则预期损失立即确认为费用。

一般来说,施工类项目很难“可靠”的估计,即便是施工相关的单据,也有很大的调节余地。

公司借壳以来,一年10亿元左右的营收,一笔订单就高达数亿元,可能一张施工的单据就能影响上亿元的营收。其中可操作的空间非常大,这也是深交所格外关注公司的主要原因。

中准会计师事务所审计了公司的2018年年报,虽然出具了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但并未对公司的收入提出疑义。

那么,事务所是否起到了真正的审计作用?

从审计步骤来说,符合业务流程,但是这些操作拘泥于审计规定,并且更多地是关注账面和纸面证据,而这些资料都是“可控”的。和新准则强调的关注控制权转移情况并不太相符。对于施工项目并不算多的天夏智慧来说,事务所完全可以全部核查公司的在建项目而非抽查。

媒体曝光的两个工程,是否恰好没有抽查到?

经营性现金流继续恶化

事务所作为上市公司花钱请来的中介机构,很多时候并不能100%表达自己的意见。但是为了规避证监会追查的风险,大多数事务所会选择含蓄的方式来进行提醒。 

比如中准事务所就在天夏智慧2018年年报中做出了提醒:我们提醒财务报表使用者关注,天夏智慧2018年合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70396万元,且由于诉讼事项导致包括子公司杭州天夏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基本户在内的多个银行账户被冻结,以及天夏智慧所持北京中科睿德信息技术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股权、杭州天夏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持杭州天夏睿兴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股权被冻结。这些事项或情况,表明存在可能导致对天夏智慧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疑虑的重大不确定性。

如果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为巨额负数,通常会有两个原因,一是销售业务发生后,虽然形成了收入,但是赊销业务,没有回笼资金;二是对上游供应商支付了大额的预付款。

天夏智慧二者兼有之。现金流量表显示,2019年,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继续恶化,为-1.78亿元。公司1-9月份销售商品仅收到了3132万元现金。也就是说,公司的营收主要依赖赊销。

同时,应收款从年初的14.89亿元增加到三季报的17.7亿元;预付款从年初的2.23亿元增加到了三季报的4.52亿元。简单计算,仅此两项就超过5亿元,差不多接近公司同期营收的两倍,其中应收账款增加额甚至超出公司的营收,是导致经营性现金流极度糟糕的主要原因。这些应收款安全吗?公司在半年报问询函回复中表示:由于2018年开始经济环境恶化,政府及移动运营商等主要大客户普遍出现资金紧张无法按合同约定支付货款的情况。可见公司的大客户偿还资金的能力并不太稳健。

预付款是最值得关注的项目之一,因为存在着关联方利益输送的嫌疑。在营收2.79亿元、销售商品收到现金3132万元的情况下,预付款达到2.29亿元。这并不是一个说得过去的数据。

半年报显示,公司按预付对象归集的年末余额前五名预付账款汇总金额为4.45亿元,占预付账款年末余额合计数的比例为98.28%。说明公司的预付款对象高度集中。

巨额预付投资款

公司半年报显示,账面有高达9.5亿元的预付投资款,到了三季报,仍有6亿元左右。

公司在半年报问询函回复中称,2019年4月,溧阳恒信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与公司签署股权收购框架协议,按照约定公司支付5000万元作为本次收购的预付款,同时支付5.5亿元作为共同开发智慧办公及智慧园区样板工程示范项目的投资及开发保证金,以上共计6亿元,已经于4月26日支付。

如此重大的投资事项,公司竟然没有单独披露,对此的解释是:本次投资金额较小。

要知道,6亿元差不多是公司2018年总营收的三分之二,是2019年前三季度营收的两倍多,竟然被定义为“金额较小”。而据天眼查,斥资6亿元拟投资的这家溧阳恒信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竟然是一家小微企业!

据Wind数据,天夏智慧大股东的股权质押率超过95%,几乎已经全额套现,并从上市公司账面通过预付方式尽可能地转移出资金。至此,斥资数十亿元借壳上市的天夏智慧,经过短短三年多的运作,现金流陷入枯竭,账面不足250万元现金。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声明:本人不持有文中所提及的股票

【作者:阮希阳】 (编辑:刘欣颖)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