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动态 | 南凌科技IPO:超亿元募资用于买房,上市前突击分红4000万元_资本观察_证券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证券频道首页 > 资本观察 >
 

IPO动态 | 南凌科技IPO:超亿元募资用于买房,上市前突击分红4000万元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20-01-13 18:02:44
字号:

募资4.2亿,办公场地用掉1.18亿。

主做增值电信服务的南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凌科技”,A19438.SZ)吹响了迈向创业板的号角。

但是南凌科技抛出的募资运用却是财大气粗,近三成的资金被计划投资到超万平米的办公场地,项目新增劳动岗位平均工资甚至超过部分高管。

在上市申报前的一年内,南凌科技还连续进行了2次现金分红,另外在报告期初南凌科技青黄不接的艰苦时期,实控人还曾占用公司超千万现金。

2019年10月南凌科技的创业板申请正式被受理,但考验才刚刚开始。

募资项目计划购置超万平米新房,薪资水平向高管看齐

作为科技企业中的90后,南凌科技成立至今已24年。

2019年南凌科技计划进行创业板冲击,相应的带给市场的是合计4.2亿元的募资项目。

但是财经网通过核查募资项目明细,却耐人寻味。

此次的科创板上市申请,南凌科技共抛出了3个募资项目合计4.2亿元,其中包括“网络服务平台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补充流动资金”分别2.81亿元、9007万元、5000万元。

但巨额的募资却有相当大的比例用于了房产购置。

“网络服务平台建设项目”的房产购买需求最大,该项目计划购买办公场地7800平方米,场地总投入 8962万元,占该项目预算总额的31.88%。

而另一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同样提出了不小的房产购买需求,该项目计划购买办公场地2488平方米,房产场地计划总投入2861万元,占该项目预算总额的31.76%。

以上两个项目落地地点都在浙江嘉兴市,南凌科技对于项目合计超万平方米的房产购买需求,要大手笔买下嘉兴平湖市创业创新中心主楼5-12层的共计8层建筑。

但截止到目前,南凌科技所有正在使用的办公室面积也仅仅为6044.04平方米,其中自有房产也仅有514.61平方米。

所以说IPO募资一趟下来,南凌科技计划使用1.18亿元将自有房产面积急速扩张20倍,将成为妥妥的有房大户。

另外南凌科技募资项目的薪资水平也引起了财经网的注意。

南凌科技此次募集资金中的“网络服务平台建设项目”计划新增劳动定员155人,年工资额3875万元,人均年薪为25万元/年。

但对比之后却发现,2018年南凌科技管理人员年均薪资才20.17万元/年,高级管理人员中的监事会主席刘辉床2018年薪资水平也仅为23.35万元。

而“研发中心建设项目”更是高薪,该项目计划新增劳动定员67人,年工资额则达到了1947万元,也就是说人均年薪水平为29.06万元/年。

对比之下,2018年南凌科技研发人员年均薪资才仅为15.88万元/年。

换句话说,南凌科技的募资项目新增的劳动岗位将直接获得高于管理层的薪资水平,甚至还将直接跻身高级管理人员薪资排名。

上市前一年突击分红4000万实控人曾无利息占用公司资金超千万

面对大方的募资使用计划,南凌科技现金分红的大方程度也不甘示弱。

2019年10月,南凌科技的科创板申请正式被上交所受理后,紧随着抛出超4亿元募资计划,但在此之前南凌科技的分红计划同样紧锣密鼓。

在上市计划受理前的一年内,南凌科技密集进行了2次现金分红。

2018年12月25日,南凌科技召开2018年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向股东现金分红1500万元。

6个月后,南凌科技再次进行分红操作,向股东现金分红250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两次现金分红期间,实际控制人陈树林、蒋小明合计持有南凌科技70.82%的股份,在分红过程中拿得现金分红2832.8万元。

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南凌科技在募资项目中还特地准备了“补充流动资金”5000万元的项目申请。

另外报告期内南凌科技的现金状况并不理想,2016年至2018年其应收账款持续走高,分别为5606.31万元、5822.36万元、7997.18万元,应收账款周转率低于行业平均值。三年来南凌科技均进行了较大规模的借款,2016年至2018年分别实现借款现金流入2000万元、4930万元、3890万元。

一边发布着关于补充流动资金的募资计划,另一边又短期内密集进行着大额现金分红, 考虑到分红对流动资金的影响,南凌科技5000万元的补充流动资金募资将有80%来填补分红带来的资金流出。

提到现金分红,背后当然绕不开南凌科技近年来的经营业绩。

招股书报告期内,南凌科技营收由3.57亿元增长至4.21亿元,扣非后净利润突飞猛进由2190.41万元冲至5309.72万元,实现了营收利润双丰收。

但时间来到三年多前的报告期初,南凌科技还停留在“积贫积弱”的时代。

2016年南凌科技进行了股改,正式变更为股份制公司,但股份制改革也暴露了当时南凌科技的内控问题。

截止到2016年6月30日的股改基准日,南凌科技未分配利润为-567.92万元。

而2015年末,南凌科技的未弥补亏损水平则更是上升一个台阶,截止到2015年期末其未分配利润为-1941.61万元,这种情况直至2016年期末才有所扭转。

但就是在那个青黄不接的时期,亏损尚未弥补的南凌科技却被实控人占用了大额资金。

截止到2015年期末,实际控制人陈树林、蒋小明尚有占用南凌科技的共1055.55万元的资金未归还,值得注意的是双方并未约定任何拆借利息。

陈树林与蒋小明借助控股股东的身份无成本的占用公司资金,而招股书中也并未披露拆借资金的用途。

曾因财务虚假吃行政处罚对赌失败1元转让股份

在增值电信服务领域风生水起的南凌科技也曾在财务规范领域跌过大跟头。

根据天眼查信息显示,2012年南凌科技突然吃了一记罚款数万元的行政处罚。

2012年3月2日,深圳市财政委员会突然对南凌科技处以行政处罚4.4万元,而处罚的依据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计法》:对外提供虚假财务会计报告,会计核算不规范,会计人员未获取会计从业资格证书等。

而南凌科技彼时的财务负责人为陈金标,其自2010年1月至今一直担任南凌科技财务负责人一职,其在2016年南凌科技股改后又同时担任董事、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的角色。

在财务规范问题之外,南凌科技的实控人还在历史对赌协议上撞过南墙。

2008年深圳市东方富海创业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东方富海”)携488万资金增资入股南凌科技,占南凌科技彼时股本的13.99%。

当然这背后还包括着对赌协议,东方富海在2008年增资时与南凌科技及其实控人陈树林、蒋小明签订了《增资协议书之补充协议书》,约定了关于南凌科技的上市承诺、股权回购、业绩承诺等条款。

但好景不长,南凌科技的表现并未能让投资方东方富海满意。

南凌科技在对赌协议中承诺的2008年度、2009年度净利润并未实现,而且未能在国内A股市场上挂牌上市。

2015年12月1日,南凌科技与投资方东方富海再次签署补充协议,股东蒋小明将其持有的南凌科技1%股权作价1元转让给东方富海,陈树林也将其持有公司1%股权作价为1元转让给东方富海,而后双方之间的对赌协议才就此了结。

【作者:临冬】 (编辑:房雅楠)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