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速度”背后|逆行: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_资本观察_证券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证券频道首页 > 资本观察 >
 

“中国速度”背后|逆行: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20-03-09 19:37:42
字号:

文/白夜

1月24日大年三十,武汉封城的第二天,参照北京小汤山模式建造的火神山医院开始进场平整土地,快速进入作战状态,为正式开工做紧锣密鼓地准备,数千万网民在线当起了“云监工”。

而就在前一天下午,中建三局才刚刚接到建设火神山医院的命令。时间紧、任务重,加之“疫情”与“年关”双重阻力叠加,如何按期交付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下午17时,中建三局第一时间召开应急医院施工筹备会,确定由总承包公司领衔,二公司、三公司、基建投公司、绿投公司、安装公司等在汉单位协同作战、责任到人。

还未等广撒“英雄令”,“请战书”已纷纷递上来。作为此次工程的“先锋”,总承包公司1月24日就紧急调配出300余名管理人员,高峰期管理人员则有600余人,负责项目总承包管理和2号住院楼建设任务。

筑者仁心,彰显大爱。“世上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一场凡人英雄与时间赛跑、与疫情抗争的比赛在知音湖畔就此展开。

“有什么就用什么”

尽管参照北京“小汤山”医院模式,但火神山医院的工程体量与床位需求都远超当年的“小汤山”。

火神山医院建筑面积达3.4万平方米,可容纳1000张病床,每一间病房都有独立卫生间,规模相当于一家三级甲等医院。且为了设置更多病房,总承包公司负责建设的2号住院楼,采用两层结构,这在应急传染病医院的设计中,并无先例。

难度不止如此。由于工期极短,加上春节期间供应商停止供货,这时候去哪里找前线所需的“粮草”?

物资急需,商户又在外地来不了店,为了调集机具,中建三局总承包公司现场物资保障组成员孙建征得商户的同意后,把商户的锁“撬”了,在不到一天的时间内将300余台机具设备准备到位。

然而,采购团队所能找到的材料仍规格不一。

这时候,“有什么就用什么”成为解决当下问题的唯一办法。但如果要做到这点,需要施工方与设计方无缝对接,根据现实情况随时调整施工方案。

为了解决这一情况,总承包公司指派技术人员全程参与设计工作,当设计师遇到材料、工艺等施工方面的问题,拥有施工经验的技术人员可以帮助设计师进行深化设计,使设计图纸更具有实操性。

而作为在汉员工之一,1月23日晚上7点,中建三局总承包公司技术员黄甜收到了公司的“召集令”,由他和同事负责火神山2号楼的深化设计。

任务艰巨而光荣,黄甜惜别新婚的妻子,连夜收拾好行囊奔赴设计院。然而,问题很快就来了。

按照设计院绘制的建筑总平面图,病房的组成模块是6米长、3米宽的长方形,这样在不同方向排布长方形模块时,一条6米长边刚好对应2条3米长的宽边。

然而,当下市场上能找得到的集装箱尺寸是6.055米长、2.99米宽。尽管与设计图只有几厘米的差距,但几百个集装箱拼接起来后,误差将达到几米。

1

(火神山医院的集装箱房)

这时候,就需要黄甜及同样负责深化设计的技术人员“施展拳脚”,对集装箱重新“精准定位”。

总承包公司工区现场共有782个箱式板房,需要一根线一根线设计排布。此外,黄甜还需要现场核对每个集装箱方向、拼接缝隙、门窗墙板尺寸等,因为每一块吊顶、门窗的缝隙,都有可能成为医护人员被感染的罪魁祸首。

天公不作美,施工的头四天阴雨绵绵,现场泥泞不堪,黄甜与同事连续鏖战了3天,每天步数超过2万步,日日登顶微信运动榜单。“最后我们脚都跛了,走路一瘸一拐,休息了好几天才缓过来。”黄甜笑道。

2

(黄甜在火神山医院施工现场)

1月23日晚10点,这一深化设计终于完成:他们以2990毫米宽对接方向为准,宽边对接缝隙按最小的12毫米控制,长边对接缝隙适当扩大来消除误差,既达到建筑设计的效果,又兼顾了实际情况。

骐骥千里,非一日之功。这种对集装箱进行“精准定位”的深化设计,来自多年的项目积累。成立25年间,中建三局总承包公司已承建了全国近30座三甲综合医院。

“像战士一样战斗”

同样为优化设计图纸奔走地,还有总承包公司安装分公司的金晖。

作为一名从业二十多年的建筑老兵,金晖曾每天只睡3小时,带领团队圆满完成了武汉天河机场三期机电安装工程;曾为了确保武广客运专线武汉站通车目标,用15天时间完成了5000余盏屋面灯具的安装和通电任务。

1月23日下午,听闻中建三局牵头建设火神山医院,金晖第一时间向公司下了“请战书”,担任火神山安装项目部总工程师。

然而,想要在十天内完成正常情况下需要两年的工作量,“快进键”的背后意味着超高强度的压力。4天内要安装上千套的配电箱,上万套灯具、插座等这些末端设备,电力电缆、变压器24台,还有16台柴油发电机等大型设备,还要保证它的功能以及负压病房每个区域不同的压力梯度,所有的灯、插座、空调要能正常使用。即便对拥有二十多年经验的建筑老兵,也是一次巨大的挑战。

为帮助设计院快速出图,金晖白天在现场指导机电安装,晚上去设计院沟通优化设计方案,就这样两天两夜没有合眼,带领安装军团以最快速度将第一版图纸送到现场,投入现场施工。

而作为安装项目部总工程师,金晖挑起行动指挥的重担。现场机器轰鸣,参建单位众多,如何协调和组织好现场的工作也是难题。

在此情况下,金晖一边组织成立临时指挥与保障体系,对参战单位统一调度,指挥各单位配合穿插施工、协同作战,同时动员一切力量补充现场需求。

3

(金晖在火神山医院施工现场)

忙一天下来,他经常顾不上吃饭,而这种超负荷的工作对于患有糖尿病的金晖而言,已不堪重负,被医生宣告“需佩戴胰岛素泵才能维持生命”。

在火神山医院建设的日日夜夜里,金晖的肚皮上一直紧贴着胰岛素输液泵,疾病给他带来的痛苦,只有他自己知道,但在金晖的施工日志上,不见任何抱怨,只有朴素而动人的一段话。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抢建就是担当!也从来没有哪个战役会顺利告捷,从来没有一场胜利是轻而易举,顾不上许多,工程建设抢回来的每一分钟,就是抢救一个个生命。我们能做的只有像战士一样战斗!”

凡人“疫”举,再度逆行

“想到几千新冠患者期盼的目光,早一分钟建成医院,就多一分生的希望,顾不上危险,就是一心想着快点、再快点。”谈及当时的情况,中建三局总承包公司技术员黄甜坚定地说。

但现在回想起来,这一仗打的非常艰辛。

经过几天连续降雨,武汉的深夜冰冷刺骨,“最困难的时候是,来的时候太匆忙没带更多替换的衣服,下雨后衣服鞋子湿了,但是我们都在坚持。”总承包公司武汉大学项目测量员王成回忆道。

4

(王成在火神山医院现场测量)

而与他同样日夜吃住在工地的胥光,在连续工作了20多个小时的凌晨时间,深深思念的还是家人。

胥光是中建三局总承包公司项目管理部经理助理,作为先头部队,1月23日晚上10点,他带领团队通宵清理现场表面,回填洼地,平整场地,5个小时就协调安排了40多台挖机进场施工。

随后的几日,胥光始终没有回过家。“即使想家也不能回,我要和成百上千和我一样的战友们一起,战斗到工程建设完成那一天。”

涓流汇沧海,积土成山丘。经过9个日夜的酣战,火神山医院即将建成。

交付前夕的2月1日,深夜三点,总承包公司的金晖跟工友一点一点查漏补缺,为第二天的交付做准备,哪个地方管道有缝隙,哪个马桶抽水不顺畅,哪扇门把手关不严……3.4万平方米的医院,他们用一整夜把病房都走一遍,逐一排查,逐一复核,逐一销项。

5

(为火神山磨穿的鞋底)

2月2日,火神山医院如期交付,首批患者陆续入住,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赛惊讶地评论称,“我一生中从未见过这种动员”。

火神山医院院长张思兵满怀感激地说,“中建三局是一支特别能打仗、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奉献的队伍,仅用时10天就高质量建成火神山医院这座湖北省首屈一指的呼吸系统传染病医院,为及时高效救治病患、坚决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作出了巨大贡献。”

然而,这场“逆行”并未就此告一段落,后期维保任务依然艰巨。

医院交付后,总承包公司的大批人马再度驰援雷神山医院,火神山医院2号楼急缺维保负责人。

这时,本来可以回家看望妻女的陈金鹏站了出来,再度奔赴维保工作的现场。然而,进入维保阶段,所有维修的将士们将直接面对病毒,危险系数更胜以往。

陈金鹏每天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奔波在医院的病房和外围,检查管道,维修灯具、洁具,让医护人员和患者没有后顾之忧,保证医院的正常运转。

与他一并“逆行”的还有中建三局总承包公司医院维保组的王野。他刚刚从火神山医院2号楼抢建任务退下来,没有一丝喘息便“又上火线”。

王野经常穿着防护服,戴着口罩、防护面罩,“闷”在半污染区的楼栋里。凌晨三点疏通卫生间、凌晨四点为护士站保电护航,已成为他的日常。

6

(维保组成员在志愿书上郑重签字并按下红手印)

如今,维保工作逐步进入正轨,火神山医院的运转也因有了强大的维保队伍变得更加高效顺畅运行。

好消息接踵而至,湖北连续数日新增治愈病例超过新增确诊病例、武汉多家医院出现“床等人”、火神山医院已经迎来500多名新冠患者治愈出院,我们距离胜利的曙光似乎已经不远。

【作者:白夜】 (编辑:李璐)
关键字: 中建三局 疫情
分享到: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