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动态|芯海科技三成利润为政府补助,董事长被曝曾行贿

财经网 2020/06/16
分享到:
导语

从新三板摘牌后,芯海科技(深圳)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芯海科技”)欲再度叩响科创板IPO的大门。

值得注意的是,6月3日,芯海科技对上交所首轮问询进行了回复,牵扯出一段董事长卢国建行贿的秘辛往事。

此外,报告期内,公司应收账款增速远超营收增速,信用期外应收账款占比陡增;IPO前已斥资1.14亿元购置房产,此番募集资金仍拟以近1亿元用于买房,其用意或值得探究。

董事长为获政府补助曾行贿

在华为工作七年后,2003年8月,卢国建选择辞职创业。同年9月,芯海科技成立。

2015年11月至今,卢国建一直担任芯海科技的董事长、总经理,在芯海科技处于绝对控股的地位。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卢国建通过直接和间接的方式,合计持有公司59.4%股份,为芯海科技的实际控制人。

2017-2019年,芯海科技分别实现营收1.64亿元、2.19亿元、2.58亿元;归母净利润0.21亿元、0.21亿元、0.43亿元。政府补助在公司利润中占据了不小的比例。

据招股书,报告期各期确认的政府补助收益分别为1314.45万元、1563.51万元、1316.21万元。其中,计入公司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分别为680.73万元、680.27万元、605.09万元,分别占当期净利润的33.18%、32.73%、14.13%。

值得注意的是,为获取政府补助,芯海科技董事长卢国建曾涉嫌行贿。

据裁判文书网2017年8月披露的陈剑山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2004年,通过朋友介绍,卢国建结识了原深圳市科技创新委员会规划发展处处长陈剑山。

在一次行业聚会中,卢国建提出想在ADC芯片技术方面申报项目扶持基金,并希望取得陈剑山的支持。在陈剑山的帮助下,芯海科技“高速模数转换(ADC)芯片关键技术研发”项目于2013年7月顺利审批通过,获得400万元的项目扶持资金。

为感谢陈剑山的帮忙与关照,2014年春节前,卢国建主动邀约陈剑山吃饭,并于饭后送给陈剑山5万元现金。

对于上述情况,上交所曾在反馈意见中要求芯海科技说明卢国建是否存在被追究刑事责任的风险,公司是否存在受到重大行政处罚的风险。

芯海科技回复称,卢国建在本案中作为证人,曾于2016年4月出具证人证言。该案件判决已生效、执行完毕并结案,公司及实际控制人卢国建均不存在被追究刑事责任的风险,不存在受到重大行政处罚的风险。

除了曾涉及行贿,卢国建在历史出资层面也存在瑕疵。

据公开转让说明书,2013年11月,卢国建、股东万巍和王金锁以非专利技术“应用于精密测量和健康电子的高精度SOC芯片技术”作价出资1100万元、以非专利技术“面向医疗电子的高精度SOC芯片技术”作价出资900万元。

该次增资存在涉嫌股东以个人名义使用职务发明出资的瑕疵,公司已于2015 年1月将作价2000万元的无形资产全部减资处理。

彼时,芯海科技表示,上述法律瑕疵事宜仍可能存在被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追诉处罚的风险。然而,对于上述出资存瑕的情形,芯海科技并未在招股书中予以披露。

逾期应收账款占比超7成

芯海科技是一家集感知、计算、控制于一体的全信号链芯片设计企业,专注于高精度 ADC、高性能 MCU、测量算法以及物联网一站式解决方案的研发设计。

据公司介绍,2007年,芯海科技推出了24位低速高精度ADC芯片CS1242,打破了国内中高端衡器芯片市场被外国垄断,完全依靠进口的格局。

然而,诸如高端仪器对于工业测量芯片稳定性要求较高,对ADC的精度有较高要求,一旦使用便不会轻易更换。

此外,公司通用微控制器芯片中仍然以低端MCU(8 位)为主,相比于32位MCU,技术含量相对较少,竞争力不强;公司切入压力触控芯片时间不长,报告期内收入占比不足10%。

在此背景下,芯海科技的收入主要源自较为“小众”的智慧健康芯片领域,产品主要应用于体重秤、体脂称等。2019年,智慧健康芯片收入占比为47.38%。

即使在IC设计行业奔走多年,芯海科技的业绩与同行相比仍存较大差异。

以2019年为例,芯海科技实现营收2.58亿元,净利润0.43亿元。ADC产品已进入工业和医疗成像领域的上海贝岭实现营收8.78亿元,净利润2.41亿元;32位MCU和闪存芯片设计企业兆易创新实现营收32.03亿元,净利润6.07亿元;专注于家电市场MCU需求的中颖电子实现营收8.34亿元,净利润1.89亿元。

除了收入规模不及同行,芯海科技应收账款增速已超过营收增速,应收账款周转率低于可比同行均值,对下游的议价能力偏弱。

2017-2019年,芯海科技各期末应收账款余额持续增长,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0.29%、27.52%、38.53%,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2.78次、3.47次、3.23次;同期同行应收账款占营收比重均值为19.38%、18.94%、21.46%,应收账款周转率均值为8.98次、9.83次、9.14次。

1

数据来源:wind

2

数据来源:wind

2019年,芯海科技营收同比增长17.83%的情况下,应收账款余额增速为49.17%。公司对第一大经销商深圳市西城微科电子有限公司的信用额度由800万元调整至2800万元。

3

来源:招股书

与此同时,公司信用期外的应收账款占比从2017年的53.86%增至2019年末的71.57%。也就是说,公司逾7成的应收账款回款出现逾期。

值得一提的是,芯海科技曾经的大客户已无力回款。

2017-2018年,上海曜迅工贸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曜迅”)分别位居公司第一、第二大客户,贡献销售额3938.23万元、3052.37万元。

据招股书,上海曜迅是上海斐讯数据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斐讯公司”)的供应商,由于斐讯公司经营不善、拖欠供应商货款,上海曜迅一直未能支付公司相关货款。而上海曜迅也因涉及多起法律诉讼,已被最高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2018年,公司预计上海曜迅货款无法收回,计提坏账准备2031.15万元,致当期公司坏账损失2047.22万元,占当期公司净利润的98.51%。

募资近1亿用于买房

芯海科技曾于2016年5月挂牌新三板。2017年9月15日,公司通过在新三板公开发行股票350万股成功募集资金7000万元,主要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进一步提升偿债能力。

挂牌仅一年有余,2017年11月2日,芯海科技报送了终止挂牌的申请材料,于2017年11月30日匆匆离开新三板。

蛰伏两年后,芯海科技再度剑指当下炙手可热的科创板,公司拟公开发行不超过2500万股,拟使用募集资金5.45亿元用于“高性能32位系列MCU芯片升级及产业化项目”、“压力触控芯片升级及产业化项目”、“智慧健康SoC芯片升级及产业化项目”。

4

来源:招股书

与其他IC设计企业相似的是,芯海科技采用Fabless经营模式,即只从事集成电路研发和销售,将晶圆制造、封装和测试环节分别委托给专业厂商完成,属于轻资产运营模式。

而根据募资规划,公司拟投入9384万元用于场地投资。

芯海科技表示,本次募集资金投资项目中,投资支出主要为研发场地购置及装修、研发设备及设计软件投资、研发费用等,不存在购置生产线、建设生产厂房等支出,符合目前公司Fabless型集成电路设计企业的经营模式特征。

值得一提的是,芯海科技已于2018年8月10日与前海世茂发展(深圳)有限公司签署了签订《深圳市房地产认购书》,拟购买前海世茂金融中心二期项目5103、5104号房用于办公,建筑面积1270.74平方米,购房总价款为1.14亿元。

截至2019年末,公司已支付购房款5711.00万元,剩下5710.00万元以银行借款的方式支付。

科创板申报前已先行购置房产用于办公,本次募资规划中仍拟斥资1亿元用于买房是否必要呢?对此,上交所曾要求公司披露募集资金投资项目资产场地取得进展情况,结合已购房产披露募投资产包括场地投资的必要性,是否与公司轻资产的运营模式相匹配。

芯海科技回应称,本次募集资金购置的场所将作为发行人的研发以及办公场地,公司拟通过购置房产的方式获取上述募投项目所需的场地,公司初步拟定通过公开价格在深圳市购置相关房产。

而前次购置前海世茂金融中心二期项目房产主要作为公司新的办公区域和产品展览中心,以提高公司的市场形象。

编辑: 李璐
关键字: 芯海科技 IPO
分享到: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