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动态|老铺黄金“出圈”记:重销售轻研发,营收增速背离同行

财经网 2020/07/06
分享到:
导语

疫情之下黄金市场冰火两重天。一边是金价的不断走高,另一边则是黄金需求的走低。

今年以来,国内黄金价格累计上涨14%-15%,一度突破400元/克,创历史新高。而与此同时,据中国黄金协会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全国黄金实际消费量148.63吨,与2019年同期相比下降48.20%。

珠宝黄金行业放缓之际,又一家黄金企业准备冲击A股上市。6月24日,老铺黄金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老铺黄金”)披露IPO招股书,拟登陆深交所募资5.5亿元,主要用于线下门店建设。

然而,蹊跷的是,在2019年珠宝黄金企业业绩普遍不及预期,整体行业增速放缓的情况下,老铺黄金逆势增长一倍左右。

而除此之外,颇为诡异的是,公司研发人员人均薪酬高达90万元,这与其他可比公司研发人员年均薪酬10万左右相比,差距颇大。

产品溢价高于同行

如今购买黄金已不再仅仅是中国大妈的爱好,90后们也纷纷兴起“淘金热”。不过,相比年长者对传统设计风格首饰的青睐,年轻人反而对复古中国风颇感兴趣。

2018年末,周大福“传承”系列古法金饰品在小红书、抖音等平台走红。紧随其后,周生生推出了“文化祝福”系列。此外,其他珠宝零售品牌也纷纷布局“古法”系列金饰品。

一时之间,“中国风”古法金饰广受消费者欢迎。根据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统计,2017-2019年,中国古法黄金市场规模分别为 30.42亿、 130.23亿、 303.66亿,增长迅速。

古法黄金制作工艺历史源远流长,最早可追溯至商周时期,距今已有近三千年。古法黄金采用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古老铸金工艺,出自于宫廷造办处,为皇室贵族做金器所用。

相比普通黄金饰品而言,古法饰品用金用料密实,手工打造。因此,相对于普通黄金饰品而言,古法黄金饰品溢价相对偏高。

以黄金手镯为例,周大福一款重量在42.65g、尺寸为54mm的传承系列古法黄金手镯售价为23743.3元,平均每克售价为556.70元;而周大福另外一款重量在17.25g、同样尺寸的普通黄金手镯售价在9312.5元,平均每克售价为539.86元。

从市面上来看,在古法黄金手镯这个品类中,经比较品牌官方旗舰店价格,老铺黄金溢价最高。

以6月30日日期为准,当日国内黄金金价为397.76元。同样一款素面古法黄金手镯,明牌珠宝平均每克售价为487.65元、周六福平均每克售价为549.92元、周生生平均每克售价为552.73元,而老铺黄金平均每克售价为565.21元。

事实上,早在2009年,“老铺黄金”品牌便已推出古法金饰品,但奈何“生不逢时”,当时并未兴起热潮。直到近两年,“中国风”广受推崇,老铺黄金才露“尖尖角”。

营业成本占比远低于同行

“老铺黄金”品牌的“出圈”,令老铺黄金赚得盆满钵满。

2017—2019年,老铺黄金营业收入由4.35亿元增至9.45亿元;同期归母净利润也由3248.56万元增至9146.10万元,翻了两翻。

尤其在2019年,老铺黄金业绩增速迅猛,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17.24%,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152.78%,显然这一增速与珠宝上市公司同期增速相比,遥遥领先。

财经网梳理,2019年受珠宝行业景气放缓影响,珠宝上市企业业绩增速整体不及预期,营收增速轻微下滑。

在这其中,营收增长较快的为豫园股份(600655.SH),但也仅同比增长27.40%;同时由于2019年扭亏为盈,金一文化(002721.SZ)净利润增速录得最高,为213.50%。

1

来源:公司年报

在金一文化年报中,可以一窥珠宝首饰行业增速放缓的原因。“2019年国内珠宝首饰行业经历了较大的转折,上半年行业企稳复苏,到了下半年由于金价短期涨幅较大,消费者出现观望态度,黄金珠宝相关企业销售压力增大。”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限额以上金银珠宝类销售额同比增长0.4%。据中国黄金协会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黄金实际消费量1002.78吨,同比下降12.91%。

那么,令人困惑的是,老铺黄金是如何在珠宝首饰行业增速放缓中“一骑绝尘”呢?

不止于此,相较于同行而言,公司营业成本占营收比重也远远低于同行水平。

珠宝黄金饰品不同于一般消费品,附加值较低,因此对于珠宝黄金企业来说,营业成本占营收比重偏高,2019年均值在91%左右,而同期老铺黄金这一比重仅为61.06%。

按照公司的说法,公司产品并非一般首饰品,而是古法手工金器产品,公司旗下四大品类分别是花丝类、素面类、镶嵌类、錾刻类,附加值较高。

经财经网测算,2017—2019年,老铺黄金产品平均每克售价分别为383.20元、398.97元、453.30元,与同期每克采购均价276.46元、273.10元、312.40元相差106.7元、125.9元、140.9元,差距逐渐拉大。

2

来源:招股书

这也意味着,在珠宝黄金饰品市场行情不好的2019年,公司对旗下黄金饰品还提高了价格,但仍有大批消费者买单。这与金一文化年报中披露的“金价上涨导致消费者出现观望态度”,明显不符。

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例不足1%

较于“老铺黄金”品牌的悠久,老铺黄金还未满4岁,公司成立于2016年12月5日。“老铺黄金”品牌是公司实控人旗下金色宝藏运营品牌之一,后于2016年11月从中独立出来。

而且,一开始成立的时候,老铺黄金部分产品由金色宝藏处采购得来。

2017年,老铺黄金向金色宝藏处采购商品2448.33万元,金色宝藏为第二大供应商。2018年,老铺黄金对金色宝藏的采购金额降至457.51万元,不过金色宝藏仍然是公司的第五大供应商。直到2019年,老铺黄金不再从金色宝藏处采购商品。

据公司解释,为杜绝同业竞争,关联方金色宝藏于2017年、2018年陆续将所有含黄金成份制品及足金碎料转售给老铺有限。

金色宝藏成立于2004年6月28日,通过租赁、联营等方式在商场、景区经营佛教文化产品及旅游纪念品,旗下运营“老铺黄金”和“金色宝藏”两个品牌。其中,“老铺黄金”品牌经营销售黄金产品,“金色宝藏”品牌经营销售佛教文化产品等工艺品。

招股书显示,2019年金色宝藏净资产为-752.34万元,已经资不抵债;净利润为-2188.99万元,亏损严重。

金色宝藏同样是公司实控人徐高明旗下公司,2004年4月至2018年10月,徐高明担任金色宝藏总经理之职。在此期间,徐高明自2016年12月担任老铺有限总经理。

将主营黄金饰品的“老铺黄金”品牌从金色宝藏中独立出来运营,足以可见徐高明对“老铺黄金”的热爱。这份热爱还不止于此,在老铺有限股改之后,2019年11月至今,徐高明还担任公司研发总监。

1964年出生的徐高明,20岁在岳阳市畜牧水产局担任科员,随后职位一路攀升至畜牧水产局水产大楼总经理。不过,在不惑的年纪,徐高明从畜牧水产行业转行,建立了金色宝藏。

按照招股书的说法,公司创始人亲任产品研发总监,有效地保证公司产品研发、产品创新的资源配置、定位坚持与任务执行。

不过,令人担忧的是,创始人一无研发技术,且专业并不相干,如何能保证公司产品跟上市场潮流,亦或是独立创新呢?

与此同时,报告期内,公司研发支出也颇为“吝啬”。2017—2019年,公司研发费用为677.98万元、683.31万元、852.99万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重仅为1.56%、1.03%、0.90%。

据招股书,公司研发费用主要由职工薪酬和设计费用组成。而报告期内,研发人员占职工薪酬的比例由2017年的58.76%增至2019年的97.62%,同期设计费用金额由211.79万元降至15.13万元。

11

来源:招股书

可以说,大部分研发费用落入了研发人员的口袋。2019年,公司研发人员总数为9人,以此计算,年均人均薪酬已高达92.52万元,远远超过同行研发人员10万元左右的年薪。

编辑: 李璐
关键字: 老铺黄金 IPO
分享到: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