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市|北京低风险地区影院7月24日“重启”:潮水退去,活下的都是精兵强将

财经网 2020/07/21
分享到:
导语

文/李璐 王梓睿

历经无数次“下周复工”的传言,7月16日下午,国家电影网站正式“官宣”——低风险地区影院7月20日恢复营业。影院复工的消息很快在社交网络上传开。

下午15点36分,《七月与安生》总策划、《荞麦疯长》的制片人、上海电影家协会理事藤井树在微博上发了简单的4个字,“热泪盈眶”。

在电影频道融媒体直播活动中,《唐探》系列导演陈思诚难掩激动的心情:“久别重逢,黑夜中等了这么久,终于天亮了”。

7月21日,北京市电影局再度传来好消息,“北京市低风险地区电影院在各项防控措施有效落实到位的前提下,可于7月24日有序恢复开放营业。”

停摆近180天的时间内,影视行业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冲击,首当其冲的是电影院线。据中国电影家协会5月27日发布《电影院生存状况调研报告》显示,187家受访影院一季度平均收入为34.45万元,平均运营成本为117.9万元,2月份开始已经入不敷出。

不仅是中小影院,头部上市公司万达电影(002739.SZ)、金逸影视(002905.SZ)也分别发布了预亏报告。万达电影预计上半年亏损额在15亿元至16亿元;金逸影视预计上半年亏损3.1亿元至3.9亿元。

复工的消息对于院线而言无疑是“久旱逢甘霖”。财经网通过采访多方了解到,影院复工短期内将面临阵痛期,而这也是一次绝佳的“洗牌”机会。“要活过来了,然后我想后面肯定会越来越好,我们也坚信会越来越好。”藤井树说道。

爆米花经济将受一定压制

谈及影院复工的消息,藤井树表示,每个人都很振奋。

“朋友圈瞬间活过来了,做宣传的发物料,各种电影节也开始宣布了,都在恭喜有新的项目,感觉所有人都活过来了,都活跃起来了。”

然而对于影院而言,此次复工仍是有条件的。

在国家电影总局的附件中,《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电影放映场所恢复开放疫情防控指南》要求影院复工需满足以下条件:全网络实名预约售票,每场上座率不超过30%,日排片量减半,观影时间每场不超过两小时;原则上不得售卖零食和饮料,影厅内原则上禁止饮食。

据国家电影局的数据,2019年全国电影总票房为642.66 亿元。中国电影协会测算,全国影院如果在8月复工,全年票房预计128亿元,同比下降80%。

而在诸多条条框框限制下,熬到“天亮”的电影院复工后将面临什么?上座率不超过30%的条件是否会进一步影响到票房收入呢?

中原证券研报显示,虽然减少日排片数量至平日的一半以及上半年部分影院的关闭可能会增加现存影院的单场上座人次,但总体来看,30%的上座率限制对于单场票房可能产生的影响可能有限。

据灯塔专业版数据,2019年全年黄金时段一线城市、二线城市、三线城市、四线城市平均上座率分别为21.49%、18.52%、15.96%、12.84%,均低于30%,如果按照非黄金时段的上座率,这一数字则还会低5-7个百分点左右。

与上座率的限制相比,禁止售卖饮食对影院的影响或相对更大。

“因为还是要戴口罩,所以爆米花经济还是会受到一些压制,再加上影院复工相关的人员成本,各项运营成本都会出来。所以短期来说,影院要有一个阵痛期。”西南证券传媒行业首席分析师刘言对财经网表示。

从影院的收入结构来看,卖品收入的毛利率仅次于广告服务收入与院线发行收入,是影院利润的重要来源之一。

财报显示,2019年,金逸影视电影放映收入为16.52亿元,占比虽达到79.84%,但其毛利率仅7.99%;卖品收入为1.8亿元,占比8.71%,毛利率为58.86%。

同期,万达电影商品、餐饮销售收入为19.26亿元,毛利率为63.33%,远高于观影收入毛利率6.61%,甚至高于广告收入的毛利率58.97%。

市场急需优质片源激活

除了疫情防控的安排,片源问题也是复工的难点之一。

5月9日,在万达电影业绩说明会上,万达电影总裁曾茂军表示,影院复工面临两大难点,分别是目前疫情防控政策的整体安排,以及,要有优秀的片源保障。

在刘言看来,现阶段影院回暖或仍需要大片的刺激。

“现在主要还是一个缺片的状态。”刘言表示,大片越多上,肯定是更有利于激发整个市场的活力。

从目前定档的影片来看,《中国合伙人》、《战狼2》、《美人鱼》等影片加入公益复映片单,《第一次的离别》在影院复映当天上映,《荞麦疯长》、《我在时间尽头等你》的片方宣布定档8月25号七夕情人节。而此前呼声较高的《唐探3》、《姜子牙》等热门影片的排期未定。

而对于此次复工后的安排,万达电影相关负责人表示,在国家电影局工作指导与安排下,目前已安排《误杀》、《寻梦环游记》、《风声》等经典电影将复映;此外,还有《第一次的离别》、《喋血战士》、《多力特的奇幻冒险》等多部国内外新片陆续定档。

在此阶段,“老片重映”是否能有效刺激市场需求呢?

藤井树对财经网表示,防疫的这种措施下,电影院刚刚开业的时候,老片是经过市场检验的已经很成功的电影了,在制片方没有什么压力,是最安全的一种选择,对观众当然也有一定的吸引力。“但是不可能电影院一直发老片,这不可能是个常态做法,这是短期行为,我觉得它是一个过渡行为。”

幸福蓝海(300385.SH)在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亦曾表示,真正拉动票房的还是重磅级新片,但各家发行公司、制作公司出于投资回报的考虑都不想来喝这个“头啖汤”。

而对于市场未来的走向,藤井树持乐观态度。

谈及《荞麦疯长》为何选择在8月25号七夕情人节上映,藤井树表示,“影院也有一个复苏的机制,包括观众心理的重建,我觉得这一个月的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一个月后整体的影院、市场复苏应该会达到一定的规模和量级,这样才能够过渡到国庆来一个大高潮,或者可以恢复到以往的水准,这都是业内人士的一个理性判断。”

而据中原证券研报显示,上半年影院的停摆使目前行业有大量满足上映条件的影片积压等待上映,按照平均400部左右的国产电影年产量来看,下半年满足上映条件的影片可能在300部以上。随着影院复工日期的临近,预计未来还会有更多的影片陆续宣布定档日期。

潮水退去,活下的都是精兵强将

据国家电影局估算,2020年全国票房损失将超过300亿元。近180天的禁令下,头部企业也难以幸免受到冲击。

万达电影披露业绩预报显示,预计上半年亏损15亿元至16亿元,称公司下属600余家国内影城自2020年1月23日起全部停业,境外影城也自2020年3月底暂停营业,同时公司主投主控的《唐人街探案3》等影片未能如期上映,部分影视剧拍摄进度也有所延迟,公司营业收入较去年同期大幅下降。而公司仍需要支付员工薪酬、影院租金、财务费用等较为刚性的成本费用,导致预告期内公司经营业绩出现较大亏损。

金逸影视则预告上半年亏损3.1亿元至3.9亿元,表示自2020年1月24日起,公司旗下近200家直营影院及广州金逸珠江电影院线有限公司旗下200多家加盟影院全部暂停营业,截止报告期末仍未恢复营业,直接影响了公司的经营收入。

压力之下,万达电影于今年4月抛出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拟募资43.5亿元用于新建影院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随后,在今年6月再度宣布一则重磅消息,拟放开特许经营权加盟,输出影院品牌和管理,尝试探索新收入渠道。

“此次疫情对于人们的观影习惯是一次重大打击。”山东青年政治学院文化传播学院副教授、山东演艺集团战略发展顾问曹晋彰对财经网表示,在他看来,只要有好的供给和好的服务,观影习惯还是可以快速恢复的。

而从更长远的时间线来看,疫情冲击下行业整合也在提速。

“好处是现在潮水退去,潮水退去之后留在沙滩上的,最后活下来的都是精兵强将,活下来的是最好的。”谈及疫情后期的投资方向,藤井树表示,后续IP化的开发项目的思路会更强,对于项目的判断也会更有风险意识。

而在刘言看来,部分落后产能退出以后,市场份额会让出来。“真正的好的头部的公司会拿到这些市场份额,它的市场份额会更大,就意味着它的整体的经营环境会更优异更好,推动了这些真正想做事的公司把东西做得更好,我觉得这是个良性的循环。”

“这是中国电影产业难得的‘冷静期’和‘机遇期’,借此机会首先可以淘汰一批‘落后产能’和‘浑水摸鱼者’”,曹晋彰则对财经网表示,接下来应该进一步强化专业分工体系、优化利益分配机制、尤其要构建针对内容创意创作的激励机制,让资本回归理性、让影视回归内容,这才是中国电影产业的长久之计。

编辑: 李璐
关键字: 万达影视 复工
分享到: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