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卡被互联网金融跨界挑战,旗天科技赋能银行信用卡下半场

财经网 2020/08/31
分享到:
导语

据央行数据,2020年一季度,银行业新发信用卡数量不足300万张,增速仅为0.3%左右,增速为2017年以来最低。新发信用卡数量增长乏力,主要是受疫情的影响。此外,信用卡近年面临互联网金融的巨大挑战,也是信用卡陷入困局的重要原因。

信用卡业务如何实现突围?是整个银行业都在思考的问题。目前,一个答案得到行业公认,就是发展金融科技。

科技公司与银行,互相都很陌生,双方合作需要磨合。目前金融科技公司和银行合作,已进行了若干实践,每个实践项目也呈现出了不同的面貌,有些项目面临危机,也有些项目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信用卡面临互联网金融巨大挑战

这几年,银行信用卡业务的日子没以前那么好过了。

据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近年信用卡的业绩仍保持增长,但增速处于快速下降的状态。2017-2019年,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在用发卡数量共计5.88亿张、6.86亿张、7.46亿张,同比增长分别为16.73%、26.35%、8.78%。

银行卡授信方面,2017-2019年,银行卡授信总额分别为12.48万亿元、15.40万亿元、17.37万亿元,同比涨幅分别36.58%、 23.40%、10.73%。银行卡应偿信贷余额方面,2017-2019年,银行卡应偿信贷余额为5.56万亿元、6.85万亿元、7.59 万亿元,同比增长36.83%、23.33%、10.73%。

另一方面,互联网消费金融行业却在飞速发展。据艾瑞咨询《中国互联网消费金融市场研究报告》预计,2015-2019年,中国互联网消费金融交易规模2356.4亿元、8695.1亿元、1.98万亿元、3.86万亿元、6.76万亿元,增速分别为1186.2%、269.0%、128.6%、94.6%、74.9%。

方正证券前日公布的《非银行金融行业-消费金融系列报告》,也预计2019年互联网消费金融交易规模规模将达到6万亿以上。

互联网消费金融已对信用卡形成了巨大的威胁,其原因在于互联网金融利用科技形成了新的模式,对信用卡的传统模式形成了挑战。具体体现在,首先,用户目前的大量注意力都集中在互联网上,互联网消费金融相对传统信用卡形成了流量优势;其次,互联网企业可以通过收集大数据形成全新的风控模型,用更新的信息维度来判断用户的借贷风险,这对信用卡的传统风控模型形成了降维打击。最后,互联网企业还可以运用人工智能技术实现高效运营和催收,相对于传统信用卡形成了成本优势。

面对互联网消费金融的挑战,信用卡要想重新崛起,就需要应用竞争对手正在使用的利器——金融科技。正是这般考虑,国内各大银行对科技的投入便十分上心。

据2019年17家A股上市银行年报,绝大部分银行的科技投入占营收比例大于2%以上。中农工建四大行的金融科技投入均超过百亿元,建设银行科技投入最高达180亿元左右。招商银行的科技投入也接近百亿元,科技投入占营收比重最高,在3.5%左右。

春江水暖鸭先知,银行对金融科技的大幅投入,相关金融科技公司已经感受到了市场的机会。

信用卡突围:用金融科技武装自己

近年,服务于信用卡的金融科技公司蓬勃发展,在信用卡业务各个领域均有成果。

比如,在信用卡发卡审核阶段,由京东数科成立的上海菁卡对信用卡发卡审核业务进行了大数据化升级,用户可以在互联网上填写申请信息,然后信息可以快速传送至银行的审批系统,用户得到审批结果的时间可以变短。

与此同时,科大讯飞也为信用卡提出了新解决方案,与银行在智慧客服、智能营销、智能产品、智能支付、智能风控等多方面展开合作。

2019年4月,百度与招商银行联合推出百度网盘联名信用卡,通过增加信用卡的网络增值福利,提升信用卡的营销卖点。

然而,不同金融科技公司在信用卡领域的创新也面临不同的命运,51信用卡在近期就正面临巨大挑战。

8月11日,51信用卡发布《2020年上半年盈利预警补充公告》表示,公司预计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6个月,公司拥有人应占亏损介乎约人民币3.5亿元至人民币7.5亿元不等。

51信用卡是一家基于信用卡管理、代还业务进行网络信贷促成业务的科技公司,2018年7月,51信用卡在香港上市,首日开盘价为8.76港元,市值达到108亿元港元。而截止2020年8月28日,51信用卡的股价为0.58港元,市值只有6.9亿港元。业绩方面,据同花顺iFinD数据,2015-2019年,51信用卡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6.93亿元、-22.31亿元、-13.71亿元、21.62亿元、-11.29亿元。

51信用卡亏损的主要原因包括,公司于2020年上半年筹备清退P2P业务,为确保拥有充足资金支持清退P2P业务,集团大幅缩减了市场营销开支,放缓了新用户增速,因此业务发展受到影响。此外,亏损原因还包括2020年上半年疫情给中国经济带来了巨大的下行压力,导致个人消费意愿下降及个人消费信贷需求缩减,同时违约率亦相应提高。

值得注意的是,51信用卡涉及暴力催收曾引起社会舆论高度关注。2019年10月21日,杭州警方公告称,对 51信用卡委托外包催收公司涉嫌寻衅滋事等犯罪行为开展调查。经初步调查发现,51信用卡委托外包催收公司冒充国家机关,采取恐吓、滋扰等软暴力手段催收债务的行为,涉嫌寻衅滋事等犯罪。

51信用卡面临巨大挑战,但行业并非全都是坏消息,也有在信用卡领域取得一定成绩的金融科技公司。

比如,新三板上市公司旗天科技是在营销环节切入信用卡科技领域,利用自身大数据分析应用能力、产品开发能力和电话营销服务能力,为银行提供银行卡增值业务营销服务。

旗天科技服务银行信用卡的大数据模型包括数据分析应用模型、客户分层营销方案、客户营销规划方案。合作方式为,旗天科技会使用银行的系统,通过电话外呼形式,向银行卡客户推送营销产品,包括实物产品、权益服务产品及账单分期服务产品等。

目前,旗天科技已经与几十家合作银行及近百家金融机构合作。

信用卡下半场:借助金融科技进行存量管理

经过十余年的高速发展,信用卡“跑马圈地”的时代已经过去。现在,在互联网金融不断抢食的背景下,银行信用卡部门将目光转向“精耕存量”或许是更明智的选择。

央行数据显示,2019年末中国共发了7.46亿张信用卡。2020年一季度,受疫情影响,新发信用卡数量不足300万张,增速仅为0.3%,为2017年以来最低增速。

面对信用卡增量空间变小的现实,众多银行开始通过场景营销激活存量客户,以各种优惠福利活动来激发客户的复贷积极性。

比如,部分股份制银行引入了礼品、积分等权益模式,提供了机场贵宾区、酒店、机票、实物礼品等权益,来吸引客户多次使用信用卡。为了打造一个优质的权益体系,银行往往也会借助金融科技公司。

近日,旗天科技子公司小旗欧飞公告表示,其接连中标三家银行的运营采购项目,分别是运营中信银行郑州分行线上读书权益采购项目、光大银行杭州分行电子礼品券采购项目、江西银行信用卡权益采购项目。

据小旗欧飞披露信息,公司从事各类礼品卡销售、流量、游戏点卡充值以及各类卡寄售服务业务。目前,小旗欧飞自有数字产品充值平台峰值已超1亿元/天。小旗欧飞已经与中国银联、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农业银行、招商银行、平安银行等近70家大型银行达成战略合作。

许多银行在使用了小旗欧飞的产品后,发现客户与银行的互动频率提高,客户停留在银行产品的时间增长,客户与银行的交流次数变多。银行营销业务从原来单项式营销变为互动式营销。银行的业绩和品牌在这个过程中实现了双赢。

旗天科技助力金融服务“最后一公里”

据旗天科技官网信息,旗天科技已经建成较为完善的业务布局,主营数字商品营销业务、银行卡增值营销业务、城际公共交通数据模型业务、数字化决策模型业务、保险科技中介业务等。整体形成了以金融机构为对象、以数字科技为依托、以业务促进为贡献,兼具需求洞察、客户识别、数字营销、智能科技和落地服务为特征的To B型科技创新服务体系。

与此同时,近年不少银行高管纷纷提到“开放银行”这一概念。开放银行是指,银行利用开放API或SDK技术,与第三方机构进行合作,让客户可以更便捷、低门槛地获得银行服务。“金融服务像水一样无处不在”成为众多银行转型的目标。

旗天科技所拥有的技术,正好可以满足银行打造“开放银行”的要求,助力银行金融服务营销“最后一公里”。

旗天科技助力银行开放的业务,首推银行卡增值业务创新服务。该业务的目标在于,旗天科技利用自身大数据分析应用能力、产品开发能力和电话营销服务能力,为银行提供银行卡增值业务营销服务。

许多银行选择与旗天科技合作,主动促进客户使用银行的服务,获得了良好的效果。旗天科技在为银行卡客户提供适销商品和服务的同时,还帮助银行丰富客户服务、促进客户交易、提高客户忠诚度。银行的中间业务收入得以提升。此外,更多的客户也得以获得更加充沛的金融资源,来满足自身的消费需求。

编辑: 刘欣颖
关键字: A股
分享到: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