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祖六“贱卖蚂蚁股权”风波未息!投资者再质疑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9/11
分享到:
导语

(原标题:胡祖六“贱卖蚂蚁股权”风波未息,投资者再质疑:投资医院的资金是否被挪用?)

由《胡祖六,你的良心不会痛吗?》一文引发的争议仍在持续。

2011年,投资者胡先生用100万元购买了“秋实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基金管理人是著名经济学家胡祖六的团队。投资者每年会收到产品报告,胡先生得知,这只基金投资了蚂蚁集团,持有蚂蚁集团0.1%的股权。此外,该基金还持有华夏基金10%的份额(在2014年12月前已退出3%,剩下7%)。本以为能够大赚一笔,结果发现该基金资产被打包以低价转让给第三方(文章称第三方为胡祖六亲兄妹),导致100万每年的收益只有1千多元。

每经记者联系到投资者胡先生,了解到除了蚂蚁股权被“贱卖”的争议,这只基金的其余投资项目也颇受投资者质疑,其中一项对医疗服务的投资,产品报告显示投资时间为2011年,但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的出资日期则在2015年。“那么2011年到2015年的四年里,如何去证明做了这笔投资?”投资者心生疑惑。

胡祖六蚂蚁集团独董任职资格被问询

胡先生认购的秋实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成立于2011年9月,这一信托计划最终间接投资到一家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企业(信托公司内部编号L1102)。

胡先生提供的资料显示,这一合伙企业的名称是春华(天津)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但他对每经记者透露,投资者收到的资管报告中没有明示基金承载公司名字,也未明示投资项目正式名称。现有资料,包括上述企业名称“春华(天津)股权投资合伙企业”等,是投资者请的律师调查而来。

图片来源:投资者提供的平安财富-秋实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材料

2017年9月,信托计划期满终止,投资者收到清算报告,当中对于蚂蚁集团投资(律师调查到的投资项目)的退出策略是,“公司拟计划登陆国内资本市场,计划继续持有至公司成功登陆资本市场后从二级市场退出”。

而在两年多后,投资者被告知,信托投资的剩余项目,即A项目的投资规模70%(律师调查到占华夏基金7%股权比例)、C项目的投资规模100%(律师调查到占蚂蚁集团0.1%股权比例),按照一揽子交易框架、以整体不可分割的出让价14.38亿元转让给了第三方。

胡先生提供给记者的信托公司函复显示,在一揽子交易对价14.38亿元中,以基金管理公司项目收回约9.89亿元考虑,互联网金融公司(律师调查为蚂蚁集团)项目退出将收回4.49亿元,约为2亿元投资成本的2.24倍。

而2018年蚂蚁集团C轮融资时,根据公开报道,其估值已达到1500亿美元。对应基金持有的0.1%股权,转让价格至少10亿元。如此来看,实际退出的对价4.49亿元与之相距甚远。

加之投资者称上述打包资产的受让方其实是胡祖六的兄妹,一时间引发市场关于此次交易涉嫌利益输送的诸多猜想。

《胡祖六,你的良心不会痛吗?》一文发布后隔天,春华资本做出公开回应。声明称,作为基金管理人,春华资本始终勤勉尽责,从未从事、并坚决反对输送不当利益的关联交易等违法违规行为。网上流传文字内容的发布者及文章中所谓的投资人,均非春华客户,与春华之间也不存在法律关系,其陈述的关键情节严重失实、毫无事实依据。

而胡祖六近期回复媒体时称:“这之间有很大的误会,在一个适当的时间点我们会进行澄清,只能说现在时机还不够成熟,我们这边有很多事实性的东西还不能够讲,完全是有苦难言。”

他表示:“现在我们一直保持沉默,是因为最近我们有好几个公司即将上市,静默期期间监管要求我们不能发表任何公开评论。”

胡先生告诉每经记者,投资者已向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起诉,案件正在审理之中。“由于涉及商业机密,法院进行非公开审理,在宣判前,我们是不能谈论有关庭审进展情况的。”

争议尚未平息,胡祖六又因为其新晋蚂蚁集团独立董事身份再度引起市场关注。

9月7日晚间,上交所网站披露蚂蚁集团IPO及科创板上市申请审核问询函的回复,其中涉及对新晋独立董事胡祖六(2020年8月起担任)任职资格的问询,要求说明春华秋实(天津)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股权结构,胡祖六是否直接或间接持有发行人股份,是否具备独立董事任职资格?

资料显示,2011年至今,胡祖六为春华资本集团创始人及董事长。蚂蚁集团在回复中称,“春华秋实(天津)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由明德春华(天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股100%,明德春华(天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由自然人胡元满持股99.95%、王学清持股0.05%”。

数据来源:启信宝

《胡祖六,你的良心不会痛吗?》一文中写道,胡元满是胡祖六的亲妹妹。

蚂蚁集团表示,截至该回复出具之日,胡祖六未直接持有发行人股份,亦未通过其控制的任何实体持有发行人股份,其近亲属控制的实体持有的发行人股份不超过1%。

此外,根据胡祖六签署的《独立董事调查问卷》《独立董事补充调查问卷》《调查表》以及《独立非执行董事确认函》,其具备独立董事任职资格。

北京明德医院投资项目资金是否被挪用?

除了蚂蚁股权被“贱卖”的争议,胡先生告诉每经记者,随着事情进一步发酵,目前投资者又产生了新的疑惑。

据了解,胡先生投资的基金承载公司【律师调查系春华(天津)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于2015年5月完成全部3个项目的投资,总投资金额约21亿元,包括华夏基金、蚂蚁集团和明德投资有限公司。

其中,明德投资有限公司核心经营实体为北京明德医院。明德投资通过北京华盛康城医院管理有限公司取得北京明德医院的股权,当中明德投资持有华盛康城约62.66%的股权,华盛康城持有明德医院100%股权。

图片来源:京东方《关于收购明德投资有限公司全部股权并增加其注册资本的公告》

胡先生提供给每经记者的清算报告显示,这一项目的投资规模是:股权投资人民币1.46亿元,委托贷款人民币0.52亿元。项目已于2015年实现了完全退出,收到回款3.13亿元,整体收益率约56.98%。其中,股权通过转让给第三方公司,获得转让对价2.5亿元,委托贷款收回本息0.625亿元。

若按每年2%管理费计算,四年的管理费用约为0.16亿,扣除管理费,这项投资净收益约为0.97亿元。

“我们注意到,在基金投资明德医院之前,春华资本曾入股明德医院”,胡先生告诉每经记者。

据Wind企业库,明德医院的一则融资信息显示,春华资本于2011年9月投资了1亿元人民币。根据清算报告,这一项目投资时间为2011年11月,与胡祖六执掌的春华资本投资相隔不过两三个月。

每经记者注意到,2015年6月,京东方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公告称,拟以2.5亿元收购春华(天津)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王学清持有的明德投资全部股份,并将注册资本增加至30亿元,主要用于明德医院的运营发展及后续数字医院筹备。同时计划将明德投资有限公司的名称进行变更。

而令胡先生等投资者疑惑的是,既然这一项目投资时间为2011年11月,为何工商信息没有相应变更?

每经记者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春华(天津)股权投资合伙企业的出资日期在2015年4月。

随后,2015年8月,春华(天津)股权投资合伙企业退出,京东方进入。

“那么2011年到2015年的四年里,如何去证明做了这笔投资?”胡先生向每经记者表示出对信托资金运用的质疑。

与此同时,投资者表达了对产品信息披露的诉求。根据《信托法》第二十条,委托人有权了解其信托财产的管理运用、处分及收支情况,并有权要求受托人作出说明。委托人有权查阅、抄录或者复制与其信托财产有关的信托帐目以及处理信托事务的其他文件。

“除了明德的退出,以及最后一次、也是最重大一次的交易披露了一揽子出让价金额之外,未披露其他任何一次交易的交易对手、交易价格、交易文件名称、交易文件签署时间、交割时间等最为基本的交易信息”,胡先生对每经记者表示。

每经记者就蚂蚁集团股权转让、信息披露等问题,向春华资本官网披露的联系邮箱发送采访提纲,截至目前未得到回复。

编辑: 文静
关键字: 胡祖六 蚂蚁
分享到: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