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动态 | 疯涨的天山生物陷“场外配资”风波,喧嚣过后如何面对连年亏损?

财经网 2020/09/11
分享到:
导语

昨日晚间,与天山生物控股股东相关的一个“大瓜”彻底在吃瓜群众之间炸开了锅。

在股票疯长并被深交所怀疑存在“新型股价操纵行为”的同时,新疆天山畜牧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山生物”,300313.SZ)的上游控股股东突然被爆出疑似存在场外配资业务。

今日午间,天山生物紧急发布澄清公告,表示上游股东智本正业的官方网站被盗用,其涉场外配资的消息不实。

从一个月内股价上涨近500%,到控股股东方被指从事场外配资,股价“亢奋”已大半个月的天山生物这两天是彻彻底底洗了个“凉水澡”。

根据Wind信息显示,天山生物主营业务为牛品种改良,为牛养殖户提供集品种改良、良种繁育、育种规划、饲养管理等,近年来除2017年有过盈利之外,天山生物均处于净亏损状态。

2018年其耗资20多亿元收购新三板摘牌企业大象广告,但因控制不力反而惹祸上身,当时还导致多个银行账户被冻结,截至目前仍陷在与大象广告相关的债务泥潭中。

股价疯长近500%,控股方被爆出涉“场外配资业务”

天山生物的控股股东是如何与场外配资联系到了一起呢?这还要从天山生物近一个月来的股价“疯长”谈起。

2020年8月19日,股价已平静许久的天山生物收盘上涨近10%,当日收盘价为6.41元/股,此次天山生物猛涨的背后既没有明显的利好消息,也没有任何与之相符的利好公告。

但谁能想到,8月19号的上涨只是一个开头,自此天山生物的股价像打了鸡血一般迎来了连续大涨。

111

天山生物股价近期走势图(图片来源于Wind)

8月27日,天山生物的股价已经上涨到了16.08元/股,7个交易日内每股价格净上涨额达9.67元,总涨幅达165.86%。

次日天山生物发布停牌核查公告,其股价已触发严重异常波动情形,但停牌核查也没能挡得住这次股价上涨的情绪。

9月2日,天山生物复牌15分钟内便拉升至涨停。截至9月8日收盘,天山生物股价已上涨至34.66元/股。

自2020年8月19日至9月8日,天山生物收盘价累计涨幅为494.51%。

目前天山生物已再次停牌。

前后近500%的股价涨幅着实吸引了整个A股市场的注意,期间天山生物甚至还自爆股价偏离基本面,提醒避免概念题材炒作。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场股票疯长的盛宴中,主力军竟然还是“散户”。

根据天山生物的公告,截至到8月31日,天山生物自然人股东持股数量占剔除后前100名流通股东持股数量的98.28%,投资者以自然人为主,也就是大家常说的“散户”。

对于此事,深交所还表示正在全面排查天山生物交易情况,有些交易可能涉嫌“新型股价操纵行为。”

这个时候,舆论视线还没有把天山生物的股价问题与其控股股东联系在一起。直到昨日晚间,与天山生物控股股东相关的一个“大瓜”彻底在吃瓜群众之间炸开了锅。

9月10日晚间,天山生物控股股东的母公司上海智本正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智本正业)主营场外配资业务的消息不胫而走。

对此财经网查看了智本正业旗下备案的官方网站,“股票配资”四个大字醒目的摆在网站的首页上,另外其业务介绍中表示股票配资服务杠杆在2—12倍之间,VIP会员配资杠杆11-12倍,最高可配2000万元。

从“新型股价操纵行为”到“控股股东方涉场外配资业务”,再联系到近期以“散户”为主力军的近500%的股票疯长,控股方智本正业瞬间成为了众人关注的焦点。

对于网络热议的控股股东方涉场外配资问题,天山生物于今日午间紧急发布了澄清公告。

222

图片来源于天山生物公告

根据天山生物的说法,其上游控股股东方智本正业一直从事农业投资管理,未从事过股票配资业务。

其网站域名2020年3月21日到期,到期后已无官网,原域名被盗用,并篡改上海智本正业营业执照进行网站展示,目前智本正业已将该事项向上海浦东新区网安中心举报,并向上海市通信管理局发出ICP备案注销申请。

截至9月11日16:00,天山生物所提的被冒用网站已无法正常访问。

喧嚣过后,天山生物路在何方?

与大半个月来股票近500%的上涨相比,天山生物近年来的经营情况则是另一番景象。

天山生物除2017年实现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以下简称“净利润”)744.43万元以外,其他年份则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2015年、2016 年、2018 年、2019 年净利润额分别为-3566万元、-1.40亿元、-19.46亿元、-6079.10万元。

连天山生物自己都承认自身“盈利能力较差”。

另外在股价被热闹讨论的同时,天山生物今天还公布了一则关于涉诉案件的公告。

其因涉及与大象广告相关的债务担保,目前与浙商银行之间存在着高达5428.57万元的债务纠纷。

但截止2020年6月30日,天山生物的货币资金余额才仅为1734.84万元,根本无力承担该债务风险。

此外该债务纠纷与近年来天山生物的一则问题较大的收购问题案相关,此事也直接导致其2018年近20亿元的净亏损。

2018年,天山生物耗资近23.73亿元并购新三板摘牌企业大象广告,计划在畜牧业的基础上开拓广告业务,2018年半年报及三季报,大象广告的业绩被合并进了天山生物的财务报表。

但实际上天山生物并没能真正控制其耗资20多亿元收购的资产标的。

大象广告的原实控人陈德宏,在重组过渡期以大象广告及控制下公司的名义在外借款,且相关借款未在账面记录。

由于大象广告在天山生物重大兼并活动中隐瞒的违规担保、资金挪用行为,被公安机关以合同诈骗的立案条件立案侦查,受大象广告债务诉讼案件影响,当年天山生物的多个银行账号也被冻结。

2019年初,天山生物正式承认未能控制大象广告,根据当时董事会通过的《关于确认公司无法控制大象广告的议案》显示,其确认未实际控制大象广告,并将大象广告从2018年年报报表中剔除。

但直到今天,天山生物也还在笼罩在这次并购问题案的阴霾中。

在高达500%的股票涨幅和热闹吃瓜群众的围观之下,天山生物最近也着实赚足了眼球。但热闹总会过去,连年亏损、现金匮乏才是天山生物的真正面目,喧嚣过后天山生物未来的路会顺利吗?

编辑: 侯玉坤
分享到:

相关新闻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