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动态 | 南极光:实控人曾低价增资,为争取客户长期“赔本销售”

财经网 2020/09/16
分享到:
导语

2020年9月17日,深圳市南极光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极光”,A19443.SZ)将在创业板首发上会。

南极光主营业务为手机LCD屏幕背光源的研发生产销售,虽已临近上市审核,南极光的主营业务前景却不被广泛认可。

随着近年来手机厂商高端系列逐渐转向OLED材质屏幕,LCD屏幕逐渐沦为“低端机”专用,根据中证鹏元研报显示:OLED相较LCD拥有明显的性能优势,目前集中于中高端智能手机,随着产能释放,对LCD替代趋势明显。

就连南极光正在极力争取的大客户京东方也已于去年末宣布停止对LCD的产能投资。

报告期内,南极光还存在对个别客户低价销售,导致毛利率持续为负的情形。

此外南极光实控人还在股权激励期间进行大额低价增资,实际缴纳增资款相比公允价值低了3600多万元。

实控人曾低价增资,增资价格与公允价值相差3600多万元

在股份制变革的前一年,南极光进行了一次股权激励政策,部分员工以较低的价格增资入股了南极光,不过一同参与这场“低价增资”的还有实控人的身影。

2017年8月,南极光迎来了其自成立以来的第8次增资,同时这场增资也是南极光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实施股权激励。

根据当时的增资明细,南极光的注册资本从5800万元增加到了7372万元,注册资本净增加额1572万元。

其中核心员工梁荣勋增资191.672万元、徐贤强增资110.580万元、毛崇文增资73.720万元、潘景泉增资22.116万元、张少漩增资22.116万元,5位核心员工共增资420.204万元注册资本。

当然这既然是股权激励,被激励人的增资价格也肯定是低于同期公允价格的。

根据招股书显示,股权激励具体的增资价格为2.5元/出资额,同期的股权公允价值为5.69元/出资额,对于实际增资价格与公允价格之间的差额,南极光也于当年在管理费用中确认了共计1341.54万元的股份支付费用。

以上就是此次股权激励的全部内容。

不过财经网发现,在这次股权激励进行的同期,同时进行低价增资的还有南极光实际控制人姜发明、潘连兴的身影。

根据当时的增资明细显示,股权激励实施当天,实控人姜发明、潘连兴直接、间接增资共计1151.796万元,占当天增资总额的73%。

值得注意的是,实控人增资价格也与股权激励保持了一致,均为2.5元/出资额,实际缴纳增资款2879.49万元。

根据同期股份公允价格来计算,实控人实际增资股份的公允价值高达6553.72万元,比实际缴纳的增资款高了3674万元。

但是对于实际增资款比公允价值低了的3600多万元差额,南极光没有进行股份支付,也没在招股书中进行特殊说明。

这件事发生在2017年,当年南极光的净利润总额也才仅2827.85万元,如果涉及到实控人的增资部分也被计提了股份支付费用,南极光当年的净利润额怕是要变成了负数。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南极光此次增资事项的验资机构还是个别高管的前东家。

深圳中企华南会计师事务所(普通合伙)对这次增资行为涉及的共计3930万元增资款出具了验资报告,这也是招股书中披露的南极光与该会计师事务所唯一的一次合作。

南极光财务总监毛崇文也曾在2006年至2012年间在该会计师事务所工作,工作时间长达6年。

继续大手笔布局LCD市场,募资项目风险未知

近两年来,关于苹果公司“御用”屏幕供应商JDI濒临破产的消息从未停止过讨论,这家老牌LCD屏幕厂商的现实境遇未免让人感到唏嘘。

JDI曾经是LCD屏幕的代名词,但是随着2017年苹果高端系列屏幕全面转向OLED阵营,LCD在高端显示领域的劣势几乎就已经注定,JDI这家曾经无限风光的LCD屏幕厂商也急速的黯淡了下来。

JDI的没落也透露出了如今的屏幕市场状况。LCD与OLED是目前手机市场采用的主要屏幕显示材质,近年来OLED后来居上,逐渐垄断了全球高端手机市场,而反观LCD几乎已经成为了“落后”的代名词。

而本文的主角南极光,正是LCD市场中的一员,而且目前还要继续大手笔募资进行LCD产业项目的扩张。

南极光的主营产品为应用于手机LCD屏幕的背面光源组件,该业务目前占据了南极光营收的90%以上,其在招股书中还计划募集4.04亿元继续进行LCD屏幕背光源的生产、研发扩张。

但南极光极力主推的部分大客户也放弃了对LCD市场未来的布局。

根据招股书显示,显示行业龙头京东方在2019年首次成为南极光前五大客户之一,当年度为南极光实现营业收入2.11亿元,占南极光营收总额的21.27%。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京东方的订单,南极光甚至主动放弃了其他大客户的订单,根据招股书披露,2019年南极光为与京东方加大合作,主动降低了与前大客户帝晶光电的交易规模,导致帝晶光电从前五大客户名单中除名。

但京东方对LCD未来前景的表态,却实实在在给南极光泼了一盆冷水。

2019年12月,京东方宣布停止LCD屏幕的产能投资,未来重心将转向OLED和Mini LED。

对于大客户依赖度极高的南极光来说,每一个大客户的业务变动都将实实在在的影响到南极光的实际经营,2017年至2019年南极光来自于前5大客户的营收占据了营收总额的91.94%、91.24%、83.23%。

要知道2019年南极光才首次与京东方进行较大金额的合作,当年末京东方突然宣布停止LCD产业的继续扩张,此事对于正在极力争取京东方订单的南极光来说无疑是一个坏消息。

研发状况成谜,应收账款高企,曾为争取客户长期赔本销售

作为一家显示领域的科技企业,南极光也在招股书中展示了自己的研发状况。

报告期内其被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2017年至2019年因此获得的累计所得税优惠已经高达上千万元。

但是其研发费用的明细及研发人员的学历水平却与其所展示的研发实力存在一定差距。

2017年至2019年,南极光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31%、3.47%、3.35%,紧贴高新技术企业3%的最低研发费用率要求。据其研发人员收入水平显示,2019年其研发人员平均月薪水平仅为6096元/月。

2019年南极光技术员工共计205人,占总员工人数的10.68%,超过了高新技术企业10%的研发人员最低要求。

但是根据其员工学历水平显示,其共计1919名员工中,拥有大专及以上学历的才仅177人,占比仅9.2%,还达不到其研发人员的数量。作为对比,其同行业企业宝明科技拥有大专及以上学历的员工比例则达到了15.86%。

另外,应收账款与现金状况也是南极光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2017年至2019年,南极光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2.84亿元、3.82亿元、3.79亿元,占当年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50.54%、49.10%、38.08%。

在赊销之外,南极光甚至还出现过为争取客户做“赔本买卖”的经历。

报告期内南极光曾和深超光电进行过合作,2017年至2019年南极光对其销售的毛利率竟然为负,分别为-74.74%、-1.23%和-6.45%。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南极光的保荐人还曾因上市公司资产重组问题被监管关注。

2019年,*ST瑞德因在重大资产重组中的标的资产业绩预测、业绩补偿督促方面存在违规,其重大资产重组财务顾问项目主办人之一贾文静被上交所监管关注,而这个贾文静也正是南极光此次IPO上市的保荐代表人。

编辑: 侯玉坤
分享到:

相关新闻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