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天内连收两封关注函 全通教育市值缩水近90%背后

投资者网 2020/09/27
分享到:
导语

(原标题:8天内连收深交所两封“关注函” 全通教育市值缩水近90%背后)

全通教育集团(广东)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全通教育”,300359.SZ)在8月份发布了2020年上半年成绩单:营收2.45亿元,同比下降1.32%;归母净利润1002.77万元,上年同期亏损2546.27万元;扣非净利润658.36万元,上年同期亏损3443.4万元。

对于上半年“扭亏为盈”,全通科技对外称,“主要是基于成本费用的下降以及收回应收账款,从而大幅减少的信用减值损失计提。”

另外据其9月10日、18日公告,因实控人变更细节界定模糊等原因,8天内收到深交所两封关注函。

《投资者网》就上述等问题联系全通教育,但未收到回复。

上半年净利转正靠“催收” 

对于这份归母和扣非双双扭亏为盈的半年报,全通教育解释称,一方面,受疫情影响,继续教育业务主要开展线上培训,与原面授培训联系较为紧密的培训会议费、培训资料费以及劳务费等成本有较为显著的下降,毛利率大幅增长,以及上半年人工费用、市场费用、行政费用等同比均有所减少(见表1)。

另一方面,据半年报,报告期内公司收回部分信用期长的应收账款,导致信用减值损失同比大幅减少,而据上半年非主营业务(见表2),信用减值损失在利润总额中的占比达70%以上,其对利润总额的影响力不言而喻。

过高的信用减值损失占比,反映其面临一定的应收账款风险,半年报中提到,“针对上述风险,公司建立了回款专项小组,对到期的应收账款,加大催收力度。”

如此一来,上半年净利润扭亏为盈的原因之一,就是在加大催收力度后,“收回部分信用期长的应收账款,进而导致信用减值损失同比大幅减少”,又因为信用减值损失在利润总额中70%以上的占比及影响力,从而推动利润总额及净利润发生正向变动。

“净利润靠催收推动”的逻辑,与其业务性质有关。

半年报中提到,其教育信息化项目类业务涉及多个环节、部分客户付款审批流程时间较长,这一业务性质导致公司的应收账款周转速度较慢,应收账款余额较大:截至报告期末,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占总资产的21.80%。若未来受宏观经济环境变化,出现客户违约的情况,公司面临一定的坏账风险,都为其资金周转速度和经营业绩带来了不确定性。

商誉减值致前两年连续亏损

如果没有2018年和2019年两年的亏损,今年上半年这份业绩单其实还算差强人意:营收微降1.32%,归母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在上年同期亏损近3000万的前提下,扭亏为盈。

Wind信息显示,全通教育是从事家校互动信息服务的专业运营机构,从属于家庭教育信息服务领域。公司致力于教育信息化及信息服务多年,以K12学段家校互动服务起步,业务逐步发展至涵盖K12教育、家庭教育及继续教育不同领域。2014年,该公司以“在线教育第一股”的身份登陆创业板,当时恰逢“线上教育”概念风口。2015年全通教育开始大举并购扩张,但随之而来的是营收和商誉的波动。

根据全通教育应收及净利润趋势(见图1),2015年和2016年,公司营收分别大幅增长127.97%和122.58%,但2017年开始,其营收净利逐渐下降,2018年和2019年净利润则由盈转亏,净亏损分别为6.57亿元、7.05亿元。

公司营收的波动起伏,以及净利润的由盈转亏,与其并购扩张期间商誉的大幅波动不无关系。

根据其历年商誉(见图2)不难发现,仅2015年,全通教育并购了9家公司,带给其近11.8亿元的商誉。2018年及2019年,全通教育因计提巨额商誉减值,业绩连续巨亏。2019年年末商誉余额较年初减少了82.48%,当期年报中坦承,“经营出现亏损主要是以商誉减值为主的资产减值损失所致”。

对于商誉减值的原因,有投资人士认为,“上市公司规模快速扩张的同时,如若缺少整合经验,则在增加上市公司管理成本的同时,并没有放大协同效应,而在线教育的概念风口引来越来越多竞争者入局,势必会改变行业竞争的逻辑和格局,也会进一步影响其收入。”

二级市场的股价走势,强烈地反映了投资者的不满,和他们“用脚投票”的决心(见图3)。2015年,全通教育的总市值一度最高超过450亿元,后一路下跌。2019年长期在5元~6元一线徘徊,今年借助大势回暖,股价略有起色。截至9月25日,其股票收盘价为7.30元/股,总市值已缩水至46亿元,与最高点相比,跌幅近90%。

实控人变更协议前后

9月9日,全通教育一则“控制权将发生变更”的公告引发了系列“骚动”。

公告显示,全通教育现实际控制人(陈炽昌及其一致行动人)于9月7日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拟向中文旭顺转让6.89%的股权,并将其持有的16.61%股权所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中文旭顺行使,权益变动完成后,中文旭顺将成为公司控股股东。不过,又因中文旭顺没有实控人,故全通教育也将没有实控人,而现实控人仍保留全通教育4.07%表决权。

《股权转让协议》签订前一个工作日开始,连续3个交易日(9月4日、7日、8日),其收盘价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30%,但公告后第二天股价下跌,二级市场对其实控人变更相关交易的关注再明显不过。

同时,因细节界定模糊,全通教育8天内收到深交所两封关注函。两次问询中,管理层要求该公司就上述交易后的无实控人状态、陈炽昌与中文旭顺是否存在一致行动关系、后续委托表决权对应股份的转让安排、如何保障公司控制权稳定等进行说明。

上半年,催收发力导致收回部分应收账款,公司净利润转正,这对全通教育来说,看似有了一定的转机。但随着控制权变更,新的控股股东中文旭顺是否具备匹配的整合经验和管理能力,有效发挥集团各品牌的协同效应,实现业绩可持续提升,市场只能拭目以待。

编辑: 文静
关键字: 全通教育
分享到: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