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动态|前三季度净利降近八成、实控人被立案调查,华民股份股价两日暴跌30%

财经网 2020/10/28
分享到:
导语

前一天刚刚上演“惊魂一跳”股价大跌20%的华民股份(300345.SZ),再度爆出令市场心惊肉跳的消息。

10月28日,华民股份公告称,公司于10月27日从湖南华民资本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获悉,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卢建之因涉嫌职务犯罪被长沙市监察委员会立案调查、留置。公司紧急“换帅”,改选熊猛担任董事长。

截至10月28日收盘,华民股份股价报收6元/股,公司股价两日已跌去30.18%,市值蒸发10.67亿元。

新实控人入主一年遭立案调查

公开资料显示,华民股份原名“红宇新材”,主要从事专业从事耐磨铸件产品的研发、设计、生产、销售和应用技术服务,并为客户量身定制耐磨铸件应用技术解决方案。

2012年,公司顺利在深交所挂牌上市后,净利润便出现“三连降”。2015年,公司营收净利润双双增长,却被爆出业绩造假。据湖南证监局2018年对公司采取责令改正通知显示,公司2015年存在提前确认收入,导致虚增净利润707万,占当期净利润的23%。

此后,红宇新材便“一蹶不振”。2017-2018年,公司净利润则分别亏损0.5亿元、2.85亿元,连续两年出现亏损令其处于退市的边缘。

而除了业绩陷入低谷,彼时公司实控人也面临股权质押危机。2018年10月29日,朱红玉所持的红宇新材99.99%的股份被质押。红宇新材在公告表示,“虽未触及平仓线,但不排除后续存在触发平仓风险的可能”。

2019年,曾因“倒卖”万福生科(现“佳沃股份”)而在资本市场声名鹊起的卢建之再度扮演“白衣骑士”。

2019年2月27日,红宇新材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朱红玉与湖南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湖南信托”)签订了《信托贷款合同》。

根据该合同,湖南信托受长沙银行、长沙市长信投资管理公司、长沙金洲新城开发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湖南建鸿达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建宏达”)、桃源县湘晖农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湘晖农业”)五方共同委托,向朱红玉提供首批信托资金借款3.75亿元。

据《证券时报》报道,上述3.75亿元资金的主力是建鸿达和湘晖农业。其中,湘晖农业的控股股东为湖南华民资本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民资本”),卢建之和其外甥熊猛分别持有其90%、10%的股份。

一周之后的3月6日,红宇新材披露,朱红玉及其子朱明楚,拟将合计持有的1.16亿股公司股票(占总股本26.17%),所涉及的表决权委托给卢建之旗下的湖南建湘晖鸿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建湘晖鸿”)。

与此同时,建湘晖鸿通过与朱红玉等人签署《一致行动协议》,可实际支配红宇新材表决权股份达到1.22亿股,占总股本的27.57%。此次权益变动后,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建湘晖鸿,实控人变更为卢建之。

同年4月11日,首期提供逾3亿借款即顺利“上位”的卢建之,随即改组董事会。湘晖系在新董事会中获得4名非独立董事席位,正式控制红宇新材。

2019年10月,建湘晖鸿与朱红玉签订《股份转让协议》,建湘晖鸿以每股9.66元的价格,受让朱红玉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8825.9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0.00%。此后,公司相继进行组织架构调整、业务整合转型等一系列举措。

今年7月,公司更名为“湖南华民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变更为“华民股份”,此次“易主”之旅刚刚落下帷幕。正当外界猜想卢建之将带领华民股份走向何方,却突然爆出“黑天鹅”事件。

前三季度净利降八成,定增或遇阻

宣布实控人遭立案调查的同时,华民股份火速召开董事会,改选熊猛担任公司董事长。根据公告,熊猛系卢建之的外甥,未直接持有公司股份,间接持有公司控股股东建湘晖鸿16.8%股份。

而关于此事对公司的影响,华民股份表示,本次立案调查仅针对卢建之个人,与上市公司无关,公司生产经营活动不受影响。目前公司及子公司生产经营秩序正常,各项业务正稳步推进中。

事实上,除了紧急“换帅”引起市场的担忧,华民股份的业绩也并未有实质性的好转。

2019年,公司通过计提资产减值准备转回和政府补贴顺利扭亏,实现净利润4796.95万元,同比增长116.82%,然而当期公司扣非后净利润仍亏损2157.34万元。

最新财报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华民股份实现归母净利润949.53万元,同比下滑78.85%。公司表示,主要原因是去年同期收回深圳三公司预付股权转让款并冲回对应的信用减值损失,今年冲回的信用减值损失较上年同期大幅减少。

传统主业不振的情况下,卢建之曾瞄准5G浪潮,计划以智慧城市作为迈入5G应用市场的切入口,实现公司转型升级。

8月21日,华民股份抛出一份5.43亿元定增方案,拟以4.92元/股的价格,向卢建之控制的桃源湘晖、建湘晖鸿发行股票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25%,即不超过1.1亿股,募集资金不超过5.43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对于上述定增方案的目的,华民股份曾公告表示,在传统主业没有明显增强的情况下,公司仍然着面临较大的经营压力。公司拟通过本次向特定对象发行,进一步支持并推动PIP业务的拓展及发展,开发重点客户和推进军品业务。同时,华民股份表示未来将积极探索智慧城市相关业务转型升级。

定增方案披露后,卢建之的资金状况曾遭到监管层的质疑。

9月30日,深交所曾下发问询函,指出公司控股股东建湘晖鸿所持公司20%股份已悉数质押。

此外,2018年4月,渤海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渤海信托”)因合同纠纷起诉湖南湘晖资产经营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湖南湘晖”)及公司实际控制人卢建之,后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将卢建之所持有的华民资本部分股权予以冻结,价值约2.25亿元。解冻期限为2021年6月20日。

对此,深交所曾在关注上述合同纠纷具体情况之余,要求公司结合控股股东建湘晖鸿将全部股份质押的原因、资金用途等情况,以及控股股东和实控人的财务状况和清偿能力等说明是否存在较大的平仓风险,公司控制权是否稳定。

根据华民股份的回复,湖南湘晖涉诉金额高达5.21亿元,卢建之对湖南湘晖上述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该诉讼案件尚在审理过程中。而据公司回应,卢建之具备较强的资金实力。即使渤海信托全部诉讼请求得到法院判决支持,湖南湘晖、卢建之依然有相应的经济能力履行偿债义务。

尽管公司已对实控人的资金状况作出解释,但此次突发事件或仍将影响公司定增事项。据财联社报道,依据“现任董监高因涉嫌犯罪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不得发行证券”的规定,卢建之被立案调查后,华民股份此次非公开发行或将遇到阻碍。

编辑: 李璐
关键字: 华民股份 立案调查
分享到: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