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鹿鼎记》口碑“扑街” 新丽传媒9亿净利对赌堪忧

时代周报 2020/11/20
分享到:
导语

时代周报记者  涂梦莹

曾出品过多部爆款影视剧的新丽传媒,在新版《鹿鼎记》开播后,成为众矢之的。

截至11月19日,新版《鹿鼎记》的豆瓣评分为2.6分,超过4万人打分,其中差评占比高达93%,此前评分更一度低至2.5分。有网友评论:“借经典尸还资本魂,演员拍完挨骂名。”

WechatIMG406.png

11月15日晚,新版《鹿鼎记》开播并冲上微博热搜榜前十。随后,各路差评蜂拥而至,甚至有评论认为该剧是2020年度口碑最差电视剧。

11月17日,主演张一山在一段视频采访中表示:“我也有演的不好的时候。”表态虚心接受批评。

WechatIMG5101.png

截至发稿,新版《鹿鼎记》已播放14集,占总集数约三分之一,未来口碑是否翻盘尚是未知数。但其出品方新丽传媒,却背负着与收购方阅文集团(00772.HK)高达9亿元的对赌协议,2020年达成的可能性已微乎其微。

11月18日,时代周报记者联系新丽传媒以及阅文集团相关负责人,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业绩亏损成拖油瓶

新版《鹿鼎记》火了,但大部分是差评。

艺恩数据显示,截至11月18日,新版《鹿鼎记》累计微博话题阅读量为41.11亿,累计微博热搜数量为21次,累计弹幕量7.52万,累计评论量1.21万条,首轮播出周期的播映指数为67.7。

热评中,有观众表示观剧感受“如坐针毡、如芒刺背、如鲠在喉”,不论是演员演技、剧情改编、还是服装布景等,都招来群嘲。

屏幕快照 2020-11-19 下午5.23.50.png

作为金庸经典作品,《鹿鼎记》担得起热度,但该剧口碑“扑街”却在意料之外。

新版《鹿鼎记》出品方新丽传媒,成立于2007年,曾以《夏洛特烦恼》、《妖猫传》、《如懿传》等爆款影视打响名气,是国内头部影视制作发行机构。它的主营业务包括电视剧/网络剧、电影/网络大电影及艺人经纪三大板块,并涵盖全球节目发行、娱乐营销等领域。

新丽传媒资本野心不小,曾在5年内三度申请IPO,均以失败告终。 

2012年,新丽传媒首次进入IPO初审,但由于原二股东股权变动于光线传媒(300251.SZ),导致申请终止。彼时,新丽传媒财务已经出现资金紧缺问题,并被市场质疑财务造假。

2015年12月,新丽传媒重启IPO,又被证监会问询是否与二股东光线传媒存在业务竞争、关联交易等利益冲突情况,“闯关”资本市场再次搁浅。

新丽传媒最近一次的IPO申请是在2017年6月,半年后便再度终止申请。因在此期间,光线传媒将持有的27.64%的股权,以作价33.17亿元转让给腾讯,光线清空股权的同时,新丽传媒也放弃了申请上市的计划。

2018年10月,新丽传媒以不超过155亿元的身价“卖身”于腾讯控股的阅文集团,成为其旗下全资附属公司,是阅文集团内容产业链条中的重要一环。

看上去,新丽传媒有了“金主”庇护,但这场收购实际被设置了业绩对赌条款:阅文集团要求新丽传媒在2018年—2020年期间,每年净利润不低于5亿元、7亿元及9亿元,即合计21亿。

截至目前,新丽传媒并未如期完成这场业绩对赌约定。根据阅文集团财报,2018—2019年,新丽传媒分别完成净利润3.24亿元、5.49亿元,分别仅占承诺净利润的64.8%、78.4%。

阅文集团最新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6个月,新丽传媒录得收入约1.29亿元,净亏损9710万元。这意味着,新丽传媒2020年9亿元净利润完成可能性微乎其微。

由于预计新丽传媒2020年的表现将会低于预期,阅文集团表示,将触发收购协议条款下新丽传媒管理团队作为卖方的获利计酬代价的调减。而有关收购新丽传媒的商誉及商标权的可收回金额低于其账面价值,一定程度也牵累阅文集团整体业绩。

中期报告显示,阅文集团2020年上半年实现总收入32.6亿元,同比增长9.7%;同期净亏损33.1亿元,同比下降941.9%,而2019年同期净利润则为3.9亿元。

翻拍即翻车

实际上,近几年国内影视行业受宏观环境的影响一直处于深度调整,不论是备案、开机还是上线项目数量,都有不同程度的减少。同时,今年疫情也导致今年影视行业受到较大冲击,影视制作延期和上映时间都受到了影响。

对此,阅文集团在财报中直言,“面对这些压力,新丽传媒的影视项目整体周期变长,不确定性增加。”

11月18日,品牌专家冯启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除去疫情与大环境影响,新丽传媒上半年业绩下滑,主要原因还是整体制作方面出了一些问题。“新丽传媒高峰期在2017年,很多投资拍摄的经典剧目在当时都做的不错。”

“目前的情况看来,新丽传媒近两年整体投资有点断档,从结果上看,2020年整体上都没有更好的作品呈现。”冯启说道。

回顾近三年,新丽传媒的爆款剧从2017年的《妖猫传》、《悟空传》、《羞羞的铁拳》以及《我的前半生》,到2018年的《如懿传》以及2019年《庆余年》,数量上明显减少。

此前,阅文集团收购新丽传媒,更多是想尝试将头部IP系统化地改编为电视剧和电影,但实际上的整合效果及进度均不及预期。

对此,阅文集团在2020年上半年财报中解释,“与新丽传媒的整合未能充分产生协同效应,主要由于缺乏一个既熟悉网络文学业务、也熟悉影视制作的团队来推动整个过程。”

11月18日,一位影视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翻拍经典IP对于影视公司来说是比较稳妥的方式,本来这部分IP就沉淀了一大批的忠实粉丝,从市场推广普及的角度来看,也是最简单直接能引起观众共鸣的。

“新IP的塑造需要漫长且艰难的过程,并不是所有的投资方都愿意等,而且也不一定能等得到的。选择翻拍,从投资方的角度来看,是当前市场的主流。”该业内人士表示。

只是,依赖IP翻拍打造爆款剧目,并非没有风险。该业内人士认为,翻拍最大的挑战是新旧版本对比,旧版本之所以能一直被人称赞,是因为已经有了既定的认知,新版本由于演员、拍摄技巧等等原因,会造成观众认知的偏差,也就变成了“翻拍即翻车”。

11月19日,易观智库高级分析师马世聪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IP翻拍是条捷径,但成功与否却并不绝对。“本身影视创作是有一定周期的,也有较大的不确定性,当下的受众在持续迭代,经典IP翻拍要符合当下社会现实的价值观。”马世聪表示。

冯启认为,投资经典剧目并不是不可行,但是还需要在发行阶段做一些新的整合与规划。

在马世聪看来,保留原版的精彩、提炼并形成符合当下的精神内核,依靠优秀的创作团队与平台,呈现在合适的受众面前,是目前能收获好口碑的IP翻拍的必要条件。

但新丽传媒此前的翻拍剧成绩并不乐观。2019年,其翻拍的日本人气漫画IP《一吻定情》同样口碑“扑街”,目前豆瓣评分仅为4.6分。

屏幕快照 2020-11-19 下午5.11.58.png

除新版《鹿鼎记》之外,新丽传媒还储备了系列的古装IP头部剧集,包括《狼殿下》、《天龙八部》、《斗罗大陆》等,预计将在后续接替空档播映。

但这些经典IP会不会“翻车”,还得打一个问号。

屏幕快照 2020-11-19 下午4.42.22.png

编辑: 郭峰
关键字: 新丽传媒 鹿鼎记
分享到:

相关新闻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