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动态|紫建电子上市“迷雾”:月内增资价格相差一倍,大客户与30家公司共用电话

财经网 2020/12/30
分享到:
导语

自苹果第一款Airpods上市以来,TWS无线蓝牙耳机市场热度持续攀升,行业上游公司重庆市紫建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紫建电子”)欲借助无线耳机的风口冲刺创业板IPO。

据深交所官网信息,紫建电子的IPO审核已于今年10月进入问询阶段,时隔两个月,公司未对问询函进行回复。12月23日,紫建电子的审核状态变更为“中止”。

上市进程被按下“暂停键”的同时,财经网查阅招股书注意到,报告期内,紫建电子短期内增资价格差异较大,大客户与20余家非关联公司共用同一电话,销售合理性存疑。此外,报告期内公司曾因产品“无故自燃”的被客户诉诸公堂,政府补助占净利润比重陡增等事项,为公司的上市之旅蒙上一层阴影。

一个月内增资价格相差一倍

紫建电子成立于2011年7月,主要从事消费类可充电锂离子电池产品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产品主要应用于包括蓝牙耳机、智能穿戴设备、智能音箱、便携式医疗器械、车载记录仪等领域。受益于下游行业景气度提升,报告期内,公司引入不少外部投资者增资入股,但同一时期增资价格却存在明显的差异。

招股书显示,2018年8月,紫建电子将原注册资本2247.19万元增加至2314.23万元,

新增的注册资本 67.0481万元由领慧投资和汇力铭以货币资金出资,领慧投资出资1000万元,汇力铭出资74.15万元,增资价格为16.0206元/注册资本。

2018年9月,紫建电子再度以增资形式引入外部股东,新增的注册资本185.13万元由无锡云晖、上海琳喆以及贵州瑞富以货币资金出资,具体为无锡云晖出资5000万元,上海琳喆出资500元,贵州瑞富出资500万元,本次增资定价为32.4081元/注册资本。

可以看出,时隔1个月,紫建电子增资价格从16元/注册资本涨至32元/注册资本,价格翻了一倍。

无独有偶,2019年7月,领慧投资再度以20.3286元/注册资本的定价参与公司增资,以1000万元认购公司新增的注册资本49.191809万元。此前的一个月,即2019年6月,前海基金参与公司增资的定价为32.4081元/注册资本。

前后两次增资价格均低于平均水平的背后,双方是否存在着利益绑定?据招股书,领慧投资两次参与公司增资的资金,源自2017年10月、11月向公司支付的投资款,合计2000万元,2018年7月与2019年7月才分别完成两笔投资款的工商变更。

该公司2017年向公司提供的投资款,为何两年后才全部完成工商变更?公司与领慧投资之间是否存在特殊的协议或利益安排?对于上述疑惑,财经网曾向紫建电子发去邮件核实,不过截至发稿,公司尚未回复。

过半利润来自政府补助,大客户身份存疑

报告期内,紫建电子毛利率波动明显,2017-2019年,公司毛利率分别为31.92%、35.90%、30.32%。受疫情等因素影响,2020年一季度,紫建电子销售毛利率进一步降至19.34%,净利润亏损719.37万元。

紫建电子表示,公司产品的综合毛利率受市场供求状况、议价能力、行业竞争情况、原材料市场价格、人力成本等多种因素综合影响,在报告期内存在一定程度的波动,未来若影响公司毛利率的因素出现较大不利变化,公司的毛利率可能存在波动的风险。

不仅毛利率面临下降的风险,紫建电子对于政府补助的“依赖”程度也逐年升高。

2017-2019年,紫建电子分别实现营收1.43亿元、2.36亿元、4.21亿元,分别同比增长64.96%、68.67%;归母净利润0.14亿元、0.4亿元、0.64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80.29%、58.15%。期间,公司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分别为159.61万元、963.9万元、3008.9万元,分别占当期公司净利润的11.09%、23.9%、47.18%。

若刨除政府补助影响,报告期内,紫建电子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278.94万元、3068.17万元、3367.64万元,即2019年公司净利润仅同比增长了9.7%。

除了政府补助占净利润比例升高,紫建电子的主要大客户也存在疑点。

据招股书,2019年,深圳市乾合毅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乾合毅电子”)位列公司第三大客户,贡献销售金额4804.42万元,销售占比为11.4%。天眼查APP显示,乾合毅电子成立于2017年10月,注册资本为500万元。而在该公司2017-2018年的年报中,实缴资本为0万元,参保人数也均为0人。

财经网注意到,乾合毅电子年报中披露的企业联系电话,与30家企业的联系电话相同。其中,仅3家企业受乾合毅电子的股东控制,27家企业均与乾合毅电子不存在任何关系。与此同时,上述公司的通讯地址绝大多数都与乾合毅电子2017年年报中的通讯地址相同,均为“深圳市前海深港合作区前湾一路1号A栋201室”。

1

来源:天眼查

为何会出现上述情形?该大客户是否为“空壳公司”?紫建电子在招股书中表示,乾合毅系万魔的指定合作伙伴,基于万魔的指定与发行人合作,根据万魔的指令向发行人下达订单。

2018-2019年,万魔均位列公司前五大客户,向公司采购金额分别为1837.65万元、7025.38万元。乾合毅生产能力存疑的情况下,万魔直接向公司下单的同时,通过乾合毅向公司采购商品是否具备商业合理性?对于上述疑惑,财经网曾向公司发去采访函核实,不过截至发稿,公司尚未回复。

六成研发人员无本科学历,产品曾无故自燃

根据募资规划,紫建电子拟募集资金4.88亿元,其中3.18亿元将用于“消费类锂离子电池扩产项目”,0.7亿元用于“紫建研发中心建设项目”,1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2

来源:招股书

项目建成后,紫建电子将拥有年产8586万只的消费类锂离子电池产能,公司表示已形成了强大的研发能力,将为本项目的顺利实施提供技术基础和生产基础。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公司已获得68项专利技术,但发明专利仅有4项,天眼查APP显示,公司2项发明专利遭到驳回。与之相比,同行企业上市时间较早,其中赣锋锂业(002460.SZ)截至2019年末获得发明专利57项,亿纬锂能(300014.SZ)已获得授权专利809项。

从研发队伍来看,截至2020年一季度,紫建电子技术研发人员为398人,占员工总数的比例为9.78%。尽管公司并未披露研发人员的学历,但从整体来看,公司本科及以上学历的人员为165人,抛除部分本科及以上学历的管理人员,意味着公司六成研发人员的学历均为专科及以下。

3

来源:招股书

除了研发人员学历普遍偏低,与同行相比,紫建电子研发人员薪酬也缺乏竞争优势。2017-2019年,公司研发人员人均薪酬分别为4.88万元、6.36万元和8.82万元,同行可比公司均值分别为8.54万元、8.22万元和10.05万元。

研发人员薪酬较同行缺乏吸引力的情况下,能否留住并吸引优秀研发人员,保障研发能力或仍需打一个问号。值得注意的是,报告期内,紫建电子曾因提供的锂电池产品曾无故发生自燃现象,被客户诉诸公堂。

裁判文书网显示,2015年4月,由紫建电子所供的“锂电池”无故发生自燃现象,致使原告深圳科劳德莱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深圳科劳德莱”)的厂房、库存商品不同程度地被烧毁,经济损失价值合计80.6万元。法院判决书显示,紫建电子的锂电池曾发生过自燃现象,当时紫建电子同意将锂电池进行返修,返修后又陆续交回深圳科劳德莱,随后“锂电池”再度发生自燃,引发火灾事故。

一审法院判决,紫建电子作为货物供应商,应承担侵权损害赔偿责任,十日内赔偿原告80.6万元。紫建电子因不服判决,提出上诉,2017年12月,二审法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维持原判。

编辑: 李璐
关键字: 中国 IPO
分享到: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