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来股份理财产品一个月跌近八成: 或涉信披违规

分享到:
导语

去年12月份的亏损,到今年1月4日才知晓,显然不合常理。而且从1月4日知晓后,到1月10日才披露,披露也晚于法定时间。业内律师认为,“如果因信披问题被罚,受损投资者可以索赔。”

苏州中来光伏新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来股份,300393.SZ)眼下正在陷入麻烦之中。一方面,受到理财亏损影响,该公司2020年度业绩预计出现大幅下降;另一方面,因对理财亏损事件披露不及时等原因,中来股份收到了深交所的关注函。

这只“黑天鹅事件”很快对中来股份的股价造成明显冲击。1月12日,该公司估值继续下跌,近三个交易日累计跌逾25%。

针对此次事件,有律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中来股份针对理财产品亏损的信息披露可能涉嫌信披违法违规问题。1月12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联系中来股份董事长林建伟获回应,“我们专项小组正在共同负责处理应对起诉追讨。”

而在1月12日早间,该公司发布公告公布进展,拟向基金管理人、基金托管人以及差额补足义务人提起诉讼或仲裁。

遭遇“黑天鹅”

1月10日下午,中来股份发布的三份公告令资本市场咋舌。

第一份是业绩预告,该公司预计2020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90亿元至1.15亿元,较2019年同期下降52.71%至62.99%。

对照前三季度的业绩情况,净利润“变脸”令人意外。去年前三季度,中来股份业绩正增长——实现营业收入36.21亿元,同比增长44.85%;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63亿元,同比增长15.73%。在公告中,中来股份揭示了净利润缩水的原因:因公司购买的私募基金在报告期内大额亏损等因素,导致本报告期非经常性损益对净利润的影响金额约为-1.25亿元。

在随后的第二份公告中,中来股份陈述了理财亏损的经过。该公司于2019年11月至2020年1月,先后分四笔进行了闲置自有资金认购私募基金,向泓盛腾龙1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泓盛腾龙4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方际正帆1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正帆顺风2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分别认购了3000万元、5000万元、6000万元、6000万元,合计认购总额为2.00亿元。但截至2020年12月31日,上述四只基金产品净值大幅下降。其中,仅在2020年12月份便亏损约1.59亿元,对中来股份的业绩造成重大影响。短短一个月跌去近八成,据中来股份解释,是基金投资的股票济民制药连续大跌,还运用了杠杆,致使亏损放大。

于是,深交所对此事下发关注函。在中来股份发布的第三份公告中,深交所要求该公司核实说明相关情况。值得注意的是,深交所重点指出,“请结合四只基金产品截至2020年6月30日及投资期间其他节点知悉的净值情况,说明相关亏损或盈利是否触及临时信息披露义务,你公司(中来股份)是否及时充分披露投资风险,相关定期报告的披露是否准确。”这一说明要求或质疑中来股份信披是否及时。

“我觉得可能会涉嫌信披违法违规问题。”广东环宇京茂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华浩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认为,一般基金产品的净值每个交易日都会进行更新,“去年12月份的亏损,到今年1月4日才知晓,显然不合常理。而且从1月4日知晓后,到1月10日才披露,披露也晚于法定时间。”刘华浩进一步认为,“如果因信披问题被罚,受损投资者可以索赔。”

根据中来股份1月12日早间披露的公告,该公司目前已经对四只基金产品的基金管理人泓盛资产管理(深圳)有限公司、深圳前海正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及基金托管人申万宏源证券有限公司、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及差额补足义务人李萍萍、李祥提起诉讼或仲裁。

但该公司也坦言,“仲裁及诉讼结果、时间,以及后续执行结果等均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可能存在损失剩余全部本金的风险。”

在A股,上市公司使用闲置资金进行理财的行为并不少见。中来股份也并非首次使用闲置募集资金进行理财。

2019年3月份,该公司召开董事会审议通过了一份议案,同意公司(含子公司)在不影响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实施进度和募集资金使用的前提下,拟在任一时点使用合计不超过人民币5亿元的部分闲置募集资金进行现金管理,购买安全性高、流动性好的保本型理财产品。

后续的公告显示,中来股份在2019年3、4月份购买了多份银行结构性存款产品,并获得了数百万元的收益。

然而,此次购买的四只私募基金产品,投资风险较大,与投资标的股价波动直接挂钩。受理财亏损事件影响,中来股份1月11日股价大跌。1月12日收盘,该公司股价报收9.15元,下跌3.68%。

N型电池龙头遇考

针对理财造成的损失,中来股份只得通过诉讼、仲裁来弥补。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结合该公司发布的2020年业绩预告获悉,除去理财亏损的影响因素外,该公司眼下主营业务的业绩情况同样遭遇考验。

业绩预告称,中来股份2020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2.15亿元至2.40亿元,较2019年同比增长13.34%至26.53%。不过,该公司去年前三季度的业绩显示,其报告期内实现扣非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58亿元。

结合业绩预告的数据,这意味着在2020年第四季度,该公司扣非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或出现亏损——经计算,其第四季度扣非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0.18亿元至0.43亿元。

按照中来股份往年的业绩,2018年至今,该公司第四季度扣非后的净利润均陷入亏损状态。但上述测算的数据表明,去年第四季度其主营业务盈利能力大概率较2019年同期下滑。

作为一家以背板称霸辅材领域的光伏企业,中来股份近些年来重金投入N型高效电池。去年上半年,该公司“押注”的N型TOPCon高效双面太阳能电池通过优化硼扩工艺,重新设计匹配的金属化工艺使量产效率提升至23.5%,单片最高效率23.8%,效率有所提升。为此,中来股份一度将部分可转换公司债券募集资金用途变更为“高效电池关键技术研发项目”。

截至目前,该公司N型TOPCon产能2.1GW,也是眼下国内唯一量产的N型TOPCon电池厂商。

然而,量产后降本的主要途径除了技术层面外,产能规模的继续提升也是重要一环。

根据行业媒体统计,近三年来,中来股份先后公布总规模达13.6GW的高效太阳能电池投资计划,投资金额累计超过230亿元。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该公司在N型高效电池扩产项目方面难免会给外界“雷声大、雨点小”的感觉:多个项目进展未能达到预期效果,如2016年的“年产2.1GW N型单晶双面电池项目”、2017年4月“衢州10GW N型单晶IBC与双面太阳能电池生产基地”以及2019年的“年产1.5GW N型单晶双面TOPcon电池项目”,这些项目大部分施工进度低于预期计划。

有业内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尽管N型电池技术被视作下一代光伏电池技术的主要发展方向之一,但N型电池生态产业化步伐较慢,国内仅中来股份、一道新能源等少部分光伏企业深耕。

值得一提的是,若要继续扩大产能规模,期末现金余额仅8.58亿元的中来股份还需依靠融资来完成。这是否会对后续该公司的再融资产生影响,有待观察。

编辑: 文静
关键字: 中来股份
分享到: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