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动态 | 信邦智能:报告期连续3年产能利用率约120%,用电量却离奇下降

财经网 2021/01/19
分享到:
导语

近期,新能源汽车概念股在资本市场火热。目前,专注于汽车制造装备及工具的设计、制造、贸易和服务的广州信邦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邦智能”)向创业板发起冲击,寄希望借助资本的力量巩固其在行业的一席之地。

然而,信邦智能的崛起之路可能仍将面临一定挑战,首先体现在其下游客户主要为传统汽车厂商,公司技术与新能源汽车行业适配存在差距。并且,信邦智能在招股书中自称报告期连续3年产能利用率约120%,用电量却离奇下降。

同时,信邦智能的股权结构高度集中,实控人三人合计持有信邦智能 84.13%股份,或存在治理风险。报告期内信邦智能发生多起向关联方资金拆借的行为,还存在子公司上海优斐思的银行账户由实际控制人之一余希平实际使用的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信邦智能的研发投入相对同行存在差距,报告期内各年信邦智能的研发费用率均低于3%,而同行的平均研发费用率高于3%。

报告期产能利用率约120%,用电量却离奇下降

信邦智能成立于2005年,主营汽车制造装备及工具的设计、制造、贸易和服务,公司经营范围包括金属切割及焊接设备制造、喷枪及类似器具制造、模具制造、工业机器人制造等。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对日系车厂客户比较依赖,招股书介绍,公司长期服务日本丰田、

日本五十铃、日本铃木等日系品牌及供应链企业。这也可以在公司的收入地区结构中看出端倪。

据招股书,信邦智能近六成的收入来源境外地区,2017年-2019年,信邦智能来自境外的收入分别为3.26亿元、4.17亿元、3.50亿元,占比分别为56.00%、60.29%、56.49%。

从前五大客户名单看,日系客户在名单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信邦智能前五大客户收入主要客户集中于日系品牌及相关供应链。比如,2019年,信邦智能的前五大客户就包含那电久寿、丰田通商、日本五十铃、三菱自工,均为日资参与企业。报告期内,前五大客户收入合计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55.76%、52.89%和 58.14%,占比相对较高。

但另一方面,信邦智能在国内市场开拓却显得力不从心,不仅国内市场的收入占比多年未能提升,部分地区的市场还出现了收缩。比如,华东地区和华南地区是公司最重要的市场,然而,2019年,信邦智能华东地区的销售业绩出现了大幅下滑,2019年华东地区的营业收入为0.52亿元,同比下降53%。

无独有偶,2018年以来,国内汽车市场的景气度也开始不断下降,至2020年,汽车市场仍延续这一趋势。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公布的2020年车市产销情况,2020年全年中国车市累计产量为2522.5万辆,同比下滑2%;而2020年全年中国车市累计销量为2531.1万辆,同比下滑1.9%。这也让信邦智能在国内市场扩张面临更大的变数。

另一方面,新能源汽车近日备受市场和资本市场关注,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公布数据,自2020年7月份开始,新能源汽车月度销量同比持续大幅增长。2020年产销分别完成136.6万辆和136.7万辆,同比分别增长7.5%和10.9%,均创历史新高。

招股书显示,信邦智能的主要下游客户是传统汽车厂商,而无论是在汽车总装还是焊装领域,新能源汽车的生产工艺要求与传统汽车存在一定差异。

在市场扩张面临一定变数的背景下,信邦智能仍然决定募资扩产。

据招股书,信邦智能的产能利用率处于约120%的水平,公司的产能是根据研发人员定额工时计算,定额工时的计算公式为“Σ每月技术研发人员人数*每月 20.83 个工作日*每日 8 小时*85%”,即定额工时按理论工时的 85%计算。目前公司的研发人员数量为152人。然而,公司的用电量数据显示,无论是在日本的企业,还是在境内的经营主体,报告期内的用电量均出现了下降现象。比如,2019年,公司境内经营主体的用电量,从2018年68.89万KWh下降至64.46KWh。

1

来源:招股书

本次IPO,信邦智能拟募集资金6.85亿元,其中智能制造创新研发中心项目拟投入1.76亿元,引进研发人员 143 名,这相当于将扩张一倍的产能。

股权结构高度集中,或存公司治理隐患

报告期内,信邦智能与关联方存在多起资金拆借情形,资金拆借主要发生在2017年。招股书显示,2017 年和 2018 年,信邦智能向信邦集团分别累计拆出资金 3050 万元和 450 万元,均未计利息,并分别于当年全额收回,主要系因信邦集团投资需求及其投资珠海国机的临时经营周转需求而产生的短期资金借支。

2

来源:招股书

2017年初,信邦智能还存在子公司上海优斐思的银行账户由实际控制人之一余希平实际使用的情况。

正是在上述事件发生的时间内,公司的股权结构和人事安排均是高度集中的。公开资料显示,信邦智能的实际控制人为李罡、姜宏、余希平三人,其中姜宏、余希平为夫妻; 李罡配偶姜英与姜宏为兄妹关系。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李罡通过信邦集团、横琴信邦、共青城国邦、共青城信邦共间接持有信邦智能 50.50%股份,姜宏通过信邦集团、共青城国邦、共青城信邦共间接持有信邦智能 23.33%股份,余希平通过信邦集团、横琴信邦、共青城国邦、共青城信邦共间接持有信邦智能 10.30%股份,三人合计持有信邦智能 84.13%股份。与此同时,报告期初,信邦智能的董秘由实控人姜宏之子姜钧担任。

至2018年5月,信邦智能对治理结构做出一定改变。招股书显示,2018年5月,原财务总监袁中兴、董事会秘书姜钧离职或离任,原因是因姜钧系实际控制人之姜宏、余希平的儿子,为了提高公司治理水平,以及公司内部经营管理团队岗位调整,提高公司财务管理水平,姜钧不再担任公司董事会秘书,袁中兴不再担任公司财务总监。

虽然信邦智能在职务方面做出了提升治理水平的调整,然而,在供应商管理方面,或也能看到公司治理方面的问题。2017-2020年上半年,上海艾斯迪克均为公司的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分别为2538.73万元、1853.76万元、3240.06万元、1428.15万元。而上海艾斯迪克的法人就为公司的实控人之一姜宏,信邦智能对上海艾斯迪克持股比例达50%。

值得注意的是,在报告期内,信邦智能还进行了突击分红,2019年信邦智能分红2000万元,2020年上半年信邦智能分红2700万元。

研发投入不及同行

招股书显示,信邦智能于 2010 年被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并分别于 2013 年、2016 年、2019 年通过了高新技术企业复审,有效期三年,继续适用 15%所得税优惠税率至 2021 年。

报告期内,信邦智能研发投入分别为 1414.46 万元、1232.71 万元、1596.65 万元及 806.07 万元,占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 2.43%、1.78%、2.57%及 2.80%。

《高新技术企业管理办法》规定,企业近三个会计年度(实际经营期不满三年的按实际经营时间计算,下同)的研究开发费用总额占同期销售收入总额的比例符合如下要求:最近一年销售收入在2亿元以上的企业,比例不低于3%。

同时,与同行相比,信邦智能的研发费用率也相形见绌。招股书显示,江苏北人、瑞松科技、华昌达、克来机电、三丰智能作为信邦智能的同行上市公司,研发费用率最高者如克来机电,2019年的研发费用率达6.24%,其它公司的研发费用率整体也超过了3%,报告期内,信邦智能的同行的研发费用率均值分别为3.85%、3.68%、4.49%、5.28%,与信邦智能在报告期内研发费用率最高2.8%相比,信邦智能的研发投入离同行仍有一段距离。

值得注意的是,在招股书的风险披露中,信邦智能也多次提到,公司存在技术风险,包括技术人才流失的风险,技术应用未能产业化的风险,核心技术在未来被国际、国内市场其他先进技术替代或淘汰的风险。

编辑: 刘欣颖
关键字: A股
分享到: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