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观察 |“ 海上风电第一股”明阳智能遭大股东轮番巨额减持,是海水还是火焰?

财经网 2021/04/01
分享到:
导语

站在海上风电风口的明阳智能,仍有一段长路要走。

在高业绩增长背书下,风机制造企业明阳智能(601615.SH)的大股东再度开启新一轮百亿级别的减持行动。

3月29日,明阳智能公告称,靖安洪大招昆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靖安洪大”)拟在本减持计划公开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通过集中竞价及大宗交易方式减持股份不超过1.17亿股,即公司当前总股本的6%。按照当天收盘价18.55元/股测算,合计拟减持金额超过21.7亿元。

事实上,自2020年1月限售期满后,明阳智能多位原始股东就曾蜂拥抛出“清仓式”减持计划。在滚烫的海上风电浪潮下,素有“海上风电第一股”美誉的明阳智能,为何遭到重要股东的“抛弃”?这背后,究竟是海水还是火焰?

大股东套现金额或超60亿

根据公告,本次减持计划实施前,靖安洪大持有公司股份1.58亿股,占公司当前总股本的比例为8.10%,股份来源为首次公开发行前取得的股份。明阳智能称,靖安洪大此次减持股份,是因该公司经营业务发展需要。

天眼查APP显示,靖安洪大成立于2017年3月,江西知名企业江西洪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洪大集团”)间接持有靖安洪大50.94%股权,安徽省国资委间接持有靖安洪大43.54%股权。

2016年5月,明阳风电从纽交所私有化前夕,由洪大集团控制、安徽国资委间接持股的安徽中安,与有广州国资委背景的蕙富凯乐以及上海大钧签署协议,将共同参与明阳风电的私有化及重组。根据协议,上述股东拟分两轮向明阳风电提供投资款共14亿元。

同年12月,安徽中安以3.38亿元的价格,从明阳风电投资控股(天津)有限公司处受让6871.11万元的出资额,约合17.06%股权。经历增资后,2017年3月,安徽中安再度将所持明阳风电20.86%股权对应的出资额,以11.47亿元的价格转让给靖安洪大。几乎同一时期,明阳风电完成股份制改革,并更名为明阳智能。

两年后,2019年1月,明阳智能顺利登陆上交所,参与明阳智能私有化的投资者靖安洪大、蕙富凯乐分别以16.69%、11.99%的持股比例位列公司第一、第二大股东。

得益于陆上风电“抢装潮”导致的在手订单增加及风机交付规模上升,明阳智能业绩表现亮眼。上市当年公司营收净利增幅均超过50%。同时,公司发布分红预案,拟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0.78元(含税),拟分配现金红利1.08亿元(含税)。

然而,业绩大增的同时,明阳智能的大股东却纷纷选择套现离场。

2020年2月,一年限售股解禁期刚满,明阳智能连续发布两次股东减持公告,靖安洪大、蕙富凯乐拟减持不超过8278万股,占明阳智能总股本的6%。此外,公司第五大股东Joint Hero拟减持不超过1379.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该公司的实控人李媛系明阳智能子公司天津瑞能董事侯立军的配偶。

减持届满,2020年9月,明阳智能再度宣布股东靖安洪大拟减持不超过8419.1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蕙富凯乐、Joint Hero也接连发布减持计划。

财经网注意到,2020年4月-2021年3月期间,靖安洪大、蕙富凯乐、Joint Hero已经合计减持公司20159.27万股,减持金额约30.96亿元。其中,靖安洪大、蕙富凯乐的减持金额分别为12.02亿元、13.61亿元。

据最新业绩预告,2020年,明阳智能预计归母净利润为11.8亿元-13.8亿元,同比增长65.6%-93.67%。而这并未影响公司股东退出的意向。

最新减持公告发出前,3月1日,蕙富凯乐也再度抛出新一轮减持计划,拟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股份不超过3796.7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按当天收盘价20.71元/股测算,合计拟减持规模将超7.8亿元。加上本次靖安洪大的减持计划以及近一年来已经减持的金额,明阳智能合计将遭股东减持3.56亿股,涉及金额或超60亿元。

押注海上风电,喜中有忧

公开资料显示,明阳智能成立于2006年,主营业务包括新能源高端装备、兆瓦级风机及核心部件的开发设计、产品制造、运维服务、新能源投资运营。2010年,这家总部位于广东中山的本土企业曾成功赴美IPO,募集资金3.5亿美元,成为国内第一家在海外上市的风机制造商。

好景不长,由于三北地区风电消纳能力有限,出现弃风限电,中东部地区施工难度较高,导致风电场建设项目周期拉长,国内风电新增装机容量2016、2017年连续两年下降。此外,自2014年起,国家发改委连续三次下调陆上风电标杆上网电价,影响风电投资意愿。

受此影响,2016-2017年,明阳智能风机业务收入分别同比下降6.53%、20.34%。加之股价在美股表现不佳,明阳智能于2016年7月选择私有化退市。

尽管作为国内第三大风电整机制造商,“A+H”两地上市的金风科技牢牢把握“头号玩家”地位,远景能源也以“黑马”姿势冲上第二名。据风能协会统计数据,2017-2019年,金风科技新增装机市场占比分别为26.6%、31.7%、29.9%;远景能源市场份额分别为15.4%、19.8%、19.2%;明阳智能则分别为12.5%、12.4%、13.5%。

陆上风电不占优势、与前两名差距拉大的情况下,扎根广东的明阳智能借助政策优势押宝海上风电,欲通过海上风电实现“弯道超车”。

2019年4月,明阳智能披露,其预中标“中广核汕尾海上风电项目风力发电机组”两个标段的机组项目,中标金额高达86.02亿元。反映到财报上,2019年明阳智能新增订单规模11.1GW,其中新增海上风电订单规模4.2GW,同比增长169.7%;截至2019年底,公司海上风电在手订单合计5.88GW,同比增长183%。

在海上风电“大兆瓦”潮流下,2020年7月,明阳智能发布11 MW海上风机,刷新了东方风电三峡集团联合开发的10 MW海上风机容量记录,引发业内广泛关注。公司股价也从9元/股一路攀升,最高涨至今年1月的24.16元/股,实现翻倍。

不过,伴随着明阳智能“出海”速度的不断加快,政策锁定的的并网时间的也日益临近。2020年1月23日,国家财政部明确从2022年开始不再对新建海上风电项目进行补贴。海上风电目前0.85元/度的核准电价,约核每度电补贴0.4元左右,2022年后,上网电价将腰斩至0.39元/度。

“国补”退坡的同时,去年12月,广东省率先发声,计划“十四五”期间新增海上风电装机14GW,2022-2023年最多将投入61.5亿元来扶持海上风电发展。其他省份暂未明确补贴态度。

海上风电平价风暴将至,业内企业尚存一定压力。此前,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曾表示,到2025年,我国海上风电才能完全实现平价。在此期间,东方风电、湘电风能也加快其抢占海上风电市场席位的步伐。补贴退坡引发“抢装潮”的同时,将一定程度上透支产业未来需求。

此外,“抢装潮”也再度激起行业供应链之间的矛盾。据央视财经报道,目前,中国境内可以用于海上风电吊装和基础施工的船只有30余艘,据测算,全年最大吊装容量仅为6GW,施工资源严重不足。

数据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明阳智能斩获2.7GW新增订单,海上风机订单占比40%,在手订单跃居行业第一。然而,彭博新能源财经数据显示,其吊装规模为5.64GW,仍排在第三位,市场占有率为10%,下滑6个百分点,或与海上施工资源紧张有关。

海上风电的发展距离平价仍有一段路要走。2021年海上风电有补贴时代彻底结束之后,押注“海上”的明阳智能前景几何,仍是一个未知数;众多大股东纷纷减持离席,对于明阳来说,也并不是一件好事。站在海上风电风口的明阳智能,仍有一段长路要走。

编辑: 李璐
关键字: 明阳智能 减持
分享到: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