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万销售额撬动61亿市值!中来股份“傍上”华为股价飚涨65%

财经网 2021/07/05
分享到:
导语

头顶“华为造车概念”光环,去年亏损超17亿元的小康股份(601127.SH)摇身变成市值近千亿的10倍牛股。近日,沾“华为”就涨的剧情在光伏板块再度上演。

财经网讯 因在公众号宣布将与华为联合打造整县分布式光伏全场景解决方案,光伏背板企业中来股份(300393.SZ)股价连续拉升。6月29日至7月5日,该公司于5个交易日内收获3个20%涨停,区间涨幅达65%,市值大涨61.47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股价表现强势之时,中来股份曾一度被交易所质疑是否“蹭热度”炒作股价。而据公司最新回应,整县分布式光伏、24H绿电系统等业务对公司营收影响较小,24小时绿电系统累计成销售约50万元,整县分布式光伏业务尚无在手订单。

50万销售额撬动61亿元市值

6月20日,国家能源局综合司正式下发《关于报送整县(市、区)屋顶分布式光伏开发试点方案的通知》,拟在全国组织开展整县(市、 区)推进屋顶分布式光伏开发试点工作。随后“一文激起千层浪”,BIPV(光伏建筑一体化)市场瞬间“沸腾”,东方日升、森特股份等概念股纷纷收获涨停。

6月29日,中来股份通过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篇题为《中来与华为联合打造整县分布式光伏全场景解决方案》的文章,“官宣”其与华为的合作,表示将通过联动政府推动,在目标县内注册成立公司实施光伏建设,联合华为提供数字化能源技术支持。

该消息一经发酵,中来股份华丽转身成为“华为概念股”,6月29日-6月30日,公司股价连续两日收获“20CM”涨停。

股价上涨超40%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7月1日,深交所对中来股份下发关注函,要求其说明在公众号发布相关文章的原因和动机,是否存在主动迎合市场热点、炒作公司股价的情形。同时要求其说明相关业务对2021年业绩的影响。

7月4日,中来股份在回复函中称,自6月初山东整县光伏试点政策出台后,公司控股子公司中来民生即启动对整县光伏政策进行解读和研究。6月29日在公众号发布的相关文章与中来民生的主营业务密切相关,属于正常的信息整理和业务宣传,目的为了尽快推介“整县推进”解决方案,并希望获取相关商业合作机会。

同时,中来股份强调称,从公司业务开展角度来讲,本次发布属正常的市场宣传行为,主要考虑申报时间紧迫,通过公众号宣传以扩大“整县推进”方案的影响力,并未考虑到市场热点对公司股价的影响。

关于双方合作的具体方式,中来股份表示,由中来民生提供公司高效电池组件及安装辅材、系统集成设计,华为提供逆变器、优化器、储能设备、发电用电系统设计与管理等产品及服务,双方共同进行24小时绿电系统的集成,并由中来民生统一对外推广,华为协助中来民生进行推广。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傍上”华为后,中来股份市值已暴增超60亿元,但截至目前,公司尚未开展过多具体业务。

据回复函显示,《合作框架协议》于2020年11月签署,2020年度公司并未发生与24小时绿电系统业务相关的收入和净利润。2021年上半年,中来民生24小时绿电系统处于起步推广阶段,累计完成销售约50万元,对公司营业收入的影响较小。

在整县分布式光伏业务方面,中来股份也尚无在手订单,公司无法预计未来新增订单的具体情况,亦无法预计该块业务对公司整体的营业收入、净利润产生的具体影响。

姜堰道得实控人武飞退出董事会

除了因宣布“牵手”华为备受市场关注,此前,中来股份也曾因三度“卖身”,一度成为市场热议的对象。

公开资料显示,中来股份于2014年登陆深交所,主要从事背板、N型单晶高效电池和组件,以及分布式光伏应用系统的设计、开发、销售与运维。

去年6月开始,中来股份相继宣布拟向贵州省国资委旗下的乌江能源、杭锅股份转让股权,但均无疾而终。当年10月23日,中来股份再度披露称,控股股东林建伟夫妇计划将持有的5.7%股权,以及13%股份对应的表决权转让给泰州姜堰道得新材料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姜堰道得”)。

根据公告,姜堰道得是一家以新能源新材料为主要方向的产业投资机构,背靠山西省国资委与泰州市国资委。

上述交易进行的同时,去年11月17日,中来股份进行董事会换届选举,作为姜堰道得实控人的武飞,成为中来股份董事会中的一员。

1月28日,中来股份曾发布公司控制权拟发生变更的提示性公告,表示通过股权交易及定增后,姜堰道得将成为公司控股股东,武飞将成为中来股份新的实际控制人。根据公告,武飞具有丰富的资本市场操盘经验,曾先后担任君安证券、国泰君安证券收购兼并部负责人,此后历任国海证券(000750)总裁助理兼首席并购顾问、平安信托并购投资总监等职。

不过,3月4日,林建伟与姜堰道得签署协议终止上述表决权委托事项,同时承诺放弃15%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弃权期间为自承诺函签署之日起18个月。林建伟、张育政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姜堰道得以10.95%的持股比例位列公司第二大股东。公司筹划近一年的控制权转让再度搁浅。

谈及与国资背景并购基金的合作,中来股份曾表示,姜堰道得作为以新能源新材料为主要方向的产业投资机构,其管理人员拥有丰富的新能源新材料产业投资经历和规范运营管理经验。姜堰道得将充分依托其优质产业资源,发挥与公司业务发展的协同效应,提升公司在光伏领域的竞争优势。

但值得注意的是,武飞曾与中来股份董事会产生“分歧”。在3月30日发布的第四届董事会第八次会议决议公告中显示,《关于控股子公司在印度尼西亚合资设立公司的议案》中,公司董事武飞投下了反对票,反对的理由是本次海外投资事项各项条件尚未成熟。

在4月30日举行的业绩网上说明会上,有投资者也曾问及,“中来海外扩产计划,董事会投票时候武飞投反对票,是不是意味着姜堰道得不会提供资金帮助。”

而就在宣布与华为合作的前一天,6月28日,中来股份公告称,公司董事会于6月26日收到董事武飞的书面辞职报告,武飞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战略委员会委员、审计委员会委员职务,辞职后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武飞的原定任期自2020年12月3日至2023年12月2日。

武飞为何此时退出管理层?中来股份与姜堰道得的合作未来是否会出现变数?与华为的合作又将撬动多大的市场?诸多疑问仍有待时间的验证。

编辑: 李璐
关键字: 中来股份 华为
分享到: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