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沃斯一周三跌停股东套现42亿元 重营销、轻研发

长江商报 2021/07/27
分享到:
导语

原标题:科沃斯一周三跌停股东套现42亿 重营销轻研发难撑超千亿市值

来源:长江商报

股价暴涨13倍,市值超千亿,被市场称之为“扫地茅”的科沃斯(603486.SH)跌落神坛。

今年7月16日以来的7个交易日,科沃斯三次上演跌停。7个交易日,其市值蒸发418亿元至1013亿元。

去年4月开始至今年7月15日,科沃斯的股价上演高歌猛进式上涨。为何突然出现跌停模式?

曾经的第四大股东泰怡凱電器有限公司(简称泰怡凱)已经完成三轮减持,目前,计划清仓,或将合计套现42亿元。

支撑科沃斯股价大幅飙涨的是其经营业绩倍增,但好看的业绩数据受到质疑。2020年底,公司应收账款和存货均快速增长,而在今年一季度末,存货一反常态继续增长。

科沃斯的核心产品高科技含量不足。不仅仅研发费率低于同业可比公司,且逐年降低,公司还向全球扫地机器人irobot购买核心技术。

此外,科沃斯每年的市场推广费数倍于研发支出,也让人不得不质疑其对技术的重视程度。

市值一周蒸发418亿

一反常态,科沃斯的股价连续跌停,引发市场对其发展前景的质疑。

在二级市场上,科沃斯的表现惊人,堪称十足大牛股。

2018年5月28日,科沃斯登陆上交所主板,首发价格为20.02元/股。头顶扫地机器人第一股头衔,公司一上市就受到资金追捧,股价一口气拉升至82.26元/股。随后开始回调,2019年6月13日,公司实施每10股转4股派4元的分红方案,股价摊薄至30元下方,随即继续调整。去年4月28日,股价探底至17.90元/股。

从去年4月29日开始,科沃斯的股价开始反转,不断上行,间或出现一个涨停。到今年7月15日,股价最高为252.71元/股,较去年4月28日的股价上涨了13.12倍。

然而,不断上涨的股价从7月16日开始戛然而止。当日,股价大幅低开,午后直奔跌停。7月22日,复制了7月16日走势,23日则在早盘开盘后不久即躺跌停,午后虽然有所挣扎,但难改跌停趋势,最终仍然稳稳地跌停。

至此,7月16日至26日的7个交易日,科沃斯收了三个跌停,创了纪录,26日其股价仍大幅下挫6.89%。近7个交易日,公司股价累计下跌29.21%,市值蒸发418亿元。

股价连续跌停的真正原因是什么?目前尚未见清晰的解答。今年7月13日晚,科沃斯披露,持有公司1.80%股权的股东泰怡凱拟进行清仓减持。

泰怡凱在科沃斯在IPO前就已经进入,上市之初,其持有公司8.21%股权,位列第四大股东之位。

2019年5月30日,限售股解禁仅两天,泰怡凱就披露减持计划,拟减持不超过2.46%股权。结果,其实际减持1.58%股权,套现2.18亿元。

去年1月7日,泰怡凱披露第二轮减持计划,拟减持不超过2.44%股权。这一次,其实现了上限减持,套现约2.72亿元。

泰怡凱的第三轮减持计划在今年1月26日至6月8日实施,合计减持2.27%股权,套现约17亿元。

即将实施的减持计划是第四轮,如果顺利实施,泰怡凱可能会套现20亿元。(公告三日后为减持期,股价大跌可能实施减持)

那么,四轮减持,泰怡凱或将累计套现42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泰怡凱曾是科沃斯实际控制人钱东奇实际控制的公司。

重要股东清仓式减持,可能既有股东自身资金需求的考虑,也有对科沃斯发展前景信心不足的因素。

连续倍增的净利成色不足

推动二级市场股价10倍上涨的是倍增的经营业绩,但科沃斯经营业绩成色并不足。

科沃斯成立于1998年3月,起家于帮国外吸尘器公司代工。公司创始人为钱东奇,经过一段时间积累后,他成立了科沃斯,决定做属于自己的机器人公司。

从经营业绩看,公司盈利能力并不稳定。2013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9.45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为1.64亿元。2014年至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持续快速增长,从23.14亿元增长至56.94亿元,净利润从1.57亿元增至4.85亿元。

也就是在2018年,科沃斯登陆A股市场。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3.12亿元、净利润1.21亿元,同比分别下降6.70%、75.12%。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为1.01亿元,同比下降78.35%。

对此,公司解释称,为更好地集中资源在全球市场拓展科沃斯品牌服务机器人业务,公司战略性收缩并逐步停止服务机器人ODM业务,导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下降。

2020年,科沃斯的经营业绩较为惊艳。当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2.34亿元、净利润6.4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6.17%、431.22%。

今年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2.25亿元、净利润3.33亿元、扣非净利润3.17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31.04%、726.61%、806.19%,均为大幅倍增。

经营业绩大幅倍增,既有2019年基数低因素,也有疫情影响市场需求增长带动业绩增长因素。从经营数据看,存在异常。

2020年底,科沃斯应收账款余额为12.88亿元,较上年的9.27亿元增长38.94%,增速超过营业收入。存货余额为12.85亿元,同比增长28.50%,增速低于营业收入。公司应付账款18.26亿元,同比增长70.81%。

数据显示,无论绝对值还是同比增速,公司的应付账款均远高于存货,且应收账款增速高于营业收入,据此可以判断,公司存在向客户压货以增厚业绩的可能。

今年一季度的数据似乎回归了正常。公司应付账款微增0.66亿元,存货猛增4.30亿元。应收账款也有所回落,同比增长54.65%,远低于营业收入的131.04%。

此外,2020的经营业绩大幅增长,主要贡献者并非是扫地机器人,而是智能生活电器。2020年,服务机器人、智能生活电器收入分别为43.05亿元、27.51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7.78%、78.75%。

推广费两倍于研发费

声称高科技公司,但科沃斯并不掌握核心科技。

起家于代工,转型自主制造,科沃斯组建研发团队,建立自有品牌,增加研发投入。但是,无论是相较于同行还是与自身相比,科沃斯在研发方面的投入仍然不够,仍然没有掌握“核心科技”。

公开信息显示,科沃斯对标全球领先的扫地机器人企业iRobot。2013年至2020年,iRobot每年的研发费率均超过10%,2020年为11%。2020年底,其在全球拥有1500项专利。

科沃斯称其为创新驱动型企业,在财报和官网中,长江商报记者未能找到科沃斯拥有的专利情况。

有分析师称,科沃斯的产品是由供应商的元件组装,使用公版的软件调整后出厂,真正的核心技术不多。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5月19日晚,科沃斯公告,当年5月18日,科沃斯与iRobot签署产品采购协议和技术授权协议,iRobot将向科沃斯独家购买基于科沃斯独有设计的扫拖一体型扫地机器人产品。同时,iRobot将向科沃斯授权其独有的Aeroforce?技术和相关知识产权。

这份协议,是否是导致科沃斯2020年及今年一季度经营业绩大幅增长的主要原因?从公告内容看,科沃斯向iRobot购买核心技术,并生产产品独家供应给iRobot。这一操作,科沃斯似乎是在为iRobot代工。

再来看科沃斯的研发投入,2017年,其研发投入为1.24亿元,2018年至2020年,分别为2.05亿元、2.77亿元、3.38亿元,研发投入占比为3.60%、5.21%、4.67%。不仅明显低于行业头部企业iRobot,且2020年出现下降。

近年来,国内扫地机器人行业快速发展,同行业公司石头科技也早已布局。在研发投入方面,2018年至2020年,其为1.17亿元、1.93亿元、2.63亿元,研发投入占比为3.83%、4.59%、5.81%,占比逐年上升,2020年已经高于科沃斯。

在研发人员占比方面,截至2020年底,科沃斯研发人员数量为951人,占员工总数的14.52%。这一年,研发人员人均薪酬为25.14万元。石头科技的研发人员数量为382人,占员工总数的55.85%,研发人员薪酬均值为45.19万元。

数据显示,石头科技的研发人员年薪比科沃斯的研发人员年薪平均高出整整20万元。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在营销与研发方面,科沃斯更倾向于营销。

2018年至2020年,科沃斯的市场推广费分别为5.03亿元、5.89亿元、8.36亿元,分别为当期研发投入的2.45倍、2.13倍、2.47倍。

2020年,石头科技的市场推广费为3.18亿元,为研发投入的1.21倍,明显低于科沃斯。

编辑: 文静
关键字: 科沃斯
分享到:

专栏